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世人熟知的佛祖、道祖、冥王,他们都生活在天庭之中,是天道麾下的顶级打手。”

“天道为什么允许别人与自己分享荣耀。”

“别人?开什么玩笑!无论是佛还是道亦或者魔,不过都是天道的一缕神魂所化,成长到极致的样子已然回不到天道身体中了,干脆接回天庭一起生活,免得造成九州的失衡。”

“如此说来我们中的胜者也会离开九州喽。”

“大概如此。”

“而胜者离开九州的时候,可以带走身边的一些人和物?”

“你很聪明。”

“一切的谜团终于解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为何,当困扰内心的谜团解开的时候,方白羽的声音中却充斥着许多的苦涩和凄凉,处在他现在的位置,如此悲婉的声音出现明显是不正常的。

终究是棋子而已,他方白羽终究逃脱不了命运的束缚,命由天定,一切从他降生的时候开始都注定了。

天下第一又能如何,无敌九州又能如何,在真正的掌权者面前,他什么都不是,渺小如同蝼蚁,如同草芥。

方白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了保全蜀山不惜终结挚爱,与亲兄弟反目成仇,做到如此地步你究竟为了什么,又能够从中得到些什么。

“哈哈哈哈哈!”知道外面的人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样子,方白羽尽情发泄着心中的苦闷,这些年他过的很苦,比之远走高飞的叶飞,比之化作石像的冷宫月,比之支离破碎的莫君如,他的日子要苦的多,却从不能将心中的苦告诉任何人。

兄弟崩,天地裂!

世人皆知天崩地裂的壮丽,却不晓得,向叶飞举剑的时候他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痛苦。

那一天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也不愿意向任何人提起。

为了满足李婷希的要求,方白羽亲手将石化的毒药喂给了冷宫月,对方明明知道杯子里面装着的是毒药,却依然义无反顾的饮下,为了蜀山永昌。

当叶飞赶来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他想要解释可是不知怎样开口,盛怒之下的叶飞向他举剑,天知道他方白羽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慌张,却最终坚持下来,宁可赶叶飞走,也必须稳住阵脚,否则蜀山就要亡了。

兄弟拔剑,有什么比那更悲壮的画面吗!他方白羽作为蜀山的掌门自然不能背受污名,当着众人的面道出了叶飞罗刹族的身份,他本想逼叶飞离开,没想到那个男人彻底疯了,居然向着他挥剑。

当全身戾气的叶飞冲过来的时候,作为蜀山掌门的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和叶飞硬碰硬交战在一起,两人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挥舞着手中的剑冲向对方。

他方白羽不是没有收手的打算,可一旦收手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前功尽弃,他不能收手。

大雨滂沱,两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交织在了一起!

可是他们的剑并没有刺穿兄弟的身体,而是同时刺向那个人,杀死了那个人,让那个人化作繁花凋零。

莫君如!

谁能想到一向唯我独尊,愣头青一样的莫君如会在最后时刻挺身而出,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他们挥向对方的仙剑。

雨下的很大,他很确定,那一刻叶飞哭了,他也确定那一刻自己也哭了。他更清楚的记得,怀中的莫君如在生命最后时刻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叶飞哥哥、白羽哥哥,我求你们,不要打了,君如求你们!”

兄弟战争因为一个人的死暂时划上句点,叶飞走了,一切的苦难由他方白羽承受,一切一切。

他不能将内心的痛苦倾诉给任何人,因为他是蜀山第十四代掌门真人方白羽,他的身上肩负着蜀山的荣耀,肩负着恩师的嘱托,肩负着数万蜀山人的身家性命。

走上蜀山山巅的那一刻,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不断前进,让蜀山成为屹立于九州大地的最强存在。

他的名字叫做方白羽,他想哭,也想笑,他是当今天下第一人,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剑刃是没有温度的,手中有剑的方白羽全身冰冷的可怕,天长日久,他的心仿佛渐渐冷了下去,坠入寒潭之中。

没有退路了,最后的决战了,只要打败炎天倾,再杀死叶飞,巍峨蜀山就能成为天下至高。

没有退路了,从来都没有!

