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男在车里㖭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皇宫里,已经变成了一只小老鼠的凹凸,猛的扎入了一座寝宫之中。

此时的皇宫已经没有了活人。

这让凹凸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他虽然也杀了很多人,但应该不至于整个皇宫的人都死光了才对。

这里难道真的像是诺兰所说的那样,有一个另外的强大存在?

一个可以屏蔽自己感知的存在?

那样的话,究竟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达到那种境界?

“呵呵,一定是我想多了。”

凹凸重新变成人形态,然后扭头朝着寝宫跑去。

咚!

一推门,他就撞到了一个坚固的东西。

凹凸抬头看去,却发现是一个全金属机械人。

“智械种?”

作为一个使徒,凹凸当然知道智械种这种新型异种。

这种异种的诞生,源自于人类本身。

他们这个种类,是没有使徒存在的。

可皇宫之中,怎么会有智械种生物的存在?

这根本不科学好吗?

凹凸想要推开对方,可他猛然一用力,对方的身体居然纹丝不动。

“什么情况?”

凹凸心里有些震惊,他现在虽然非常虚弱,但最起码还有着5-6阶的实力。

可对方居然能够纹丝不动,那至少是7阶的力量了。

“你是什么鬼东西?”

机械人单手抓住凹凸,冰冷的电子眼扫视了一下他。

就像是扫描他身上有没有危险物品一样。

凹凸感觉自己遭到了冒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使徒,使徒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放开我,你这个铁疙瘩,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知不知道你在对我做什么?”

机械人像是听懂了凹凸的话一样,扭头对他说道:

“我在对你进行一次有效的消毒,你的身上太脏了。”

“额?”

嘁嘁嘁!

在凹凸惊诧的时候,一股浓烈的杀菌剂喷洒在他身上。

这本来没有什么,但凹凸作为一个使徒来说,这种方式对于他就是一种极尽的羞辱。

“你在喷杀虫剂吗?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在对一个……”

咔嚓!

就在凹凸喋喋不休的时候,机械人直接撇断了他的手指。

然后非常冷漠的说道:

“你的话太多了,现在已经杀毒完毕,你可以进去了。”

凹凸的嘴角一阵抽搐,作为一个使徒,他的意志当然可以支撑得起他刚才受到的痛苦。

不过是被人撇断手指罢了,这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让他害怕的并不是撇断手指这件事情,而是对方的态度。

对方的主人,应该早就知道自己在这里了。

甚至对方早就已经知道了他这些年来的计划,一直像看着一个小丑一样的看着他。

看着他出丑,看着他被击败,甚至想要看着他死亡!

这不是凹凸想要的结果,但现在的他,或许连逃跑的资格都没有了。

“好,我这就进去……”

凹凸有些慌乱,但机械人并不会观察他的出丑,只是目送他走向宫殿的深处。

凹凸继续向前走,一直走,一直走到宫殿的最深处。

模模糊糊的状态下,他好像看到了宫殿的王座上,坐着一个人。

“你是……五七一?”

皇帝,五七一。

这个时代的真正帝王,皇室的掌控者,新帝国的霸主。

帝国三大战神之一。

他已经失踪了三个月多,很多人都以为他出事了,隐藏了,或者死了。

却没有想到,五七一居然隐藏在这里。

凹凸又稍微走进了一些,他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除了求饶之外,似乎任何选择的最终结果,都是死亡。

所以……

“皇帝陛下,求你放过我吧!”

噗嗤!

王座上的五七一嗤笑了一声,如果熟悉他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五七一,声音有些不对劲。

他的声线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中年男人。

很怪,也十分的特殊,就像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还有一个老者的混合体一样。

这种特殊的声音,让凹凸印象深刻。

但因为这些年来他因为需要躲避和隐藏,所以他也没有听过五七一原本的声音。

就以为眼前的五七一,就是新帝国的皇帝。

“陛下!”

砰!

凹凸还没说完,就被五七一一脚踹飞出去。

他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的鲜血不断涌出。

没有了原本的肉体,凹凸的身体强度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异种。

现在的状态只能维持自身灵魂能量的不散溢罢了。

他急需休息,但又没有休息的机会。

身后便是吕落,眼前是五七一,他已经无路可逃!

如果五七一不能放过他,那他必死无疑。

“陛下,陛下,你放过我吧!

这些年来,我……”

“凹凸,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废物啊!”

五七一再次开口,可他这次的语气,却让凹凸心中一凉。

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认识自己。

“你不是五七一?”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啊!”

