菟丝花生存计(高 H)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司马谋看到曾老三的表情已经十分严峻,却并没有打算偃旗息鼓,而是继续说道:“曾老板,我再告诉你第2条信息,目前,市局已经成立了针对你的专案小组,而且还不止一个,目前共有三个监控小组,同时间全时段对你展开24小时布局监控,可以说,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除非就地消失,否则的话,你不可能通过任何渠道悄悄地离开东平市,这也是为什么我会亲自上门和你谈判的原因。”

听闻此言,曾老三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楚文强那可是自己头上最大的保护伞之一,作为市局的局长,他怎么会任由自己被人如此监控呢?难道是他不知情吗?

但问题是,以楚文强对市局的掌控,他又怎么可能不知情呢?

如果他知情,为什么不提前和自己沟通一下呢?

似乎看出了曾老三的疑惑,司马谋笑着说道:“如果你认为楚文强可能会救你的话,那么我现在可以奉劝你一句,你可以死了这条心了。

因为自从经过了柳市长上次对市局的调研和全面谈话之后,市局已经被柳市长分化瓦解成若干个阵营,楚文强对市局的掌控力度已经大不如前,而柳市长通过成立三个打黑除恶专案小组,已经从某种程度上暂时架空了楚文强干预打黑除恶事件的权利,这三个专案小组的负责人直接向柳市长汇报,却只听命于柳市长的安排。

所以,有些事情楚文强是不知道的,即便是知道也要假装不知道。

否则,他就涉嫌泄密了。

再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楚文强即将被省纪委和市纪委采取留置措施,省市纪委对他的问题已经了如指掌,也包括他担任你保护伞的事情。”

听到这里,曾老三脑门儿之上大汗淋漓,冷汗顺着厚底被蹭蹭的往外冒,咬着牙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呢?难道你不怕我知道之后有所防备甚至想尽一切办法出逃吗?”

司马谋笑了:“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么多,自然根本就不害怕你出逃,因为一旦你走上了这条路,这必将是你的不归路,而且我敢保证,只要你选择出逃这条路,你的那些仇敌一定会想方设法治你死地,以便于接手你们曾氏集团所掌控的庞大的非法产业。

我相信,这一点不用我说,你自己心中一定也非常清楚。

而且对于我们东平市市局的情况我相信你也了如指掌,在我们这边渗透的不仅仅是你,还有你的那些仇敌,现在,我估计市局针对你的这次专项打击行动柳市长已经部署完毕了,恐怕很多人已经把今天市级会议上的内容泄露出去了,甚至你的很多仇敌都已经开始针对你展开后续的准备措施了,那么你认为,至于你是否要出逃,我有必要担心吗?”

曾老三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柳浩天和你是不是太阴险了呀?你们这样做就不怕遭报应吗?”

司马谋笑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曾老三,你认为,正义之人和正义之事会遭到因果报应吗?如果正义之人和正义之事验证了因果,那也一定是好的结果。

我之所以要找你过来谈判原因很简单,你是东平市黑恶势力的最大操控者,同时也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业人士,你依靠着保护伞和黑恶势力,操控了很多产业,也做大了很多产业,虽然你罪行累累,但是罪不至死,而且你的很多灰色产业也的的确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我们东平市老百姓的就业问题,也有其存在的积极意义,而且所谓的灰色和黑色以及白色产业都是相对而言的,关键是看经营的人和经营的手段以及经营方式,如果你的那些企业经营手段和经营方式以及经营的人都是白色的,那么它就是一个合法的企业。

柳市长担心的是,如果我们对你采取太过于激进的手段,或者是任由你逃跑最终被那些仇敌给干掉,那么你的那些灰色产业将会面临群龙无首的局面,一定会被各方势力想尽办法瓜分,而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引发社会的不安定,而现在,东平市正处于蒸蒸日上的阶段,招商引资正在大规模的展开,全国各地的投资商正在陆陆续续的涌入东平市,在这个阶段,东平市一定会以稳为主。

因此,柳市长不希望你的那些灰色产业失控。

同时,你被抓的消息一旦公开,你的家人就会失去庇护。

据我所知,你应该是有一个老婆两个情人5个孩子是吧?

