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吃奶三p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陈义山一问,便立刻腾黄答道:“是的,师父所言不差,这聚窟洲仙派的历代掌教,都号称‘凿齿大仙’!”

陈义山诧异道:“那是为什么?”

腾黄答道:“早在三千多年前,有修仙者来到了聚窟洲修炼,不久便在洲上发现了凿齿的尸身,猜出了他的底细。当时,凿齿的尸身旁边还留有一对法宝——无双盾和无双矛,前者号称是‘坚不可摧’,后者号称是‘无坚不摧’,是凿齿为祸世间的一对利器!但其实是吹嘘出来的,并没有那么厉害。无双矛被大羿的神箭所射断,无双盾也被大羿的神箭所洞穿!凿齿为此逃跑,最终仍然不免背后中箭而亡……聚窟洲仙派的始祖爷捡走了被毁坏的无双盾和无双矛,以仙法加持,用龙鳞进行修复,最后命名为‘龙鳞盾’和‘水龙矛’,作为聚窟洲仙派的镇派之宝!也是感念矛和盾都是凿齿的遗物,所以聚窟洲仙派的历代掌教都自号‘凿齿大仙’。”

陈义山“哦”了一声,与阿螭对视了一眼,道:“听腾黄这么一说,很多事情就都对上号了!昆吾曾经袭杀凿齿大仙,夺走了龙鳞盾和水龙矛,最终又在东海龙宫被我缴获,转送给了阿螭的弟弟阿虬……呵呵,说起来,可真是有缘,当初没留下那一对矛盾,如今,居然见到了它们真正的主人!”

阿螭笑道:“师父,那一对矛和盾可不如你的意,弟子猜啊,你准定是看上这位先天大神的门牙了。”

陈义山也笑了起来:“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阿螭也!凿齿凿齿,此身能以这两字为名号,可见他所依仗的宝贝,必定不是什么无双矛和无双盾,而是他的牙!这颗像凿子一样的牙齿!就凭他死了几千年了,这颗牙齿还在生长,我便足以断定,这牙是至宝!聚窟洲仙派的始祖爷捡了破损的无双矛和无双盾,便自认为是得到了天大的宝贝,却独独忽略掉了这颗牙,真可谓是买椟还珠,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啊。”

阿螭道:“世上哪有许多像师父这样的明眼高人?”

风疏影道:“可是这牙厉害的很,碰都碰不得,说不定当初聚窟洲仙派的始祖爷也动过取牙的念头,但被弹开了,打伤了。”

陈义山“呵呵”笑道:“无妨,为师既然知道了此神的克星,还怕取不下他的牙吗?”

言罢,陈义山使了个摄空仙术,把凿齿的尸身又翻转了过去,将门牙露出,然后取神弓在手,引弦搭箭,拉弓如满月,对准了那门牙!嘴里说道:“凿齿前辈,恕晚辈陈某无礼了!今日能与你相逢,实

被两个男人吃奶三p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是你我之间的一场缘分!晚辈知你已死,魂散道消,但是这颗门牙却有自主之神识!晚辈说的不错吧?”

没有动静,也没有回应。

众弟子都看陈义山,陈义山甚是尴尬,喝道:“凿齿,你本是恶神,死在射神大羿的箭下也是咎由自取!实话告诉你,我乃大羿的结义兄弟,已经得了他神射之术的真传!你这颗门牙我是志在必得的!你如果不想再受第二次神射洞穿之厄的话,就老老实实听话!不然,陈某便不客气了!”

也是可怪,陈义山这一番话说完,那门牙上忽有一阵光芒闪烁,但听“咔吧”一声脆响,居然自行从凿齿的口中脱落,继而缓缓悬浮了起来,攀升到陈义山的胸前。

陈义山“哈哈”大笑,收了神弓神箭,伸手将那门牙抄在掌中!

但觉掌心里一片沁凉阴寒,且有许多暴戾之气隐隐澎湃激荡!

陈义山用力一握,气海之中,先天元炁放出来,在那门牙上过了一遍,立时涤尽暴戾,通连一气!

陈义山松了一口气,他明白,从今以后,这牙,便彻底属于自己了!

低头再一看,凿齿那具尸身如泄了气似的,迅速干瘪,继而颜色大变,渐如灰土,最终,“噗”的一声,化作一堆尘埃。

麻衣众门人都看呆了。

陈义山喊了一声:“阿螭!”

“哎?!”

“用你的流洲仙剑朝这门牙上砍上一剑试试!用全力!不必留情!”

“哦!是!”

陈义山像是手握玉圭一样,把那八尺长、三寸宽的门牙横在自己胸前,阿螭则挥剑猛斩!

但听“当”的一声响,火光四溅,璀璨夺目!

陈义山连忙看那门牙表面,连个划痕都没有。

阿螭也连忙看自己的流洲仙剑,好家伙,磕出了一个豁子!

阿螭顿时不依,大呼上当道:“师父,没有你这么坑弟子的!你赔我的仙剑!”

“咳咳~~”

陈义山转过身去,装作没有听见,手持那门牙猛然挥了一把,但听“哗”的一声响,神光如批练般横扫了开来,击在那神鸟山上,登时斩断峰头,滚滚而落!

自此以后,神鸟神便成了“断头山”!

众门人见其威力如此可怖,无不大惊失色。

陈义山更是大喜过望,连连赞叹,道:“好好好,真是好宝贝!这才是真正的无坚不摧和坚不可摧啊!可惜你们谁都驾驭不了它,只能为师自己用啊!宝贝啊宝贝,叫你‘门牙’定然不妥,呃~~你以后就叫,叫‘无双齿’吧!那个疏影啊,你发现此物有功,为师日后定有重赏!”

风疏影笑道:“师父跟弟子之间也恁的客气!恭贺师父得了至宝!”

众弟子也都纷纷说道:“恭喜掌教仙师,又得至宝!”

陈义山觉得这一趟路绕的,收获实在丰厚,颇有些心满意足,道:“好了,疏影把采集来的根心交给伯行和腾黄吧。”

“是!”

陈义山又吩咐道:“伯行,腾黄啊,你们两个就留在这里炼制返生香。为师对你们两个的本事还是很放心的,如果遇到什么险情,应该应付的过去。但切记,性命为首,余者皆不足道也!若是突有强敌登陆凤麟洲,袭击你们的话,你们打不过就跑!到那时候,就不要顾及返生香了,只管去西海龙宫与为师汇合,记住了吗?”

孙伯行和腾黄齐声答道:“弟子记住了!”

陈义山点点头,戴上鲁陀罗尼的活面具,看向众门人,道:“好啦,余者都戴好面具,随为师去西海龙宫吧!咱们去看一看那禅位大典,会一会各路大神!”

“是!”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