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两位王女殿下回去了,带走的最新协约是,三年内骑士药剂不会下降到12000份以下,但是王都方面要认可工业领在东部山脉方向上的道路建设。

同时两位公主还带回来一百份“冥想药剂”样品。

这些样品在南方的奥法师进行鉴定后。

从下一年开始,北方工业领地按照零点七个银币每份的价格进行供应,供应量为每年一万份。

按照官方那一个金币兑十五个银币的汇率来兑换,也就五百个帝国标准金币,这与帝国一年财政收入27万金币的结余相比,属于毛毛雨,但是这事情,从一开始就不是在财富层面。

这一百份的冥想药剂,萝珊带来的法师团队已经用了一份,鉴定了一下,确定了这些药剂的效果,能够增加精神力回复能力。

在服用药剂后,哪怕是行走过程中,药物效果对大脑精神疲惫恢复也类似于深度睡眠。——这是一种加速学徒冥想的药水,同时也能作为低阶法师,在战场间隙过程中回复精神力的方法。

虽然低阶药物对中级法师的效果就微乎其微了,但是先前的市场价格也仍应该是至少五到十枚金币一份。

而现在每年能够供应一万份这意味着什么呢?帝国的七个法师塔的基础法师学院初级法师的药剂向来是欠缺的,这能一下子填满王都四个学院过去一年的用量!

0.7个银币的定价,代表的是工业化量产的胜利。

如果让学徒们放开消费,一万以上的配额,一个学院完全可以全部吃下。

所以说这定价不是按照市场定价的。这么低的价格,是卫老爷在成本上做到了控制,根据市场需求做出的计划分配。

北方领地的战略重点不在于在封建体系下聚集财富,而是构建自己的体系调配劳动力,壮大供应链,通过调控实现社会发展的技术人员红利,扩大产量。

而这也就是卫铿所强调的“工业概念”——即尽可能的让群体的收益,加入到社会整体合作中。

现在给王都的这一万份,是加强王都的奥法学徒联系,未来希望他们过来打工。

~

在返回的路途中,骑在马背上的公主西泽雅掂量着手中的药剂瓶,目光凝视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说了一句话

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王姐,让卡瑞特来继承,对星彻家族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

在二十米后的马车中,接收到这传声魔法后,萝珊微微一顿,同样用传音魔法回应道:“西泽雅,不要乱说话,王都内很复杂。绝非你想的那么简单。”

~

风抚历3581年,星月半岛战争已经度过两年。

北方的工业规模开始了大幅度的跳跃。

卫铿的产业园部署,已经突破了卡瑞特父亲所继承的范围,不仅仅在北方领地,在星月半岛,甚至在南方那些深度参与工农业交汇的产业地点上,也都新建了上千人的产业园。

海洋那边供应大量的海生物原材料,而北大陆上,探险队在一些山丘上发现了不少工业消费资源。

“小清醒”这种低端药剂开始量产,并且分配到各地药房中,低价供应给有身份证的奥法学徒。给社会带来的效果就是,不少中低端的符文产量开始大增。

相对于魔法原料变成药剂产生的增值,药剂促使大量奥法学徒精神力充沛,进行了符文刻画生产,则是进一步增值!

这是就是基础建设产生的连续增值效应。

原材料,初始加工品,中级加工物品,在不同的产业链人群中反复转换,最后就变成了高价值产品。

在老牌工业区中,更大规模的化工厂建成了。

而在炼钢那边,随着符文聚能效果的增强,生产力已经到达了直接用电浆将矿产电离,然后分离为多种气态单质的生产力了。

~

工业的爆发必须基于地大物博。这种地大物博,除了战争,还有其他多样性的方法。

工业党完成了与海族的联系,看似是平等条约,但实际上掌握技术工业的一方是主动的,海族由于社会发展落后,动员力有限,属于原材料供应体系上。

卫铿这工业化势力给海族提供的产品,绝不仅限于瓷器和铁器。

卫铿亲自跟着海族登上了考察船,考察了海族多个原始的所谓珊瑚礁大城市后,觉得——这些完全没有发挥城镇化的潜力。

于是乎,预备帮助海族完成基建。

基建什么呢,巨大的水泥桩,在海床上完成,然后硕大无比的灯塔柱子竖立在海面上一个风力发电机完成了。而这个发电机则是用气泵将压缩空气,打入海水中,增加海床上那些海族大型居住空间内的含氧量。哦,也就是养海鲜的那种。