举剑,向着悲哀的命运举剑,将黑暗斩出缝隙,让曙光照耀大地。

方白羽的身上照耀出圣洁的光,光明璀璨领域高度压缩融入他的身躯,在他体内形成了坚不可摧的防御。伴随着方白羽举剑,一道指向苍穹的光射穿了黑暗,射入了苍穹。

炎天倾红褐色的瞳孔闪耀着兴奋的光,方白羽的强大令他看到了希望,终结自己悲哀生命的希望。他早就不想活了,在父亲炎真逼迫他亲手杀死至亲和好友的那一刻就已经心如死灰,他不得不那样做,因为对方早已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不成样子,而他们遭受到的所有折磨,都是因为自己!

从那时开始,炎天倾就疯了,向死而生。他渴求着战场上面有人能够终结自己的性命,他渴求着激烈的战斗中自己辉煌地死去。

炎天倾是个超级天才,少而知天命的超级天才,与方白羽不一样的地方是,在生命的最初阶段,他是个沉迷于享受的人,享受生活的温馨,享受母亲的关爱。

后来一切都被打破了,因为他的父亲炎真。

炎天倾对炎真的恨深入骨髓,当掌教与炎真一换一的时候,他本有能力利用饕餮魔剑救下炎真的命却没有那样做,而是看着他死去。

炎真死后,炎天倾顺利接管了魔教的教主之位,他向蜀山开战妄图建立父亲不曾拥有的霸业,本来已经取得成功,却在最后时刻迎来了蜀山和蓬莱的联合,最终失败。

魔教中人不得不退回昆仑山,两宗三堂除了拜鬼宗之外,其他门派对他都很不满,纷纷自立。炎天倾开始专心研制万骨血阵,等到血阵成形的一天再杀出去,杀出一个黎明。

他期待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着血与火的厮杀,他期待着在自己成魔的路上出现最顶尖的强者,期待着激烈厮杀之中有人能够阻止他的疯狂,给一切做一个了断。

带着木质头盔的炎天倾永远向世人隐瞒着自己的面容,那张脸被刀砍、被火烧、被鞭挞,凹凸不平是世上最丑陋的样子。炎天倾本有能力将它抚平却没有那样做,而是选择带上木质的头盔,因为要将伤痛永远留刻在身上,在心中牢记做善事所要付出的代价。

红褐色的瞳孔如火再烧,炎天倾身上的黑暗吞吐,脚下的夔牛怒啸,他纵身一跃向着即将斩碎黑暗的方白羽去了,六条牛尾紧随而来,形成夹击之势。

黑魔吞天!

炎天倾要做到历代魔王无法完成之事。

黑云压境,天崩地裂。

脱离了黑暗牢笼的方白羽与炎天倾剑刃相交,杀到了一处。

终于,光与暗交汇了!

终于,要做个了断了!

命由天定,生死难料。

方白羽和炎天倾作为同一时代的天之子,拥有上天赐予的倾听万物之声的能力,两人中间注定只有一个能够活着。

众人视线中,黑色的光与圣洁的光交织闪耀,宛若刀斧一般撕裂天空,给九州万物带去痛苦和杀伐。

这是最后一战了,最后一战!

