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免费阅读 疼…我知道错了病娇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山中幸盛看到明智光秀一反往日的优雅,一脸嫌弃的模样,反而感觉她这人变得真实起来,倒也有些新奇。

她这时候心情不错,又怕其他人发现自己在这罪人的房中,于是不再废话,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山中幸盛离开后,明智光秀愣愣望着拉门,品味之前与主君的对话。

两年不见,主君不但外貌越发俊朗,心智也坚定成熟了许多。但他还是那个他,怜悯世人之心让明智光秀更加爱慕。

他说明智光秀是激进者,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在这个黑暗的乱世里,心存怜悯,就是在找死。

但明智光秀很羡慕,满肚子阴谋诡计的她,已经失去了怜爱世人的能力。

人性就是这样,缺乏什么,就渴望什么。也许,这就是明智光秀痴迷斯波义银的原因吧。

不知过去了多久,明智光秀忽然笑起来,面上渐渐恢复往日的优雅笑容,就像是又带上了原来的那张面具。

她喃喃自语。

“幕府里那些人,她们打仗是不行的。但搞起阴谋诡计,一个个都是好手。

不是因为她们聪明,是因为她们无耻,她们冷血,她们功利,她们做事没有底线。

主君,你会需要我的。而且,不会让我等得太久。

你斗不过她们,你要脸,你有底线,你不会是她们的对手。唯有我这种无所顾忌,无所不为的疯子,才能和她们好好玩耍。

我真的很好奇,您忌惮到极点,称呼为比我更激进的激进者,织田信长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她啊,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因为,是她毁了您的一生,我绝不会放过她的,绝不。。”

明智光秀目中含泪。

织田信长。。是她夺走了他的第一次,是她改变了他的一生。

她,该死。

———

义银从明智光秀的关押处走出来,缓缓舒出一口气。虽然有些遗憾,但明智光秀这个人,他是真的不敢用了。

这家伙若是因为痴迷自己,爱慕自己,克制不住嫉妒之心才把足利义辉弄死,义银可能还会考虑再次启用她。

这么做对不起足利义辉,但义银的选择并不多。

斯波宗家衰败日久,最后在尾张国被人一锅端。斯波家早就丢尽世袭领地,义银也没有谱代家臣,所谓复兴家业,只是无根之萍。

用斯波忠基金拉拢斯波家臣团,那是权宜之计。

北陆道商路的潜力不知道还能挖多久,这世界上就没有永远高速上涨的利润,斯波忠基金的收益一旦降速停滞,这条路就走到头了。

义银可以依靠斯波忠基金一时,但长久来看,还是得依靠扩大斯波子嗣来稳固家业。

武家社会的血脉家格错综复杂,但就是这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整体利益,才能保证高阶武家相互关照,共同镇压底层的团结意志。

明智光秀的鸠占鹊巢之计,虽然在女尊世界惊世骇俗,但却有其可行性,那就是用血脉连接,迅速扩大基本盘。

女尊世界的女大名要开枝散叶,需要怀胎十月。义银的男儿身就不用这么麻烦,可以迅速扩大子嗣的数量。

虽然名声肯定要狼藉,但女不嫌父丑,得到实惠的斯波后裔难道还敢不认爹?

这办法可以让义银通过女方的家臣团,迅速扎实斯波家领地的控制力,也确保将土地交到自己的子嗣手中,最终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女方不觉得吃亏,他这个异世界的男人也觉得自己占了便宜,真是皆大欢喜。

但因为众多爱慕者的情感嫉妒,河内源氏嫡流的未亡人身份,鸠占鹊巢计划的推进,会比两年前更加困难,敏感。

义银需要一个才智出众的谋士帮自己操盘此事,最好的操盘手其实就是明智光秀。

这家伙明明是自己的爱慕者,却愿意主动带上翠绿的头戴,为义银**别的女人出力。

这种变态万中无一,还特么的特别聪明,更是世间仅有。

义银一直对她的心思有些疑惑,今日两人一番交流,他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她不只是一个变态,更是一个激进的理想主义疯子,这就要命了。

