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打开调教惩罚男男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雨水屋,坐下后刘光福开始给何雨柱三大爷刘光天马华阎解放倒酒。

何雨柱端起酒杯:“都是熟人,客套的话我就不说了,大家干杯。”

酒下肚何雨柱率先夹起一个小龙虾,他知道自己不吃其他人不一定敢吃。

先嗦了一口汤汁,脸上做出享受的表情,“就是这个味儿。”随后剥壳吃肉。

“柱子真有这么好吃吗。”三大爷首先开口,其他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谣言害死人,何雨柱没好气道,“爱吃不吃,你们不吃我全包了。”

五人有样学样的吃了起来,吃完纷纷称赞,“没想到这东西这么好吃。”

何雨柱一副看土鳖的表情,“这才哪到哪,小龙虾的做法多着呢,除了今天这两种还有蒜蓉的,爆炒的,香辣的,红烧的..”

五人听的直流口水,“哎。”何雨柱叹了口气,“其实小龙虾炒之前先用油炸下最好,可惜条件不允许。”

“能吃上这些就不错了,你还想用油炸。”三大爷瞪了他一眼,另外四人附和着。

马华开口道:“师父难怪您食堂主任被撸下来后一点都不着急,感情早准备好了后手。”

三大爷不动声色的瞥了刘光福一眼,他是给刘海中准备的后手吧。

“学着点。”何雨柱趁机告诫四人,“狡兔尚且三窟,更何况人,所以多留一手准没错。”

“受教了。”四人点头。

三大爷笑着调侃,“柱子你呀,不当老师可惜了,什么时候都不忘了说教。”

四人笑盈盈的看着他,何雨柱喝了一杯,“我的错,我的错,今晚咱们只谈风月不谈工人。”

男人之间的话题女人永不过时,何雨柱悄悄瞥了阎解放一眼,就是你了,感受被催婚的恐惧吧,“解放你什么时候带媳妇回家?”

三大爷转头看向阎解放,“柱子说的对,解放你老大不小了,工作也稳定了,是时候娶媳妇了。”

刘光天挤眉弄眼,“解放我让你嫂子给你介绍个漂亮的。”

马华嬉皮笑脸,“小师弟你确实该娶媳妇了,家里有个知冷知热嘘寒问暖洗衣做饭的人照顾是极好的。”

刘光福见别人都说了,自己怎么也得说两句,“大侄子。”

“闭嘴,叫哥。”前面四人是长辈,阎解放只有苦脸听喝的份,原本他想在刘光福面前摆摆架子,见他张口就占自己便宜,立马高声打断。

刘光福一点都不虚他,一本正解的解释,“你管柱子哥叫师傅,我管他叫哥,我不叫你侄子叫你啥?”

“哈哈哈。”其余四人大笑,阎解放脸又苦了,奈何刘光福说的有道理,他只得无奈的饮酒消愁

何雨柱坏笑着插嘴,“都是一个院儿的没必要分那么清,以后你俩各叫各的,解放你管光福叫叔,光福你管解放叫哥。”

“哈哈。”又是一阵大笑,刘光福得意的对阎解放使眼色,阎解放从他眼中看了戏谑,“大侄子。”

特么的,今晚不灌死你个狗R的我就不姓阎,于是阎解放变着法的跟刘光福碰杯,何雨柱四人则打起了赌。

最后阎放解略胜一筹,临趴下前来了句,“小样,这点酒量还敢让我叫你叔?”

好大的怨念,四人面面相觑,何雨柱嘴角抽了抽,一起撒尿和泥长大的兄弟有一天突然变成了叔侄,谁是侄子谁尴尬。

第二天何雨柱带着自己的档案和调令向机修厂晃去,远远的看到梁拉娣,他按下车铃,“叮铃铃。”

梁拉娣转过头,看到何雨柱她笑着挥手,“什么风把您这位大忙人吹来了。”

何雨柱拍了拍绿色背包,“梁拉娣同志,从今天起咱们就是同事啦。”

“真的假的。”粱拉娣瞪大了眼,“你们那位好吃的大主任舍得放你。”

何雨柱耸耸肩,“谁知道了他抽了什么风,对了,南易呢。”

“一早就来给工人兄弟们做饭了。”粱拉娣鄙视的看着他,“您不会是主任当久了连食堂上班时间都忘了吧。”

“我当大厨那会儿都是日上三竿才上班,南易这大厨当的真失败,我回头得好好说他两句。”

梁拉娣翻了个白眼,“偷奸耍滑你还有理了是吧。”

“唉。”何雨柱摇了摇头,“梁拉娣你头发短见识也短,当大厨和你当师傅一样,最好的状态是甩膀子,为什么呢,因为下面的人会把工作做好。”

“没有什么需要操心的,每天只要东转转西转转检查他们的工作,做的好的给予表扬,做错的给予纠正。”

“到底是当过领导的人,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梁拉娣指着何雨柱,过了一会她“哦”了一声,“想起来了,老母猪带凶罩,一套又一套。”

何雨柱正色道,“梁拉娣同志,请注

双腿打开调教惩罚男男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意影响。”

到底是几个孩子的妈,梁拉娣“切”了一声,无比彪悍的回道,“你个自来水搁我这装什么纯净水,你教南易乱七八糟的动作时怎么不说注意影响。”

惹不起惹不起,何雨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骑上车准备开溜,梁拉娣赶忙跳上来,“带我一程。”

何雨柱不紧不慢的蹬着自行车,“这不好吧,南易知道不得劈了我。”

粱拉娣“咯咯”笑着,“放心好了,我们家南易没你那么小心眼。”

何雨柱一头黑线,“粱拉娣没你这样的,坐我的车还损我,信不信我把你颠下去。”

“不信。”说着梁拉娣抓住何雨柱的衬衫,“是你的衣服先破呢还是我人先掉下去呢。”

他奶奶的,何雨柱无比郁闷,小娘皮你好好感谢这个时代吧,搁后世不是我衣服破就是你屁股摔八瓣。

“哈哈。”见何雨柱不说话,梁拉娣大笑了起来。

到了机修厂门口何雨柱停在东张西望的崔大可跟前,崔大哥笑着走上前,“是何厂长吗?”

“什么,厂长。”何雨柱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传来梁拉娣的惊呼,三两步走到两人面前指着何雨柱,“崔大可你没说错吧,他,厂长?”

崔大可心里松了口气,梁拉娣不知道就代表南易不知道,这么说来南易跟何雨柱关系一般,是了,他俩是一个圈子的,所以认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自己白担心了。

喜欢四合院:我成了何雨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