既然我们能掌控这些信息,我相信你的那些仇敌也一定能够掌控。

在你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们自然不敢对你的亲人动手,但是一旦你被抓起来,一旦他们确定你将会出事儿,那么,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你的家人很有可能会出现问题,而这也是柳市长最不希望出现的不稳定因素。

所以,柳市长希望你能够投案自首,然后带罪立功,这样一来,你将会获得宽大处理的机会

菟丝花生存计(高 H)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同时,市里也会给予你和你的家人适当的照顾,对于你们通过合法手段所赚取的财富给予相应的保护。

当然了,就算你不配合我们,柳市长也会在法律的框架下,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去推进此事,绝对不会说因为你的不配合就故意打击报复。

柳市长不是那样的人!

但是,你要清楚一点,柳市长只是一个市长,而很多事情都需要下面的人去执行,柳市长对你的态度如何,到了下面去执行的时候就会被无限的放大。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

曾老三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司马先生,我可以把你刚才所说的这番话,看作是柳浩天对我的警告吗?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一旦进去了,就无法保护我的家人了吗?”

司马谋笑了:“曾老三,我知道,你这个人平时非常低调,而且也善于谋篇布局,你暗中还控制着一些庞大的势力,你是不是想说,有这些你所控制的暗中势力的存在,你就可以对你家人的安全高枕无忧呢?

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话,那么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大错特错。

因为你所掌控的这些暗中的势力,早已经被我们东平市是局调查的清清楚楚,这次针对你的打击行动也将会同时对他们动手。

而且我再告诉你一个你意想不到的消息,你认为信赖的成功投资有限公司的老板、你的堂兄弟曾瑞国表面上看对你恭恭敬敬,唯你马首是瞻,甚至还发誓不管你出现什么情况都会保护你的家人,但是你是否知道,你的第2个情人张小雨和曾瑞国关系非常亲密,甚至还有了一个儿子。

这些事情你知道吗?”

曾老三闻听此言顿时目眦俱裂:“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张小雨一直都在东平市,怎么可能会和大脑的混在一起呢?”

司马谋叹息了一声:“曾老三,这就是你的无知了。

你认为,你有三个女人风光无限,你认为,你有两个固定情人就可以扬眉吐气,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今年多大岁数了,你的身体状况如何?

而你的那两个情人今年才20多岁的年纪,他们也有自己正常的需求,当你不能满足他们的时候,你认为,以追逐金钱为目的的这两个情人,会为你保守贞洁吗?

你看重的是他们的青春和靓丽,他们看重的是你的金钱,除了交易之外,你们真的有感情吗?

既然没有感情,为什么他们会对你从一而终呢?

所以,曾老三,你所留下的这个你认为最得意的后手恰恰是你最大的漏洞。

我甚至可以断言,如果不是我们调查发现了曾瑞国的问题,一旦你被抓起来之后,曾瑞国一定会想方设法迅速掌握你那庞大的曾氏集团,到那个时候,你将会为他人做嫁衣。”

曾老三听到此处,眼神突然之间就变得有些黯淡无光,司马谋所说的这些话每一个字都犹如一把把钢刀,直接戳在他的心头,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曾老三猛的站起身来,狠狠拿拳头一锤桌面,鲜血顺着指缝缓缓流出,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凶悍:“我一定不会放过曾瑞国,一定不会放过!我这就去收拾他!”

司马谋站起身来轻轻的拍了拍曾老三的肩膀:“曾老板,不要心急。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会认为你在这座楼的上上下下全都安排好了人,可以掩护你快速的撤退,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只要你离开这座大厦,立刻会有数量警车把你包围起来直接带走。并且周边有荷枪实弹的武装特警随时待命。

你认为,就凭你的那些手下,他们可以把你安全护送离开吗?你认为,我选择在你们曾氏大厦对面摆下这场鸿门茶,难道就真的是为了迁就你吗?”

曾老三目光狠狠的盯着司马谋说道:“我一直以为我曾老三手段很辣,但是今天看来,相比于柳浩天和你司马谋,我还是太善良了呀,你们简直把我曾老三算计到了骨子里!我tmd服了!”

此时此刻得曾老三身体一软,再次软绵绵的坐在了椅子上,虽然他的曾氏大厦就在对面,虽然他在这个茶馆里面埋伏了几十人,但是他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公然对抗警力,那是找死。

他精通法律,他知道那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曾老三苦笑着说道:“司马谋,这么说你们今天这是在请君入瓮了?”

司马谋笑了:“ 用请君入瓮这个词倒也没有什么不可,不过呢,我们并不是害你,而是在帮你。

现在,这份材料可以给你看一下了。”

说完,司马谋把一份材料放在了曾老三的面前。

曾老三看完之后浑身颤抖

菟丝花生存计(高 H)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斗大的汗珠顺着脑门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这一次,他真的害怕了。

喜欢平步青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