如果明智光秀只是有帽子情节,义银大不了满足她,反正自己也觉得挺刺激的。但这疯子变革武家天下的理念,却让义银麻爪了。

他转生重活,只是想让自己和自己重视的人,日子好过一点,又不是想变化岛国的命运,改天换地让日月换新天。

岛国以后烂不烂,管他p事!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有生之年别让局面烂无可烂就得了。

要相信后人的智慧,嗯,我死后你们随便浪。

也因此,在明智光秀摊牌之后,义银果断表示把她踢出局,这家伙真不能用了。

若是要用她,足利义辉只是一个开始。义银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呢。他可不想再被明智光秀这个意外因素,搞得措手不及。

作为上位者的义银,他现在最恨的就是意外。不可控的人再有才,再需要,也只能弃用。

义银仰天长叹。

可鸠占鹊巢计划怎么办啊?斯波料所已经分配,政治基石已经打下,他是进退两难。

义银摇摇头,先不去想这些。

先完成上洛,重立幕府。依靠幕府的力量抵御织田信长的侵袭,依靠忠基金团结斯波家臣团。

至于其他,再慢慢想办法。

但义银要把明智光秀赶去养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初斯波家复兴,近幾斯波领划分领地。明智光秀因功恩赏北伊贺七千石,另外被授权管理北大和六千石斯波料所。

这一万三千石领地可没空着,两年功夫,明智光秀已经用美浓投奔来的武家,京都拉拢的破落户,填满了自己的地盘。

随着明智光秀被弃用,领地缩减,跟随他的明智家臣团,待遇会大受影响。

义银不想把事做绝,会留有一点余地。但再怎么宽容,这些人的日子肯定大不如前。

好在用斯波忠基金保底,义银有信心收买整个近幾斯波领的武家集团。

只有这样,才能压制住明智家臣团的不满,不让这一变动影响了整个近幾斯波领的稳定。

义银不禁感叹。

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免费阅读 疼…我知道错了病娇

想做点事太难了,把一个有力武家改易减封,是打翻她身后整个暴力集团的饭碗,需要谨慎处理。

———

数日后,尼子胜久带着柳生宗矩前来多闻山城,觐见主君。义银领着一众姬武士在天守阁外迎她,让她受宠若惊。

义银一把拉起鞠躬行礼的尼子胜久,握着她的手感动道。

“尼子姬,这两年辛苦你了。”

义银这份感动不假。

当初他离开近幾去往关东,将近幾斯波领托付三人。

前田利益与明智光秀两个家伙上了他的床,*了他的人,竟然吃干抹净,打起自己的小算盘,真是气得义银心态都扭曲了。

唯有尼子胜久,忠于职守,勤勤恳恳。在一群王八犊子的包围下,尽力维持着近幾斯波领的稳定,无愧于主君的托付。

义银亦是无奈。

感情是把双刃剑,用得不好只会伤到自己。原以为爱慕自己的两人会尽心竭力,谁知道她们远不如尼子胜久这个外臣来得可靠。

经此一事,义银对男女之事掺合军国大事的变局更加理智警觉,对尼子胜久的人品也是越发看重。

他笑呵呵牵起尼子胜久的手,说道。

“尼子姬,我虽然来了两日,但对多闻山城的了解还不多。

你督造此城,不如为我导游解说一番,我的这座居城。”

尼子胜久笑着说道。

“自当为主君巡视引路,正好交付了这件差事。”

两人说笑之间,山中幸盛从队列中窜出来,笑嘻嘻说道。

“我这两日布防城池,有些不解之处,正好请尼子大人为我解惑。”

尼子胜久看她,眼中少许晶莹。山中幸盛也是情绪激动,眼圈发红。

义银见她们两人久别重逢,真情流露,笑骂道。

“尼子姬为我筑城交差,你山中幸盛跑出来凑什么热闹。

也罢,你过来询问,我也好省着力气。”

