我和老妇初试云雨,一女多男肉文
2021年1月28日
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2021年1月28日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与子乱系列小说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一章

洛阳城中,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工作,常雕悠闲地回到家中,心中要多开心有多开心。

拱卫都城的任务并不繁忙。

曹魏有中护军、中领军拱卫宫城,执掌禁军,又有城门校尉、执金吾分担城防门禁。

洛阳地方上又有洛阳令和洛阳县尉等人负责维持秩序,常雕这个执掌宫禁的九卿实在是太过轻松,他想怎么混就这么混,一点工作的压力也没有还能拿着九卿的薪水,这实在福报中的福报了。

今天常雕又是繁忙的一天。

他带着一群人耀武扬威,捉拿最近横行洛阳的悍匪韩虓。

听说此人的武功特别高强,常雕特意申请采买了千里良驹防止其走脱,又买了崭新的钢刀数百口。

常雕还觉得卫尉府下辖的这些人实在是没什么文化素质,为了陶冶他们的情操,还又买了不少书籍叫他们阅读。

为了震慑韩虓,他又另外采购了崭新的戎装和仪仗。

总之,他穿着新衣挂着钢刀骑着快马在街上飞驰而过的时候,洛阳城中的青年男子都看的羡慕非常,纷纷发出“做官当仕卫尉府”的叹息。

今天一回家,贤惠的夫人和懂事的一双儿女就跑到常雕面前,向他行礼问安,帮他把一身金灿灿的厚重明光铠脱下来(其实完全没必要穿这玩意,但是常雕表示韩虓武功太高,为了减少伤亡,给手下所有人都采购了一件)。

懂事的儿子端来了解暑的酸梅汤,女儿则拿来蒲扇在身边轻轻扇动,常雕的夫人吴氏温柔地道:

“郎君勤于公事,当真是辛苦了。

不过驸马都尉到了,郎君怕是暂且休息不得了。”

“蛤,”常雕惊喜地道,

“驸马都尉,那可真是稀客,快,带我去见!”

驸马都尉便是赵俨。

他早早来到常雕府上等候,见常雕回来,赵俨立刻长身下拜:

“下官赵俨,拜见卫尉!”

“哎呀伯然,何必如此啊,汝,汝这般倒是显得我等生分了。”

赵俨的才能不错,虽然因为一直没有独领一军而缺乏升迁的机会,但不管是曹操还是曹丕和曹叡都对其极其信任,一旦出现问题就会第一时间想到他。

可以说,他是首席工具人了。

遥想当年赤壁之战,常雕不过是曹仁麾下的都尉,而赵俨当时已经都督于禁、张辽、张郃、朱灵、李典、路招、冯楷七路人马,是何等的威风。

可风水轮流转,经过常雕不断的奋斗,他现在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了赵俨——赵俨现在还没混上封侯,常雕这封邑已经好几千户了。

赵俨这次来,是为了感谢常雕最近对他的回护。

也不知道那个韩虓为什么就盯上了赵俨,最近闲的没事就来刺杀他,

还好赵俨这几年仇家多了,身边的护卫也多,加上常雕最近巡城的力度挺大,愣是没让韩虓得手。

常雕表示这都是分内之事,哪里值得感谢,随即又叫夫人准备酒肉,他和赵俨相对而坐,一边饮酒,一边共论朝中大事,倒是谈的颇为开心。

“当年我与卫尉在襄阳共抗强敌,当日我便对功名说卫尉乃国之柱石,今日看来,果如我当年所言。”

徐晃都被俘虏这么久了,自然是赵俨说什么就是什么。

常雕自然不会揭穿赵俨,两人非常欢乐的推杯换盏一阵,赵俨低声道:

“朝廷调我去河东接替杜伯侯,不知卫尉可有何事教我?”

“蛤?”常雕一怔,“杜伯侯是谁?”

赵俨:……

你好歹是九卿之一,关心一下朝政能死吗?

“就,就是杜畿啊。”

“哦哦,对对对,不过杜畿……杜畿名声不是很好吗,为什么把伯然兄调去?”

赵俨轻拈几缕长须,微笑道:

“呵呵,朝廷调我过去,自然是为了河东寡妇之事。

杜畿假仁假义,自然不肯多征寡妇,天子令我去河东,便是为了此事。”(曹魏的寡妇政策并不是逼寡妇改嫁,是直接拿着诏令抓走送到别的郡,至于那个地方缺女人……)

征录寡妇这种事是曹魏的基本国策,常雕自然也知道,同时他也知道刘禅在宣传上对这种事嗤之以鼻,当下也只能打了个哈哈,一边装作饮酒,一边哼哼道:

“伯然大才,定能马到成功。”

赵俨嘿嘿笑道:

“除了寡妇,还有些良家女子,若是卫尉有意,我倒是可以帮卫尉也募一些来。”

