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都市情缘小说
2021年1月27日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2021年1月27日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一章

“处道兄,陛下已将星网刺客团交由宇文述统领,你我手上,可没有足够的死士可以袭杀晋王。”斛斯政满脸疑惑的向杨素问道。

“此事何须星网,天下间,只要有足够的银钱,何须担心没有杀人的刀刃。”杨素捻须微笑,算算时间,已经快到发动的时候了。

….

文学

..

云韵府。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随着公孙灵音高亢的嗓音,云韵府的大厅中央,几个武士装扮的献舞舞姬,做出慷慨就义的样子,一齐趴伏在地。

这是云韵府根据司马九的诗作改编的舞曲,日下,在大兴城各处乐坊勾栏很是流行。

宾客见舞毕,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司马九身边一个倭女,听得如痴如醉,她两掌拍的啪啪响,想来,她也听懂这首诗中的意境。

司马九心中奇怪,眼前女子眉毛剃掉,用墨水点上两点,穿着和服式样的衣服,看来是倭女的造型,就不知道是不是晋王找来的西贝货。

司马九眼珠一转,想起一句日文。

“呀买碟,呀买碟。”司马九在倭女前轻轻说话,倭女显然听懂了他的意思,好奇的眼神扫了司马九一眼。

她不知道眼前的司马九不要不要什么?

司马九见状,知道此女真是倭女,真货,不禁傻笑。

只是,不凑巧,正好遇到独孤盛丽扫来的目光。

独孤盛丽见司马九撩拨身边美姬,不禁狠狠的瞪了司马九一眼。

“小九,你这诗才,真是绝了。本王已与雪儿说了,今晚,你要在此临兴做出些绝句,以让云韵府谱曲编舞。”晋王拉着千乘雪的手,笑着看向司马九。

千乘雪穿着胡人的衣服,娇媚无比。

司马九扫了她一眼,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一时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晋王,你当绝句是大白菜么,想来就来,老实说,今晚还未起兴致,恐有负诸位了。”司马九咬了一口面前的杂色果子,没好气的说道。

他实在不想剽窃后世诗人的佳句了。

“额。”晋王对他没有半点脾气,摇头一笑。

随后,晋王扫了一眼英气艳丽的独孤盛丽,忽然有了主意。

“小九,你不给本王作诗也就算了,如今,盛丽盛装在此,又逢诸多朋友共会,此情此景,你就没有点想法?”晋王拿出独孤盛丽做为排头。

司马九见独孤盛丽冷面男装,双眉甚长,浑身英气直冲云韵府大厅之顶,忽然想起了明末著名女将秦良玉。

“蜀锦征袍自剪成,桃花马上请长缨,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上万里行。”

此诗是明末皇帝崇祯送给秦良玉的诗句中的截选,将一个马上奇女子的形象勾勒得入木三分,独孤盛丽贵为帝国十六卫大将军之一,倒也配的上巾帼英雄的赞誉。

而且还是个很漂亮、属于司马九的巾帼英雄,这令司马九心中暗乐。

司马九当堂朗声咏诵诗句,一堆女子和众豪杰顿时都愣住了。

公孙灵音的妙目睁得极大,嘴边一遍遍的念诵着‘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上万里行”,崇拜的看着司马九。

隋唐时期,妇女地位要比宋明要高,甚至,独孤盛丽这样的门阀大家嫡系子嗣,也可以担任重要军队的统领,但是,公然赞美女子的诗句却并不多。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二章

萧阆轻轻舒了一口气,就像得了一篇好文,彻夜通读,感觉身心都舒畅了许多。

他是第一次与吕乡君相会,此时心中只有一句,盛名之下果然无虚。

无论是李客卿,还是吕乡君,皆有过人之处……可惜沦落风尘……但也正因如此,才能与他相见,不然如此恩物,皆乃上天所赐,谁得了哪里还肯示于人前?

崔恪嘴快,抚掌赞道:“此中多有禅意,闻之即脱凡俗,不愧是佛前之客……”

萧阆点头附和,“大家所奏,果然不同凡响……前些日与僧人论禅,众人唇枪舌剑,往来争竞,总觉不得禅心,今日闻听佳音,才知众人浅薄……”

说到这里,抱拳为礼,郑重的道了一声,“受教了。”

如今江南佛道昌盛,像萧阆,崔恪这样的贵族官员,都是寺庙中的常客,他们与僧人相交,以为雅事,即便是吕乡君之类身有大名的人物,亦是如此。

所以这样的夸赞,吕乡君很是高兴,谦逊了几句,兴致又起,还想再奏一曲,以谢萧阁部之礼遇。

可人家毕竟是朝廷高官,能安静的吃一顿饭,喝点小酒,听上一支曲子,怕已是极限,再悠闲也就过了头了。

说话间有人纵马而来,到了不远处翻身下马,和萧阆的侍从嘀咕了几句,便有人进入草庐,附在萧阆耳边道:“至尊诏阁部立即入宫,有要事相商。”

