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阿照……”

卫渊怔了下。

而后在心底补充了一句。

“谁?”

是从没有见过的人。

卫渊看向那边的少女,没有印象,后者被撑天之神重以神力和女娲土重塑了肉身,再加上女娲土的浓郁气机,直接覆盖了人的气息,导致卫渊根本没有认出来。

只是记得珏说过搬来的新住户。

一位失忆之后,本能戒备周围的人。

就连昨日邀请的火锅也没有出席,不过本就是偏向礼节性的邀请,彼此关系其实也还没好到那个程度,对方拒绝符合其表现出的性格。

自称阿照的少女微笑点头:“是新搬来的住户,没有开店。”

“往后还请多多关照。”

“哪里哪里。”

卫渊和这位少女礼貌而客气地寒暄了几句。

敲开花店的门,把准备的早饭送过去,一般来说,珏会来做晚饭。

早上的话,博物馆因为有大和尚在,或者说比较适合开灶。

早饭一般是卫渊这边准备。

而后就有事上龙虎,告辞离开,在转出这一条街道的时候,捏了一个障眼法,而后直接御风直奔龙虎的方向,那位少女则是站在原地,若有所思:“有点眼熟……”

“曾经见过?不,这几天里确实是打听过他。”

“昨天那顿饭菜就是火锅?”

“新奇的吃法。”

一边思考一边回去,却恰好看到了花店里珏隐隐有些思索魂不守舍的样子,阿照沉吟,而后脸上浮现一丝微笑,客气地敲响了门,里面的少女听到声音,开门迎她进来。

“叨扰珏姐姐了。”

阿照客气地施了一礼。

噙着微笑:“毕竟昨日没能应下姐姐好意,心里过意不去,今日学着那些画中人……我是说,视频里的做法做了些点心,姐姐若不嫌弃的话,就还请收下吧。”

她取出一些看上去就非常精致,简直可以说是宫中御膳级别的点心。

直接秒杀现代的美食博主。

珏神色语气仍旧一如既往。

也分了一部分卫渊提来的早饭给她。

阿照看了一眼,嗯,是包子,看上去很寻常,卖相和她自己做的点心摆在一起简直会让人觉得怜悯的程度,连街道上早点摊上的包子也都比不过,心里有些不屑,拿起一个,才咬了一口,却怔住。

一种奇怪的熟悉感涌动着上来。

让她鼻子微微一酸。

“这是……”

“应该是渊自己做的。”珏回答。

阿照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没有表露出对于这个口味的熟悉和渴求,只当做是寻常的物件,她本能地不希望有任何的弱点表露出来,看向少女,若无其事道:“我刚刚在外面,看到珏姐姐你似乎有些发愁?”

“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我听别人说,如果遇到事情的话,和人聊聊心里会好很多。”

珏沉吟了下。

开明的事情,无法和昆仑山神们说,因为开明本身属于昆仑三神之一,一方面来说,开明对于山神们来说地位尊崇极为重要,甚至于还要在自己之上,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在过去和大臣们说,皇帝要造反一样。

而另一方面。

她在人间许久,甚至于无法辨别,这些山神里,有哪些本身就属于开明兽一脉,五臧山经,昆仑三神,各自有独属于各自的那一部分,倒不是说拉帮结派,而是这些山神更倾向于谁。

倒是眼前这位阿照,和这些事情无关。

她斟酌了下,道:“确实是遇到了些烦心的事情,原本值得信任的长辈,突然间变得不再可以信任,真正可信的另外一位长辈则是不知去了何处,失去联络,偏偏又是这个时节。”

阿照沉吟道:“这不是步步危机?”

“确实可以这样说。”

阿照右手托腮,左手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凝眉沉思:

“珏姐姐你说,是不再可以信任,而非是变成了敌人,那么是不是意思是,这位长辈的可信度因为某些原因而降低了,那么,导致你无法完全信任他的理由是切实可信的吗?”

来自于西王母的消息,那也确实是西王母娘娘的气息。

至少,至少比开明神要可信。

珏点了点头。

阿照拿起刚刚的包子小口啃着,若有所思:

“那么,这位长辈,是大势力的主宰者吗?”

