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毛太浓,当着别人面玩弄人妻
2021年1月27日
杂乱小说3第76部分,臭丝袜
2021年1月27日

纯黄情欲小说;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纯黄情欲小说 第一章

“结束了?!”

“结束了!”

在停顿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武者这一方阵顿时响起阵阵的欢呼。

而魔界武者,则是神情黯淡。

他们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内,所能够使用的力量,已经不足七层了。

也就说是,他们被只尊魔神所下的特法,消失了!

至尊魔神,陨落了!

没有了至尊魔神的魔界武者,在短短的十年内,被仙界武者全部灭杀。

在星神的带领下,武者面对近一倍于己的敌人,丝毫不落下风。

与此同时,星神发动大量的武者寻找叶玄的下落。

在创界山供奉叶玄的命牌,依旧是那般明亮,所以星神知道,叶玄没有死。

可是,自从那一战之后,叶玄便消失了,连带着在山的诸多女子家眷,一起失踪。

星神在仙界寻找了十年,却没有发现一丝叶玄的踪迹。

……

夜晚,神魔大陆的第一帝都进入了真正的繁华时段。

灯火通明的主大街,幽暗暧昧的粉红色巷,一片片美丽的景象,形成了神魔大陆最大城市的独特风貌。

忽然,天空闪起了一道霹雳,浓郁的黑云笼罩起一片城区。

在下方行走的人们见状,纷纷加快了回家脚步。

数千米的高空,一股异象突生,只见空间被撕开,从里面钻出了两道人影。

“嘿,总算是回来了!”其一人哈哈笑道。

另外两道身影婀娜多姿,后了青年半个身位。

见青年大笑,其中一个女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纯黄情欲小说 第二章

有句话叫,不是冤家不聚头。

在回花果山的路上,我遇到了天篷,和是他麾下的部队天河水军。

他们大军压境在一个叫压龙山的地方,那是如今妖族七十二路妖王九尾狐的地盘。

一方在半空,一方在山顶,两军正在对峙。

天河水军的一位面相凶戾的将领用法术囚着一只小白狐,冲着下面的妖军叫嚣。

不是在要求谈判,只是纯粹地要当着众目睽睽之下,诛杀狐妖王最后一只纯血后代。

他提起长枪刺向小白狐时,悲愤的狐妖王一声呐喊,带领妖众冲向了天河水军。

想要救下小白狐,已经是来不及了。他们能做的,最多是给小白狐报仇而已。

不过,在我看来,他们怕是连报仇都悬。

妖军一方,除了狐妖王有些道行,其它的全是乌合之众。而天河水军一方,就算不提坐镇军后的天篷,就是前面七个天罡将领就能胜狐妖王一筹。

大军尚未交锋,我催动筋斗云,抢先一步冲进天河水军,一脚踢飞天罡将领的长枪,又伸手撕碎了法术囚笼,放出了小白狐。

我这一打岔,本来准备拼命的两军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天兵将领羞怒道,尔是何人。

我瞪了他一眼,说,我不是人,你眼睛瞎啊。

再一看,他果然瞎了一只眼,是个独眼龙。

这天河水军的脾气真是糟糕透顶,我只不过嘲讽了他一句,他就对我起了杀心。

他道一声,大胆猴妖,看枪!

他把长枪召回,直刺向我面门。

我一把夺过长枪,咔嚓一声折成两截,一脚踹上他胸口,大骂道,你才是妖,你全家都是妖。

他撞飞了一大片的天兵,停下来时己经没有几口气可活。吐了几口血后,身上的冑甲被撑裂,现出了本相,一只丑陋的黑狼。

果真他娘的是只妖。

天河水军见之色变,迅速后退,和我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大笑四方,你们怕什么,我才一个人,你们都上万啊。

我的笑声还未止,一道银光从大军之中射来,速度太快,快得连我都还未来得及闪躲就瞬间洞穿了我的左胸。

我惊了一声冷汗。

好险、好险。

还好我的心脏长在右边。

在那梦中,老郎中把他的心植入了我的右胸,为此我纳闷了好久,寻常人的心不都是长左边的吗。后来阿紫说我不是寻常人,我也就信了。

不曾想因此捡回一条命。

我后怕不己,转而又盛怒难抑。堂堂天篷元帅居然偷袭暗算我,真他娘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

那道银光,我可不会忘记。正是当年天篷杀了小蝴蝶,又差点杀了我的玩意。

我耸了耸胸,运转灵力,修复胸口上的伤洞。

天篷现身大军前,白衣飘飘,看着让人不爽。

他运着法术,又有八道银光向我飞来。

我骂道,你说过不打不相识,那今天咱们就来好好认识认识。

我大笑道,听好了,老子叫孙悟空。

说罢,我驾着筋斗云,一边和九道银光周旋,一边和天篷拳来脚往。

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我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可杀可不杀,杀也只是随手为之。

