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我的纯禽老公免费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系统:这波演技炸裂,我都想杀沈狗了!

池芫:杀沈狗?夺我是么?

系统:那没有,你爱哪去哪去。

池芫:……

这演技对着统子,算是错付了。

沈昭慕听到这句,才像是打开了某个苦情开关,他错愕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对他说,更恨,也就是说,她现在恨他。

他知道骗她不对,但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在意。

在意到,不惜恨他的地步。

“池芫,你不能恨我。”

“凭什么?”

池芫冷笑,讽刺地望着他,“你骗我,利用我,伤害我,险些害死我,你更是魔教教主,这一桩桩一件件,哪样值得我大度到可以原谅你?”

说着,在沈昭慕逐渐惨白的脸色下,她下了更狠的一剂药。

“我不杀你,便是我顾念从前的情分了。”

原来,不杀,也只是从前的情分……

从前……这么快就可以只是“从前”两个字概括这些时日来的朝夕相处吗?

沈昭慕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他不想留下来被她憎恶,这样只会叫他,恨不得杀人,恨不得……让她的眼睛看不见,这样,就不会有那样的神色了。

“小丫头,别哭,不值当……”

五伯走上前,从怀里掏了掏,没能掏出手帕,正要递个袖子过去呢。

这时,沈昭慕走出没十步,忽然去而复返。

“我想过了,第一的武学秘籍我要,美人我也要——”他忽然邪肆地勾了下唇角,一瞬像是变了个人,看着池芫,“池芫,武林大会之时,你等我来娶你。”

什么各自嫁娶,嫁旁人?她想得美!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60,这演技不亏啊!好感度终于上去了,我把我杀了给你助助兴!

池芫:好,现在就杀。

系统:……

宿主一点都不幽默!烦人!

池芫:顺便把沈狗也杀了吧,谁给他的自信,敢杀个回马枪过来放狠话的?

老娘是他想娶就娶的人?

系统:冷静,冷静,咱思路打开,你嫁过去再好好修理他,让他跪搓衣板!

池芫:我信你个鬼,净出馊主意。

等沈昭慕真的走了,池芫拿帕子擦了擦眼泪,然后吸了吸鼻子,打开门,坐在石阶上,望着前方,沉默不语。

也不看身后棒打鸳鸯还敢跟过来的五伯。

她直接开口,平静道——

“你是我爹吧。”

“……”

“他烤完红薯也不爱洗手。”

“我那是没来得及!”

“哦,还真是我爹啊,你没死成?”

“咳,你怎么猜出来的——怎么我没死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我的纯禽老公免费全文阅读

成,你看着还挺遗憾?”

五伯,不,应该叫他池悟了,坐在池芫旁边,伸手撕开人皮面具,疼得他龇牙咧嘴的,他不信女儿是靠什么烤红薯不洗手的扯淡理由才认出他的。

他一边撕人皮面具,一边不禁不满地囔囔控诉她的无情冷血。

“这么大动静,大师兄离藏书阁最近,不可能没听到。”

池芫自动忽略那个关于“孝道”的话题,避重就轻地回答道。

这么大的动静,相当于小规模的地震了,是个猪也该被震醒了。然而,整个盟主府就像是聋了似的,大师兄也没赶过来,也就是说,他知道今晚这波试探。

不,甚至池芫可以格局打开了地怀疑,几位师兄,最多除去一个关以南,他们都知情。

“咳,不愧是我女儿啊,真冰雪聪明!”

池悟很是欣慰,伸手想要摸一摸池芫的脑袋,却被女儿避开。

池芫嫌弃地望着他,“你没洗手。”

池悟:“……”

女儿这么久没见他,看到“死而复生”的爹不应该激动开心嘛!这不符合他的设想!

“说出你的故事吧。”

池芫坐在微风中,发丝轻扬,池悟看了眼她这老神在在的模样,忽然顿悟似的来了一句——

“你刚……都是装的不成?”

那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哀婉凄迷的样子,他这个当爹的心疼得当场就想削一个魔教教主给她报仇!

但哪有这么快就转变过来的?这也不像他女儿的性子啊。

池芫就知道这家伙肯定要挑刺,立即就反驳道,“你能装这么像?”

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表情带着几分苦嘲,“没爹的孩子,可不就要悲喜情绪收放自如。”

一句话,彻底叫池悟刚起的疑心给摁下去了。

甚至,还有些无地自容。

头抬不起来了。

“假死一事,是爹不对。”

他挠了挠头,半晌才憋出来这么一句正经的话。

“还有呢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我的纯禽老公免费全文阅读

?”

池芫斜眼睨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爹是有苦衷的,孩子,你相信我。”

池芫静静地看着他,“上一个打算这么说的,已经滚了。”

她收回视线,看向前方。

“男人,一个二个都一样,包括我那些替你一起隐瞒的师兄。”

冷冷地丢下这句,果然,暗中炸出来几个再没法躲着观察的师兄(男人)。

池芫:呵,全员恶人。

系统:就你无辜?

池芫:哦,我演技最好。

陪他们演不说,还能最后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着他们骂骂咧咧。

池芫很想吹一下不存在的刘海,就是这么骄傲。

大师兄古为道被二师兄邝奇文还有四师兄江桦合力推着往前趔趄了一下。

他在池芫面前站稳,双手局促地交握在身前,一股小媳妇扭捏的画风扑面而来,池芫不忍直视地眨了眨眼。

妈呀,有点辣眼睛,大师兄,别这样,我原谅你就是了。

“小师妹,你听我解释,我,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是,师命难为啊!”

古为道憋了半天,最后看看默默别过脸不敢和他们交换眼神的池悟,又看看身后,低头看地面、摇着扇子的二师弟和四师弟,以及缩在他们身后的五师弟,只能憋出来这么一句。

池悟差点抄起鞋底挥他脸上去——

有他这么出卖师父的吗!

没看到阿芫本来就对他有怨?

火上浇油的古为道还不自知,渴求池芫的原谅,继续道,“起初我也不赞同,但师父说,为了盟主府的安危,为了小师妹的幸福……不能将他假死的真相说出去……”

一副被逼良为娼的嘴脸是为何?

池芫默默看向池悟:看你干的好事。

她指着对面想装傻的二师兄和四师兄,“那你俩是什么时候开始算计我的。”

“算计这个词可不能瞎用。”江桦立即挑起眉梢,纠正她,“我是厉北宴闯藏书阁那次,发现五伯有些蹊跷,试探之下才知,竟是师父假扮的。师妹,我起初真不知情。”

池芫冷哼,又看向一直以为最疼她的二师兄邝奇文,后者叹了一声,“我不辩解,虽然我是今晚才知道的……”

池芫:“……”

看出来了,这被迫营业的样子。

她忽然定睛一看,站起来了,整个人都不太淡定了。

“就连,小五师兄都知道?”

她房子塌了,她以为盟主府小傻子,哦,结果是只有她啊。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