地动山摇,两人打的难解难分。这个时候,夔牛怒啸向着方白羽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势,不具有实体的夐弘神兽不是夔牛的对手,节节败退之下方白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当六条参天的尾巴合并到一起重重拍下的时候,方白羽未握剑的一只手持有封印之力逆天举起。“轰隆!”虽然太行山一般巨大的牛尾没有一尾巴扑灭他,却也让白羽受到了重创。

炎天倾趁机杀来,手中的魔剑饕餮笔直刺向方白羽的心脏,后者纯白的眼睛眯起,往后退了一步侥幸躲开。

炎天倾追击,两人在重新出现的地方对攻然后消失,再出现对攻再消失,如此往复多次,到某一个时刻方白羽和炎天倾又一次猛烈激撞过后,夔牛的尾巴刚好从身后拍来,拍打在方白羽的后背上,后者血肉之躯怎能承受那万钧之力,终于踉跄到地,鲜血狂喷。

成千上万道剑光飞射而来,可惜在夔牛巨大的身躯和冥王宗、拜鬼宗两大宗门高手面前,仙人们遥控的飞剑不能造成太多的伤害,不能产生实际的意义。

方白羽被炎天倾和夔牛夹击了,如果肩上狐裘还在的话,说不定能够利用寒冰之力反败为胜,可惜狐裘已经碎了,成为了世人口中冰雪女王,冷宫月彻底离开了他,是对他感到失望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暗疯狂的侵蚀下,方白羽孤独的站起,毫不退缩地举起手中的剑刃,纯白的羽毛飞舞,光的翅膀在他身后张开,两翅展开翼展超过万米,生生挡下了从天而降的六尾,那些尾巴即便遭到切割也能够马上生长出来,因为修罗血海的补充。方白羽往前一步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到了炎天倾近前,手中剑悍然挥出。

这一刻,他放弃了自己辛苦练就的杀招,转而用出了叶飞最钟爱的剑技——有去无还!

百战之剑,无所不破!当有去无还逆风刺出的时候,战斗已呈现出非你死,即我死的态势。

方白羽前所未有的畅快,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叶飞每次挥剑的时候都会如此的舒爽了,当你直面生死,看淡生死,整个天地都会被踩在脚下。

猛然间,方白羽出现在炎天倾的近前向他挥剑。

纯白一色的眸子和如火在烧的眸子距离的太近太近,近到能够看到眸子中映照出的场景。在炎天倾的眼睛里,方白羽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可是炎天倾在方白羽纯白一色的眸子中看到的仅仅是一片虚无。

“沧浪!”剑刃相交,炎天倾后退而方白羽追击,两人连续对攻数次,某一个时刻炎天倾长剑往天上指,召唤冥王之面降下冥王的吐息,方白羽以翅膀为盾,将吐息全部挡下。

再奋而挥翅形成真空地带,手中剑隔空劈斩一道月牙形的剑罡飞来被炎天倾击碎。方白羽又一次冲向炎天倾,伏魔九剑依次用出。降妖伏魔、万魔皆退、剑在九天、拂云开雾、云中探月、斗转星移、万里长屠、叱咤天下、玉石俱焚。伏魔九剑依次用出,炎天倾步步后退,终于在玉石俱焚一招出现的时候受伤了,右臂被划伤,伤口很深几乎可以看到骨头。

然而剧烈的疼痛却让炎天倾更加兴奋,反手一剑剑势霸道猛烈,将方白羽的头冠打落,让黑色的长发飘扬散乱。

“吞天噬地!”炎天倾祭起领域,无边无际的黑暗向着方白羽进击,仿佛一张巨口要将他吞进肚去,与此同时冥王之面在苍穹上吐息,夔牛的六尾重重拍下。

方白羽同时承受三重打击,伟岸的身影已然越来越渺小,眼看就要泯灭于天地。

“掌教!”“白羽!”

蜀山上仙惊呼,魔道门徒露出笑容。

终究是败了?又一次败在炎天倾的手中?

当此之时,一道赤红色的光芒出现在了炎天倾的身后,以嚣张而乖戾的眼神睥睨过来:“玩的挺开心啊!”

叶飞登场!

……

三人成虎!

