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bgmbgm老太太毛多多 宝宝那么多水还说不要动图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对话框里还有些内容,程煜继续往下看去。

“该消耗品在使用时,不得被任何人类察觉,否则同样会被判定为失效。使用该消耗品时,允许宿主携带不超过自身体重的物品,包括生命体。”

关于瞬间移动术的描述已经全部完毕,但程煜的脑中再度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想要实现在使用瞬间移动术的时候,不被人看见,这倒不难,程煜只需要安排合适的时间以及地点,必然不可能有人知道他凭空消失了。

可问题在于,瞬移之后,他将会出现的地点,程煜是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精确的。

虽说以现在股沟地球的精度,已经做到了小数点后六位,也就是按照度分秒的单位做到了百分之一秒的精确度,这在理论上是已经可以定位到小于一平方米的面积了,可程煜总不能在瞬移之前,还要去查一下那个经纬度坐标所标示的位置有没有人存在吧。

这样的一条限制,几乎注定了程煜不能随心所欲的随时随地进行瞬移,只能在限定的时间和地点进行。尤其是到达处的位置,几乎必须设定在绝对的无人区,又或者程煜想要瞬移到哪儿,就提前在那儿买一套房,然后将经纬度定位设置在那套房里。

可问题是,股沟地球已经代表了民用产品最高的精确度,却依旧有着五米左右的误差,这种误差很容易会将程煜直接瞬移到一堵墙里。

所以,这个瞬移术只能将瞬移的抵达地设置为荒郊野外?然后程煜就必须开动十一路公交车,一二一的走到他真正想要去往的地点?

这玩意儿有点鸡肋啊!

最初看到瞬间移动术这几个字的时候,程煜那发自内心的激动之情几乎荡然无存,原本以为自己即将成为一个火影忍者,飒一下就消失不见,然后出现在伦敦喂喂鸽子。可现在看来,想要喂鸽子难度不小,毕竟那得在伦敦大半夜的时间,先抵达伦敦周边某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然后再一二一的走到伦敦城里才能实现。不过,想要喂鲨鱼倒是挺简单,只需要把自己瞬移到太平洋里,然后割破自己的皮肤流点血就能吸引鲨鱼过来大快朵颐了。

真是个坑爹的技能!

程煜认真的思索了一下,想要使用瞬间移动术,首先,你得具备不错的数学计算能力,确保出发地和抵达地之间的直线距离。其次,你得具备足够强大的地理知识,选择抵达地是门相当有难度的学问。第三,你还得是个上网小能手,最起码你得有能力在被禁止使用股沟地球的地方耍起来。第四,你还得有强健的体魄,确保自己被瞬移到荒郊野外或者荒山野岭之后,有足够的体力走到人类活动的区域内。

当然,首先你得足够的细致,否则,你根本就不可能如此巨细无遗的想到这些,并且在未来需要使用瞬间移动术的时候将这一切井井有条的安排妥帖。

但是不管怎样,瞬移这个技能的本身,还是有着相当大的作用的。

更何况,在发动瞬移这个技能的时候,程煜还能携带最多不超过自己体重的各种东西,这其中甚至包括活人。

就拿这次俄罗斯之行来说,如果当时程煜就已经拥有了瞬移这个技能,他只需要消耗二十点积分,就能瞬移到乌兰乌德附近,这可比他去找安德烈维奇安排他用货运的方式离开中国强的太多了。单单只是减少让人知道这件事的麻烦,就已经值回那二十点积分了。

回来的时候就更加舒坦了,程煜再不需要折腾出那么多的行程,哪怕点点和伊诺娃的体重加起来超过了程煜的体重,程煜大不了来回两次,依旧可以轻松的带着两个孩子回来。

甚至于,这个任务可以变得格外的简单,庄毅自然也毋庸付出自己的生命。

程煜只需要一次瞬移,就能抵达马克西姆的那处营地,并且可以很精准的打哪指哪,程煜当时得到的定位,那可是直升机上的军用品,比股沟地球不知道精准多少。然后只需要搞定那俩孩子,直接瞬移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再折回去进行一次注定无惊无险的屠杀。而无需像两天前那样险象环生。

