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山新剧尴尬,收视率不及唐嫣《归去来》,却意外捧红了这部剧
2018年6月2日
郑爽事件再次升级,张一山微博炸了,撒贝宁躺枪
2018年6月2日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在《余罪》之前,张一山的知名度远不如《家有儿女》中他扮演的刘星。

但在《余罪》之后,张一山似乎已经成为新生代中演技派的代名词。

必须承认,不管是《家有儿女》还是《余罪》,对张一山而言都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近期,带有浓郁《家有儿女》续作味道的剧集《家有儿女初长成》播出,张一山扮演江北。尽管张一山表明,剧中江北并不是长大后的刘星,而且两部剧也是独立的,但在他看来,出演这部剧的意义仍远大于作品本身。换句话说,《家有儿女》影响了张一山的一生,而在24岁再次出演情景喜剧《家有儿女初长成》,就相当于为这件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即便工作很累、即便演员的话语权有限,但张一山还是认为现在的状态挺好,不需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如果有机会,他愿意尝试做制作人,可以尝试开演唱会、出唱片,但都要慢慢来。就算外界给予诸多荣誉,但他仍需要允许失败的权利和空间。

或许正如他所言,做好一名演员应该做的事情就好,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 娱 评 访 谈 ❖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娱评》:为什么会出演童年IP?

张一山: 其实我拍《家有儿女初长成》就是为了一份情谊。制片人和导演都是当初的原班人马,他们找到我,我也愿意再和大家一起干这件事情。

《娱评》:你扮演的“刘星”太深入人心,介意观众会把现在的你和他比较吗?

张一山: 没有什么可比较的,大家应该也都知道这是一个新的剧情,跟之前《家有儿女》完全没有关系。这是一部全新的情景喜剧,所以我没有什么包袱,也不会把这种比较太当回事儿。

《娱评》:这部剧的拍摄现场有很多当年的熟人,包括“爸爸”高亚麟,感触是不是颇多?

张一山: 我和高亚麟老师私底下关系非常好,我们没事的时候也会微信联络。在拍摄过程中,大家就是老搭档,每天都很随意、随性,大家就像一家人在朝九晚五的上班一样。那种感觉是跟拍其他戏都完全不一样的状态,太轻松了。而且高亚麟老师很好玩,他是个很快乐的人,拍戏时我经常会想起小时候我们在一起的情景。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娱评》:在表演过程中,会经常进行二度创作吗?

张一山: 从《家有儿女》到《家有儿女初长成》,情景喜剧的很多台词和剧本都是演员们自己去商量、磨合、改动的。最少有50%的词全都是演员即兴和二度创作出来的。

《娱评》:剧中有不少调侃张一山的台词,是你即兴加的吗?

张一山: 每天在开拍之前,所有主创人员都会在一个房间里聊今天要拍的戏,哪不对,我们现场就改。所以吐槽张一山是大家一起想出来的,我也参与了意见。

《娱评》:这次算是本色出演吗?

张一山: 情景喜剧需要演员脱离现实,如果你太接地气,太生活,你就无法让观众聚精会神地看你,这是一种表演方式,和本色出演没太大关系。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娱评》:经过这么多年,对情景喜剧的理解有什么变化?

张一山: 我已经很多年没演情景喜剧了,我始终认为情景喜剧是一个非常难演的艺术作品形式,它需要的表演形式和表演方式跟电视剧和电影完全不同。所以我在演的过程中确实也会有很多的不适应,但是拍一两天后就可以很快进入状态,因为对我们而言,这种形式的表演并不算太难。

《娱评》:你认为演喜剧挑战大不大?

张一山: 我没有把这部剧当成喜剧来演,有喜剧点的地方我们会放大它,没有的话我们也可以加一点,这完全是在自己掌握之中的一种表演,比较随心所欲。但演喜剧真的很累,很费脑子,而且要求剧情必须很严谨。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娱评》:你说拍喜剧很累很费脑子,可不可以举例说明?

张一山: 比如说剧本,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剧本不够好、没有笑点,这时候我们基本上每一场都会改,甚至会推翻剧本,然后自己在现场现编,所以会比较累。

《娱评》:你如何看待近年来较为缺少优秀的适合孩子看的剧?

张一山: 是这样的。现在的小朋友很多都喜欢看爱情剧和打打杀杀的戏。没什么人用心去做一些真正给小朋友看的戏。但我只是一名演员,能力很小,演员还是处于被别人挑选,所以也很无奈。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娱评》:做演员比较被动,有没有想过自己做制作人?

张一山: 我觉得以我现在的精力,把演员做完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做制作人只能看机会,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能,但是要慢慢来。我不是一个不满足的人,我认为现在这样挺好的,干好自己应该干的每一件事就很不容易了。

《娱评》:《家有儿女》是一代人的记忆,在多元审美时代,你如何看待经典的力量?

张一山: 我觉得它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应该是无论身处什么年代,把它拿出来看都能够顺应潮流和时代,并且可以被当下的一部分人接受和喜欢。不过现在大家的审美很五花八门,要做到让大多数人都满意你的表演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众口难调,我只能做到我心目中的大众化。

《娱评》:被认定为演技派,会不会对你造成压力?

张一山: 对我而言,遇到的每个角色我都会认真去表达,认真去准备和理解角色。大家给我那么高的赞誉和认可,我感谢别人,但也要允许我失败,允许我做的不好,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让所有人满意。

我只是个普通人,一个演员而已,我没有给自己身上背负太多的使命感,我只是想为大家奉献一些快乐,我的价值也就体现出来了,所以压力并不大,因为带着压力做事情就会有杂念。对演员来讲,在诠释一个角色的时候,如果你有杂念,可能就无法做到让自己满意。

【娱评访谈】张一山:做好份内事已是不易,当制作人就要看缘分了

《娱评》:有没有特别想尝试的角色类型?

张一山: 其实对一个演员来讲,都想尝试各种不同的角色。对我而言以前还有一些想要尝试的事情,但对现在的我,只要是好的剧组,好的剧本,我觉得什么角色都可以尝试。

《娱评》:目前正在忙什么?

张一山: 现在正在拍一部电影。

《娱评》:现在子女与父母相处,有一句流行语: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你平时和父母交流多吗?

张一山: 我和父母从小关系就非常好,我也是一个很恋家的人,没有戏就会呆在家里,会跟父母一起待着,一起聊天吃饭,还会和他们的朋友聚会。

本文来自娱评视界,创业家系授权发布,略经编辑修改,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

y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