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那位患者的血检结果怎么样?”

往病房走的路上刘半夏问道。

“除了血脂有些高、血浆血蛋白低以外,一切正常。”苗瑞赶忙说道。

“麻烦了,搞不好可能会有肺栓塞。”

刘半夏皱起了眉头,也跑了起来。

肺栓塞真的是很可怕的,他们接触的已经不是一例两例了。

耽误的时间长了,真的会出人命。

来到了患者的病房,看清了患者的情况之后,刘半夏稍稍放下些心。

患者虽然有咳嗽、气喘的症状,但是并不是很激烈,而且脸上也没有虚汗。

“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刘半夏听诊了一下心肺后问道。

“就是有些喘气费劲,闷闷的。”患者说道。

“先给氧,做个加急的肺部CT血管造影吧。”刘半夏说道。

“你的血脂有些高,我们担心是有血栓生成。脱落的血栓很可能会堵死肺部的血管,目前还不严重,可以先做个CT血管造影看看。”

“医生,真的没事吧?”患者的女儿问道。

“没事,如果还是感觉呼吸苦难,我们可以先给氧,我们的医生也会跟着去。”刘半夏说道。

“只不过这个是一种介入检查,需要给患者打入造影剂。有了造影剂的对比,我们就知道血管内有没有栓塞。”

等他说完,苗瑞就踩开病床万向轮上的卡子,推着病床往外走。

虽然说现在患者的情况不是很严重,接下来就可能会变得很严重。

肺栓塞,就看是栓塞到了哪根血管。

如果只是小血管,那么处置时间就会很宽裕。

要是大血管呢?搞不好就得上急救手术。

而且患者还有肾病综合征,这个也是需要考虑的。

刘半夏也没闲着,直接打电话联系,血管造影也是需要准备工作的。

“这个造影剂我们会先给患者做试敏反应,如果患者对造影剂不过敏,我们才会继续操作。”挂断电话后刘半夏又追上了患者家属。

“那这样的话,是不是会对肾有影响啊?”患者的女儿问道。

刘半夏没有任何隐晦的点了点头,“确实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如果真的是肺栓塞,我们还不能明确掌握情况的话,是很容易出现生命危险的。”

“堵住了肺部的血管,让肺部不能正常工作。你想想,这会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做吧,不做的话,不管是我们还是你们都不能安心。”

患者的女儿想了想,点了点头。

虽然父亲的肾脏有病,但是跟现在的情况相比,明显还是生命更加要紧。

要说刘半夏的心里边不着急是假的,但是这时候必须要保持镇定。

他要是表现出任何慌乱的情绪,就会影响到患者家属,进而会影响到他们的判断。

其实还有别的检测方法,比如说心电图、血气分析、超声下血管内血栓检查等等。

但是这些都没有造影来得更加清楚,也能够在发现问题后做评估、处理。

很不错,患者对造影剂并没有过敏反应。

而且在给氧之后,患者的呼吸情况也改善了很多。

听到这个消息,刘半夏都长出了一口气。

结合刚刚患者的病症表现,给出了准确的判断。

很快,结果出来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并没有发现血管内有任何栓塞的迹象,也就是说排除了很危险的肺栓塞可能。

但是很不幸的是,在患者的右上肺发现了一个肿块,不排除癌变的可能。

看着这个检测结果,刘半夏和苗瑞都沉默了。

最后还是刘半夏点了点头,示意苗瑞把检查结果跟患者家属讲一下。

“什么?我爸还有肺癌?”

患者的女儿听到之后,喊了一嗓子,瘫坐在了地上。

也许肺栓塞很陌生,即便是有危险,也是听刘半夏解说之后才了解到的。

可是肺癌这个病,就算是对医学什么都不怎么了解的人也知道是啥情况啊。

肾有病,还有肺癌,这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个日子还怎么过?