叶飞、方白羽和炎天倾,三人的初次碰面是在樊村的晚宴上。那一天仙人们下山收徒,仙人指路带给叶飞和方白羽无穷的厌恶,令两人心中仙人的高大形象几乎坍塌。

同样是那一天,炎天倾出现了,他的到来令方母惨死,令莫府凋敝。炎天倾通过威逼利诱的方式,逼着莫家家主当着方白羽的面用石头砸死了白羽的亲生母亲,给予方白羽最深刻的伤痛,然后转手杀死了莫家家主。

三人的命运从此开始交织在一起,炎天倾在井上,而叶飞和方白羽在井底,抬起头来看到的都是炎天倾得意的笑脸。

往后多年,叶飞和方白羽一直在追寻炎天倾的脚步,三人之间宛若形成了某种联系,不死不休的局面终有一天会出现。

在方白羽生命垂危的关键时刻,曾经的好兄弟叶飞出现在大魔王炎天倾的身后,是巧合还是故意?从结果来看,叶飞的出现成功吸引了炎天倾的注意力,为方白羽赢得了一线生机。

“你们两个,玩的挺开心啊!”叶飞的笑容直透人心,他手中有剑,一身赤红的罡气外衣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

隔着木质的头盔,炎天倾注视过来,目光落在叶飞手中的剑刃上,“那把剑,就是王剑九龙?”

“见到教主印信还不下跪!”叶飞高举九龙,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

“你还是老样子,喜欢说笑。”炎天倾不为所动。

“呦,你的右手长出来了啊。”叶飞嘲讽他。

“冥王宗功法的玄妙你又不是没见识过,断肢重生难道不正常吗。”

“炎天倾,知道我今天为何而来吗。”

“为了那个伤了你多次的好兄弟方白羽,哈哈哈哈!”

“错了,我要的是圣教教主之位。”

“凭什么!”

“就凭我身为水君月的弟子,又同时得到烈弓堂、合欢堂和蚩尤堂三堂的认可。”叶飞举起手中剑,一颗巨大的火龙头从长剑中出现,逐渐凝聚升空,啸声振聋发聩,“冥王宗和拜鬼宗的弟子们你们听着,我是叶飞,前任教主水君月的亲传弟子,我手中的剑是教主王证王剑九龙,王剑所在如教主亲临,我来此要成为新任魔教教主。”

看到九龙升空,即便是心硬如铁的两宗弟子也出现了小声的议论,毕竟圣教一直以九龙传承,直到炎真出现。

“知道背叛我的代价吗!把王剑抢过来,我炎真就是新任教主,还等什么。”可惜炎天倾随便威胁两句,门人们短暂的彷徨就消失了,一拥而上扑向叶飞,被九龙庞大的身躯燃烧殆尽。

“炎天倾,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别人。”叶飞愤怒地道。

“还等什么,用我教你们该怎么做吗。”在炎天倾面前是讲不通道理的,随着他一声令下,冲向叶飞的魔教门人们自爆了,爆炸产生的气团连九龙都要避退,都能感受到痛苦,那毕竟是献祭三魂七魄才能产生的力量啊。

“炎天倾,你视人命如草芥,不配坐教主的位子。”

“叶飞,你作为蜀山剑仙,在汝阳城的战斗中杀死了不计其数的圣教门徒,居然好意思来到昆仑山大放厥词!不要以为手中有王剑教主之位就是你的,水君月已经是过去时了,他说明不了什么!”

“那蚩尤堂、烈弓堂和合欢堂的支持呢!”

“依我看,支持你的只有弁庆和合欢儿这两个小家伙吧,哈哈哈哈。”

被炎天倾戳穿了谎言,叶飞有点不好意思,他毕竟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

“炎天倾,无论怎样教主之位我都坐定了。”

“在圣教与蜀山决战的关键时刻你来抢教主的位置,你这和落井下石有什么区别,你根本不配做教主之位,也不能明了自己的行为将给圣教带来什么!”