尼子胜久与山中幸盛一齐微微鞠躬,谢过主君体恤。

于是,山中幸盛问城,尼子胜久作答,义银带着一众姬武士跟着她们观城一圈,其乐融融。

事毕,众姬散去,只留下几位重臣随义银前往茶室,举行茶会。

茶人献艺上茶,鞠躬告退,君臣茗茶闲聊片刻,义银转入正题。

“尼子姬,你这两年做得非常好,山中姬在关东也是出力不少。

等完成上洛之战,述功恩赏,家中也要一并审议这两年近幾斯波领的功过赏罚。你要做好准备,承担起更重要的责任。”

尼子胜久伏地叩首,谢过主君。义银这是向她提前透风,准备恩赏她这两年治理近幾斯波领的功劳。

至于山中幸盛,那就是个添头。她在关东几次闹出事,无功受禄加官晋爵,外人未必服气。

但她命好,一个是主君宠信,一个是情同姐妹的尼子胜久厉害,硬是把她的底气撑足了,旁人羡慕不来。

尼子胜久亦是感慨万千,说实话,这两年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她虽然掌管近幾斯波领内政大权,但几个同僚都不是省油的灯。前田利益,明智光秀,还有后来窜上来的高田阳乃,哪个让她省心?

总算熬到主君回来,虽然闹出京都事变,但她谨慎持重,没有掺合进去,自然干干净净。

如今和那几个混蛋一比,在主君眼中的形象蹭蹭蹭往上涨,成了名副其实的股肱之臣,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其实她也没做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这年头能本本分分做事的就是好家臣,这要求也太低了,全靠同行衬托。

尼子胜久看着义银,比起两年前,主君更加俊朗不凡。她总感觉苦日子还没完,那些个*虫上脑的王八蛋,迟早还得闹。

谁让自家主君长成这般天仙下凡的模样,旁人不说,自家小妹山中幸盛就是心怀不轨,尼子胜久是帮还是不帮?

这就是命!

尼子胜久心中苦闷难言,总觉得家里以后还是不太平。她在路上就听说了明智光秀被义银鞭打,关押待罚之事,心有余悸。

看了眼一旁傻乐的山中幸盛,尼子胜久暗自摇头。这小傻瓜可别学明智光秀乱来,不然尼子山中一党以后还不知道会落得什么下场。

义银不知道尼子胜久暗中腹诽心谤,怪罪于自己这副绝世容颜。

他笑着说道。

“尼子姬,我与你信中提起的斯波忠基金之事,你怎么看?”

尼子胜久肃然道。

“主君仁厚,臣下敬佩。

若是能让斯波家姬武士家家有饭吃,人人得饱腹。斯波家之基业,万世不灭也。”

义银在信中稍微提起几句,要向近幾土仓借钱,用北陆道商路赚钱,组建什么忠基金,给近幾斯波领的家臣们发好处。

尼子胜久虽然不懂现代金融,不懂员工福利,但她以朴素的价值观敏锐察觉到了这番施恩背后的政治意图。

主君要收权。

权力的本质是自下而上的认同,而上层手中最要紧的权力就是财权,军权,人事权。

义银离开两年,近幾斯波领今非昔比,君臣生疏,缺恩少义。强行夺权是下下策,下面人还没认可你,你也夺不走重臣们的权力。

任何政权的运转,说到底还是依靠人。中下层姬武士对你这个主君有所疑虑,你又怎么能驱使她们,行使财,军,人事三权?

尼子胜久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她一直认为主君不会重罚前田利益,明智光秀,高田阳乃,因为不依靠重臣们,主君无法行使权力。

可她只猜对了一半,前田利益与高田阳乃过关了,看样子明智光秀也死不了,主君的确是手下留情了。

但这是出于仁慈,并非依赖。

这一手撒钱的忠基金如果成功,近幾斯波领的武家人心,一定会迅速向主君倾斜。

忠诚,说到底还是依靠钱粮来维持,特别是军队这种刀口舔血的暴力集团,非常现实。

没有钱粮,打个p仗。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