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浸没在阳脉源头残存的意识中,虞渊犹如化身为阳脉,变成了一条血色长河。

他从起始点进行追溯,“他”最先的存在痕迹,是在此方天地的星空边界。

彼时的星空边界,还充盈着各式各样的星空异能,而非枯寂和虚无。

但,有无形的壁障早已缔结,内中才是死寂和虚无。

他清楚地意识到,透过那片死寂和虚无,似乎就能抵达另外一方天地——那个有兽神坐镇的神奇世界。

化身为阳脉源头,成了一条宽阔血色长河的他,“体内”竟有数不尽的血色晶块。

犹如生灵的种子一般。

“他”漂泊在星河各处,这里遍地都是浑浊的气流,世界如刚刚开始新生,那一簇簇的气流内,隐约可见朦胧着异芒的块状物。

虞渊突然就知道,一簇簇浑浊的气流,便是逐渐衍化着的一方星域。

朦胧着光芒的块状物,就是慢慢汇聚星辰能量,正在集结中的星辰。

一个个星辰也正处在孕育状态。

他立即就知道,阳脉突然在星空边界现身时,这一方世界还处在天地初开阶段。

阳脉携带着的数不尽血色晶块,随着它漫无目的地飘荡,如雨点般洒落向那些浑浊的气流内。

仿佛在播下生命的种子。

另有一些星空能量浓郁之地,有浩荡的生机涌现,感觉上……似乎是星空巨兽在缓缓形成。

这样的区域,阳脉一碰到往往就会主动回避,不会播下它携带着的血色晶块。

它漂泊了无数年头,在不同的浑浊气流,在此方世界各个区域,都洒落了代表生命种子的血色晶块。

这是它的使命之一。

可它为何突然出现,为何要漂泊着播下种子,还有血色晶块内藏着什么奥秘,它其实并不知情。

它也是懵懵懂懂的。

在这个期间,它偶尔还会遇到另外一条阴气浓郁的溪河,时而挥洒出奇异辉芒,可它和此物并无交集,没接触前便各自避让。

如此这般,也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它肩负的另外一个使命涌现了。

寻找源血,接触源血,并尽可能地融入源血。

于是,它又满星空地飞逝着,如大海捞针般,试图寻找到源血,从而完成它所肩负的使命。

而这个期间,那些星空能量浓郁之地,有星空巨兽孕育出来,开始四处活动。

暴戾且强大的星空巨兽,如要竞夺出真正的王者,彼此进行着杀戮,相互间吞食,将星空搅合的天翻地覆。

而它,当初播种的那些地方,星辰域界在凝现时,也有生灵出现了。

异兽!