“我只知道圣教的门徒在你炎氏父子的手中活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不是我们父子坐镇,圣教早已被蜀山踩在脚下。”

“是你们父子破坏了圣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教与蜀山应有的平衡。”

“大言不惭,你一个背离师门的蜀山弟子凭什么在昆仑山教训我炎天倾。”

“看不惯的事情我就要说,你炎天倾虽然霸道,也不能剥夺人们开口说话的权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胡搅蛮缠,能言善辩!我看出来了,你叶飞根本就是下贱,无论被方白羽伤害多少次,到了关键时刻都要出手施援。来吧,你们两个一起上吧,省去了小爷很多的麻烦。”

“无关乎个人的恩怨!”叶飞双眼变成赤红的颜色。

“只想让你死!”方白羽从绝境中逃生,身后的光羽已然残破不堪,身上破破烂烂。

两人的声音出奇的默契,在燃烧的昆仑山上久久回响,宛若雷霆炸裂,宛若回到了当年!

兄弟齐心,天地我有!

一左一右,叶飞和方白羽同时向着炎天倾举剑,两人动作出奇的一致和默契,起手之时便是蜀山招牌起手式金鸡独立。

这一刻,炎天倾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然而他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疯狂,手中魔剑的欢啸却越发激烈。

“好啊,好啊,好像回到了当年的樊村!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年也是同样的情景吧,被你们夹击着,包围着,愤恨着,简直就是历史的重演。”

“可惜的是,我们已经不再是当年弱不禁风的少年了。”

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叶飞和方白羽心有灵犀一般同时用出了诡异莫测的剑法,这套剑法是世人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剑出之时寂灭之风四起,无论是圣教的修真者还是蜀山的上仙,都在寂灭之风的吹拂下现出颓废破败之势。距离持剑者越近,寂灭之风就越强,身体的破败就越加速。

“还等什么,给我上啊,杀掉他们。”炎天倾愤怒的呵斥,身边的魔教中人立刻飞扑而出冲向叶飞和方白羽,可惜根本突破不了寂灭之风的封锁,还没到近处身体就被风化虚无,化作一抔黄土。

只听两人的声音同时传来,如江河湖海奔腾,如山石晨钟鼎沸。他们的声音不可思议的默契,交汇在一起宛若一体:“归元寂静,神剑无情,归元寂静剑!”伴随着他们凌空出剑,一道道寂灭之风席卷开来,所过之处万物凋零,众生寂灭。

魔教的门人们相继风化惨死,而蜀山的上仙即便距离较远,也某种程度的受到伤害,丰润的肌肤快速干瘪下去。

“好,好啊,归元寂静剑,灭世要开始了,好啊!”炎天倾杀意大作,凶性泛滥,高举魔剑操控夔牛和万骨血阵。一时间血海奔涌,向着自己人袭来,居然将拜鬼宗和冥王宗人全部吸收了进去,而在临死之前,这些人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仿佛心甘情愿一般。

“连自己人都不放过,你的邪恶已然超出了想象。”叶飞怒斥,为炎天倾的冷血无情感到愤怒,为拜鬼宗和冥王宗高手心甘情愿的赴死感到悲凉。

炎天倾理直气壮地回答:“与其被你们两个的寂灭凋零之风消灭,不如为万骨血阵吸收,成为修罗血海的一部分,助我打倒你们。”

“现在的你已经成了光杆司令了!”叶飞冷笑。

炎天倾却道:“不,他们并没有远去,而是与我融为一体!”随着他高举魔剑,血浪翻涌而起高达万丈,组成夔牛身体的结晶石辉煌闪耀,生命的气息与寂灭凋零的气息同时充斥于天地之中。充满讽刺的是,生命的气息来自大魔王炎天倾,他以万骨血阵吸收了成千上万的人命,因此掌握了充沛的生命气息;寂灭凋零的气息则来自于叶飞和方白羽,这两人历尽沧桑,看淡人间,早已对一切司空见惯,心中充满悲天悯人的决心,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与天下第一邪魔炎天倾同归于尽。

归元寂静,神剑无情,归元寂静剑!

