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浮华逝梦
2021年1月28日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2021年1月28日

宝贝自己来 绝色美艳尤物胯下娇吟

宝贝自己来 第一章

下学期基本都是复习,如今连复习也都已经基本复习完了,每天就是发试卷、讲试卷,房长安也难脱题海,写了一天的试卷,初三晚自习依旧八点五十下课,但两个重点班的班主任同时给学生们又延长了半个小时,到九点二十。

房长安把试卷写完,看看时间已经酒店四十,伸了个懒腰,转头见王珂仍在埋头做题,绑成马尾的头发松了,或者是没绑好,一缕头发垂落下来,她随手捋到耳后,这个过程中,修长纤嫩的手指、乌黑柔顺的发丝、白皙精致的耳朵,衬着少女认真专注的美丽侧颜,随意的举动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当年要是就有这样的同桌,我早就考上市一中了!”

房长安暗暗嘀咕,悄悄用手指戳了戳她,王珂回头看过来,房长安伸手指了指教室前面挂着的挂钟

文学

,然后又指了指操场。

王珂看看时间,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你去吧,我不去了。”

两年多来,她有时候身体不舒服缺席跑步是常事,房长安也从未追问过,不过时间久了,房长安总这么配合,小姑娘还是意识到他明白是什么缘故,起初跟他说话都不好意思,还特意隔一段时间就偷懒,把原本的规律缺席打断,以此混淆房长安的“视听”,鸵鸟一样的遮羞,可笑又可爱。

后来程梦飞还特意找机会把班上女生留在教室里面,给她们进行了生理辅导和心理疏导。

体育加试前经常锻炼,小姑娘身体刚刚发育,总觉得所有人都在看自己,又不愿意跑步,房长安还不能直接劝,迂回迂回再迂回,好在她体能本就不差,而且中考最大,等晚自习放学了草丛黑漆漆的,也跟着一块锻炼,体育加试顺利拿到了满分。

考完体育加试之后,一来有心理压力,二来也想要花更多时间来做题,她就开始经常开始偷懒了,房长安也不强求,不过她已经两天都没跑步了,今天不能再惯着。

“磨刀不误砍柴工,你看你坐都坐不直了,再写下去也没效率。”

为了劝她去跑步,房长安没有写字,低声劝她,不过旁边的人肯定能听到,梁楚瑜不禁转头看过来一眼。

晚自习已经下课,教室里面也并非没有人讲话,还有教室外的说话声,房长安的话并不突兀,王珂近来却有点敏感,赶紧瞪房长安,让他闭嘴。

房长安也瞪她,用眼神询问:“去不去?”

小姑娘嘟着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房长安又转头问:“刘贝,李小毅、郑莉莉,跑步去了。”

李小毅道:“我不去了。”

刘贝道:“我今天也不去了,还没写完呢,你写完了吗?”

郑莉莉看看王珂,见她跟着房长安站了起来,道:“那我也去,我不会做,王珂你等下回寝室给我讲一下。”

王珂点点头,跟着房长安一块走出教室,郑莉莉又去八班喊毛闪闪。

初三教室都在一楼,房长安走下走廊,晚风拂面,做了一天习题的头脑为之一清,他展开双臂,伸了个懒腰,深深呼吸一口子,转头对王珂和郑莉莉笑道:“试一下,活动一下身体。”

“不要!”

王珂轻轻哼了一声,等毛闪闪和张菁过来了,一同走到操场,在同学们的闲聊声中,才轻轻展开手臂伸了个懒腰。

这里光线昏暗,少女纤秀苗条的身段在地面上拖出一道倾斜的朦胧灯影,婀娜身姿越发显得绰约挺秀。

慢跑一圈,王珂与郑莉莉回寝室,房长安与毛闪闪、张菁三人回家。

王雨薇在初三开学前转了学,因为她妈妈觉得她成绩不好,按部就班基本没希望考上县一中,因此让她去学了舞蹈,以后走艺术生路线,对文化课成绩要求比较低,如今在县里面,一个月回家一趟。

三人都骑了自行车,而且不怎么顺路,只在校门外这一段石渣子路一块走,上去之后房长安往东,张菁直走,毛闪闪往西,因此这段石渣子路都骑得不快,同时随意闲聊。

刚刚走出校门外的小卖铺堆集区,房长安忽然听见前面路上有吵骂声,张菁也听见了,转头看看房长安,昏暗的光线里面,她表情有点不安地道:“好像是梁景瑜!”

“走!”

房长安用力一蹬自行车,绕过一幢遮挡视线的民房,看到前方水泥路往西拐弯的道路上,往西越三四十米的一个巷子口几个人影正扭打在一起,旁边还有人焦急地劝:“你们别打了行不行?”

正是梁景瑜,而那扭打在一块的是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唐帅,看不清楚,但他们边打边骂咧咧的,能认得出声音来。

张菁远远地就喊:“景瑜,怎么了?”

梁景瑜转头看过来,见房长安已经骑车来到了面前,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还没来得及说话,房长安下车、停车一气呵成,喊道:“哎哎哎,干嘛呢?”

俩男生已经将唐帅按在了地上,一人掐着的脖子正骂咧咧,闻言抬头看过来:“你特么谁啊?”

房长安靠近过去,还有空示意梁景瑜后退,不要靠太近,同时道:“房长安。”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的记忆也不甚清晰,没准备直接干涉,只不过同班同学,看着唐帅挨打也说不过去,因此准备了解一下情况。

却不想那俩人听他答完,似乎都愣了一下,然后放开了唐帅,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喘着气喊道:“长安哥!”

另一人也站了起来,说道:“长安哥,这不是我们俩找事,是唐帅先动手的。”

房长安如今在整个二中几乎等同于“镇压气运”一样的存在,反而很少有彰显什么的机会,梁景瑜没想到自己半天劝不

文学

住,房长安报了个名字就把三人分开了,一时间不禁愣了愣。

唐帅爬了起来,吐了口唾沫,又要冲上去,房长安道:“唐帅……”

还没说完,唐帅头也不回地道:“不管你的事!”

房长安冷笑道:“劳资不说话你还特么在地上趴着呢,不管我的事?你打得过吗你,装个屁啊装,跟我装?”

唐帅本来就看他不爽,听他这么说话更是气往上冲:“劳资被打死也跟你没关系。”

宝贝自己来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自己来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