这你都干得出来啊……

要是以前赵俨这么说,常雕肯定还挺高兴,

可现在他是太子的追随者,自然得以太子的三观为自己的导向。

赵俨还敢这么狂,怪不得韩虓一直变着花样要杀他。

不过……

看着赵俨一脸玩味的表情,常雕突然觉得,他这次来应该不光是跟自己谈这种事情。

毕竟他也算是元老级人物了,又不是有求于我,凭什么开口又得送寡妇又得送美人的,不至于啊。

很快,常将军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捏起酒杯,放在嘴边轻轻呷了一口,淡然道:

“伯然到底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赵俨低声道:

“我受文帝重恩,一直无以为报,

天下皆知文帝欲以京兆王继嗣,常将军乃京兆王股肱,怎能……”

“滚出去!”

“巨鹰,这……”

“滚出去!”

常雕终于明白赵俨的来意。

他才不相信赵俨说的什么深受先帝大恩这种鬼话。

此人今天来肯定是受了某人的指示,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二章

在与日本谈判之后,明军就打算撤军,毕竟大军放在这里是要粮食的,而朝鲜又不能为明军提供半粒粮食。

至于与大明与日本的关系,日本方面是说将会遣派使臣去京城谈,大明对此非常随意,因为如今大明全面开放,与以前的朝贡体系是完全不一样。

不再是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而是商人之间的贸易。

故此日本是否派使臣来,大明方面也不是非常在意。

还记得最初的时候,朝鲜不愿意求援大明,其中主要原因就是怕这请神容易送神难,另外在元朝攻伐日本的时候,是要求朝鲜提供后勤,这给朝鲜留下了心理阴影。

可如今明军不但自卑粮食,而且还给朝鲜提供粮食,并且急于退军,一点都没有想留在这里。

这又令朝鲜方面有些患得患失。

其实朝鲜渴望歼灭日军全部主力,也不是真的没事给明军找事做,而是他们担心这明军一撤,日军就会卷土重来,事实上他们就是打不过日军。

而此战他们损失惨重,也成为最大的输家,将来就更加难以抵抗日军。

故而在明军撤军之际,朝鲜国内展开激烈讨论。

战争刚刚结束,立刻就掀起了党争。

北人党就主张自强,依靠自己的实力防卫日本。

但他们并非是出于为朝鲜着想,只是因为在此次战争,与大明合作密切的李德馨、柳成龙、李舜臣,全都是南人党,如果继续加强与大明的关系,南人党必然会得势。

以柳成龙为首的南人党,就表示以目前朝鲜的情况,根本就无法自保,且不说日本会不会卷土重来,北边可还有强大的女真,咱们过去经常欺负女真,如今咱们打得是山穷水尽,谁能保证女真不会报复我们,所以应该继续加强与大明的关系,借大明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至少先渡过这个难关再说。

但是李昖就担心若请明军驻军,会影响到他的权力和威望。

到底是听大明的,还是听我的。

李舜臣就提出一个建议,与大明加强海上防卫,他可是亲眼看见大明的帆舰是如何摧毁日军的水师,而那玩意真是他们朝鲜做不出来的,技术且不说,他们可没有这么多钱,而且如果没有明军的帮助,对马岛都不见得能够守得住。

因为对马岛上面的百姓,他们倒是非常愿意加入大明,他们并不情愿加入朝鲜。

而最终谈判结果,也是日本将对马岛给予大明,而大明再交予朝鲜管理。

对马岛对防卫日本是至关重要,李舜臣的建议就是提供济州岛的一个港口给明军水师作为补给基地,可以在此威慑日本,同时可协助朝鲜防卫对马岛。

其实李舜臣也是主张自强,但是党争吗,对方支持的,我必反对,而且他也认同柳成龙、李德馨的建议,以目前朝鲜的状况,根本不可能同时防卫日本和女真。

这一个虽然建议遭到北人党猛烈抨击,但是却深得李昖之心,这既可以保护自己,同时又不会影响到他的权威。

于是李昖赶紧派李德馨与跟沈一贯交涉。

而在郭淡的计划中,并没有提到济

文学

州岛,沈一贯纯属就是来领功劳的,他完全听郭淡的,都不去过脑子,因为他知道这事帝商组合肯定有着详细的计划,那自己还动什么脑子,他心里还暗笑,你们朝鲜可真是异想天开,给了你们岛,还得负责帮你们防守,何不我大明直接拿着。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只是说这事他也做不了主,到时再说,暂时大明水师也不会急于离开这里。

然而,还有一个部族与朝鲜一样,也在思考着战后的秩序。

就是女真族。

努尔哈赤虽然不是此战的输家,但也谈不上什么大赢家,他并没有达到太多的政治目的,他只是借此战笼络到一些女真部落的支持,以及抢得一些财物。

其它的就所得甚少啊!