各种稀奇古怪的异兽,似乎是因为它洒落的血色晶块,结合着凝成的星辰,渐渐地也在这个世界出没了。

然而,以它携带的生命种子,而成长起来的异兽,完全成了星空巨兽的血食。

两者压根不在一个等级。

异兽,因永远不能突破血脉的界限,永远达不到十级,就只能在星空巨兽到来时,变为那些巨兽的食物。

好在星空巨兽虽然强大无比,可数量却极少,异兽群体繁衍力强,遍地开花。

因此,异兽虽卑贱地存活着,却从不曾绝迹。

某一天,一头最残暴凶悍的星空巨兽,如得到上苍的眷顾,被赐予了一种更高层次的力量。

这头名为泰坦棘龙的巨兽,立即就一飞冲天了,成了此方星空的霸主。

这时,它也终于知道了源血的确切位置。

然而,得到源血青睐的泰坦棘龙,在猎杀同类巨兽壮大自己的同时,也在寻找着它,试图将它扼杀。

于是它缩了起来,藏隐着自己,再也不敢露面。

它只能等候合适的时机。

一等又是很多年过去了,这头叱咤星河的泰坦棘龙,让所有星空巨兽和异兽闻风丧胆的时候,此方世界又渐渐涌现出了新的生命物种。

修罗,明光族,女妖,星族,诸多另类的智慧生命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头。

它知道,第二轮的智慧生命,和它没关系。

躲避泰坦棘龙的它,一直潜隐蛰伏着,也不知道这一批的智慧族群,源头是谁,是怎么因此而产生的。

它继续干等,看到了这一批智慧族群的壮大,竟压过了它播种而出的异兽。

因为这一批智慧生灵,拥有突破十级的力量,至强者很轻松就压过了异兽。

而且,这一批智慧生灵的佼佼者——贝尔坦斯,还找到了一个机会,在浩漭扼杀了泰坦棘龙。

它恐惧颤栗的存在,它确定死亡,贝尔坦斯也重伤以后,它趁机潜入源血大陆。

然后,一待就是千万年之久。

它依从它的天然使命,想要接近源血,想要融入源血,可惜始终未能如愿。

在这个期间,它开始去了解这一方世界的那些异兽,它发现这些异兽血脉内的力量,存在着的血术,它是能够掌握的。

它似乎也意识到了,那些从它存在起,就携带着的血色晶块,并不是它凝成的。

它如一艘船,那些数量和种类众多的血色晶块,只是它满载着的货物。

但是,当这些血色晶块开花结果,变为一头头异兽的时候,它每每斩获异兽的一颗心脏,就能将里头的血脉奥义融入到自己。

它将这件事,视为找回自己,弄清楚自己的一个过程。

守着源血大陆,它做着它自己的事情,某一天忽感受到下方源血苏醒了一霎,如失控了一般,流溢出了生命法则。

它捕捉到了,精心参悟了很久,竟弄清楚了缔造生命的奇妙。

然后,它以此造就了血魔族。

它在深黯星域精心布局,将它从万千异兽获得的血脉知识,结合它自己的认知,在界壁内构架血纹阵列,弄出那一轮如它眼睛般的“深红圆月”。

并在这个深黯星域中,在那些依从血魔族的异族体内,也留下它的血之痕迹。

它试图知道它的出处,还谨记着它的使命,一直坚定地实施着。

直到死亡。

轰!

虞渊的那一道血色幽魂,从妖刀血狱内抽离,瞬间回归本体真身。

他整个人的心态和认知,通过阳脉的生命历程,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阳脉源头,最初出现于星空边界,血色长河内携带着一块块晶块。

数量众多的血色晶块,最终形成了异兽群体,在各大星河,在各方域界天地。

它肩负着两个使命,第一就是播下异兽的生命种子,第二就是去接触源血。

异兽!

至高妖凤要探索的世界,到处都是异兽群体,还有十级的兽神,而且数量不少!

这让虞渊百分百地肯定,阳脉源头就是在极早极早的年代,在他们这个世界还处于浑沌未开时,被那个异兽活动着的世界某个神秘存在造就的!

那个神秘存在造就了它,将它送达到他们的世界,播下异兽的生命种子。

试图,以整个异兽族群侵占此方世界!

所有的异兽群体,全部可以被视为外来者,因为他们的源头和出处,一开始就不是这个世界!

包括妖凤,荒神,绿柳,这类机缘凑巧地,因诞生于浩漭而进阶的妖神。

妖神,一头头的古老大妖,最初也都是天外的异兽。

只因泰坦棘龙死于浩漭,血洒浩漭,血中蕴含着神奇的生命异能,兴许也存在源血的力量,他们才能打破血脉的桎梏,才能冲击到妖神层次。

他们是本为异兽,却超脱异兽范畴者。

“妖凤,如果得到了阳脉,炼化了这条阳脉源头……”

虞渊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就明白浩漭的至高妖凤,到现在或许还不知道,她的根本和源头,本就属于另外一个世界!

她说要回去,说要和那个世界的王者争夺统治权,要侵入另外一方世界。

这哪里能叫侵入?这分明就是回归啊!

那一方世界的兽神,有一部分选择了她,可能也感觉出并意识到,她本就应该是那个世界的一份子!

妖凤在这个世界,统领着妖神殿,整合所有异兽族群的行为,才能叫做入侵!

她显然还没有醒悟这个真相。

要不然,她绝不可能奢望源血会垂青它,选择她为源血的代言人,让她去入侵另外那一方有兽神的世界。

源头和生命印记,本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妖凤,永远不可能得到源血的认同!

源血只会认同因它而形成的生命物种!

譬如,星空巨兽中的泰坦棘龙,譬如浩漭人族的自己。

轰!

虞渊心神一颤,忽然又联想到一件事,在阳脉最初出现于此方世界时,已有星空巨兽在孕育了。

泰坦棘龙得到源血垂青,不断强大自己的时候,也试图找到阳脉并铲除。

阳脉藏隐时,第二批如修罗、女妖,星族、明光族的智慧物种,开始相继涌现。

有没有可能,星空巨兽,还有第二批修罗、女妖这类族群的诞生,也和源血的某一次苏醒相关?

沉吟中的虞渊,发现他的伤势几乎痊愈,就连纪凝霜也渐渐解除了冰封状态。

他不禁地看了一眼脚下,目光如透过了厚厚的冰岩,看到了在大陆之心内,长时间处于沉眠状态的那团血色。

他油然而生敬畏之心,如源血般神秘悠久存在,似乎才是星空中的永恒造物主。

或许,星空巨兽也是因源血而形成,它挑选最强者赋予力量,让老泰坦棘龙成了至高无上的霸主,从而拥有了肆虐深渊的能力。

老泰坦棘龙也成功地,从深渊带回了某样至宝,可惜却死于浩漭。

如果老泰坦棘龙没有死,那么它的下一步,会不会就是那个有众多兽神的世界?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