当然,这些都不是可以吃后悔药的事,但这也充分的说明了瞬移这个技能的弥足珍贵。

以后如果再有这种营救类的任务,程煜将会完成的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从概率上来说,神抠系统既然赋予了程煜兑换瞬移技能的权力,大概率今后再也不会有这种营救类的任务了,即便有,估计也会在任务内容中清楚的表明不能使用瞬移。

但至少从今而后,程煜再也不需要担心关于进出国境这种事了,不管以后的系统任务目的地在哪,他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抵达目的地附近——呃,这个附近,可能会有点远。

程煜也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个瞬间移动术,从本质上来说,就是系统给他的一个新型交通工具,以免他每次面对系统任务的时候,都要在规划行程这件事上大费周章。

……

一阵困意席卷而来,程煜头一歪,真正的进入了睡眠状态之中。

一觉醒来,屋内一片漆黑,只有还没拉上窗帘的窗户外,透进一些昏暗的灯光。

程煜站在窗前,望向外边。时间是接近十二点的半夜了,酒店外的街道上只有极其稀少的几点灯光,估计这会儿出去想找个吃宵夜的地方也得费点儿劲。

毕竟只是一个四五线城市,要不是计划单列,那就是个县级市的规模,哪怕这家酒店是在市中心的位置,入夜之后周围也没什么灯光和人影。

突然想起还有两个孩子,下午程煜借口要休息,让薛长运把两个孩子带去了套房里的另一间房休息。没想到自己一睡就接近十个小时,也不知道那俩孩子怎么样了。

拿起手机,程煜这才注意到薛长运给他发了三条微信。

第一条是傍晚五点多钟,薛长运问程煜醒没醒。

六点半的时候又发了一条,告诉程煜自己带俩孩子去吃饭了,如果程煜醒来不用担心。

然后是接近九点的一条,薛长运说两个孩子困了,他看着他们睡着之后回了自己的房间,让程煜醒了之后找他。

程煜拧开房门,走到隔壁那间卧室,打开门看了一眼,两个孩子睡得很安稳,他也便轻手轻脚的重新关好门。

虽然是接近第二天的时间,但程煜估计薛长运还没睡,便还是拨了个电话过去。

薛长运很快接听,笑着说:“程少,醒了?”

“嗯,刚醒,看到你的微信,琢磨着你应该还没睡,就打给你试试。你住几号房?我去你那边。”

薛长运报了个房号,程煜简单收拾一下便径直过去。

“您这一觉睡的可是真够长的。”

“一路神经紧张,加上舟车劳顿,这几天就一直都没怎么睡过安稳觉。这个点,还能找到吃东西的地方么?饿了……”

“能找着,我给您发最后那条消息的时候特意问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就怕您醒了会饿。”

“俩孩子睡屋里应该没啥事吧?”程煜稍微有些不放心。

薛长运摆摆手道:“不会有事的,这层楼除了咱们,其他客人上不来。消防通道都锁了,这是接受物资的那个干部特意安排的,说咱们的安全是第一保障。”

“那就行,咱俩出去吃点东西吧。”

出门走了一小段路,俩人走进了一家烧烤店,点了一大堆羊肉牛肉,倒上酒先就着花生米喝了起来。

“明儿你还得给我找辆商务车,司机也得安排一下,最好是安排两个司机轮班开。路不短,路上是不是还得住一晚,怎么得开个三四个小时呢吧?”一口酒下肚,程煜舒坦了些。

薛长运哈哈一笑,说:“没您想的那么远,说起来是最北边,但这里在公鸡背上,离西溪也还不到两千公里。两个司机换着班开,加上路上吃饭放水什么的,一天一夜绰绰有余了。差不多也就是二十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只有不到两千公里?”

“嗯,高速刚好比较直,不绕路。”薛长运拈了个花生米扔进嘴里,“车的事儿您放心吧,我安排好了。车是生活家,可惜没有别墅版的,司机也联系好了,明天全天候的待命,您觉着什么时间方便出发就直接动身。”

程煜听了一愣,生活家是个什么玩意儿?

“生活家?”

“哦,就是上汽大通出的一款房车,能坐能躺。我原本也是想着租辆商务车,这样能坐着舒服点,但到了那边一说情况,人家告诉我说他们有房车出租。我心说这显然更合适,就给租了下来。”

“这小地方还有这么高端的租车业务呢?”