自然如此。

阿照沉思自语:“我看那些气息很厉害的人都叫珏姐姐你冕下,那么也就是说,那位长辈应该是相同的大势力吧,而且那位肯定是在这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

个势力里面地位声望都高于珏姐姐你,所以,连带着先前那些会保护你听从你的属下也不再那么值得相信了。”

她若有所指道:“假若说,祂们尊重你是因为某个外来加持的身份,那么对方在同类型的地位上高于你,祂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更加尊重另外一人,如同古代的战卒会听从校尉命令,可是如果说又遇到将军呢?”

“所以,珏姐姐你现在可是步步危机呢。”

阿照喝了口花茶。

珏看着眼前端庄的少女。

后者对这些似乎很擅长,自己明明只是含糊其次地说了下,后者居然将自己现在所处的局面推测出了八九不离十,而现在她还是失去记忆的状态。

阿照又拿了一个包子。

“所以,珏姐姐你是打算……”

珏沉吟了下,嗓音轻柔道:“我想知道那位长辈的情况。”

“这样吗?”

阿照眉宇微抬,似乎惊讶,但是毫无疑问心底没有太大波澜,眼前这少女很容易看穿的,某种意义上如此,但是偏偏内心最深处又难以看破,沉思道:“现在那位长辈不知道是否可信,因为其地位,连带着周围的人也不能全盘信任。”

“那么,我的建议是,不要去冒险挑明。”

“挑明其实是摊牌,应该是最后一步,是棋盘最后的兑子。”

“当手上的东西不够多的时候,基本是送死。”

“唯独自己有把握,哪怕是赌也得要五成把握才可以赌一下的,没有底牌的挑明,其实是送死一般,除非是有底气哪怕是挑明失败了,也不会沦落到最无法接受的局面,那倒是无所畏惧。”

“现在的话,表面上珏姐姐你最好维持现状。”

“你现在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你在暗。”

“你需要有暗中的势力,人手不够的话就要增加人手,可以尝试辨别其余人,明了谁是可信的,谁是需要警惕的,但是需要警惕的家伙也不要立刻挑明,这也是可以利用的。”

“拉拢可信的,干扰那些中间派,打压一批,分化一批。”

“而后便可以趁势而动。”

“而心腹……我是说,真正可以信任的,必须是信任你这一个人,而不是珏姐姐你现在的身份,因为身份而忠诚于你的,当身份失去了就会有可能反手去背叛你,因为你这一个人而忠诚于你的,哪怕你沦落入尘土里,他也会伸出手拉你一把的。”

阿照语气顿了顿,控制住自己没有去说深入下去,而后微笑道:

“然后,那位长辈一定,是有所欲的吧?”

“欲?”

“也就是执着的地方。”

少女拿起包子小口啃着,沉思道:“志士动之以大义,爱财者诱之以利,爱美色者则以美人,贪权势者则给予未来,爱民者,往往却是爱名,给他们一个青史留名的未来,只要有所执念,便不是无懈可击。”

“强悍者如纵横三军的猛将,智慧者如洞察世事的智者。”

“都是一样的,执着之处就是弱点。”

“追求的东西会化作缰绳。”

“渴求的东西会化作钢鞭。”

“而上下求索,思而不得的,将是压在脖子上的匕首。”

“故而,也有无欲则刚的说法。”

“而珏姐姐,既然你认为,或者说你掌握的证据证明,那位长辈会对你产生威胁,那也就代表着你的存在是会阻拦他的道路,而既然有道路就代表着祂也同样有追求渴求的东西,那便是可以利用的因素。”

“假若是祂看重这势力,那便可以分化其余人,同时得到另一部分的认可,提高自己的影响力,若是可以的话,内外交互,最好能令对方投鼠忌器,最终裹挟大势,步步而行。”

“最终摊牌的时候,必然要有,也至少应该有和对方制衡的力量。”

“如此站稳第一步,往后就很好走了。”

阿照捧着茶,微笑道:“不过,珏姐姐你可能更希望是弄清楚事情吧,虽然我也不记得其他了,但是我至少还有点印象,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多看一步,多走一步。”

“万事万物若只求刚刚好,往往代表着差一步。”

“因为身在局中,我们看到的刚刚好,或许也是被人设计的。”

“未雨绸缪,总是不错的。”

捧茶,喝茶。

一边思考,一边沉思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懂?

