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雨云山外,来自九州宗门高手早已汇聚成铺天盖地的人海。

清君五帝五大宗门,令九十九万弟子将雨云山重重围困了起来,尤其是那雨云山的秘境入口,更是有着重兵把守。

偌大玄门轻轻颤抖,仿佛里面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战,以绝顶阵法布设而下的法阵,依然无法遮蔽来自秘境深处的惊天轰鸣。

雨云山,自山巅伊始,举目扶遥八百八十八万里,有着一座处在浮云上的白玉华殿。

此殿之高,望不到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边际,通体白玉仙石打造,仿若一巨大的城堡,华殿两侧银瀑飞星、如天降祥瑞,散发着青烟紫气、袅袅仙云。

殿门前,一方巨大的匾额流露着亘古的气息,上书“水帝楼”三个大字,更彰显威严不可冒犯的仙威。

水帝楼门前,一华服贵妇从天外飞来,莲足下的一柄紫剑颇具灵性的停在身边。

这贵妇生的娇美动人、雍容华贵,双目若星、唇红齿白,正是上清宫木帝之下人称仙尊的宇霞是也。

踏着谨慎的步伐,宇霞仙尊慢慢的踏上了那通天的石阶,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步履缓慢,似乎生怕惊动了什么人一样,只走了几步,细密的汗水便布

满了那张绝世姿容。

“宇霞……”

刚刚走到殿门,殿内突然传出一道清朗的声音,这声音清鸣朗致,余音轻颤,在宇霞仙尊体周形成稠密的花纹微微荡漾,令得有着仙尊修为的宇霞马

上驻足停了下来。

躬身、施礼,宇霞的神情极为恭敬,自始至终都没敢抬头。

“宇霞,参见帝君大人……”

良久,那殿内清朗之声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传回:“五帝仙光已现,宇霞,水帝秘境的事进行的如何了?”

“回大人,谪尺已经成功逼迫陆尘化魔为煞,相信不久之后就会逼出祸根所在。”宇霞恭敬的回道。

“恩。”殿内传出满意的声音,随后道:“本帝连日来占星卜问,总觉得此事不凡,本帝等五人把这件事交给你,就是希望不要横生枝节,你且回去

,把守好雨云山,除魔灭煞之前,不得让任何人撼动到水帝秘境。”

宇霞极为恭谨的回了一礼,称道:“谨尊帝君大人法喻。”

说罢,宇霞并未离开,欲言又止道:“启禀帝君大人,宇霞有一事相求。”

殿内声音道:“你不用说了,本帝知道你想说什么。”

那声音阻止着,宇霞娇躯一颤,低低的视线中闪过一抹失落的神光。

“你想替幽穹月求情,不错,此女的确天资过人,即使为魔化煞也没有完全丧失本心。不过……”那声音说着,话锋一转,犀利道:“煞就是煞,绝

不能手软,此事一了,天地间便再无煞魔,也算为三界六道除出一个大患了。”

宇霞神情一萎,心知多说无益,落寞的退后,准备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天地间突然响起若大的雷吟。

天外天,浓云迅速笼罩了天与地,紫电雷鸣交加,水帝云楼顶部,暴雨倾盆而下,其声势比起仙帝所创的银瀑飞星还要壮大数倍。

宇霞足下一顿,露出惊容。

与此同时,殿内飞出五道人影,金、木、水、火、土,五彩斑斓扶摇直上,为首一名老者身着绿袍,仙风道骨,出现的那一刻,天地间的生机之力、

生命本源都在同一时间汇聚在他的身上。

绿袍老者长眉垂于双肩处,枯瘦的老手在胸前横举,微微颤抖,见到此人,宇霞立马回身跪拜在地上。

“帝君大人……”

绿袍老者并不说话,举目观天,手掐指诀,仙威极盛的面孔之上揣度出一抹惊异的表情。

“仙恸?”

绿袍老者低低出声,无不宣示着心中的震撼。

在他身边还有三男一女,五人,正是仙帝之首,清君五帝。

“仙恸。竟然是仙恸。”绿袍木帝低喃了数声,喝令道:“宇霞,火速传讯佛界图祖塔,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阿弥陀佛!”

木帝说完,未等宇霞领命,一道亘古沉重的佛音从天而降,众人面前百米开外,天外天暴雨洪流之下,一尊醒世大佛骤然降世,此佛有三千丈高,顶

天立地。

“佛祖也到了。”清君五帝微微动容,木帝问道:“道兄,发生什么事了?”

那佛像瞳孔微缩,沉声道:“几位道友,仙恸浩劫来了。”

“仙恸浩劫?”清君五帝皆是色变。

宇霞跪在地上,听到佛像的言词,脸色突然一变:“仙恸浩劫?”

佛像老眼深邃,似乎能够看透前世因、后世果,两只漩涡般的眼瞳,无不透着天地间最纯正的浩然正气。

“仙恸浩劫,仙界历史只出现过一次。那便是魔头朱厌,本帝继历代佛帝所托,固守图祖塔,就是为了压制朱厌的法身。就在刚刚,图祖塔开始松动

,本帝追因溯源,察觉到缘起何处。水帝道友,图祖塔之变的起源,便是你的水帝秘境。”

“你是说陆尘?”清君五帝猛然间一惊。

水帝道:“不可能,此子只有二级玄仙,即使燃烧生命元力,也达不到仙君之境,如何能够引动天地宿悲劫难?”

