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2021年1月17日
放在里面一整天,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2021年1月17日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一章

也对,毕竟妖兽的进攻,随时都会到来,妖兽们进攻前,根本没有信号,然后一个兽潮就来了。
看着四周的街道,贩卖武器,丹药,兽皮,妖兽的肉,是最为多的。
而且就一路上,赵山的感

文学

应中,此处的人实力都非常强劲。
大部分都是达到,四阶以上,这座巨鹿城,身为一国都城,自然是非常大。
如果整个城池中都是如此实力的人,那该有多少,一百多万,是肯定有的。
一百万,四阶!要是自己将他们全部收服,然后教会他们使用八门金锁阵,对抗霸天盟,就有了着落。
看来自己来这个地方,果然没有错,只要有信仰之力,就不愁,找不到实力强劲的手下。
闲逛的同时,赵山也在寻找贩卖妖兽的地方,一连寻找几处,却没有找到观赏种类的妖兽。
赵山还发现一点,这座城中所卖的东西,全部和提升实力有关。
想一些工艺品,观赏之类的,这里根本就不曾出现。
这是一个国家的习俗,也是一个国家的风气。
但从这简短的一点就可以看出,如果大贤国和吴国拥有同样多的人口,实力比拼上,大贤国这边绝对会强出不止一筹。
赵山带着自己的家人正在城中漫无目的的闲逛时候,突然感到脚下的大地在震动。
脸露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这是地理环境,还是周围的山峰坍塌,造成的震动。
“大

文学

家快走,到城门抵御妖兽。”
妖兽?
赵山不明所以。
拦住一个正在向外跑的武者,询问对方是怎么回事。
那武者本来还想喝斥赵山,觉得对方不该在城池危难时候,拦住他帮助守城。
但一见到赵山等人的装束与自己等人格格不入,也就明白对方不是本城的人。
这武者比较好心,快速的和赵山解释起来:“我看你们今天运气不错,刚来到巨鹿城吧,就遇到兽潮。”
赵山不解道:“这位小哥,这怎么说,我们遇到兽潮,怎么还运气好呢?
兽潮那么危险,我们不应该躲起来吗。”
那武者一副过来人的样子道:“我是这位公子,你懂什么,兽潮虽然危险,可也代表着机遇啊!
平常我们想要猎杀妖兽的时候,都是需要进入妖兽山脉深处,才能猎杀到妖兽。
能遇到多强实力,全部看运气。
一旦运气不好,如果遇到和自己同阶,甚至是比自己还要强的妖兽,基本有死无生。”
现在妖兽攻城,就不一样了,有城池在外面守护,能够让他们无需担心后背受到攻击。
再有城池的前方是一片空地,妖兽的实力有多少,可以一览无余,完全可以忽略比起自己来强大多的妖兽,寻找一些弱小的来战斗。
与妖兽战斗时,身边都是自己人,如果有危险,还能有个人照应。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妖兽攻城,对城中的人来说,利大于弊。
赵山点点头,觉得对方说的没有错。
“行了,我就不和你说了,我还要赶过去,猎杀妖兽,要是去晚了,没有收获,就会悔莫及。
对了,如果你们想要在妖兽到来之际,发笔横财,也赶快过去为好。“
武者提示也是好心,一般外人来到巨鹿城,不就是为了从这里进入妖兽山脉,猎杀妖兽。
赵山露出微笑,向对方表示感谢。
妖兽攻城,有意思,赵山产生兴趣,看到一边的父母好妹妹,也是一脸预试的表情,便决定,要过去看看。
前去之前,自然要先做好准备,赵山让黑风双煞和许攸站在自己父母的旁边保护。
有这三人在,只要不是宗师级的妖兽,就能确保自己的父母不会出现危险。
在随后妖兽的攻势非常猛烈,整个巨鹿城就要抵挡不住时。
眼看所有抵挡妖兽的武者,都要死在妖兽的口中,这个时候赵山出手,以达到宗师级的实力,将妖兽们全部强大的妖兽斩杀。
让妖兽们胆寒退却。
接下来赵山就在大贤国中生活,并且被大贤国的张角,分配了一州之地,让他管理。
赵山也就开始实行自己的目的,不断发展信徒修炼,八门金锁阵。
在这个过程中,吴国首先解决势力内少林逍遥派,两大门派。
要么收服,反抗者全部杀死。
整合了实力后,就像各大诸侯下手,基本上没有诸侯是他的对手,就连强大的袁家,以及凉州的董卓,都被覆灭。
接下来大贤国和和霸天盟之间,国与国之间的战斗便开启。
因为本身吴国就有霸天盟就有吴国的底子,再加上天下间的各路诸侯,整合到一起的实力,远远超越了大贤国。
两国之间的战斗,基本上处于一面倒。
就在大贤国基本上坚持不住的时候,赵山出现。
他的手下,信徒们形成一座座8门金锁阵,抵挡霸天盟的宗师级强者,还有各路军队。
知道了赵山的能力后,大贤国的张角,于是便不遗余力的帮助赵山收集信徒,在他的帮助下,手下的信徒数量不断增长,而且很多都是甘愿成为赵山的信徒。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二章