“跟咱们那还真算高端,但这是哪?蒙古大草原啊,来度假的要是不打算走城市住酒店,租辆房车上路再好不过了。”

“关键这车一般人也开不了吧?租车再配个司机,荒郊野外住着也挺愁人的吧?”程煜笑了,喝了口酒。

“这车标准卡的死,刚好小于六米,卡着让C1照就能开。”

程煜点点头,虽说还没看到车,但显而易见,房车肯定比商务车更舒服,毕竟是接近两千公里的路程。

“你还真是有心了。”

“主要是这个地方的租车点出乎我的意料,我也就是趁着没事去打听了一下。司机是让教育局一个主任给找的,都是当地人,给政府部门开了十几年车了,信得过。”

这时候,烤好的牛羊肉端上来了,程煜和薛长运也就不再多说,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吃吃喝喝到差不多两点多钟,两人溜达着回了酒店。程煜睡了一天这会儿精神正好,薛长运因为是明早的飞机,睡不睡的也不重要了,俩人便干脆让酒店的服务员给在大堂吧弄了瓶酒,慢慢的喝着聊着,很快天亮。

大夏天的,又是处在二连浩特这种海拔接近一千米的地方,早晨不到五点,天就已经亮了。

程煜站起身来,说道:“还是各自休息会儿吧,等俩孩子醒了我就直接带他们联系那两个司机上路了,你也休息会儿去坐飞机。”

薛长运也正有此意,将程煜送到房门口。

回到自己的套房里,程煜站在两个孩子的卧房门前听了听,没什么动静,便蹑手蹑脚的走进自己的卧房,到洗手间冲了把澡。洗完出来就听到那俩孩子的卧房里有动静,抬头一看,点点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屋里走了出来。

“睡醒了?”程煜笑着轻声问道。

虽然没听懂,但点点也大概明白程煜是什么意思,走到他面前,用手比划着一个小方块的模样。

程煜知道这是孩子有话要对自己说,让自己拿手机出来翻译呢。

于是他便找到手机,调出翻译APP,让点点说话。

“妹妹先醒了,她饿,想吃东西。”点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些羞赧的表情。

程煜哈哈一笑,揉了揉点点有些毛糙的发型,说:“去叫伊诺娃起床吧,我带你们去吃早饭。吃完咱们就要动身了,去的地方是你们今后要生活在那里的地方。”

点点乖巧的点着头,回到卧室里,很快带着伊诺娃一起站在了程煜的面前。

带着两个孩子,去了酒店的餐厅,这种自助式的餐厅对付孩子,尤其是不熟悉的孩子最好,他们喜欢吃什么,就让他们自己选,也省的程煜跟他们之间交流不便的苦恼了。

吃早饭的过程中,程煜按照薛长运给他的电话号码,联系了那两名司机其中的一名,司机表示他会立刻通知另一名司机,然后到租车点等待程煜。

吃完早饭,程煜回房拿上东西,退房离开,也懒得再跟薛长运打招呼了。

到了租车点,两名司机早就恭候多时,租车的手续他们也早就一并办好,只等程煜用他自己的身份证签名取车,费用是薛长运昨天就已经付清了的。

看到这一切,程煜不由得微微颔首,心道薛长运这家伙,真懂事啊!

上了车之后,程煜才对这辆车有了个全新的感官体验。

车子不算太大,进门的位置有个电磁炉的灶台和水池,里边是面对面的四张椅子,中间有个小饭桌。车尾部是卧室的空间,中间有个小小的洗手间。车头司机和副驾驶的位置上方,竟然还有一张床,虽然空间矮了点,但躺在那儿也不会觉得太过于逼仄。

这可以啊……

程煜很是满意。

两个孩子简直就要惊呆了。

作为从小几乎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的孩子,他俩倒是没少见过车子,但像是这种房车那绝对是闻所未闻。

车子开动之后,点点小声的问程煜:“这是把房子拖在车子后边了么?”惹得程煜哈哈大笑。

既然有热饭热菜的空间,程煜便干脆买了一大堆饭菜打包,饿了只需要翻热一下就能吃。也就九点多钟,一行开始朝着西溪的方向出发而去。

喜欢抠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