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少妇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李叱在冀州住了五天,安顿好了燕先生之后启程返回长安。

四页书院的门口上边挂上了他御笔亲题的牌匾,这四页书院果然立刻就活了起来。

回程的路上,余九龄忍不住问李叱。

“陛下,徐绩把他夫人送回冀州,是他已经认命了?”

李叱点了点头:“朕在藏劫和尚于宫里动手的那天和徐绩聊了聊,他也是真的让朕失望,所以朕把话挑的比较明,他不是悟了,是被朕点醒了。”

余九龄点了点头:“所以他懂了陛下的意思,他该死不是现在才该死,而是在豫州的时候就该死了,于是他把妻子送到冀州,是想求陛下网开一面。”

李叱看向余九龄道:“哪个说你愚笨的,你这看的比谁不清楚?”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

“陛下,西疆的战事,陛下要亲自去吗?”

余九龄又问了一个他好奇的问题。

李叱摇头:“现在不一样了,打黑武的时候朕去了,是因为朕要让全中原的百姓们看到,朕和大宁的将士们,皆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

“可是打个西域人,如果朕还去的话,就会让百姓们觉得西域人也是大敌......北边是大敌,西边是大敌,这样不好。”

“西疆这一战要主动打,而且还要打出雷霆之威,可有老唐在,有澹台在,陆重楼和叶策冷还都去了,这雷霆之威打出来并不难,百姓们听闻西疆大捷之后就会明白,原来大宁唯一的对手,中原唯一的强敌,只是黑武人。”

“要让大宁的百姓们尽快自信起来,对外开战是最快的一种手段,用打仗来告诉百姓们,大宁兵强马壮。”

“中原经历了数十年的战乱,大大小小的战争,百姓们经历的太多了......他们现在每个人都畏惧战争,所以也并不自信。”

“打过西域人之后,朕想让百姓们知道,以后的仗都是在国门之外打,以后的仗,都是我们欺负着别人打,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朕就算长寿,活到百岁也了不得了,所以朕必须用这几十年的时间,让中原百姓都自信起来。”

“自信之后再有团结,朕用几十年的时间让大宁上下一心,变成铁板一块,再把这铁板,锤炼成神兵利器。”

李叱说到这笑了笑:“朕还是那句话,朕把一百年内该打的仗都打完了,让四疆太平,连战连捷百姓们必然开心,也会自豪,再有百年发展......”

李叱看向余九龄问道:“你想想,百年之后的大宁,那样子美不美?”

余九龄使劲儿点了点头:“美!美滴很!”

“所以朕要做的事太多了......”

李叱缓缓说道:“外患内忧,朕都要在这几十年内解决掉,以后朕的子孙后代们提起来,得说一声咱老祖宗不孬,总不能让他们也在一个内忧外患的中原里骂他们老祖宗。”

余九龄笑道:“陛下要做的事,就没有做不成的,内忧外患陛下解决起来,哪里会用那么久。”

李叱道:“马屁中听,回去奖你。”

余九龄:“何必回去呢,陛下现在就奖。”

李叱:“你也看到了,朕出门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就算想现在奖赏你,也没的可奖啊。”

余九龄:“臣这些年跟着陛下,唯一让臣觉得很满足的就是,臣和陛下学了不少本事。”

李叱:“这话是什么意思?”

余九龄道:“陛下,你写下来,口说无凭,况且翻脸不认账历来是陛下的拿手好戏......”

李叱:“九妹......你怎么能学的这么坏。”

余九龄:“陛下你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李叱笑道:“那行吧,你说想要写什么,只要不太过分,朕都应允你。”

余九龄道:“臣想让陛下,在长安城里再赐给臣一座宅子,臣那争气的妻子已经......又有了,孩子多了,宅子就需要的多了......”

李叱看向余九龄,眼神里闪现过一丝心疼。

余九龄这个国公,不要官职不要权势,哪怕是到了现在,他还是只想做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人。

所以李叱语气有些触动的说道:“呸!你自己买不起?”

余九龄:“陛下,臣买的起买不起,陛下心里没点数么......臣那点俸禄......”

李叱哈哈大笑,看向坐在一边傻笑的丁青安说道:“回去记得提醒朕,在长安城里选个好地方给咱们余国公建个新宅子。”

余九龄看向丁青安说道:“你可记住了,而且一定要坚持。”

丁青安说道:“国公爷,我记住了是没问题,可为什么还要坚持?”

余九龄朝着李叱努了努嘴:“咱就怕,到时候不知道怎么了,陛下就让你记不住了。”

李叱哈哈大笑:“你让他坚持,朕若假装不记得了,他又能坚持什么。”

余九龄:“好歹也得有个人证啊。”

李叱道:“你找这个人证也不怎么样,随时都有叛变的可能。”

余九龄叹道:“可臣也没别的法子了啊,臣也是想相信陛下的,可陛下伤臣太深......”

李叱抬起手在余九龄脑壳上敲了一下。

余九龄揉着脑壳说道:“不用选地方,臣觉得城南那边就不错,地方大,又清净,臣也不用再多要一处宅子了,臣就请旨在城南建一座稍微

邻居少妇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大些的,现在臣住着的那所宅子,陛下以后再赏给别人。”

李叱心里一震。

他抬起手想在余九龄肩膀上拍一拍,余九龄以为陛下又要弹他脑壳,连忙躲闪。

李叱道:“你的就是你的,朕给你的,谁也不能再拿走。”

说到这,余九龄忽然想起来另外一件事,他提醒李叱道:“陛下,关于高真的事,现在大概用不到他与徐绩暗中周旋了吧?”