萧阆皱了皱眉头,今天他休沐一天,出城吃点好的,不想还是不得清净。

当然了,还是国事为重,声色犬马之类的贵族休闲都要放在后面。

吕乡君知机的起身告辞,萧阆应了,让侍从再送她回去,当然人家也没忘了拿上那副画,喜气洋洋的一弹一弹的走了。

崔恪眼巴巴的望着那浑身都透着欢快的身影,暗道扫兴,虽然不舍,可他也不会像俗人一般上去纠缠什么。

只狠狠的灌了几口酒,也起身告辞。

…………………………

萧阆策马入城,一边在琢磨着见到皇帝和同僚该怎么说话。

河南生了变故,王世恽在没有任何征兆之下弃城而走,西去投了李定安。

王世充死后,这些郑国余孽早没了当年的威风,左顾右盼间,只待屈膝投效而已,至于投的是谁,可能连他们自己都闹不明白。

如今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抛弃了东都投到李定安那边去了?

洛阳这样的通衢大邑就空荡荡的摆在了那里,情形分外诡异,萧阆心动之余,却也没想明白之后该怎么做才合适。

作为内史令,他是萧铣最为信任的臣子之一,同时他还是萧铣的亲族,一直对朝政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可即便如此,在大事之上,周法明等人的话语权并不比他低了,先前周法明联合了苏胡儿率军陷长沙,由此升任尚书左仆射。

若非有张绣在前,以周法明之功一跃而为尚书令也没什么阻碍。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三章

文学

“寸心,好好努力,你现在已经是军区的王牌狙击手,将来也会是全国最出色的狙击手。”

陆羽拍拍叶寸心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他之所以和叶寸心走的比较近,主要还是出自于对这个女孩悲惨遭遇的同情,两人之间亦师亦友,从没有超越友谊的其他情感。

“嗯!”

迎着陆羽的目光,叶寸心重重点点头。

陆羽早已在心中决定,尽自己的一切所能,去帮助叶寸心完成自己的成就。

陆羽对此有着充分自信,他所会的东西,早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的范畴。

其实,只需要稍微对叶寸心指点一二,就能让后者受益匪浅。

而对于陆羽,叶寸心同样没有任何怨言,从心底发自尊敬和崇拜。

甚至若没有后者,不管是出于母亲张海燕或者是黑猫的事,都会对她产生很大打击,事情往着更坏的方向发展,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那种恐怖的生化装置病毒,或许,只有黑猫那个疯子一样的家伙,才能做得出来。

万一k2计划得手,整座城市都会化为人间炼狱,没有任何人能够幸免。

换而言之,陆羽当时的行为,是拯救了数百万上千万的性命。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她的母亲,她身边朋友,和她所爱的战友们。

对于黑猫这个从小素未谋面的父亲,叶寸心压根就没多少情感,而黑猫,也根本未将他当成一个女儿看待。

只有母亲张海燕事后忏悔,为年轻时犯下的错误感到痛心。

但好在,所有苦难都过去了。

叶寸心发自内心对陆羽充满感激,坚信未来一切会更好。

两人并排漫步向前走,谁也没说话,只有脚步踩在沙地上发出的咯吱声。

留下一大一小两排浅浅的蜿蜒脚印。

叮铃铃!

气氛沉默中,突然传来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

陆羽抓起电话一看,咧了咧嘴:“喂?”

“我是龙小云!”

打来电话的人正是龙小云,就和她性格一样,说话的字眼,也是意简言赅。

“嗯。”

陆羽淡淡哼出一个字,笑道:“龙队找我有何贵干?”

龙小云的话语平静如镜面的湖水,不起一丝波澜:“陆大队你私自调动我们战狼中队,出境作战的事,不该给我一个合理解释吗?”

陆羽知道龙小云会一定给他打这个电话,早就想好了应答之策。

他语气微顿了下,脸上涌起一抹认真:“你该知道的,这本就是机密作战任务,事先要绝对保密,只有这样才能无声无息干掉敌人,我不跟你说,也是为了最大程度的去完成任务!”

说到这,陆羽才轻松一笑,眼底泛出些许若有所思的光彩:“你特意给我打这个电话来,不只是为了兴师问罪吧?”

“呵呵,什么都瞒不过陆大队!”

龙小云如沐春风般一笑,之前那股冰冷的气息一扫而空,仿佛阳春三月冰雪消融。

“找你有两件事!”

龙小云丝毫没拖泥带水,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这一点上,她跟陆羽倒有点像,是一个做事喜欢干脆利落的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