而这一次,他对我有了真正的杀意,非杀不可的那种。这些个神仙,真他娘的没道理。倒底是老子找你报仇还是你找老子报仇。

如今,我可不是软杮子捏的,我把筋斗云催到极致,把七十二变耍得登峰造极,和天篷斗了个你死我活。

我要报仇,自然下狠手,一个劲往死里打。天篷也一心置我于死地,招招致命。

我们打得上天入地,风卷云涌。

可打来打去,我发现我可能报不了仇。天篷的本领不在我之下,又有九道银光法宝相助,一时半会我奈何不了他。不过,他也休想胜我。

纯黄情欲小说 第三章

冯君感觉到了在星系里,有异乎寻常的能量波动,忍不住侧头看去,“嗯?”

出现能量波动的地方,其实在星系边缘,距离他不算很远,但是距离别人有点远、

冯君看到了一片庞大的空间涟漪,甚至还有灰蒙蒙的能量光环,“跃迁能量场?”

感受到这种波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澹台玉湖甚至直接传送到了他的身边,纤纤玉手抬手一指,“冯山主,那里出现了异常能量波动。”

澹台家跟冯君,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此前的恩怨已经了结,这次还来了一名真仙,但是那名真仙也听澹台玉湖的调度。

澹台玉湖虽然只是坤修,但是布局能力非常强大,再加上澹台家也不缺钱,所以她在距离冯君不远处,直接架设了一个传送阵——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此刻冯君的周边,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保镖,比如说管红袖什么的,闻言他们往冯君身前一闪,显然是想遮蔽可能的攻击。

冯君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只是跃迁的能量场。”

“跃迁能量场?”澹台玉湖的美目白他一眼,“是虫族跃迁过来了吗?”

其实跃迁时候的现象,这个世界的人族未必能感觉到,但是来自天琴的修者个人素养太高,只要愿意观察的,多少都能感受到一点。

所以澹台玉湖也只是问一声,其实她的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当然是虫族了,”冯君苦笑一声,“你还指望人族舰队这时候跃迁过来?”

“那得赶紧处理啊,”管红袖着急了,“咱们也不知道跃迁过来多少虫族,要不……还是呼叫真尊支持一下?”

“我也在考虑啊,”冯君无奈地挠一挠头,“该呼叫哪个真尊呢?”

“如果是跃迁的话,你还有十息考虑的时间,”颜家的真仙冲了过来,一脸的严肃,他的手里还拎着颜雨汐,是从行星上一路瞬闪过来的,显然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正色表示,“咱们不知道对方来的规模有多大,尽快联系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真不多了,跃迁跟神降相比,花费的时间确实长了很多,但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长,正经是跃迁过来的规模,真的不好判定,所以必须郑重对待。

跃迁的时候攻击不行吗?冯君揉一揉额头,“还是得招呼真尊来?”

“必须喊真尊来啊,”颜家的真仙正色发话,“而且得是随叫随到的那种,我颜家老祖……真的抱歉,出来的时候没有商量,不能直接招呼过来。”

顿了一顿,他看到冯君没有反应,于是又说一句,“其实壬屠真尊不错,不过,如果只是指望他,万一喊不来的话,就只能指望冯山主了。”

指望冯山主,那当然就是指望“师门气息”了,不过很显然,颜家真仙不是这个目的。

冯君快速盘算一下,这个时间还真的有点挠头,壬屠真尊回了太虚不到十天,肯定是不赶趟儿了,现在再去通道口等两门调派真尊,也不一定保险。

去寻钓叟倒是可以,相信自己撇开壬屠真尊再去前线,钓叟估计不会再玩什么吊胃口的花样,但是……前线也需要真尊压阵。

所以现在最可靠的,就是去炽焰板块召唤銮雄真尊,至于说帮壬屠真尊遮蔽……却是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由此也可见,手上有个把机动的真尊配合,在异世界的征战中,真的很方便。

这些想法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到了炽焰,而且是在最外围的区域。

冯君嘴里轻声发话,“銮雄真尊,虫族世界有急事求援,请赶快现身。”

他现身得是如此突兀,正好百余米外有两个外来的金丹真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连法宝都掣了出来,如果此处不是金乌重地,没准就已经出手了。

但是听到他的话后,一名金丹高阶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友,咱们开玩笑也得有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蓦地出现在了冯君面前,虽然是收着威压的,但是只从气场就能感觉到,绝对是高阶修者。

冯君的反应倒是还好,不远处两名金丹只觉得两腿发软,忍不住往地上跪的感觉。

更远处有金乌门的弟子也发现了异常,一眼看过来,马上恭敬地施礼,“见过銮雄真尊(大尊)(老祖)(叔祖)……”

冯君不能判断,銮雄真尊是不是囫囵过来了,“可以走了吗?”

銮雄一伸手,搭上了他的肩头,“你小子用我还真的方便……走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