~

海洋宝藏众多,且地广人稀。只有高等海族有人类的意识,低等海族,例如螃蟹,大马哈鱼那种,可能仅仅是在意水草够不够吃,

工业给它们牵出大片的海带绳子,同时人造礁石给其提供躲避海潮的掩护,就能让他们的海产产量,提高数倍。

大量的水系珍珠,还有海洋巨兽遗留的骨架,都被送到了人类码头。

甚至将玻璃球洒在了海族圣地上,也能附着海洋生灵生长繁育的量子信息,在数百年后,这些已经变成海床玛瑙的玻璃也都具备这一定的奥法利用价值。

但与此同时,卫铿认为要克制住贪婪,对海洋方面的开发是有长远性的。

尽量保障这里的财富可持续的生成,而不是最大限度掠夺,在计划中要确保几十年几百年后资源不枯竭,自己这一代不可以不管不顾地尽可能造。

~

同样海族这边也尝到了甜头!——大量的海洋贸易,也让它们积累了大量的资本。卫铿专门为他们开发了一种瓷器银币,由搪瓷包裹白银货币。

海族的这些贵族们,一开始不以为然,但是确定人类人类的承诺是认真的,订购的钢铁可以随意加工成所要索要的武器,盔甲,甚至水下浮动堡垒。

这些海族们开始遍地搜索起来每一艘沉船,将黄金白银给收集起来,在陆地上大肆消费。堪比主世界的石油王爷们。

海族的美人鱼们也第一次知道,自己对陆地生物的价值,不仅仅只是“血肉食用”价值。

额,过去,在海族的概念中,战败者族群是战胜者的食物。所以在被人类击败后的想法是“可能要被供应血食。”

人类们在了解这帮生产力低下的海族想法后,发现她们真的是穷的可爱。

这些美人鱼们中的海妖们歌喉一个个美妙绝伦,在大剧院中唱一曲正面效应的曲子,能让数百位奥法学徒因为冥想不当形成的精神创伤辅助恢复,减少三成的药剂消耗。

而过去她们则是用歌喉骗船触礁?

卡瑞特对一个海妖进行了从业资格审核。然后买断了她们十五年的歌手生涯,组成了一个海浪歌唱团。

~

当然在交流中也存在碰撞。

工业领在食品贸易中对海族的食用范围也进行了界定——鱼虾之类是肯定要吃的。

甚至打氧机都给它们安排了,以及陆地上也开始考虑运输饲料过去,也就是有养殖海产的打算。

但是有灵智的东西,不吃——这是卡瑞特在工业化过程定下的铁律。

这倒不是卫铿圣母,而是这个位面的量子存留问题,生灵会让精神信息残留下来。

现在对鸡鸭猪这些毫无灵智的牲口的流水线屠宰场中,都出现了“嗜血”效应,流水线上的屠夫们,职业资格必须进行精神稳定判定,并且要定期接受驱散。

如果是要将灵智生物纳入工业化食用范畴。那得出大事。

海族属于猎杀,死亡信息分散在广阔的海洋中,海洋生态可以代谢负面效应,

而定点屠杀,而且要纳入工业效率,那负面污染效应大到海里去了,

所以有灵智的东西,坚决不能被流水线处理掉。而养殖呢,也集中在养殖那些不容易诞生灵智的存在上,例如那些传统的底层鱼类。

~

但这与人类的奥法群体的需求是矛盾的,在海族蓄养“食物族群”,高灵智往往是生命力强的魔力种。海族这种高魔种族,之所以高魔,就是在海洋食物链的最顶端,富集到最丰富的生命信息。

人类的这种消费和环境平衡的矛盾在前年的酸雾战争中就已经出现了

当时熏死了大量的海族。部分海族尸体上的皮肤具有隐身的魔法功效。嗯也就是那些预备偷袭的鱼人夜行者,当时对于到底要不要扒这些海族的皮肤。工业领产生了重大矛盾,这些夜隐皮革材料在奥法师那边是几百金币一套。当时战场上遗留了八百多张。是一笔巨大的财产。但后来,卡瑞特咬牙决定不能为金币干这样事情。当时还要怀柔海族,当着面扒死尸皮,给其看到是贪婪的嘴脸,不能为了几万金币,摧毁双方建立信任的可能。

在风抚历3580年,卡瑞特作为工业代表出访海族的时候。

海族的上层贵族为了招待了卡瑞特,特地准备了一顿大餐。

这群美人鱼们,轻描淡写的将自己的全身彩带的仆从点进了食谱中。额,或许他们也是心疼,毕竟是自己伴随舍不得吃的财产。但是要对人族的王子最隆重的招待。

卡瑞特看了一下菜单,当即叫停了这场宴会,这个宴会中的所有食物几乎都是“灵智”生物。

好吧,卫铿最后确定了,那头蓝龙。每十年也吃一条美人鱼后,确定了这弱肉强食的文化是根深蒂固的。

并且,卫铿悄悄验证了一下美人鱼的血液后,最终无语,确定这是极佳的“魔力辅助材料”。——现在必须克制住贪婪,但是道德只能作用于一时,且长久以来受到相关利益挑战,想要彻底保卫底线,必须同时推进海族方面的进步,能给工业提供长远的利益。

某种能给己方带来重大好处的方式,是建立在损害他人生命上。

那么是否仍采用这种方式牟利?