“你现在也先不要这么激动,这个仅仅是代表着有癌变的可能,还不是百分百的确诊。”刘半夏开口了。

“而且通过造影结果我们也能够清楚的看到,并没有任何的转移情况。这一点对我们来讲,还是非常重要的。”

“再有的一个情况,就是我现在有一个猜测,你父亲肾脏的问题很可能是肺部的这个肿块引起的。”

他的这句话,就好像一剂强心针,让患者的女儿有了些精神。

“在一开始我也跟你们介绍过,肾病综合征的诱发原因中,有一种就是身体其余部位的病症诱发的。”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所以我们接下来的检查要更改一下顺序了,首先要做的就是肺部活检。在这个肿块上取一些组织,做病理,了解他的真面目。”

“病理,才是检验一些肿块的金标准。而且咱们退一万步讲,即便它真的已经癌变了,也不是天塌下来的事情。”

“它并没有任何转移的迹象,很可能就是一个早期的情况。如果需要手术介入的话,我会推荐我们急救中心的陈主任。”

“他在国外进修过,做这样的手术是手拿把掐的。很可能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把这里的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病灶处理了,你父亲的肾病综合征也会跟着变好。”

“医生,这是真的吗?”

患者的女儿摸着眼泪问道。

也是可怜了她。

对于今天的她来讲,真的是接连传来噩耗。

为了让母亲多休息一下,明天来陪床,她就把夜间陪床的活给承担下来。

可是毕竟是一个没有经历过这些情况的女孩子,肺栓塞、肺癌的消息接连传来,已经把她给压垮了。

刘半夏满是自信的点了点头,“在这方面我们是不会欺骗患者和患者家属的,这是我们凭借经验做的一个推测。”

“很多时候我们判断的一个标准,就是看是否出现了转移。今天这个结果真的很不错,周围都很干净。”

“其实换一个角度来想的话,如果真的是这个肿块诱发的肾病综合征,那么也是因祸得福了。”

“肺部的这个肿块如果不是做体检或是拍胸片的情况下,很难发现。而当它的存在影响到了肺部的功能时,差不多就已经到了中晚期,已经开始转移了。”

患者的女儿点了点头,这一点她倒是能够理解一些。

因为也听说过肺癌的患者,只不过听到的那些都是直接就晚期,没法治的那种。

“医生,那今天能直接做吗?”患者的女儿问道。

“明天吧。”刘半夏说道。

“今天折腾了这么半天,还做了造影,你父亲的身体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就安排上,然后也会催病理结果。”

“医生,那要是真的是癌症,需要切除的话,是得做开胸手术吗?大概要多少钱啊?”患者的女儿又接着问道。

“用不着做开胸手术,微创也经常听到吧?做胸腔镜手术就可以了。”刘半夏说道。

“至于说多少钱的话,就得等明天的心外科医生来跟你们沟通了。对于他们那边的价格我也不是太了解,因为这里牵扯到了切除范围、耗材等等因素。”

“但是你放心,咱们滨海市的消费标准还不是那么高,不会很贵的。苗瑞,先给送回病房吧。”

患者的女儿点了点头,这才跟苗瑞一起推着床一起往回走。

其实要是让刘半夏来说的话,这位患者也可以用“幸运”来形容。

生病是不幸的,可是因为一些小病而发现了潜在的重大病症,这就是幸运的。

但凡给这些重大病症发展的机会,你真的控制不住它。

得病不可怕,关键是看你能不能发现病因、铲除病根。

就像今天那位急性化脓性会厌炎的患者一样,他也同样很危险。

但凡病症进一步发展,又没有做气管切开术的条件,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患者家属的情绪怎么样?”

等苗瑞回来后刘半夏问道。

“目前已经基本稳定了,也跟家里的妈妈通了电话。”苗瑞说道。

“刚刚我都很紧张,真的以为是肺栓塞呢。实在是对肺栓塞太恐惧,尤其是一些严重的患者,判断不准确就容易误诊、漏诊。”

“给自己一些信心,你现在可不是刚来咱们急救中心的小屁孩了。”刘半夏笑着说道。

“要记得,在患者和家属的面前,时刻要保持冷静。就算是你心中已经慌上了天,你也要表现的镇定自若、云淡风轻。”

“刚刚我也着急,可是我就没有表现出来。很多时候患者和家属都会通过医生的表情来做判断,都很聪明的。”

苗瑞笑着点了点头,“刘老师,我会努力的。”

“那不错,你在这边盯着,等明天再把那位患者转心外去。”刘半夏说道。

“我看看老杜的患者现在是啥情况了,我这个夜班值得含金量挺高啊,只不过一个咱们的患者都没有。”

苗瑞乐了。

刘老师都能开玩笑了,看来刚刚的这位患者情况还真不是很严重。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