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2021年1月28日
山村暴伦目录 性奴小说
2021年1月28日

变乱家庭;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变乱家庭 第一章

在艾格隆的注视下,苏菲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若有所思。

艾格隆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走过去安慰她。

虽然他知道现在去的话可能会被苏菲大发雷霆发泄一通,但他也知道这事只能他自己来处理,夏奈尔是全然都帮不上忙的。

苏菲已经帮了他这么多忙了,他就算承受一点愤怒也没什么。

“殿下……已经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他走到苏菲身边,然后小声说。

仿佛是被惊醒了一样,苏菲的眼睛重新找回了焦距,然后凝聚到了少年人身上。

出乎艾格隆预料的是,苏菲没有大发雷霆,甚至没有恼怒的表现,只是百味杂陈地看着他,倒更像是内心有愧的样子。

“您怎么了?”艾格隆对苏菲的反应有些惊讶。

“没什么,艾格隆。”苏菲轻轻摇了摇头,“我们走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苏菲忍住了气愤,但既然事情如此简单地结束了,艾格隆心里也松了口气。

于是,他也不再多言,两个人挽着手走出了剧院然后来到了马车上。

在奔驰的马车上,苏菲仍旧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倒让艾格隆有些担心了——他甚至怀疑,她是不是被特蕾莎气傻了。

“殿下,您到底和特蕾莎说了些什么?”他忍不住主动问,“为什么这么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艾格隆。”苏菲看了他一眼,然后回答。

“……我很抱歉。”艾格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道歉。

“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些老混蛋们折腾出来的事,我又能怪你什么呢?”苏菲叹了口气,“你肯为了我把事情拖到现在,我已经非常领情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此刻倒像是伤感多于愤怒,“特蕾莎说我自私自利,我不愿意承认,可是事情不就是如此吗?我不允许你接受这桩联姻,明明对你大为不利,你却一直没有对我说出一句怨言,默默地遵守了我的约定……你为我做出了牺牲,我却当成了理所当然!我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只是加倍地补偿你,可是这又算什么补偿呢!今天终于有个人,毫不留情地当面指出来了,我无处再躲藏,只能面对现实,这可真让我又痛苦又羞愧。”

“也不用说得这么严重,这算不得什么牺牲。”艾格隆笑了起来,“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什么好提的。”

艾格隆如此云淡风轻,当然是因为他早就已经决定逃跑,因此和卡尔大公一家的联姻对他来说早已经毫无意义。

如果他是另外一种境遇,有另外的打算,那么在人生考验面前,他真的会答出同样的答案来吗?他不敢确定。

当然,这些话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我瞧不起所有人,也从来没觉得自己亏欠他们什么,可是命运让我碰到了你,一切都完全变了个样了……”苏菲眨了眨眼睛,似乎就要哭出来了一样,“艾格隆,你从来就没有怨恨过我吗?”

“没事的。”艾格隆潇洒地笑着,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您给我的这一切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其他的我也没有奢望过,我本来就不习惯去乞求别人给我什么东西。”

苏菲感动不已,然后不顾一切地投入到了他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了他,“吻我!”

艾格隆照做了。

许久之后,两个人才分开了双唇。

“殿下,好点了吗?”艾格隆笑着问。

“好多了……”苏菲重新展露了笑容,然后红着脸回答,“我真恨不得就这样一直贴在你身上。”

开了个玩笑之后,她又继续说了下去,“艾格隆,我仔细考虑了下,你没必要为了我去信守一个只会损害自己的诺言。”

“您……您这是什么意思?”艾格隆顿时有些惊讶。

“如果陛下强硬地要求,那么你就没必要再去违抗他的旨意了,触怒了他的话,那就是白白让你自己倒霉。”苏菲小声回答,“我不想为了我自己的一己之私,结果断送掉你的前途。”

艾格隆眨了眨眼睛,完全搞不懂为什么苏菲被怼了一次之后,不仅没有大发雷霆反而会是这样的表现。

“您……您原谅特蕾莎了?”他小声问。

“不,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她的,这个无耻的混账居然胆敢来抢我最珍贵的宝物,还敢那样对我说话……”苏菲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了愤怒的火焰,“我只是为了你,在陛下的恼怒面前我没有能力庇护你,我不应该坑害你。”