李叱点了点头:“用不到了,所以朕打算回长安后,就下旨提升他的爵位和军职。”

余九龄嘿嘿笑起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开心。

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现在就高真还没有获封国公,陛下现在既然说了,那高真这国公封号应该也不不远了,不然的话,高真去南疆那边做大将军,身上没个国公的封号,都显得有些分量不够重。

“九妹。”

“陛下,什么事?”

“你真的不想出去当个官儿?朕让你去领个道府如何?做封疆大吏!”

余九龄听到这话连连摇头:“陛下你可饶了臣吧,也饶了百姓们吧,臣去做道府,那得把百姓们祸害成什么样,臣无祸害之心,可臣有祸害之蠢啊......”

李叱又问:“那去做一卫大将军如何?”

余九龄又摇头:“陛下可别劝臣了,臣是真的不想做官了,太累太麻烦,臣就一直做陛下的马屁虫多好。”

李叱道:“你这马屁虫做的,也没什么好处可拿。”

余九龄道:“是......陛下你终于能反思一下了,臣这马屁拍的辛苦啊,拍的不好,陛下罚臣的俸禄,拍的好了,陛下还罚臣的俸禄,拍的好拍不好,陛下还都说臣是谗臣......”

这话当然是玩笑话。

所有人都算上,得到的赏赐之丰厚来说,余九龄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李叱是没少扣他的俸禄,可李叱赏给他的,比俸禄多百倍。

李叱笑道:“你也知道,御史台的那些大人们盯着呢,不但盯着你们也盯着朕......如果朕不扣你俸禄就给你赏赐,御史台的人就会说朕昏聩,朕时不时扣你们俸禄,再给奖赏,他们也没话说。”

余九龄一挑大拇指:“陛下老奸巨猾啊!”

李叱:“......”

噌的一声,余九龄从马车上直接跳下去了。

李叱往外看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朕和内忧外患斗,还得和御史台的大人们斗,更要和你这样的反贼斗......你就说朕累不累。”

长安城。

之前因为各种各样的事,原礼部尚书,吏部侍郎,全都空缺了出来。

来自西域的各国使臣就要到了,所以李叱在离京之前,将归元术调任礼部尚书,挂刀门大师兄贾阮调任礼部侍郎。

这俩人这两天也很忙,毕竟各国使臣距离长安已是没多远,纵然不会巴结着他们,可该有的准备还是要有。

陛下对他俩说过的,不能过分热情显得上赶着他们,也不能失了大宁的礼数。

归元术如今一身宽袍大袖,穿起来格外的不自在,他还是觉得那一身武装穿着舒服,也不用整天假装很斯文。

现在最苦的是要重新读书啊,作为礼部尚书,总不能被人说没学问吧。

以前他当然不是没学问的人,当初在大兴城里,可是正正经经在帝都最好的书院结业的高才。

可是架不住他这些年丢的多。

原来在书院的时候,要满嘴的之乎者也,出了书院后就满嘴的格老子屁。

现在搞的,之乎者也不会说了,格老子屁还得憋着不能说。

“大人。”

贾阮问归元术:“那些使臣来了,还需要大人你亲自去接待一下吗?”

归元术道:“我不去了,你代表陛下,代表礼部,到城门口迎接一下。”

贾阮点了点头后说道:“那他们要是拍我马屁的话,我该不该拒绝呢?”

归元术道:“那拒绝个屁啊,他们愿意拍你马屁,你就全盘接收,陛下只说不准咱们拍他们马屁,没说不准他们拍咱们马屁。”

贾阮道:“大人理解陛下旨意,透彻。”

归元术道:“那是......其实按理说,我去接一下,也不算是太上赶着他们,只是我怕自己忍不住。”

他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我脾气,万一碰见个说话阴阳怪气的,我是忍不住的,当场把使臣打哭了这种事,陛下终究也还是要罚我,所以我还不如不去。”

贾阮:“陛下也是,知道咱俩都是粗人,偏偏还让咱俩干这礼部的差事......”

归元术笑道:“好在我官儿比你大,还能让你顶在前边。”

贾阮:“......”

正聊着,外边有人快步进来,俯身对他们两个说道:“尚书大人,侍郎大人,西域诸国的使团已经到长安城外十五里了。”

归元术笑道:“陛下还没回来呢,这些人先到了......侍郎大人,你去吧。”

贾阮叹了口气:“行,我这就去。”

归元术道:“记住陛下吩咐,不用太给他们面子,毕竟过阵子咱们大宁的边军,就去掏他们老家了,当然啊,你身为礼部侍郎,也不能失礼。”

贾阮嘿嘿笑了笑,向归元术拱手告辞,带着手下人去城门外了。

归元术想着这些使臣到了,自己也得去准备一下,于是就去见徐绩。

作为宰相,陛下不在长安,宰相主事,这接见款待使臣的事,终究还得请示徐绩。

才到未央宫,还没有进徐绩办公的地方,后边就有礼部的官员追上来。

“大人不好了。”

那官员跑的气喘吁吁,一边跑一边朝着归元术喊:“侍郎大人在城外动手了。”

归元术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他怎么样?”

那来报信的小吏咽了口吐沫后说道:“侍郎大人没事

邻居少妇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有个傲慢无礼的西域人,被侍郎大人打哭了,哭的嗷嗷的。”

归元术:“......”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