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神圣之地,当属天地第一,一切身上道法,皆为己用。

北斗汇聚,天门打开,北天门处,北极紫薇宫内,一位身穿紫薇星袍,头戴天冠的无垢的绝美男子,豁然的睁开了眼睛。

“东岳,借我星辰之力?莫非元初界又开战?”

男子伸手一拨,像是洒下去了漫天的星河,七颗光柱冲天而落,穿过茫茫星海,穿透了三界的壁垒,来到了元初界的星空之上,直射下方借力的大帝。

“轰!”

七道淡白色的星光穿透了火形水龙,北斗七星勺子一样的星图,在苏昭的身前旋转不断,但勺子怎么旋转,始终指着的的方位都是北极。

“噗!”白袍小将伏波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他面色微微一白,看着苏昭震惊的说道:“你竟然能借来北斗星辰之力!”

苏昭挥手,散去了北斗星辰的光束,他背着双手,淡淡说道:“我不会什么道法,仙神之术更是一窍不通,也只能用这种方法试一试,对不住了。”

“我输了!”白袍小将倒也干脆,破他飞龙在天道法的术,不是一般的术,而是一种借力。是苏昭沟通了来自星辰的北极紫微宫,借来了大帝之力,战败了他!

能借大帝之力,这黑衣年轻人看来背后站着的是一尊大帝啊!

“东岳,苏昭,胜!”

苏昭走出道场,抱起蹲在地上观战的小白狐,走向高台,不少下面小神的目光纷纷跟着苏昭的身影而动。他们倒是想要看一看,这个新面孔的小子,背后站着的究竟是哪位帝君。

东岳五位正宫帝君,除了一直处理事务的孟山帝君之外,其余的四位帝君还未现身,四海与其他的神系,都想要看看情况,见一见其他的几位帝君。

第一层台阶,苏昭没有选择入座,而是继续上行,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一直到了第八层,苏昭还未停下脚步。

四海神系的大神在

他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

第七层台阶安坐,四海的神实力虽然不弱,但也不是太强,他们做的是第七层,第八层没有神入座,那是神王位与帝君位入座的地方,只是五岳的神王没有现身,才让第八层空了下来。

“这小子,背后真的有一位神王坐镇啊,五岳何时新来了一位这么猛的小将,等战斗结束,我需要去查查。”一名四海神系的大神忍不住的说道。

寻常的时候,五岳的年轻神君虽然厉害,但不是强的让人感到心惊,能借来大帝之力,简直就是帝君太子参战!

然后,苏昭走过第八层台阶,继续往上走。

“他疯了,第九层只有一个人坐着!”一名大神忍不住的说道。

第九层唯一坐着的人,是孟山帝君。

苏昭来到小张太子的身边,把青色神剑还给小张太子,道 :“多谢你的剑。”

“无妨。”小张太子收回神剑,笑了笑,不在意这种小事情。帝子想要借剑,他无话可说,即便是毁了他的神剑,小张太子也觉得不可惜。

“原来只是还剑,能与我家伏波相斗这么久,原来是靠着小张太子的神剑啊。若不是这柄神剑与借来的星辰之力,恐怕他还不是伏波的对手!”一名四海之神有些不甘的说道。

下一幕,苏昭说完道谢之后,转身坐上那最为尊贵的右边高座,与孟山帝君平齐的位置上。

天上以右为尊,这位年轻人,竟然坐在了孟山帝君的右边。

五岳里面,能做孟山帝君右边的人,也只有一掌之数,这!

“那年轻人究竟是谁啊?五岳大帝,我全都认识,可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人呐。”一名早上刚刚来到的四海之神忍不住问向身边的亲友。他能从四海赶来,也是因为接到了五岳大帝齐聚山海道场的消息,才匆忙赶来,想要见一见五岳大帝的尊荣。

“那位年轻人,就是东岳吧。昨天,他身穿帝皇冕服,周身是孟山帝君的神力护佑,我们看不到他的真容,今日他没有任何的遮掩,竟然让我们没有发现他的真实身份!”一名四海之神感慨不已。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叩拜大帝?”这四海之神问道。

“等着五岳的神怎么说吧。”回答的四海之神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至少苏昭没有承认自己就是昨日的东岳大帝,让一些大神摸不着头脑,而且,下面的东岳大神们也没有任何的表示,似乎当苏昭不存在一样。

苏昭坐在了大帝之位上面,所有的大神却是像没有看到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所有人的都在看着第七层台阶的五岳之神,等着他们参拜五岳大帝。

第七层的五岳大神们也想要参加,只是被孟山帝君禁制了,不让他们行礼。

孟山帝君看着苏昭问道:“感觉如何?与神的交战,和与凡人的交战是否不同?”