说着说着,苏菲突然哭了出来,“如果我任性的代价是让你倒霉,那我宁可忍气吞声。”

虽然她的表情已经尽量做到平静,但是艾格隆仍旧能够感受到她此刻内心当中的痛苦——对于她这样傲慢的人来说,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肯定心如刀绞吧。

“别想多了……”她突然又勉强地笑了起来,“傻瓜,我还没有认输呢!我会想尽办法去阻挠这桩婚事的,拼尽我的全力,我还会在巴伐利亚那边想想办法……对了,我的双胞胎妹妹还没有结婚,也许一切都有可能!直到最后一刻实在没有希望了,我才会承认……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已经为我牺牲得足够多了,接下来不应该由你来承担压力,让我来努力就好了!就算是最坏的结果那也只是因为我的无能,我不会怪你的,艾格隆……”

一边说,她一边小声抽泣了起来,“你去做你的老师们孜孜不倦地劝谏你做的事情就好,该由我自己来为自己承担责任了。我已经任性地摆布你太久,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看着抽泣的苏菲,艾格隆心里一下子百味杂陈。

如此软弱,又如此刚强,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

这就是爱吧。

即使是心里早已经习惯了冷漠疏离,但是碰到如此滚烫的柔情,他的心也禁不住融化了。

可笑他却一直对她充满了算计和利用。

我真是卑微又卑鄙……他暗暗心想。

可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又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变乱家庭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变乱家庭 第三章

赵括从来就不追求什么地位,权力,要他教学是可以的,可是让他来当钜子,带着墨家复兴什么的,赵括估计自己

文学

是做不来的,只是,面前的三个人无比的坚定,哪怕赵括并没有答应他们的请求,可他们还是将赵括称为钜子。这已经是第二个诞生在秦国的钜子了,上一任受到诸墨认可的钜子,也是来自秦国。

这个人唤作腹䵍,是很有名望的墨者,大概也是第一个来到秦国的墨家领袖,他长期住在秦国,并且在他的影响下出现了以辅佐秦国结束战乱的秦墨一派。当初,他的儿子杀了人,秦惠王说:先生您的年纪大了,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寡人已经命令官吏不要杀死您的儿子了,先生您就听寡人的吧。

而腹䵍却坚定的说道:“按着墨家的规矩:杀人的要被处死,伤害人的要受到惩罚。这是用来禁绝杀人伤人的。禁绝杀人伤人的人,这是天下的大义。君王即使因此而让官吏不杀他,我也一定要按着墨者的法令杀死他。”,随后,腹䵍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这也是最后一个出现在记载中的钜子。在他逝世之后,墨家三个派别,彼此也不往来,互相抨击,逐渐走向了落寞。而三家再次聚集在秦国,就是如今了…赵括无奈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墨者们,三家的墨者都接受了让赵括来担任钜子的提议,完全不顾及赵括的想法。

他们不是要赵括带着自己走向强盛,他们只是想要给与赵括一个名分,给墨家留下点面子,也是缓合三家的矛盾。

果然,当三家的墨者都拥有了同一个领袖之后,就连槌和吾滏见面,都再像从前那样的互相指责。他们依次前来请教,而前来次数最多的,却是楚国的那位吾滏。吾滏这个人,从小家境贫苦,是被墨者们抚养长大的,在成年之后,他从父祖手里接过了重任,一直都在为了墨家的崛起而奔波。

而他询问最多的,自然就是非攻与兼爱。

吾滏也是一个生活在纠结之中的人,他一生都为禁止非正义的战争而游走各地,可是,不正义的战争实在太多了,楚墨一一死在了这些战场上,吾滏送走了自己的所有好友,他没有别的办法,楚墨认为制止不正义的战争是自己的使命。他们宁愿为了自己的使命而赴死。