这是只有不畏生死,看淡一切,愿意为了天下苍生举剑的人才能施展的剑法。

叶飞和方白羽包围着炎天倾,两者出剑形成的剑波缥缈而又凛冽,让万物凋零,让众生寂灭。即便是充满生命能量的结晶石和修罗血海都遭到沉重的打击。

叶飞和方白羽的配合出人意料的默契,两人的剑刃之上仿佛拥有着某种相似的东西,彼此的剑意想通相容,将归元寂静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血海翻滚,六尾升空,夔牛吐息,黑蛇咆哮,炎天倾手中的四大手段同时用出,充斥着毁灭的力量在归元寂静的剑法下消失于无形,这套剑法真的太强了,其中充斥的剑意蕴含着九州兴衰的道理,甚至连昆仑山的山火都暗淡了,都冷却了,都平息了。

万事万物,一切一切都在寂灭凋零的剑法下逐渐远去,生命离开身体去往星空的彼岸。

……

归元寂静,神剑无情,归元寂静剑!

如果说百战之剑无所不破是一招看淡生死,誓要与敌人鱼死网破的招数,那么归元寂静剑就是一套牺牲自我,消灭敌人的两伤剑法。催动这套剑法的是绝望的心境以及身体中的寿元和精血。

剑出之时,生命能量随风而去,剑招威力越巨大,生命就流逝的越快。

归元寂静剑每一次挥动,必然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力,它会让一切寂灭凋零,让生命随风而逝。

叶飞体内有着古神蚩尤的血统,施展归元寂静剑的时候蚩尤的血脉随之流逝,生命精华远去但是能坚持很久;方白羽手握寿剑星魂,可以通过星魂源源不断的补充寿元,也能长久地施法。

两人同时催动归元寂静剑,他两人可能暂时没事,身边人却全都受不了了。

蜀山上仙们感到生命的精华在剑罡形成的风潮中逐渐远去,狂风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每一次砍下之后就能把生命的精华砍掉一大半,令他们痛心疾首。

赶紧驾驭仙剑向着远方去了,在生死面前,他们觉得比起帮助掌门击退邪魔,还是自己的生命更重要一起。

他们越退越远,却发现即便退到昆仑山边界,推到九幽山境内也不能摆脱寂灭凋零之风的侵扰,那股邪风从叶飞和方白羽身上涌出,吹向九州天地的每一个角落,任何置身九州的生命都不能幸免。

甚至连蜀山的花草树木都凋零了,连人国的庄稼都萎蔫了,懵懂无知的凡人们一夜之间皮肤都像是被风干了一样,干枯成了树皮。

多么可怕的力量啊,难怪天道预言灭世将会发生。

在归元寂静的强大威势下,炎天倾感受到了切肤的痛苦,感受到生命的精华正在流逝。他一头扎入修罗血海之中,让修罗血海爬满夔牛的身体形成铠甲,让黑蛇化作宝剑成为夔牛作战的武器。

夔牛逆着寂寞凋零之风挥动宝剑,恐怖的力量宣泄呼啸,纵横的魔气肆意奔腾,叶飞和方白羽同时升空,到达最高处然后悍然降落。

用出了明月峰的成名剑法一泻千里!

只见两人手中的宝剑凝聚出百丈巨大的剑罡,借着从天而降的威势贯穿天地。

“轰!”魔剑饕餮与之对撞,产生的噪音反而形成超脱万物的寂静,地面的颤动持续了一瞬,围绕在昆仑山附近的寂灭凋零气息更快速地向着四方奔袭。

方白羽和叶飞同时回到空中,两人同上同下,仿佛回到了当年的蜀山。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眼睛再也不会望向对方,他们的目光中再也没有彼此的影子。

