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当八云、藤花她们通过了宇智波千早的考核的时候,其余各班还停留在老师和学生们互相自我介绍这一阶段,这不是说他们动作慢,而是只能说第一班的动作太快了。

不过快也好,慢也好。

都不碍事。

当然,有的人是真的慢,

“首先······都做个自我介绍吧!”旗木卡卡西坐在栏杆上,俯视着坐在台阶上的少年少女们,“虽然你们当中可能有人彼此之间很熟悉,不过以后你们将会是作为同伴一起出生入死,所以在这里向彼此好好做个自我介绍吧!”

“鸣人,你先来。”

“诶?不应该是卡卡西老师你先来吗?就像你说的,我们当中有人认识老师你,或者听说过你的名字,但也有人不知道啊!”鸣人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这么说倒也是。”

卡卡西沉吟了一秒钟,“我的话,名字是旗木卡卡西,在未来一段时间担任你们的指导忍者,至于说兴趣、理想之类的东西,等以后你们会慢慢了解到的。”

说罢,

就将视线盯在了鸣人的身上。

意思,不言而喻。

“该我了吗?话说卡卡西老师你除了名字根本就什么都没说······不过算了,咳咳,那个,我的名字是漩涡鸣人,喜欢的食物是一乐拉面,爱好是画画,梦想······是成为火影。”

「就像是爸爸一样!」

他在心中补充了一句,视线望向了那六个火影岩中从左到右排在第四位的火影岩。

少年的眸子是那么的炽热明亮。

就像是初升的太阳般充斥着无尽的希望的光芒。

卡卡西捕捉到了鸣人的视线转动,面罩下的面皮轻轻抽动,心中发出了一声叹深深的叹息,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父亲去世的那一夜,老师实时的那一夜,还有琳倒在他怀中的那一夜······怎么样都无法忘记啊!

他轻咳了一声,“接下来佐助,你来吧!”

被点名了的佐助不慌不忙。

“我的名字是宇智波佐助,喜欢木鱼饭团和番茄,讨厌纳豆和甜食,爱好是修行,梦想······哼,说起来,鸣人你的确也不知道呢!我的梦想是成为族长那样伟大的火影。”

说着少年还斜睨了身边的黄毛一眼。

赫然便是一副竞争对手的模样。

“诶?!”

鸣人的确是震惊了。

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佐助竟然有着这样的梦想。

“佐助,加油!不过······我是不会输给你的!七代目火影一定是属于我的。”

“这话该我来说。”

佐助咬牙切齿,气的扬起了眉毛。

他和鸣人的切磋向来是败多胜少,要不是知道鸣人这家伙有时候说话是真的不过脑子,他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在嘲讽自己了,“鸣人,下一次切磋,我一定会赢。”

“那可不一定,我没准备输呢。”

“哼,你尽管等着就是。”

“好啊!我等着呢!”

“呵!”

少年们你一言我一语,给旁人一种外人根本插不进脚去的感觉。

“好了,鸣人、佐助,你们两个安静点。”

卡卡西不得不开口打破两人之间那旁若无人的交流关系。

看着鸣人和佐助的互动,

他的脑海中再次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曾经的岁月,犹记得当年自己和······他摇了摇头,将杂念甩出去,“咳咳,下面该女孩子了,小樱,做自我介绍吧!”

目光投向了队伍中的第三人。

最初在看到‘春野樱’这个与鸣人、佐助并列在一排的名字的时候,他还苦思冥想了一番,琢磨着这个春野究竟是村子里的哪个家族,结果火影大人却告诉他春野并不是什么豪门大族,只是村子里平平无奇的一个小家族而已。

之所以这个女孩会和鸣人、佐助组队。

一是因为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二是这个女孩固然目前来看不如鸣人、佐助,长远来看怕也是很难和这俩天才一较高下,但是她也不是来和鸣人、佐助他们比较谁更厉害的,他们将会是作为一个团队来行动,只要不拖后腿,对于两位少年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而且,

少女也并非是真的一无是处。

能被雾隐的六尾人柱力看中,教授忍术,她身上有着属于她的闪光点。

只要辅以正确的培养,未来却也是值得期待呢!