第462章唯一的希望!
方海嘴角噙着一丝嘲弄,居高临下地看着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众人,淡淡地说道:“你们来得正好,传送通道还有两个小时开启,在此期间,就拜托大家全力以赴,给我解乏了。”
哗——
话音落下,一股巨大的威压铺天盖地袭来,令下方被强行传送至神魔之井区域的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玄灵门一方众人脚步踉跄了一下。
“不好,这股灵压……方海那家伙,说不定已经提前融合了天罚之心的力量!”
感受到铺天盖地的强大灵压,站在队伍最前方的剑魔面色一变,表情沉了下来。
正常来讲,七孔天罚之心的初步融合至少需要一年,至于方海从官仁身上夺走的十孔天罚之心,本质上应该更加强大,所以要做到初步融合理应需要更久的时间才对!
但是从一开始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而已,他又是如何做到将天罚之心的力量融合到这种程度的?
然而,就在剑魔心底充满震惊的时候,原本压迫在众人身上的灵压竟然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任凭他如何探查,都再也无法感觉到白骨王座上方海的灵压。
“他身上的灵压……消失了?这怎么可能?”
剑魔心中骇然,他刚刚分明感受到了刚刚那从方海身上倾泻而下的强大灵压!
怎么只是眨眼的工夫,灵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呢?
难道是因为……
想到这里,剑魔的额角不禁渗出了一丝冷汗。
难道说……他的境界已经进化到了我们难以触及的地步吗?
玄灵门《灵境秘典》中,曾有这样一道记载:灵压的强弱与力量的强弱有关,若是对战双方力量差距过于悬殊,灵压弱势一方将完全无法感知到强势一方的灵压,此时,称强势一方的力量境界超过了弱势一方的力量维度,换言之,此时强势一方的力量,已经与弱势一方完全不处于同一个次元,除非强势一方主动降低灵压,否则弱势一方将无法探查到其灵压。
“如果秘典的记载没错的话,那么就说明现在的方海的力量……已经强到了我所无法触及的境界吗?”
剑魔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这一方将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怎么了,剑魔师叔?你刚刚的灵压……为何松懈了?”
虚空之上,白骨王座前的方海跨出一步,话音落下之时,已经出现在剑魔身前。
“不好,大家快撤!他的力量已经……”
刷!
剑魔大惊失色,大喊出声,然而话还没能说完,就已经被方海的手掌洞穿了胸口。
“呵呵,难得大家都来了,好歹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啊,就这么匆匆离开的话,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吧?”
方海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望向众人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悲悯。
抬手一挥,被挂在方海手臂上的剑魔残破身躯就像垃圾一般被甩到了一旁的地上。
“哦?不错的力量。”
抬起手掌,方海看向自己手中充斥着强大力量的天罚之心,虽说这个天罚之心相比于之前从官仁身上夺走的天罚之心少了“日”、“月”、“星”三孔,但是就其中涌动的力量而言,无疑要比后者身上的那块天罚之心要强大许多!
“不愧是剑魔师叔,居然能将这个失败品……淬炼到这种地步!”
方海暗暗赞赏了一句,伸手拉开了上衣胸口的拉锁,只见一块充满符文的闪电形状的彩色玉石镶嵌在在他胸口位置,似乎已经与他融为了一体。
“回收成功。”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三章

