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雾霾色的天空,沉云蔽月,不见一丝星光。

康城的湿冷空气袭来,竟比燕京还要冷上几分,难怪总有人说,在这里过冬,靠的就是一身正气。

今晚陆时渊与厉成苍都喝了点酒,苏羡意又怀着身孕,送至门口,柳如岚又看了眼苏琳:“琳琳,你开车送一下他们吧。”

“不用麻烦姐姐了。”苏羡意笑着。

“没事儿,让她送吧。”

柳如岚也是想给女儿和厉成苍创造机会。

苏琳的性子她了解,不是个主动的人,她觉得需要有个人在后面推一把。

四人上车后,一路上倒是没说什么话,只到了帝景苑单元楼下,苏羡意才拽着苏琳,邀她上楼喝杯水再走。

“时间太晚,我就不去了。”苏琳笑着。

“咱爸喝多了酒,估计还要撒一会儿酒疯,保不齐还得拽着你彻夜长谈,你先在我这里躲躲。”

苏羡意这话说得实在,苏永诚还真有可能干出这种事。

苏琳今晚也没和厉成苍说上两句话,私心也是想找机会和他独处,半推半就同意上楼。

帝景苑一层两户,出了电梯便分道扬镳。

“我给你倒点水。”苏羡意端了杯温水递给苏琳,“我以后来康城的次数肯定不会很多,咱爸这边,可能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他和小呈一样,就是嘴欠,其实人很好。”

苏羡意想着,待年后身子越来越重,孩子出生,那一两年内肯定忙得焦头烂额,怕是少有机会能回康城。

“我知道。”苏琳喝着水,点头应着。

苏羡意说这话是基于苏琳会长久留在康城……

殊不知,

以后她俩能天天见面。

“我们都是一家人,如果你需要帮忙,尽管开口。”苏羡意这话说得自然是汤显坤的那点事。

——

而此时的隔壁

厉成苍正准备烧水喝,手机震动,响了三声即挂断,他看了眼来电显示,便把室内所有窗帘都拉起来,又回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什么事。”

“汤显坤被人接走了,怎么办?”

“按兵不动。”

“肯定是有所图谋的,我们不动?”

“盯紧了,等待时机,若是想踩,就要彻底踩死,免得再死灰复燃。”

“明白。”说完正事,电话那端的人倒是一笑,“老大,听说你今天请假了?想女朋友了?”

“那是你嫂子。”

“……”

八字还没一撇,这就要叫嫂子?

隐约中,厉成苍似乎听到隔壁传来开门声,就匆匆把电话挂断,透过猫眼,看到了苏琳与苏羡意正站在门口道别。

姐妹俩抱了一下,苏羡意送她搭乘电梯,待电梯门关上,才关门回了家。

这时,

厉成苍才从屋内走出,走到电梯口,看着电梯显示板上的数字逐渐变下,抬手按了下往下的按钮。

电梯从一楼又缓缓升起。

待门打开的瞬间——

苏琳还在里面!

目光相遇,皆是一愣。

“怎么又回来了?”厉成苍看着她,眼神似笑非笑,好似早已将她看穿。

苏琳眼眸低头,却没说话。

下一秒,

毫无预警得,苏琳只觉得手腕被人一拉一扯,略微小跑才能跟上某人的步伐,整个人随即被他拉进了隔壁。

伴随着“砰——”得关门声,苏琳已被他搂进了怀里。

一手扶着她的后颈处,手指轻轻抚了抚她而变得碎发,另一只手则搂紧她的腰,将人牢牢控制在怀中。

厉成苍回来后已脱下外套,身上只有一件暗灰色的羊毛衫,有股淡淡的清香,大概是某种洗衣液的味道,很干净,身上还有股淡淡的酒味,不浓厚,也舒服。

胸膛僵硬无比,轻薄的羊毛衫似乎根本挡不住他喷张的胸肌。

“琳琳。”

“嗯?”

“你回来,是想我了。”

被酒气熨热得气息,滚烫得吻着她的脖颈。

他说得笃定,胸腔震动。

苏琳伸手,只轻轻环住了他的腰,“嗯,想你了。”

这大概是苏琳第一次如此直接的表露感情,倒是激得厉成苍心潮荡漾,“那今晚……”

苏琳抬头看他,满目诧异。

就连脸都微微发烫。

“陆医生和意意就在隔壁,而且我家里……”

厉成苍垂眸,倒是忍不住笑出声:“你在想什么?我只是说今晚你晚点回去,你该不会是想在这里留宿吧。”

“……”

自从晚上吃饭时,苏永诚提起想要外孙女的事情后,厉成苍这视线总时不时盯着她看,他在想什么,苏琳一清二楚。

苏琳低咳一声,知道自己想歪了,有些不好意思,却也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厉成苍揉了揉她的头发。

笑道:

“别急,以后我们机会多的是。”

苏琳没说话,只希望他闭上嘴,偏偏厉成苍又低头问她:“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我没想过。”

“如果是我们的孩子,男女我都喜欢。”

“你想得太远了。”

“是不是要提前准备婚房了?”

“……”

苏琳觉得,他俩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

而此时的隔壁,陆时渊喝了点酒,已经洗漱

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好上床,得空翻看手机,不少人给他发了信息。

肖冬忆:【时渊,故地重游爱巢的感觉怎么样啊?】

小翘臀:【二哥,新婚感觉怎么样?】

秦纵:【堂哥,我想你了。】

陆时渊觉得莫名其妙,这三个人是怎么回事,除了肖冬忆因为是同事,几乎天天见,另外这两个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突然关心他?

无事献殷勤,肯定有鬼。

他给许阳州回了条信息:【感觉挺好,你找我有事?】

【我没事啊,就是关心一下你。】

许阳州就是担心某个大佬操作太骚,还是开着他的车。

陆时渊脾气上来,直接拿他的车撒气,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陆时渊:【你该不会是投资赔钱,被许叔追杀了吧?】

【我没有!】

【那就是被阿墨吵架了?】

【我们感情好得很。】

虽……虽然,

他刚刚被白楮墨踹出家门。

一想到这事儿,许阳州就很憋闷,不就是上次霸占了他的床?

他就说:“你要是觉得不爽,你下次可以来我们家睡,我睡你一次,你再睡我一次,扯平了。”

白楮墨当时就觉得:

这是个傻逼!

直接把他踹出去了。

许阳州觉得,自己最近很惨,车子被抢了,人又遭嫌弃,这日子怕是没法过了。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