终究是回不去了,回不到当年的意气风发,情同手足!即便他们的动作仍然是整齐的,行动之间仍然具有着难以言喻的默契,也已回不到当年的情投意合。

叶飞和方白羽凌空降下,手中剑刺向夔牛的双眼,后者挥动六尾迎击,再一次逼的两人退回空中。

与此同时魔剑饕餮化作一把黑色的斧子,斧子有着十排锋刃看上去就像一把巨大的筛子,在夔牛的挥动下扑向天空。

璀璨光照从天而降,方白羽以无上光明为盾,硬撼黑暗化作的巨斧。

“咣啷”一声,白羽飞退,退到苍穹之上厚重的云端,而夔牛也已被反震之力逼的倒退,险些栽回火山口中。

此时,它的下半截身体融入到修罗血海之中,而修罗血海由于分化了一部分作为盔甲,已经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量那么大了,使得夔牛有些根基不稳。

叶飞和方白羽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丝破绽,两人没有对视,却几乎同时调转枪口,刺夔牛的足下。

以夔牛庞大的身躯,如果跌回火山之中的话,想要再重新爬出估计要费些力气了。

归元寂静剑二度成形,充斥着寂灭凋零气息的剑意专门向着夔牛身下的血海中劈斩,以寂灭凋零的气息斩灭血海之中的生命源力。

夔牛大怒,生在肋下的四条手臂猛烈挥动饕餮化作的黒斧,斧子演化的过于沉重,使得贴地举起上扬升空的过程中,周遭的山川树木都被扫平,一道恐怖的裂痕出现在虚空中,时间和空间都被切断了。

这一次,方白羽和叶飞都没有躲,而是以归元寂静剑与之硬撼,“轰!”两者激撞,夔牛身躯连连后退,而方白羽和叶飞强行将涌上胸口的鲜血咽了回去,向着夔牛身下的修罗血海以及那个巨大的火山口,释放出了至今为止最强大的剑意。

“轰隆隆!”火山口被撕裂了,修罗血海被斩碎,夔牛庞大的身躯倾斜向下摔落,下方是灼热的岩浆,夔牛虽然不惧怕岩浆的高温,但是掉入其中也绝不好受。最关键的是,想要从岩浆中再爬出来会很难。

眼看夔牛身体的倾斜不可逆转,关键时刻,魔剑饕餮化作一张黑网挡在了夔牛身下,而修罗血海则散去盔甲的形态,继续承托起夔牛庞大的身躯。

组成夔牛身体的结晶石闪耀,炎天倾大概是意识到了继续站在火山口并不安全,所以操控修罗血海载着夔牛往山下去了。

此时夔牛既没有武器,又没有铠甲。

方白羽抽出两仪无相剑,以强大的空间之力斩去它的六尾,叶飞则召唤九龙现身,以龙躯扑咬夔牛,摁住他的晶石身躯,九颗龙头同时对它倾吐烈焰。

组成夔牛身躯的结晶石已然在岩浆中浸泡了上万个年头,对九龙毒火的抗性很强,九龙干脆放弃了吐火,以庞大的身躯压住它再张开龙口嗜咬,而方白羽则以两仪无相剑化作剑罡劈斩,空间之力正是夔牛坚硬身躯的有力克星。

一时之间,夔牛败退,叶飞和方白羽占得上风。炎天倾一看情况不妙,召唤修罗血海腾起百丈反扑过来。可惜在九龙庞大的身躯下,即便是百丈高的修罗血海也不过如此,而方白羽更是使用空间之力,连续给夔牛造成伤害。

“吞天噬地!”炎天倾动用领域的力量,沉重粘稠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扑来,仿佛要将叶飞和方白羽吞噬殆尽,而他们两人也同时腾起了自己的领域。唯我独尊和光明璀璨叠加在一起,作为黑暗克星的光明拥有了盖世的威压,从天而降逼的夔牛和炎天倾抬不起头来。明明如此被动,炎天倾却疯魔般的狂啸,仿佛强大的压力是催动他疯狂的兴奋剂。