五七一缓缓走到了凹凸身前,只见他的身体一阵变换,一副东方女人的样子,出现在她身上。

而且她的身材,也随之减小。

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女人。

凹凸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不管是使徒的记忆,还是觉醒之后的阅历。

都没有这个女人的存在。

那么,她是谁?

“你是谁?”

“你害怕的人。

虽然过去我有过很多的名字,但现在,我喜欢我的新名字。

你可以叫我,阳!”

阳?

一个没有姓氏的单名吗?

凹凸惊恐的跪坐在地上,等待着阳的发落。

而阳则是将目光移向了门口,似乎那里有着什么值得她期待的事物。

“你终于来了啊!吕落!”

吕落的身影缓缓从门口走出,在他到来之后,凹凸连跪带爬的来到阳身后。

原因很简单,虽然阳会打他,虐待他,可至少阳不会杀了他。

而吕落呢?

也许过去的吕落,只是美琪的一个下属。

可如今的他,就是真正的怪物,一个可以吞噬掉使徒的怪物。

吞噬者的化身!

“阳大人,他他他他……”

凹凸有些口齿不清,看得出,在他见到吕落的时候,紧张的情绪已经彻底充斥了他的内心。

看着他如今的样子,阳略微有些鄙夷。

“使徒,是这个世界的至高生物,一个使徒混到你这种样子,还真是够可笑的!”

凹凸微缩在阳的身后,没有说话。

眼前这两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他能够碰瓷的。

他现在只能小心翼翼的猥琐在这里,这样才可以保持一个安全的状态。

“哼!”阳冷哼了一声。

她没有再去看凹凸,这样的使徒,也不值得她去看了。

扭头看向门口的吕落,阳的眼神逐渐变得玩味起来。

“吕落,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这个时间,比我预计的要早一些呢!”

“预计?你的意思,是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吗?”

“不是吗?”

两人的对话意味有些不明,吕落看着阳,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之前不是说,要和诺亚离开这个地方吗?远离这片烦恼的社会,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吕落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阳的目光很明显暗淡了一些。

看得出,诺亚的存在对于阳来说,绝对是有影响的。

“想要的生活啊……那些东西确实会让我向往,不过,作为一个使徒,我拥有更重要的使命。”

阳的目光,从最开始的迷茫,追忆。

到了此时,已经变成了彻底的坚定!

就像是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每个使徒,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

而她作为第一使徒,更是有着绝对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种责任约束了她,也约束了她的向往。

……

“使命这种东西,真的没有办法言语啊!

诺亚人呢?”

阳微微昂头,她的手臂上突然浮现出一个人脸,这张脸,正是诺亚的样子。

“你好啊吕落,我现在过的不错,没想到你这种家伙,也会为了别人担心,真是让人意外啊!

你是把我当成了朋友吗?”

吕落的脸色再次变得茫然起来,朋友吗?

这个词语对于他来说不算陌生。

但他和诺亚之间的关系算是朋友吗?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关系算不算朋友,或许在这之前,他们还是敌人。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诺亚的关系已经有了一些转变。

是因为哑女阳?

还是因为他们联手从末日圆盘的世界里走了出来?

“朋友啊,勉强算是吧!”吕落点点头,大方的承认了。

而对面的阳和诺亚,在听到了吕落的肯定后,却变得沉默了起来。

说到底,他们从来都不算是敌人。

“吕落,你的成长我是有预料的,你太特殊了,我知道你有一天可以来到这里。

但我没想到的是,你会来的这么快。

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准备好啊!”

“阳,你在准备什么呢?”

吕落又靠近了一步,阳身后的凹凸都快缩成一个球了,眼前的吕落身上,充满了使徒的气息。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已经彻底吞噬掉了他自己的身体。

一个吞噬掉使徒躯体的吞噬者,那和使徒有什么区别?

“吕落,别在靠近了,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危险了。

我不想和你战斗,至少现在不想。

现在还不是时候,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阳对吕落伸出了手,看样子,是不准备把凹凸交出来了。

吕落虽然也很奇怪,阳为什么要保护凹凸这个废物,但他今天,并不打算留手。

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吕落一指凹凸,眼神变得冷漠起来:

“我不需要满意的答复,我需要的是他。

至于你们,还有皇帝五七一,我相信稽查部会感兴趣的。”

阳见吕落不愿意放手,整个人也变得严肃起来:

“吕落,你的选择,并不是什么优秀的选择。

如果你知道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恐怕就会明白,你现在的选择,其实是完全错误的。”

“错不错误,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些选择是你们做的,还是我做的。”

吕落猛然向前一步,蒸汽和黑色的序列能量已经抄底缠绕住他的身体。

毁灭者的力量,当然是无比强大的。

但背靠末日圆盘,又拥有吞噬者的他,也不算差!