难道我失忆之前很擅长这个?

阿照沉思。

而珏若有所思,有所启发。

那边的阿照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也给珏倒了一杯茶,在分享这个秘密后,悄无声息的,她的那种客气和距离感拉近了,自然而然地拉近,阿照想了想,道:“冒昧问一句。”

“珏姐姐,你之前是不是有想过,就只靠自己去探寻那位长辈的情况?”

“哪怕是危险,至少不会把其他人牵扯进去?”

珏没有说什么,但是似乎这本身就代表着默认。

阿照手指轻轻敲击茶杯口,看着外面的落雪,忽而微笑道:

“我总觉得,我以前,似乎也曾经遇到过珏姐姐你这样的情况,步步危机,退后死路,但是前进,却仿佛还能见得到光,也曾经最后选择不把自己面临的局势告诉其他人,不想要把在乎的人卷进来,只靠着自己去闯。”

“不过,虽然我忘记过去,但是那种时时刻刻懊悔的心情却还在。”

“所以,我至少希望能让你做另外的选择。”

“不希望把心爱之人卷入危机之中,这或许不错,但是换一种角度,又何尝不是一种自私呢?从自己的角度和视角,遵循着自己的看法,去为别人做决定,如同一己之言就为子女安排未来的父母。”

阿照询问道:“既是心爱之人,那么,难道说连知道你此刻境况的权利都被剥夺么?况且,人世苦短,处处艰难,能有人依靠一下也是好的。”

珏沉吟回答,坦然道:

“若是明知危险,还要然对方知道,不亦是自私?”

谁知道那失忆的少女突而一摊手,噙着微笑:“左右都是自私。”

“那便自私了。”

“那不如说出去情况,看看他如何选择,怎么样?”

“是愿意共患难,还是说要做那同林鸟?”

“更何况,你若是独自完成这一番事业,他却一无所知,你得胜的时候,无人分享;你痛苦之时,无人分担,你担心他也卷入危机,那恐怕是你自信你们的感情已经深厚到了,哪怕是再大危机,他都会与你一同承担。”

“那么你可曾想过,你若是因此而殒命。”

“那位博物馆主难道不是会按剑而起,再以此身入杀劫么?”

“是生死同行好,还是说,独留一人于尘世,心死忘我更好?”

“珏姐姐你心底应该要拿个主意的。”

“这……”

素来温软,性子却刚强的天女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失去记忆的少女居然会有这样灵思巧辩,伶牙俐齿的一面,而所说的未来,也让珏迟疑,旋即反应过来:“我没有说是渊……”

“不是吗?”

阿照讶异,噙着微笑指了指桌子上的早点:

“那位馆主匆匆来去,显而易见是有重要的事情,但是连衣领都有凌乱,却还来此,显而易见极为看重珏姐姐你。”

“而珏姐姐你明明心中有大事却还出来招待。”

“若这还不够。”

“你为何会带着这些早点来这里?”

“若是正常情况下,心中有大事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吃东西,显而易见,你本能不愿浪费他的心意,或者说很重视和他相关的事情,所谓见微知著,窥一斑而知全豹,一叶落而知秋,这些基本的本领,阿照还是会的。”

不,这根本不是正常人家女孩子应该具备的东西。

珏几乎想要下意识一句话说出来。

阿照转头看落雪人间,许久后,道:“算是阿照过于冒昧逾越,我还是觉得,珏姐姐你可以尝试把这些事情和那位博物馆主说说看的,若是事情成了,你二人便加一重生死契阔的情谊,旁人更是无法打破。”

“若是不成,或者事情暴露到最危险的时候,也有人陪着。”

“而最后。”

少女噙着微笑道:“我总还是觉得。”

“彼此拥有统一的秘密,同一个利益,应对同一个危险,在刀尖上起舞。”

“这这样的关系,叫做共犯是吗?”

