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真介意的话,批评她一两句也就差不多了。

怎么还来劲了呢?瞧这一二三四五六条的,就很嚣张。

虽然知道沈渡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了自己好,但看着那句“你怎么总是这么不让我省心呢”,南颂还是觉得很刺眼。

不让他省心,不让他省心......

南颂在心里揣测着这句话的深层含义,最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他嫌她烦了。

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不然她想不通沈渡为什么要突然这么和她说话。

太凶了,凶巴巴的。

印象中,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和她说过话了。

原本还只是生气,想着想着又觉得有点儿委屈,到了最后,索性只剩下委屈了。

心里一凉,这电话自然也就不想回了。

于是南颂干脆把手机往旁边一扔,踢掉拖鞋就上了床。

这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是苏阿姨。

“太太,您睡了吗?先生特意嘱咐我让您睡前喝一杯热牛奶,我给您端上来了,温度刚刚好。”

哦对,牛奶忘了喝。

南颂又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她打开门,苏阿姨正端着一杯热牛奶站在门前。

“太太,给。”

南颂笑着接过:“谢谢苏阿姨,您也快去休息吧。”

苏阿姨点点头:“好,太太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好的。”

南颂关上门,回到床边坐下,咕噜咕噜把那杯热牛奶喝下去,然后又去卫生间漱了口,这才重新躺下。

一杯热牛奶下肚,胃里觉得暖暖的,很舒服。

怀孕的时间满打满算快七个月了,平躺着的时候,即便盖着被子,也能看到腹部那里一团明显的凸起。

卧室里很安静,只有床头开着一盏光线温馨暖黄的小灯。

现在这个时间点其实并不算特别晚,但是当一个人待着的时候,那种孤独感就会被慢慢放大。

南颂平躺在床上,睁眼怔怔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脑子里飘着的全是沈渡那句——

你怎么总是这么不让我省心。

一想,鼻子突然有些酸酸的。

南颂觉得有点儿难受,侧转身体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脸埋进了软软香香的被子里。

没一会儿,她的声音从被子间传出来,有些闷闷的:“狗男人,大坏蛋......”

含着一丝委屈的尾音消失在了卧室空气里。

侧躺了一会儿,觉得肚子不是很舒服,于是又只好调整回之前的姿势。

一平躺,胎动又开始了。

南颂把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放进被窝里,轻轻覆在肚皮上,感受着宝宝快乐的律动。

很奇怪,明明是在和宝宝互动,但这一瞬间,她的鼻子却突然更酸了。

好想沈渡。

好想狗男人。

前段时间和林嘉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嘉和她说过,越是孕晚期就越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因为那时候的情绪只会越来越敏感,可能稍不注意一个非常微小的问题,都容易触动到内心,然后情绪一发不可收拾。

南颂觉得自己现在就特别像林嘉说的那种情况。

林嘉当时还说了一些调整情绪可以用的办法,然而她现在却觉得那些方法对自己似乎都不管用。

其实倒也不是不管用,而是她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

一个都想不起来。

内心委屈的情绪被放得越来越大,南颂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眼泪开始大颗大颗地往下砸。

落在枕头上,凉凉的。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南颂愣怔了一下,因为心情不好,她原本不想接,但奈何一直响着对方没有挂断的意思,她只好伸手把手机拿过来。

看清楚屏幕上来电人名字的那一瞬间,她愣住了。

“狗男人”三个字,赫然入目。

南颂盯着那三个字看了一会儿,吸吸鼻子,然后轻轻点了接听键。

接通之后,她没有先说话,静静等着沈渡那边的动静。

事实证明,不愧是两口子,两个人很有默契,都没说话。

最终,还是沈渡那边先绷不住了。

“喂。”

一个干巴巴的,完全不带任何感情的音节落入南颂耳朵里。

她又吸吸鼻子,淡淡“嗯”了一声。

“在听吗?”

“在。”

明明知道她在听,还故意这么问。

“回家了吗?”

沈渡那边很安静,他的声音像鼓点一般,敲在南颂的耳膜上。

“回了。”

南颂说完,又补充道:“已经喝完牛奶躺到床上了。”

“那怎么没有给我回电话?苏阿姨没有转告你吗?”

沈渡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

南颂心头一哽,下意识回了一句:“转告了,但我不想回。”

电话那头,有一瞬的沉默。

“为什么?”

南颂把一个靠枕垫在自己腰后面,然后坐了起来,她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揪着被角,唇线紧抿不说话。

沈渡察觉到了异样,淡然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容人拒绝的坚定。

“打视频。”

南颂正要下意识拒绝说不要,沈渡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她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垂眸看着已经回到主页面的屏幕:“......”

紧接着,微信视频来电的铃声响起,南颂顿了一秒,按下接听,但是却恶作剧般地把手机屏幕朝向了天花板。

沈渡看不见她人,问:“人呢?”

南颂两只手一起掐着被子边边,声音闷闷的:“你要说什么直接说就行了。”

“我要看你。”

“不要。”

“我要看。”

“不让看。”

两个人就像小学鸡斗嘴吵架似的,你一句我一句。

南颂这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

次是铁了心要跟他对着干,因为被沈渡那几条微信消息支配的恐惧现在都还在。

她咽不下这口气。

但南颂没想到的是,沈渡居然如此能屈能伸。

就在她告诫自己必须硬刚下去的时候,视频那头的人突然骚里骚气地来了一句——

“求你了老婆,你就让我这个小可怜看看你叭,我好想你鸭。”

南颂:“......”

夜深人静再加上如此严肃的氛围,沈渡这句突如其来的话制造出来的惊悚效果,完全不亚于高分恐怖片。

南颂伸手扯了扯小被子,把自己盖紧了一点。

“沈渡,你有话直说,别发骚。”

喜欢戏精夫妇今天离婚了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