“我的名字是春野樱······”少女延用了少年们的模板,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爱好又是什么,只是在最后的梦想这里停顿了一下,“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女忍者,到时候······能够和朋友们并肩作战。”

少女轻声说道。

眼眸中像是有光在闪耀。

脑海中浮现出来的赫然是八云、藤花、萤、井野她们的背影。

“很不错。”

卡卡西赞许了少女一句。

旋即,

“自我介绍到此为止,从明天开始执行任务吧!”

“任务?”

佐助愣了一下,

狐疑的看着卡卡西,“抱歉,卡卡西老师,打断一下,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们这些刚毕业的下忍应该还要接受指导忍者的考核不是吗?只有通过了指导忍者的考核,才算是真正的毕业了。”

“还有这种事情吗?”

鸣人瞪大了眼睛。

这样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卡卡西没有提前给他泄密,自来也最近也不在村子里,自然无从得到这一情报,不过这种事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即便是自来也在村子里,也怕是想不起来提醒鸣人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小樱看着坐在旁边的佐助,那帅气的侧脸让她心跳微微有点加速,不过也就死这种程度,还不至于说是发出尖叫,恋爱·····她心中并非是没有一点儿憧憬和向往,只不过目前她的心中有着更加想要实现的梦想。

“等我把话说完!”

卡卡西看着少年少女们,继续道:“我说的任务是野外生存演习,你们三人联手,而我将是你们的对手,到时候······我将会根据你们的表现来判断你们是否合格。”

“考核地点就在······”

卡卡西说了一个靠近森林的演习场的位置。

“自我介绍到这里就结束了,你们可以走了,对了,别忘记带忍者的装备,可别拿忍者学校的那些教学道具过来,还有,你们也可以聚在一起商量一下战术之类的东西。”

说完后,

卡卡西一个瞬身术直接离开天台。

余下来的少年少女们面面相觑,还是鸣人第一个开口道:“佐助,小樱,快中午了,我请你们吃一乐拉面?”少年拍了拍自己装着钱包的鼓鼓的口袋,他的零花钱很多的。

别的不说,

光是四代目夫妻留下来的遗产对于鸣人来说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当然其中大多数都是他的母亲继承自漩涡一族的财产,四代目的话······哈哈,他当火影时间太短,根本没有攒下来多少钱,以前执行任务得到的报酬也多是花销掉了。

总的来说,

这些东西最初是被三代目给封存了起来。

但是等到后来嘛!

也不知道三代目是否清楚,总之漩涡一族的遗产一部分充公到村子里,一部分被猿飞、转寝、水户门等几个家族在暗中风格,其中也有团藏的根也掺了一脚,那老东西的咒印术多亏了漩涡一族的那些个遗产的帮助,否则没那么容易完善。

不过等到宗弦大权在握,

他就伸手掐着猿飞等家族的脖子,让他们将曾经吃下去的东西给吐了出来,他对于猿飞是没有什么好感,按照原本的轨迹,宇智波灭族后猿飞一族成为了木叶最为擅长火遁术的一族。

说实话,

很大概率是宇智波家的那些个遗产都被猿飞一族给不声不响的吞掉了,像这种大家族固然钱财不可或缺,但是最重要的仍然是那些个关于幻术和火遁术的研究资料,那些东西才是一个家族最重要的财产之一。

说真的,

即便是没有了长辈的指点,以佐助的才能,靠着族中的那些个一代代的族人们留下来的忍术研究资料,也不至于在原来的轨迹中表现的那么拉胯,除非是宇智波一族中的那些个文献资料已经找不到了,除了反复琢磨练习宇智波富岳生前教授给他的那些东西之外,他根本没地方去学习新的东西。

就像鸣人也根本接触不到四代目夫妇的任何忍术修行笔记,九尾之乱只是让四代目夫妇牺牲了,可没有说是连他们家的房子一起都给毁掉了,许多东西都是完好无损的保存着。

像忍术笔记这种东西,

按照村子里的规矩,是要传给牺牲者的孩子的,没有孩子的就要交给亲近的族人,没有族人亲人的话才会由村子来处理,谁要是敢侵吞此类东西,一经发现,等待他们的就是审讯部的拷问以及在木叶监狱中那漫长的牢狱生涯。