就算你保险,设置一个上限,那么这个上限的约束力是什么?

在弱者没有明显的反制手段时,你如何克制住这种贪婪?

~

最终,卡瑞特和海族这边定下了约法三章。

海族和陆生人类,尊重相互之间的风俗。不强迫对方带入对方风俗。

即海族中灵智生物相互吞噬,是客观事实。陆生人类不可强行改变。

但是陆地人类社会秩序,不允许灵智生物相互吞噬,也是客观事实。海族切勿在和人类交流过程中,主动展示灵智吞噬的正常性。

对于这件事,卡瑞特郑重的和这帮脑子单纯的美人鱼们,阐述了这个规则的重要性!因为作为海洋生物链最上层的他们,在多种奥术领域中都有价值。要求海族也对工业化进行学习。

在目前的各种合作都是互利模式下。有一些荤是不能沾的!

这样对海族是好的,在长远上,对人类也是好。

~

就在,卫铿为了工业长远未来进行努力的时候。

似乎忘记了一些事情——那就是这个世界是神祇的世界,一种规则是否是美好的,是取决于神祇是否认可。

而这一点上,

在位面贸易大厦中,塞恩斯,对照了北方工业领地这一年的起步,点了点头,但是笑容中带着“原来如此”的意思。

塞恩斯已经看懂了卫铿的战略,

塞恩斯:“非常稳重,但是,”他手指点了一下森林,海洋,还有北方的陆地——:“这些无害的主张,却积极的挑战了各路神祇的权限。”

卫铿这种的规则秩序的安排,没有对任何一路神祇有本质上的压迫,卫铿任何事情都留一线,就没有极端的信仰力量。

但是,卫铿还是同时触碰了所有神祇!向下短时间内,成为各路神祇都不愿意支持的独行者。

而现在真正想对其他神祇打一场彻底信仰之战的塞恩斯,现在却因为卫铿目前的态势,摆脱了各路神殿的压制。

这正如一个班级上总是说话大声的人,个子大,总挡到了别人,尽管不会彻底做坏事,却会遭人讨厌,容易遭到群体霸凌。

但是真正性格恶劣,会做坏事,敢做坏事,打架凶横让人怕的,反倒是让各方顾虑,不敢去惹。

~

风抚历83年。

在艾格首都,正义之神提尔的神殿中,西泽雅正跪坐在其中,进行着虔诚的仪式。

艾格王都,星彻家族,在这一年中得到了一个明确的知识,那就当西泽雅经历了足够的试炼,将会为星彻家族带来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这样的试炼,包括了一人之力,击破了首都外的诸多盗贼的沼泽基地。

进入西部群山击杀了一头,凶恶百年的多头狼。

最后在神辉的沐浴下晋级成为了,天空骑士。

当这一项接着一项的试炼都完成后

在神殿中安静祷告一个月后,西泽雅怀孕了,神兑现了承诺,西泽雅将为星彻家族诞生一个英雄。

经过魔法的测定,这是一位男婴,就这样,艾格帝都内,王族继承人这一项,终于明确了。

~

在卫铿的系统中,的一大群监察者被这样突发的作弊情况震惊了。

燕北香:“这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就能被定位继承人了?”~她这话相当嚣张,但是要在风抚大陆上,九成九是要被狂信者送上烤架。

但是,烤架烤的是这个世界的土著,主世界的穿越者绝对有嚣张的资本,就算神锁定了,直接返回地球,神还能追到地球和自己撕逼吗?

燕北香不是第一个开骂的。所有的监察者都在对某位神祇的不要脸进行私德攻击。

最终还是白灵鹿止住这种情绪泛滥,她呢,将这个情况直接直接告知了主世界。

~

至于风抚大陆上

卫铿对这个情况倒没有什么怨念,——由于很早就有了清晰的推测,知道这个星球其实就是神祇的韭菜地,神祇想搞点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吗。

不过,卡瑞特就有点可怜自己那个堂姐,这辈子不用嫁人了。成功的完成了王族的繁衍。

面对自家的堂侄出生,卡瑞特作为叔叔,也要送一些礼物了。

例如自动行走变形的机器人。

拥有十几种零级法术的符文玩具剑。——额,这符文剑是金边条纹,是按照胜利契约之剑做的,帅得很,但是包装命名上是霜之哀伤。(卫铿:“没得事,侄子,你没爹。”)

还有自动小火车。具有智能活动能力的机械兵泥人小手办(这是标准的魔法傀儡了),还有可以随意念而搭建的乐高玩具。最后还有一套,可以喊“要相信光”就附在身上的磁铁铠甲。

对于男孩子的爱好,卫铿琢磨的很用心。

~

至于艾格王都突然冒出来一个神裔继承者,会对工业道路的扩张有什么影响。

卡瑞特:“影响不大,一个模式已经打开了,哪怕推动者遭遇了意外,这个模式也不会在这个星球上戛然而止。”

喜欢出笼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