卡拉瓦的士官长,莫里格斯最近非常的头疼!!
作为埃拉西亚与迪雅之间的军事缓冲区,“绿野”,是后续迁徙而来的农民对这片新开发区域的简称,意指“绿色肥沃的丰收之野”。
毕竟此地毗邻图拉里昂大森林,土地肥沃、粮食产出也算不错,算是让那些不用缴纳沉重赋税的拓荒民过了几年轻松日子……
然而对于负责保卫此地……又或者说监视北面迪雅地区的重要前进基地,也是周边除开哈蒙代尔外最主要的战略要塞的卡拉瓦,肩头的任务却也算不得轻。
虽然东边有哈蒙代尔作为屏障挡住了欧弗地区的恶魔肆虐,但问题是相比哈蒙代尔,卡拉瓦无论是在驻兵规模亦或是城防建设上都远远不能相比,此地目前也就驻扎着一支扩编大队(800人上下),据点里最强的甚至也只不过是作为三阶老兵的莫里格斯士官长本人,面对着北面那些个不死的……又或者是死了还能满地乱跑的鬼怪,这让全军上下心里如何不慌?
原本卡拉瓦地区的军队士气就不高,前阵子北面那边的怪物们忽然就有了动静,根据莫里格斯亲自带队侦查之后确认,远方灰黑色的死亡原野上,正有着大量亡灵怪物陆陆续续向着南方“迁徙”……
虽说基本已经能确认是迪雅方面发动军士侵扰了,但关键是莫里格斯发出去的求援信息却并没有回应啊!!
“嘭~”
莫里格斯重重一拳擂在了桌案上,颇是有些咬牙切齿的道:“该死!上头的增援还没下来!!那些混蛋老爷们办起事来难道要比磨磨蹭蹭的亡灵怪物还慢么?他们根本就是不在乎我们的死活!!”
莫里格斯脸上狰狞的表情吓得他的副官不由得一哆嗦,然而或许正因为他的这点小动静反而是提醒了暴怒中的莫里格斯此地还有人,因而他才算是勉强止住了自己后半句即将脱口的诅咒,改为面色漆黑道:“……村民那边呢?避难通知传达下去了么?”
“报……报告长官……通知是……传达下去了……可是……”
“可是?这还有什么好可是的?!难道你们就没说清楚正在来袭的是无边无际的亡灵怪物么?!”
“怎么会!!长官,我发誓我们的人都把话说清楚了!可是……可是那些该死的蠢民就是死守着他们的那点地苗不肯走啊……咱们总不能说真的掏刀子砍人吧……”
副官也是一脸的纠结,然而似乎他更怕自己的长官发怒,只得是老实交代了情况~
类似卡拉瓦这样的“开拓地”,其实就是曾经强盛无比的埃拉西亚一点点扩张自身地盘的“粗浅”手段。
毕竟当初立国的时候,埃拉西亚也不过就是个聚集在五湖地带区域的刚刚定居下来的游牧民族而已,随后随着国力的提升、人口的膨胀,埃拉西亚才一点点扩张开去,版图逐渐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在埃拉西亚的先贤英雄们最是奋勇争先的年代里,这样的“开拓”是必然有着强大的贵族,又或是果敢强大的将领带着大军支持的。
代表着王国实力的正规军护卫在旁,而大批的开拓领民又或者流民随后跟进,一点点将蛮荒但却肥沃的土地开垦养熟,一点点将原本无垠的平原、草地、湖泊滩涂又或者是森林变成了能够产出大量粮食的养人地……
然而无论埃拉西亚人如何夸赞着自身的勇武,无论王国的骑士们如何的鲜衣怒马,但至少已经严重迟缓下来的扩张脚步却从某些侧面反应了王国如今的发展迟滞……又或者是某些方面的力量衰退?
贵族们纵情声色不再孜孜不倦,士兵们安于和平不再血勇搏杀,甚至就连那位王国上的至高者,如今掰着指头细数的也不过就是自己能够多活几个日头,能够在那宝座上再苟延多少时日……
是的,埃拉西亚人依旧骄傲,然而那凌人的骄傲之下,无法掩盖的却是整个王国活力的极大衰退——像卡拉瓦这里,说是什么“开拓地”,不如说只是一个为了监视敌国而安置的前哨基地。
只不过为了供应这处军事基地的后勤物资,为了减少从大后方调集大量生活必需品的成本,因而才很“随便”地携带了一批开荒民众过来。
这也亏得是这些年卡拉瓦地区没发生什么正经的大战,否则就仅仅凭借卡拉瓦据点里的那不足千号士兵,只怕这块土地根本就等不到养熟的时刻……
只是虽说“开荒”的部分办的太过随意,但至少相应的规矩还算不太乱,被流民们称为“绿野”的这块土地上,大大小小的村镇集落除了要供应卡拉瓦的“军资”外,倒也确实不用承担其他的王国赋税,甚至连兵役都要轻得多——因为卡拉瓦基地并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战斗,因而也就没有盲目扩大自身的规模了,毕竟士兵多了也就更需要庞大的军粮不是?
而这般的逍遥日子过了几年,绿野地区的人民自然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放弃当下的一切了!
迁徙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王国内陆破产的自由民,又或者是曾经作为农奴被大军携带过来的。除了当下已有的一切,再回到王国内陆的话,几乎等于他们就要放弃自己全部的财产!
更别说眼下春季刚过,地里的禾苗种子什么的刚发芽,收必然是收不到任何粮食的,甚至当初为了满足自家开垦土地的禾苗需求,有些收入不高的农户还是向旁人借贷之后才下的种。
这要是真的放弃了……
那哪里是一无所有啊?简直还倒欠了一屁股债,是根本不可能轻易下的决定!
而且无知的人民基本都是短视的——士兵们固然已经来提醒说不日即将有可怕的不死怪物向这边侵略而来,可关键这不是还没杀到家门口么?
只要眼前还没看见,那这些巴巴眼望着自家地里收成的农民就敢两耳一闭假装听不到外面的风雨雷霆——再者说了,真要是有什么怪物来了,不是还有咱们王国强悍的军人么?
埃拉西亚的军队是无敌!狮鹫帝国的城堡都是不会陷落的要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