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张开腿让你桶个够漫画 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其实已经是九月份,天气渐寒,但秦淮河上大火熊熊,不禁将四周照耀的如白昼一般,还一片热烈,让人觉得犹如身处盛夏。

其实只要不是寒冬腊月,每日夜间,秦淮河上都是歌舞升平,欢声笑语的时候,但此时十里秦淮河,却是一片安静,无数的目光盯在这里,却只听到噼里啪啦的燃木声。

陈昭身穿锦衣,负手而立,面带微笑的看着熊熊火焰,身旁的锦衣卫尽皆竖立,不发一言。

金九龄早跑回去了。

以他的智商,只怕已经开始想着脱离甄家,去羊城投奔南王府了。

只有那个青莲舫的管事跪在那里,脸色一片苍白。

对于他来说,青莲舫被烧,没了工作失业了只能算小事,能不能活过明天才是大事。

而对于里三层外三层的吃瓜群众来说,江南甄家被钦差大人大庭广众之下扒了面皮,甄家却似乎无动于衷这种诡异情景,则令人感到刺激。

能量强大的人立刻意识到,那个横扫扬州,威震辽东的京城静街虎,来到金陵要立威了。

看样子陈昭不过三品、四品京官,最多披着锦衣卫的皮,可是谁都知道这个陈昭有着极其强势的势力,一般人根本挡不住。

甄家不过是前朝旧臣,而陈昭却是当今天子的“善财童子”。

圣眷在谁,乃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甄家在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派个家族子弟过来拉关系,只怕抄家灭族不远矣。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江南甄家的老太太乃是奉圣夫人,和皇家感情深厚,甄家在江南属于顶级云端大家族,即便是施世纶,也不敢触碰甄家。

这次钦差大人敢烧他家的画舫,实在是鸡蛋碰石头。

“奉圣夫人一发怒,区区一个锦衣卫同知还不是屁颠屁颠的去磕头!”

“甄家代天子执掌江南耳目,这个锦衣卫捞过界了吧?”

“敢这么折辱江南甄家的颜面,这个姓陈的怕是不想活了吧?”

“折辱长林伯府也不过一个死,再折辱一下江南甄家难道还能死两回不成?人家早看明白了!”

“原来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啊,哈哈哈哈……”

大火少了达半个时辰,秦淮河上的青莲舫立柱被烧毁了,二楼也坍塌下来了,陈昭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转身上马,环视一周,大笑道:“不错不错,尽兴而归!”

说完这话,陈昭在亲卫的簇拥下离开这里,赵半河也是昂首阔步,走的那叫一个趾高气扬。

……

长林伯府。

“孽畜,人家锦衣卫千户宴请上官,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去耍什么威风?难道你不知道这个钦差大臣也是锦衣卫?还是整天吃喝玩乐,脑子也糊涂了,不知道自己几两肉了?”

半夜起来的李星垣听说了此事,当真气的面如金纸,眼冒金星,一面指着李三,一边喝道:“往常就是对您太娇惯,”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谁要是劝我,我就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你们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众门客仆从见李星垣这个形景,便知家主当真大发雷霆了,一个个都是啖指咬舌,不敢多言。

即便是贾乐山,心中也是恼怒这位李三公子能惹祸,也是一言不发。

李三小名如意,因长得英俊,又惯会甜言蜜语,甚得家里老太太和太太疼爱,每每惹了祸端,都有老人替他说情,长此以往,所以难免有些骄纵,目下无人。

那李星垣喘吁吁在大厅里来回走动,连声叫道:“给我拿大棍来,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

众小厮们只得齐声答应,有几个真的找来大棍和绳索。

李星垣见

老师张开腿让你桶个够漫画 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了,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小厮们不敢违拗,只得将李三李如意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李星垣犹嫌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众门客见打的不祥了,忙上前夺劝。

李星垣那里肯听,说道:“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酿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

虽然是李星垣这位当代金陵将军练了一身武功,但其实贾乐山要想夺下木棍,那是易如反掌,但他此时却哪里愿意做这个好人?便和众人一起退出,寻人去里面报信了。

等待李夫人和老太太听到信来到书房,这个李三李如意已经打的皮开肉绽了。

有内眷过来阻挡,李家其余兄弟也听到消息跑来,这板子自然打不下去了,老太太还想让丫鬟媳妇抬着李三回后院,哪知道李星垣止住道:“母亲大人,平时你可以骄纵他,可今天不一样,他还得去钦差府邸捱五十鞭挞,否则咱们长林伯府、金陵将军要做到绝了。”

老太太大怒,问道:“对方是谁家?难道是皇亲国戚不成?”