炎天倾用尽全身所有力气向天空挥手,魔剑饕餮化作两把长矛刺穿了九龙的心脏。九龙毕竟是没有肉身的,灵魂一旦受伤伤势很重而且不容易恢复,被黑矛刺穿后,往后退了两步回到了王剑中养伤。

而方白羽也遭到了黑矛的针对,被逼的连连后退不能自已。眼看着夔牛身躯已然遭受了巨大的伤害,只差一步就能将它彻底摧毁。方白羽咬咬牙,以光翅护住身体,以封印术作为盾牌从天而降。

“刷刷刷!”在此过程中,光翅被撕裂,身体遭到洞穿,可总算是将手掌摁在了夔牛的身上,随着绿色的光浮现,神秘的阵图旋转起来,方白羽以封禁之力封印夔牛。

“呼!”凶狂的浪潮下,夔牛庞大如山岳的身体逐渐消失在绿色光明形成的阵图下,不断下沉,仿佛要沉入地狱永远不能再爬出来。

某一个时刻,恐怖的浪潮忽然向着四方排开,将昆仑山的一切推平,仿佛要重新来过。

海量的浪潮宣泄过后,叶飞、方白羽和炎天倾,三人伫立在青天白日之下,炎天倾被叶飞和方白羽一前一后包围着,手中的魔剑发出兴奋的嘶鸣:“好有趣,好有趣,好想快点吃掉他们的身体,一定很美味的。”

平静,除了饕餮的呼喊之外场面出奇的安静,三人都没有多余的动作,保持随时可以出剑的姿势。如此近的距离下,持剑者以手中剑分生死。生死就在一线之间,谁都不敢大意,谁都不敢稍稍放松,因为一旦放松下来等待着自己就会是死亡。

“刷!”终于,三人同时动了,方白羽和叶飞一左一右攻击炎天倾,后者用出了黑白分明一剑双杀的昆仑山最强剑技,伴随着叶飞和方白羽互换身位,一颗圆形的东西跳到空中继而落回地面,咕噜噜的滚动一直滚到了石头的缝隙中,眼看就要坠落进去,被魔剑中的黑暗一口吞噬。

“味道不错,味道不错!”邪魔炎天倾死了,在叶飞和方白羽的联手夹击下死亡,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只有释然,仿佛终于得到了安宁。

三人狂鲨般交织在一起的命运就此解开,炎天倾是第一个祭天的人。客观来讲,叶飞和方白羽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炎天倾的对手,但是两人联手则天下无敌,即便是炎天倾也只有身首异处的下场。

在生命的最后,炎天倾的头颅被心爱的魔剑饕餮吞噬了,饕餮脱离剑形化作巨大的黑暗,“这样都输了,真是没用的家伙。”话音未落,一道道裂缝已然出现在它越来越大的身体上,魔剑饕餮四分五裂,魔剑崩碎,永远地从九州大地上抹除。

却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围绕着白羽旋转的黄色星星忽然化作血盆巨口扑向黑暗,那张血盆巨口是彩儿的初始状态,是专门用来吞噬的形态。

面对强大同族的尸体,彩儿充满渴望一定要将之吞进肚子,只要吞吃干净,就能再进化一次甚至两次,变成无比强大的样子。

突发的异变令叶飞慌了手脚,想要举剑却不得不望向方白羽,担心他从背后捅刀子。

没想到方白羽先一步挥剑,居然从身后捅穿了彩儿的身体,让深渊般的巨口对穿。

“老爹,老爹你为什么害我。”彩儿悲哀的转身,无比悲凉而又充满痛苦地看着方白羽,后者面无表情,诘问道:“你要做甚!”

“当然是吃掉饕餮的尸体变得更强。”

“你要变成饕餮那个样子吗,如果是的话我就只好在这里杀死你了。”

“老爹!”

“给我滚回去,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随便现身的。”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