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别揉我奶头~嗯~啊~的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秦封迈着幅度不大但速度很快的步子走进吧台,将手机放置在略低于视线的那一格中,并拿了瓶红酒让它侧倚着固定住,收音口朝外。

他双手交握用力顿了几下,像在强行镇定,这时,不远处“传来了门锁拧动的声音”,他立刻向门口的方向望去,露出一个有点拘谨但还算温柔的笑容。

“你来啦。”

秦封看着那个方向温和地说,尽管那里并没有人。

他眯眼皱眉向后仰了仰,视线是向下的,仿佛正有一个比他矮了一些的女人指着他的鼻子喝问。

“……”

秦封张了张口,肩背更驼了,“静静,你别这么着急行不行?你这样说话我脑子也很乱……”

他又停下了,应该是“对面的人”再次语气很重地说了些话。

“我知道,我知道,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秦封的语气变得疲惫而卑微,含糊的咬字带出一股油腻做作。

他叹口气,恳求道:“好了静静,我求求你好不好,我们先坐一下慢慢聊?你要换合同要解约不也得讨论细节流程吗?火气不要这么大了好吗?看你这么难受我也很心疼。”

秦封的眼睛看着那个不存在的陶静,眼神像蒙了层猪油的晚饭,一方面努力散发着深情、留恋、难过,一方面眼睛又是浑浊的,很难说有几分真几分假,而这种虚实掺半、故作温柔的眼神戏又是秦封凭借着强大的演技表现出来的。

【好家伙,秦绝演秦封演萧章轨?我都懵了】

[噫,真的好油啊,一看就是那种含糊其辞的渣男]

【演技好强,这是有剧本还是即兴?】

[来了,这个男人带着他的演技换头术来了#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换头术]

[咱哥这份演技把控力太牛掰了实在是]

[每次看秦封演戏都好神奇,我以为我会因为他的脸出戏的,结果压根没有]

【此时我的心情就像自带的弹幕一样。。。好可怕啊秦封,这就是影帝吗?】

[对对,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感觉秦爷的脸都变丑变油了]

[不愧是剧抛脸换头术]

【这自带弹幕过于真实了,完全就是粉丝习惯了的样子,都没怎么吹】

【+1,我刚才甚至恍惚了一下这人到底是秦封还是秦绝】

【什么,这个男的不是秦封吗?秦绝是谁?他还有别的名字?】

【我看晕了,到底哪边的弹幕是真的啊】

【???前面是在钓鱼还是真路人?这就是秦绝啊!演秦封的演员叫秦绝!】

【啊?是秦绝?怎么和秦飞燕完全不一样啊??】

【笑麻了我要……戏里戏外都换头了是吧】

【秦绝也是真的剧抛脸,反正我是没认出来】

【呃我是从网站热门推送点进来的,这个秦封不是真人(?)吗?】

【不是啊o(*≧▽≦)ツ┏━┓他们是在演戏中戏啦,秦绝演的是综艺里的角色秦封,人设是个影帝,所以角色秦封现在在演那个死者萧章轨,还原案发过程】

【啥啊,我乱了】

【等等我靠这个秦封不是混血演员吗?】

自带弹幕和真正的观众弹幕同时在屏幕飘飞,画面里的秦封却没受影响,驼着背,微微矮身,脸上保持着讨巧的柔和笑容引着“陶静”走到吧台处。

在这过程中,他的视线一直盯在不存在的陶静身上,并且随之移动,看得人莫名毛骨悚然,仿佛那里真的有个隐形人,只是观众看不见而已。

秦封用眼神落点的飘移告诉观众:“陶静”走在了他的前面。

在这时,他的眼睛骤然闪过一丝阴鸷,嘴角也微微扯动了一下,那股恶毒和凶狠仿若一条直立起上身直扑而来的毒蛇,哪怕摄像头没有给到面部特写,这瞬间的气质转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别揉我奶头~嗯~啊~的

变仍然看得人汗毛炸起。

——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看着陶静的背影的。

所有人都无形中有了这个共识。

很快,不到半秒,这个眼神就消失了,秦封又变成了那个油腻而卑微的男友萧章轨,他几步向前走去,说来也是奇特,明明秦封现在算是挺直了腰背,却仍然给人一种“这个男的体态猥琐”的感觉。

“你先坐。”

他对着右边座位的上方笑了一下,然后走到吧台里侧拿出一瓶酒、两个玻璃杯还有两个杯垫。

“我记得你最喜欢喝这个牌子的奶啤了。”

秦封柔声说着。

虽然手上拿的是已经开封且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奶味啤酒,但他还是神情自然地“拿了个开瓶器”,完成了开盖、摇匀、倒酒的一系列过程。

半实物表演……

稍微懂行的人立刻get了他在做什么,旋即惊觉这人从刚才开始一直在进行难度更大的无实物表演。

因为这里其实没有“陶静”啊!

只是秦封的演绎太过自然,他们甚至都能脑补出两人的对话和陶静行走的路线。

意识到这点的人后背霎时一凉,鸡皮疙瘩立马鼓起来了。

“给,别让你口红沾杯了。”

画面里,倒完了酒,秦封又拿出那根吸管放进了“陶静”面前的玻璃杯中。

似乎是这一套熟悉的操作让“陶静”回想起了两人还在热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别揉我奶头~嗯~啊~的

恋期时的甜蜜过往,“她的态度软和了下来”,而秦封的眼神也再次微妙地沉了沉。

他把酒瓶放到一边,自己坐到“陶静”身边去,并没有急着说话,也没有转过脸看“她”,只是沉默地喝了两口酒。

“唉,静静。”

过了几秒,秦封用一副分外油腻的、可怜巴巴的表情侧过头去,“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你变心了吗?”

[对不起了秦爷但是呕呕呕呕呕]

[好油啊!好油啊!我受不了了呃啊]

[吐了,这个萧章轨纯属死了活该]

[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人搞混秦封和萧章轨哈哈哈哈哈]

[定番了#笑哭]

[来给老公接台词!“变心的不是你吗?看看你给我的合同!”]

“听”到了“陶静”的质问,秦封委屈地撇了撇嘴,低声下气道:“我们当年就是这么签的,你那时……”

他一字不差地把先前那段录音的内容用更加专业的感情和口吻说了出来,“……我拿到的钱不都用在了你的身上,你吃我的穿我的,还有什么不满——”

哐!

这一声是秦封自己锤的,用的是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左手。

虽然动手制造音效的人是他自己,他的表情却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就好像真的有人用拳头狠狠锤了桌面打断了他的话。

秦封不知听到了什么,表情陡然变了,温柔和卑微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明显的慌乱和心虚。

“你冷静!”

他尖声叫道,“什么妹妹?我真的不知道——”

喜欢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