佛像说道:“仙恸浩劫,宿悲之劫,数千万年前,朱厌只有大罗金仙,不一样引动了仙恸浩劫?几位道友,如今魔界、妖界、佛界、仙界、鬼界众帝

已然传音与本帝,各界圣境开始动摇,众魔帝已经亲赴圣境,阻止这场仙界的浩劫。本帝唯恐天地生变,特来相告,依本帝之见,那引动浩劫之人,正是陆尘。

几位,除煞需雾尽,要除此魔,还须要快。”

“要快?”

木帝闻言,立马转向宇霞,喝道:“宇霞,速传秘境中各派弟子,尽快诛杀陆尘,快。”

看到一向沉稳、处变不惊的当世帝君都变了脸色,宇霞还哪敢停留,不由分说化成彩虹远遁而去。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一声巨大的轰响从雨云山的方向传了过来。

那佛像脸色一变,惊魂道:“有人要闯秘境,几位道友,快去阻止吧。”佛像说完,身影化为虚无,消失在天外天。

木帝飞快祭出一面宝镜,伸手一拂,宝镜中呈现的赫然便是雨云山脚那人潮汹涌的景象,而让清君五帝目光为之阴冷的是,就在那雨云山外,各宗高

手严防死守的阵势之外,几道有着极其恐怖的气势人影,破踏碎着虚空,轰轰杀向雨云山、水帝秘镜。

“何人如此大胆,胆敢硬闯雨云山。”木帝正祭宝观望,却见那殿前偶然间出现三个浑身蒸着黑气,或妖或魔或鬼般的人物。

这三人以黑布遮面,看不清其样貌,可是身上的气息却达到了恐怖的帝境。

“桀桀……五位帝君,幸会,幸会。”

三人出现的突兀,却没有宇霞那般面见仙帝的惊恐,反而发出略带讥讽的笑声。

感受着丝毫不弱于自己五人的三个神秘人,木帝的脸色都变了,在他的记忆中,仙界诸帝没有一个他不是认识,偏偏这三个已经达到了帝级的人物,

是他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存在。

“你们是谁?”木帝狠踏一步,青烟袅袅的水帝楼外,顿时生出遍地碧藤,仅在数息之间,木帝的无上生元之法便将水帝楼变成了茫桑古林。

粗壮的藤枝在空中噼啪的不停抽动,一处处空间为之崩溃。

三个神秘人中间为首是一个身高近八尺的魔族高手,看到周围空间尽碎,此人掩饰在黑布下的戏谑目光没有半分变化,反而冷冷的笑道:“洪荒古术

?殷乔,你还没有领悟造化吗?”

“殷乔?”此言一出,木帝更惊。

世人熟知清君五帝,但是对于五人的本名,仙界中人知之甚少,此人能够张口叫出自己的名字,显然是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而他还能道出自己所修

仙法的来历,不得不让木帝殷桥大为吃惊。

“你到底是谁?”

“不知道?给你提个醒。”魔族高手森冷一笑,举手便是一只巨大魔掌从天而降,竟然是天魔大手印法。

“天魔大手印,九重天机法则?”木帝殷乔猛然间大吃一惊,身若虚影飘飞而出,枯瘦老掌举过头顶,万千树藤如同活了一般在其头顶天灵,结起盘

天的藤盾。

“砰!”

掌盾相撞,发出雷鸣般的轰响,两人各退一步,天地虚无为之崩溃开来,仿佛打开了虚无的世界,无数处黑洞轰轰作响,将银洪飞星尽数吸收到空间

黑洞当中。

“炎开?你是元刹炎开?”胸中气闷不已的木帝面露滔天怒色,瞪着面前使出九重天机变化的大魔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不可能,元刹盟在仙界

历史上已经灰飞烟灭,你怎么可能还活着?就连朱厌都在图祖塔下,你……”

“哈哈……”话音未落,魔帝高手发出朗朗的狂笑之声,道:“殷乔,你自视太高了,元刹岂是说灭就灭的,我等等着这一天已经太久了,如今仙恸

现世,仙界格局将会发生改变。九州仙土,就等着煞祖的回归的怒火吧。哈哈。”

“元刹。混蛋,元刹居然还在,不好……”木帝惊愤的同时,目光猛的落在宝镜上,只见一条巨大的凶蜈,正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朝着雨云山秘境方向

推进着,所过之处,各派宗门高手尽数被滔天的绿雾化成附骨之尸。

这会儿的雨云山,除去那数以十万计的各派修士之外,漫山遍野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蜈蚣侵入了进去,四野哀声四起,与天外天相同的是,一场混战已

然拉开了序幕。

“吴天岳?大蜈圣尊?”木帝老脸又是一变。

炎开阴冷一笑道:“现在应该称帝了。”

“上官,快去雨云山,不能让吴天岳得手。”号令一下,随同而至的便是炎开三人同时出手。

一时间,天外天的水帝楼轰然化成了齑粉,八大高手同时出手,声威何等惊人,便是仙州九土,都能依稀的听在耳中。

水帝上官卓婷身形化成一汪蓝色的海水,顶着滂沱的大雨,朝着雨云山方向飞去。

大战打响,天地动容,炎开三人被金、木、火、土四帝拦下,杀至一处,只有水帝上官卓婷离开了天外天水帝楼。

“炎开,上官那娘皮子跑了。”

“怕个鸟,把她交给天岳。”

PS:汗!这章写的好费劲啊。又是三个多小时。郁闷死,请求月票激励。

喜欢仙侠:开局废材却碾压天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