苏昭点头说道:“的确不同,神出手便是毁天灭地的力量,若是不认真对待,真的要成为神罚之人。”

孟山帝君道:“你对战的是四海的一名神君,实力也算是可以,只是我忘记了你没有修行过仙道之术,可能不是此神的对手。是我有些顾虑不周,希望你不要见怪。”

苏昭摇头说道:“不怪帝君,也是我有些托大了,本以为在人间界已经横行霸道惯了,谁知道进入此界之后,还有之前的那种想法,即便是输给这位神君,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孟山帝君点了点头:“不错,大帝自然该有大帝的气度,山海之战结束,我便送你们回去。”

“好!”苏昭点了点头。

……

张帝君的帝君宫内,小草一身淡紫色凤袍,乃是用真凤羽毛做成,据说还是凤族献给东岳大帝的礼物。只是东岳大帝无帝后,这衣服也便放置起来。今早的时候,苏昭起床,几名东岳大帝宫内的侍女取出这件衣服,伺候小草穿上。

“帝妃当真是年轻貌美啊,怪不得大帝能喜欢你。”张帝后看着样貌也就是四十岁左右,风韵犹存,面容慈悲普照,给人一种亲近的感觉。

小草原本还很是紧张,苏昭没有陪着她一起来,让她有些手足无措,但是与这位帝君帝后接触之后,小草才发现这位帝后很好说话,而且一定没有轻视她的样子。

张帝后为了照顾小草,还特意压制了此方的神威,让小草可以正常走动与说话。

“帝后娘娘取笑了,他经常取笑我呢,我修为有些低,也只是长得比一般人好看一些而已,比不上帝后娘娘你的美丽。”小草浅笑着说道。

张帝后笑着对身边的神女侍女道:“看看我家帝妃娘娘的话,这小嘴像是抹了蜜一样,怪不得大帝宠爱不断,妾身哪里还有什么美丽,能把小儿养大,已经算是对得住家夫了。”

小草来张帝后的宫殿,不止是为了与张帝后见面,还有一件事情是受了苏昭的拜托,她想着苏昭的话,正色道:“大帝说了,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把张帝君的神体带来!”

张帝后手指一颤,眼角微微泛红,笑着点头说道:“大帝有心了。”

“当年老大帝带着小张他父皇还有杨帝君等人飞出元初界,我本以为只是一次寻常的战争,谁知道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收到他们的消息。我们东岳也渐渐沉寂下去,连带着五岳都跟着消沉。如今大帝以帝子之身回归,我们五岳也能再次重回巅峰了。”

“帝妃娘娘一定要代替妾身向大帝道谢,表达我的心意。”张帝后说着,身后的一名神女侍女端来了一个白玉盒子,不算小,双手托着,放在了桌子上面。

“这是?”小草疑惑的问道。

张帝后道:“一些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帝妃娘娘收下,你们不比我们

他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

,在人间界要历劫,这里面的东西,可能会帮上你们。”

小草刚欲拒绝,却是被张帝后拉住了手,道:“不要拒绝,我也只是想要早些见到我家帝君的神体,算是我的一点小私心吧。”

“那好吧。”小草说道。

张帝后打开白玉盒子,一道道阵文与禁止在盒子四周浮现,若是没有解开阵文禁制的法门,恐怕就要被阵文禁制当成盗宝贼诛杀。

张帝后拿出一块白玉,放到了小草的手上,笑着说道:“这是玉盒里面解开禁制的道印,还有一些东西的使用方法,你记下来,毁掉玉印便可!”

“多谢帝后娘娘。”小草说道。

“这是我应该的,你不要跟我客气才是。”张帝后笑着说道。

“当当”,房门被敲响,一名侍女走到了张帝后的身边,福身道:“帝后娘娘,荣画仙子来了。”

“荣画来了?”张帝后眉头轻皱,看着禀告的侍女说道:“带她去偏殿,让她等着我,我有贵客要招待,让她多等等。”

“是!”侍女应道,转身离去,通知荣画仙子。

小草起身道:“既然是有客人前来,我也不打搅帝后了。”

喜欢此念成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