但努尔哈赤也被明军的实力给吓到了,什么时候这明军变得这么强大,这也令他感到非常迷茫。

不过海西女真的首领金台吉却有着非常清晰得得思路,这努尔哈赤只是在后期才跟明军主力协同作战,但因为当时日军的战略,也就没打什么,金台吉可是一直跟着明军的主力在打。

他对于明军的实力,可是比努尔哈赤要深刻多了。

在撤军之际,他将部队交予副将,自己率先赶回辽东,因为他得知郭淡又来到了辽东镇。

辽东镇。

“哟!大首领,你怎么就回来了?”

正在与顾长生交涉朝鲜业务的郭淡见到金台吉突然到访,不免深感诧异。

金台吉抱拳一礼,道:“实不相瞒,我是在得知郭顾问来到辽东镇,故而先赶了回来。”说着,他瞟了眼,一旁的顾长生。

郭淡立刻向顾长生道:“你先下去吧。”

“是。”

等顾长生走后,郭淡伸手道:“大首领请坐。”

金台吉坐下来之后,开门见山道:“郭顾问,您应该也知道,在此战之前,我们海西女真正在与建州女真交战。”

郭淡点点头道:“我略有耳闻。”

金台吉道:“可如今我军疲乏不堪,若是建州再对我部发动进攻,我部可能难以抵挡啊。”

这显然是一个借口,他才出了两三千人,远不及努尔哈赤,要说疲乏,建州更加疲乏,他显然就是希望明朝介入,制止建州女真。

郭淡沉吟少许,道:“其实这事也与我们有关,若是回来你们就开战,好像也确实不妥。”

“就是,就是。”

金台吉连连点头。

郭淡道:“这样吧,到时努尔哈赤回来之后,我们再具体谈谈,我相信建州方面也是能够理解,大家毕竟都非常疲惫,都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恢复。”

“那就有劳郭顾问了。”

金台吉欣喜地拱手道。

郭淡笑道:“哪里,哪里,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金台吉又道:“对了!我听说最近朝廷的政策有些改变,好像是说要开放贸易。”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第三章

“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

是日军军舰飞机的轰炸。

也是一幢小屋发生了强烈的爆炸。

不是被日军飞机的炸弹击中。

而是自己爆炸的。

小屋里事先堆放好的炸药,足以把这里夷为平地。

“办妥了。”

李之峰走了过来。

孟绍原深深一声叹息:“本地商人焦明成、焦明禄兄弟俩,闻听日寇进攻镇海,由宁波起身,慰问前线,不幸遭到日机轰炸,兄弟俩同时身亡,可惜,可惜。”

然后,他扭过头去:“傅志业,你说,是不是?”

傅志业双脚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只顾拼命磕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太狠了,这帮人真的是太狠了。

先是掐死了焦明禄,然后把焦明禄的尸体和焦明成放在一起,直接引爆了那幢小屋。

居然还说是被日机炸死的。

“起来,起来。”

孟绍原看起来倒客气的很:“我又没有杀你,你那么害怕做什么?”

“孟处长饶命,饶命。”傅志业的声音都嘶哑了:“孟处长要我做什么我都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孟绍原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好啊,你之前向焦明成提出过想单干,却被焦明成训斥了一顿,现在我就满足你的这个愿望。焦明成的生意,我全部交给你打点好不好?”

傅志业先是一怔,接着立刻明白过来:“好,好。我一定帮孟处长管理好焦明成的走私生意,他做的那些我都明白,他的路线,他的客人我全清楚。”

这一句“帮孟处长管理好焦明成的走私生意”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起来说话。”

孟绍原让傅志业站了

文学

起来:“尽心尽力做事,我总不会让你吃亏。傅志业啊,家里的老婆孩子都好吧?”

傅志业也是老江湖了,一听这话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我老婆帮我生了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闺女,日军进攻宁波,我很担心家人安全,所以想请孟处长帮个忙,是不是能把她们送到重庆去?”

聪明!

这就是傅志业质押的人质了。

孟绍原叹了口气:“是啊,宁波一旦沦陷,那些日本人的凶狠歹毒我们都是知道的,既然你傅志业求我帮忙,这个忙我是一定要帮的。我看明天我就派人把她们送到重庆去吧。”

“多谢孟处长,多谢孟处长。”

傅志业心里长长松了口气。

自己的这条小命,算是保下了。

军统的这些人,杀人不眨眼啊。

可换一个角度来想,也是好事。

自己有了军统,有了缉私处的撑腰,还怕什么?

而且接过了焦明成那么一大摊子生意,终于可以一展胸中报复了。

“来人啊,带傅志业回宁波。”

孟绍原吩咐了下去。

吴静怡摇了摇头。

这位孟少爷,狠起来不是一般的狠。

焦家兄弟俩还没怎么样呢,就被这么灭口了?

虞雁楚却有一些不满:“你就不能留下活口,指证重庆的那些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