直到后来,

佐助遇到卡卡西、大蛇丸,鸣人遇到了自来也。

少年们才真正的开始绽放那被尘埃和污垢所遮掩住的夺目光彩。

扯远了,

总之宗弦将四代目夫妻留下来的遗产能找回来的全都找了回来,然后交给了自来也暂时代替鸣人掌管,而且自来也本人也一点都不缺钱,光是他靠写书赚取的稿费就是一个寻常上忍奔波十余年都未必能赚回来的天文数字。

在自来也的照顾下,

鸣人过上了和过期食品、速食食品无缘的健康生活,口袋里甚至还有着足够多的零花钱请人吃饭。

“又是拉面吗?”

佐助哼了一声,“真搞不懂你怎么就那么喜欢拉面。”

“因为很好吃啊!”鸣人朴实的回答堵得佐助面色一黑,也不说话,甩手就走,看那方向,赫然便是一乐拉面所在的位置。

“小樱,走啊!一边吃东西,一边商量一下明天怎么对付卡卡西老师。”

鸣人招呼着少女。

小樱迟疑了一秒钟的时间,跟上了鸣人、佐助的步伐,第七班的少年少女们的身影很快就从楼顶天台上消失。

就在少年少女们离去后三秒钟,

原本已经离开了的卡卡西有一次的出现,他站在台阶上,环顾了左右一番,开口道:“鸣人和佐助已经走远了,没必要再藏着了,有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什么话还是出来说清楚我觉得要更好一点。”

大约过了三秒钟。

“卡卡西前辈,失礼了。”

“哈哈,卡卡西,已经被你发现了吗?”

停留在水塔顶端的乌鸦骤然间膨胀扭曲,宇智波鼬现出了真身,几乎是同一时间······水塔的阴影中一个人形的影子浮现,就像是纸片人一样飘了起来,并且膨胀恢复成了立体的形态,其人赫然便是自来也。

“自来也大人?”

“自来也大人?”

卡卡西和宇智波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来也。

“诶?你们这个反应······难不成说没有发现我?”自来也也傻眼了,看着卡卡西和宇智波鼬的反应,他意识到似乎是自己领会错卡卡西的意思了,卡卡西貌似只发现了宇智波家的小鬼。

“那个,自来也大人,鼬以前是我的部下。”

言下之意宇智波鼬的大部分手段卡卡西都是了解的,早就发现了停在水塔上的乌鸦有猫腻,但是·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他真没有发现藏在影子里的自来也,这种奇妙的术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见。

据他了解,

貌似奈良家的人也做不到藏进影子里的事情。

真不愧是三忍,

这样的本事,怪不得能与纲手大人并驾齐驱。

“哈哈!原来如此,不过也无妨······我的确是准备出来和你说几句话的。”自来也看着卡卡西,发自衷心的感慨道,“没想到六代目会让你来做鸣人的老师,的确是用心了!”

卡卡西没敢接话。

自来也大人有资格评判火影大人的决定,但他可没有胆量去发表意见。

“自来也大人,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回来,鸣人这不是要毕业了吗?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去见六代目,所以就回来了······怎么样,卡卡西,鸣人他们的表现如何?”自来也忍不住问道。

“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卡卡西无奈的说道。

鸣人有什么样的能耐,自来也清楚,经常会带着瓜果蔬菜去探望鸣人的卡卡西同样心知肚明,所为的考核对于鸣人他们来说从一开始就不具备任何悬念,前提是他们别在考核中作大死,比如说表现得全无团结协作的精神,搞内斗什么的。

“哈哈!说的也是。”

自来也大笑,接着又看向旁边的宇智波鼬,“宇智波鼬······我听说过你的名字,鸣人旁边的那个孩子是你的弟弟?”

“是的,自来也大人。”

宇智波鼬彬彬有礼的答道。

“很好,你弟弟也是个很不错的孩子。”

“您过奖了。”

“·····你们两个,没必要那么客气,算了,不和你们浪费时间了,总之卡卡西,鸣人他接下来就要你多费心照顾了,我现在要去找六代目说点事儿,等有时间了我请你们喝酒。”

话音悠然落下,

自来也已然是不见了踪影。

只留下卡卡西和鼬面面相觑。

喜欢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