“我觉得,如此‘共犯’,可比起卿卿我我的小儿女感情来得更动人心魄,你们应该是可以做为彼此共犯的,当然,如果说你们彼此之间也有勾心斗角的话,那样危险的感情,反倒是更诱人。”

她声音迟滞了一会儿,突然道:

“我总觉得,我是有过‘共犯’的。”

“可我又似乎忘记他了。”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扒开来摸

她起身告辞,最后道:

“倒是挺希望见到你二人大婚。”

今天的阿照,也在为自己能融入老街而积极努力了。

好撑。

而珏揉了揉眉心,仔细想想,那少女给出的攻略,几乎可以算是打算要把昆仑三神变成昆仑四圣,或者说,直接‘彼可取而代之’似的,珏当然没有这样的野心,不过阿照的劝说,成功让她改变了注意。

本来大概率最终选择不把卫渊席卷进来的少女。

先是已经把有事情要说的东西写道短信里。

在挣扎迟滞了下后,取出了一枚硬币。

把硬币抛飞起来。

“如果说是正面就告诉渊,如果说是反面就不说,如果说是卡住了,那就先停一下。”

在硬币抛飞起还没落下的时候。

珏按下了发出键。

硬币落下来,滴溜溜打转,是反面。

在意外因素的干扰下,做出了和原本不同决定的天女呆了好一会儿,决定先吃点早饭,而后惊愕,看到那一盘包子已经被吃的干干净净,阿照一边说一边偷吃,一个都没给剩下。

……………………

与此同时,龙虎山。

一个屋子里面,幽绿色的火焰晃动着,伴随着一个个亵渎之语的出现,这火焰越发地张狂起来,邪恶恐怖的气息不断地溢散,仿佛要彻底污浊天下万物,是光明的反面,是最极致的邪祟,是那最恐怖的噩梦。

最终,一位恐怖的恶魔出现在人间。

“哦,愚蠢的人类,居然敢于召唤吾,呵,吾之名讳哈加提,七十二柱魔神……献上你的灵魂,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微不足道的愿望。”

哈加提低下头,看到这个屋子里充斥着热气。

是神州风格的祭坛吗?

魔神自语。

看啊,那被完美曲线分开的巨大祭坛,散发着灼热。

一半翻滚着各类祭祀的药草,乳白色的液体翻滚着。

另一边则是如同岩浆血池般的红色,翻滚的时候有刺激咽喉的气机。

周围摆着十个圆盘的祭品,是凝固的鲜血,是植物的尸体,是动物的内脏被切块,是以凌迟的技法将动物的肌肉切成了薄薄的片,堆积在一起,那边还有动物的大脑,哦哦,这是何等的场景,何等的美妙。

还有在凌迟之后,将肉片下油锅油炸的刑罚。

传说中的东方地狱风格,异国风情。

魔神低语,道:“凡人啊,献上你的名……额?”

他看到那男子闪电般把门和窗户都缩进了,那边一个小家伙啪叽啪叽地把黄色魔法卷轴给贴到了窗户上和门上,另外一个长翅膀的小女娃眼睛都放光了。

前面的高大男子左手大拇指一比,露出八颗白牙的标准微笑,回应道:

“你好,我是饕餮。”

“来吧,小道士,凤祀羽,今天我请客,不要客气。”

“拜码头,烫火锅!”

“小酥肉快凉了。”

他取出一把刀子,“我好不容易召唤出这个公牛体型的魔神。”

“还附带了两翅膀。”

“牛肉片,现点现杀。”

哈加提:“???!”

“卧槽你等等……oh,no!”

“pleasegodno!!!”

“啊啊啊啊啊啊!”

PS:今日第一更…………五千四百字~大章节……吧?

.哈加提(Haagenti):所罗门王72柱魔神中排第48位的魔神,其形为生着鹫翼的公牛。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