李星垣摇头道:“若是皇亲国戚,我也不怕了,可这位是当今天子的善财童子,有着京城静街虎之称的,这样的人来到金陵,就是代天子静街的,偏偏如意往上面撞,老太太,你现在知道如意惹的祸有多大了吧!”

老太太犹自不信。

贾乐山上前一步道:“太夫人,先前有人投信说这陈昭有刺探打压江南勋贵的密旨,看他这般动作,搞不好这个旨意真的有,就在半个时辰前,这个陈昭把甄家经营的这艘青莲舫给烧了,还说待处置完三公子之后,就要去拜访甄家。这般气势汹汹的,可见传言不虚,我们一定要小心应付,不要让李家遭了无妄之灾啊。”

老太太姓岳,也是官宦世家,是当年跟着李卫出生入死过的,武功和见识极高,以前是富贵惯了,又疼爱孙子,所以有些护短,但不代表她真的糊涂了。

她知道儿子或许因为小算盘撒个小谎,但这个贾乐山不会。

贾乐山当年号称“铁面龙王”,当年被招安之后,便追随李卫出生入死,做到金陵将军身边的护卫统领,在兵部也有参将的头衔,战时直接给实职就能带兵的,所以在李家的地位也高,可以参赞机要。

因此事关大局,绝不会为一点小事欺瞒老太太。

老太太听了贾乐山的话,这才骇然,不由得和李夫人对视一眼,再看向李三的时候,神情顿时变成了恨铁不成钢。

不过老太太依旧嘴硬:“这陈昭欺人太甚,还要让如意受折辱,这样一来,咱们府上的脸面何在!”

贾乐山道:“太夫人,毕竟是抽五十鞭子,受点皮肉苦罢了,若是那陈昭说五十板子,那才是真要杀人,这陈昭明面旨意上巡抚江南,若是这边事情不了,盯着追究起来,事情恐怕就真麻烦了!”

李星垣也叹了一口气,对母亲道:“这事了了,咱们李家还是李家,若是是闹腾起来,咱们李家这金陵将军的位置被京城那边盯上了,那就……”

老太太长叹一口气,一言不发的走了。

……

一大早,陈昭所住的客栈周围,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有各色人等聚集了。

这次来的依旧是各家的耳目,不过大家不像上次遮掩,都是光明正大的过来,有的人是锦衣卫的兵卒,有的是应天府的衙役,还有的是各衙门的官吏,又有豪门奴仆打扮的一干人,都在各处张望这边。

昨夜秦淮河上已经有传闻传开,说是陈昭让长林伯今曰早晨在他住处门口鞭打李府的三公子,大家都要看看,长林伯家到底要怎么反应,金陵将军是江南武官之顶,他表态了,大家心中也就有个判断。

果然,天色一亮,客栈大门打开,代表钦差大臣的座椅也搬到了门口,看样子传言不虚。

“这陈昭连座位都备好了,看样子志在必得啊!”

“这长林伯要是不来,岂不是打脸?”

“是啊,别看他昨夜闹得欢,一口气得罪甄家、李家,要是今天收不了场子,那可就笑话了。”

“真要是闹了笑话,我看这个陈昭也没脸去常州了。”

“何止没脸去常州,只怕金陵都待不下去,灰溜溜的回去。”

“听说这个陈昭当年在扬州将那帮盐商揉搓的和面团似的。”

“呵呵,区区盐商而已,不过是一群盐耗子罢了,怎么能和金陵城的勋贵相比?”

“诸位,这些和我们什么关系,我们只需要静坐吃瓜即可。”

“对,吃瓜!吃瓜!”

众人正议论间,忽然有眼见的叫道:“来了!李家真的来了!”

众人闻言,急忙转头看去,果然看见了一只打着“金陵将军”旗号的队伍。

李家来的人不多,十几名亲卫簇拥着长林伯、金陵将军李星垣,还有一辆马车拉着一个人。

“什么,真的来了!”

无数人目瞪口呆。

连金陵将军都要向陈昭低头,这陈昭的权势居然恐怖如斯?