吾滏深爱着身边的这些人,可是当战争爆发的时候,他还是要带着这些人去赴死。

故而,当他向赵括诉说了楚墨这些年的作为,说出了自己心声的时候,赵括有些被触动了,吾滏摇着头,他说道:“我是真的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墨者,我们不是军队,我们不是那些士卒们的对手…每次的战争,楚墨都是损失惨重,可是我不能让楚墨如此消逝,所以我必须得不断的寻找他人来加入。”

“我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我教导他们如何继承先贤的理论,然后,我将他们带到了战场,我杀死了他们。”

吾滏眼里满是泪水,他低沉的说道:“有很多人劝我,不要去参与这些战争,改变自己的想法…可若是连墨家都不去捍卫正义了…那还有谁会这样做呢?不去禁止罪恶战争的墨家,那就不再是墨家了…如果我不带弟子们去制止战争,墨家才是真正的消逝了。”

赵括看着他,他似是回忆着的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无比的痛恨战争..当然,如今也是,我曾统帅赵国的士卒来对抗强大的秦国,我也曾帮助弱小的韩国免受战争的苦难…”,赵括回忆着往事,吾滏看着他,认真的说道:“那时的您,像极了一个坚定的墨者,反对战争,除暴安良…提倡平等与仁爱…”

“那您为什么放弃了这些呢?”

“因为我发现,想要结束这些无止尽的战争,就只能依靠战争。我为什么要帮助赵国来抵抗秦国呢?我想,大概是因为秦国的暴虐,因为他想要征服各地,将这里的百姓当作奴隶…或许是因为我是赵人。可是,我的行为起到了什么作用呢?我保下了赵国的几十万士卒,可惜秦国转身去杀死了楚国的士卒…”

“我保住了韩国,可是韩国的百姓依旧在挨饿…”

“故而,我想要改变秦国的暴虐,我想要结束如今的战乱…您不知道啊,韩国还在的时候,每年都有很多百姓被饿死,被冻死,可是在他成为秦国的郡县之后,到如今,都没有一个人被饿死的。”,赵括笑了起来,他说道:“墨者反对战争,这是很好的,和平的确是宝贵的。”

“可是诸国还存在,战争就一定会继续,墨家的行为只是在增添更多的伤亡而已。”

“若是在一王天下之后,墨者能够推行非攻,给与百姓们和平的环境,能推行兼爱,让天下人互爱…那该有多好呢?”

吾滏沉默了许久,他问道:“可若是这样,墨家不就是抛弃了自己的理念吗?”

“墨子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你知道吗?他做出的很多机械,都是方便百姓的,他提出的那些理论,都是为了庇护百姓的,他想要救下更多的人,故而禁止不正义的战争,他主张人人互爱,反对杀戮…在他的时代,没有一个国家拥有一王天下的实力,故而他选择了这样的理念,可是如今,已经不同了。”

“您若是改变理论,这绝对不是对墨子的背叛,这是对墨子的继承…我觉得,若是墨子知道您可以做出这样的改变,他也会非常的欣慰,因为他的核心思想,就是救人。所有的理论,都是围绕着底层那些受苦的百姓所展开的,您要继承的,就是这一点。”,赵括说着。

吾滏有些明白了,他站起身来,朝着赵括俯身大拜。

就在赵括为墨家讲学的时日,齐王田建,正式赶到了秦国。

他大概是近期内第二个来秦国的君王,上一个是韩王,当然,他们两人来到秦国的目的是不同的,韩王是为了臣服,而齐王则是拜访一下朋友,秦王亲自出咸阳来迎接这位齐国的君王,秦王表现得非常的和蔼,谦逊,他并没有以大国的姿态去藐视齐王,也没有耀武扬威的展现秦国的实力,他表现得很好友。

齐王非常得开心。

在他离开齐国的时候,有很多大臣劝说自己,还说什么秦人阴险,有甚者直接自杀,齐王就觉得很生气,秦国与齐国友好的相处了那么久,秦国怎么会对自己心存不轨呢?齐王执意的来到了秦国,随行的武士簇拥在他的身边,秦王拉着他的手,两人一同乘车来到了王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