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这陈昭来到江南,真的要打压地方勋贵?

原本有些喧闹的街上一片安静,大家都是看着面沉似水的长林伯、金陵将军李星垣到了陈昭的住处那边下马,然后从马车中拽出了李三。

“陈昭见过长林伯!”

毕竟对方是伯爷,该有的礼节总是要有的。

李星垣点点头,开口说道:

“昨曰小儿行止有差,实在是丢了本爵的脸,今天间给他个教训,也让他知道天高地厚,按照大人的吩咐,抽这孽畜五十鞭子!”

这声命令一下,立刻有人上前,抡起鞭子抽打起来。

本来李三挨了几十棍子,已经血肉模糊了,趴在那里动弹不得,如今又挨了鞭子,惨嚎声都有气无力,

打完了五十鞭子,陈昭笑着点点头,李星垣这才一挥手,两个郎中急忙过来,上药诊治。

长林伯李星垣在那里抱拳,冷然说道:

“听闻大人还要前往常州,本伯就不送了!”

“不劳伯爷远送。”

李星垣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一干人将上药的李三搀扶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虽说李星垣表现的很冷淡,但再怎么也是让自己的儿子在大庭广众面前挨了五十鞭子,这就意味着李家向陈昭低了头,长林伯向一个英武子爵低了头,金陵将军向一个区区锦衣卫同知低了头。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实在是不言自明。

长林伯这一行人还没走的时候,过来看风色的那些人已经开始散去,这等局面要抓紧跑回去报信。

三个锦衣卫千户庞青山、赵半河、孟宪辉三名千户自然也在现场,亲眼看到了李三公子被抽打的场景,赵半河的气势十足,腰杆都直了。

庞青山面色灰败。

而孟宪辉则依旧是漠然。

“三位大人等一会,钦差大人正在吃早饭。”

有护卫回答,三位千户丝毫不敢有半分不耐,就在那里等候。

一直等了半个时辰,陈昭出现了。

他一出现便道:“庞青山你是长林伯府出身,但现在是锦衣卫千户,锦衣卫是天子亲军,俸禄差事都是陛下给的,可是你里里外外都把长林伯当主家,那你就回自己主家去吧,锦衣卫不需要吃里扒外的东西。”

此言一出,庞青山直接软了,连忙跪倒叫道:“卑职糊涂了,请大人饶命。”

“你只是懈怠陛下的俸禄差事而已,离开锦衣卫去找长林伯就是,睡要你的命了!”

陈昭摆摆手,直接命人把庞青山的飞鱼服给扒了,绣春刀给拿了,架出门外。

相关的官印、文档当然也要清理。

“赵半河,你是锦衣卫千户,你父亲叔伯都是忠烈,你不要坠了你们家的忠义门风,把该管的事情管起来,好好做好这个差事!!”

赵半河在那里跪下磕了几个响头,大声的答应。

陈昭看着孟宪辉,这人依旧是神色淡然,中规中矩的模样,陈昭看着他笑了笑,开口说道:

“咱们锦衣卫不要这等摸不清来路的人,来人,把他给我关押起来,好好地审问,赵半河,限你半个月之内,把这家伙的来历跟脚调查清楚,若是他有什么不轨之心,格杀勿论。”

“是!大人,卑职遵命!”赵半河大声叫道。

陈昭则站起身来,带着队伍出发,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穿街走巷。

玄武湖一侧,好大一片地方,有一处极为豪华的府邸。

陈昭到这边的时候已经勒住了马匹,前面百余步内,全是宽敞的空地,前面横纵四条街道所圈起来的区域中只有一户人家。

这是金陵城中最顶级的豪门,勋贵中的头号人物,太上皇的奶娘、昔日的江南织造,今日的体仁院总裁,江南甄府。

陈昭打量了一眼这气派非凡的府邸,隔着高墙就能看到里面的楼阁亭台,据说因为当年接待过太上皇,所以里面美轮美奂,宛若仙境,便是苏州园林也比不过。

“什么人,快些下马!!”

陈昭一干人刚要上前,就听到在甄府大门处有人厉声喝道,陈昭笑了笑,依旧是抖动缰绳向前走去,后面几十骑都是跟上。

“大胆狂徒,江南甄家、奉圣夫人所居府邸,你竟然还敢在马上

老师张开腿让你桶个够漫画 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

喜欢诸天从让子弹飞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