既然到了这个时候,那他也不需要再去隐藏什么了。

“蓄意,轰拳!”

轰!

周围的气流以螺旋形的状态,钻入了吕落的手臂,又再次以尖锥的旋转方式,从吕落的拳头喷发出去。

强烈的气流摧毁了吕落眼前的一切。

宫殿的屋顶被掀翻,整栋建筑都在一瞬间崩塌。

而拳头中心的阳,则是靠着光转粒子的能力,挡住了吕落这一击。

不过这只是战斗的开始!

此时的吕落,远远要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强大。

也包括眼前的毁灭者,阳。

吞噬世界之核!

当吕落再次双手合十的时候,一圈紫黑色的圆盘,将整个皇宫彻底笼罩。

犹如末日降临一般的力量,让周围所有的生物感觉到战栗。

这样的一幕,恐怕所有的帝都人都可以看见。

这一刻,吕落已经不再隐藏了。

……

白家,白墨和白月光站在他们的楼顶。

白月光的眼神已经变得有些呆滞了,这样毁灭般的力量与威势,就算是秘典中,都少有记载,更不用说亲眼见到了。

“老头,你说……这玩意是吕落弄出来的。”

“虽然不能够确定,但从能量的属性上来看,确实是吕落的能力。”

“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他的身上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准备准备啊!也许,我们期盼的决战,就要来了。”

白墨的眼神充满了凝重。

吕落的能量确实很强大,但在那股能量之中,他还感觉到了另外的一股能量。

皇帝,五七一!

五七一没有死,而且,正在和吕落战斗!

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很意外的结果。

但事实就是如此,吕落正在和皇帝战斗,原因不明。

不过白墨知道,这或许就是白家最后的机会了。

“我们要去帮助吕落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

……

……

在稽查部中,稽查部总长谷天峰也来到了楼顶。

他的周围,是以黑鸦为首的大量稽查部成员。

这些稽查部超凡者正在严阵以待。

他们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意外,除了震惊于皇宫中爆发出来的力量之余,他们对今天的情况,似乎早已经有所准备了。

“终于……终于到了这一天啊!”

谷天峰若有所指的说道。

一旁的张长明和武夜姬则是一脸疑惑,他们同样感觉到了吕落的能量。

但他们又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敌人是谁。

“老师,吕落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对自己的老师早已经不复当初,但为了探知吕落的情况,张长明还是对谷天峰开了口。

谷天峰看了看张长明,眼神淡漠,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张长明的选择,在稽查部其他人看来,就是叛徒。

但谷天峰却不这么认为。

张长明,是整个稽查部里,为数不多有人性的人。

这很难得,也不需要被唾弃。

“吕落正在那里!”

谷天峰指了指皇宫。

“我知道,可吕落……”

“他杀死了使徒,第九使徒,凹凸!”

“额?这么怎么可能?”张长明一脸诧异。

吕落的实力很强,成长速度也很快,可要说他现在可以杀死一名使徒,他还是不相信的。

“不用否定,你对现在的吕落,根本一无所知。”

“可吕落的实力……”

“真到了那个地步,实力已经无足轻重,真正左右力量的,早就变成了规则与本质。”

谷天峰说完,又看向了皇宫。

此时皇宫内部的情况,他其实也不太清楚。

但可以确定的是,此时皇宫里面真正隐藏的东西,已经出现了!

稽查部要做的,就是将之彻底清楚!

然后让整个皇宫,还有帝都,重新恢复秩序!

张长明无言以对,而武夜姬只是一直盯着的皇宫,始终没有说话。

“我要去找他!”

“皇女殿下?”

“我要去找他,谁都不能拦着我!”

……

在末日圆盘出现之后,各方势力都在看着皇宫,他们的内心也有些挣扎。

尤其是那些皇子皇女们,他们或多或少已经猜到。

这个时候就是站队的时候了,站队正确,就可以获得大量的利益。

甚至是亲王,乃至皇帝的位子。

可如果判断错误,站队错误,那他们面临的,将会是无尽的深渊。

之前稽查部通报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

皇宫之中,有使徒的存在。

那是可以比肩战神,甚至超越战神的存在。

他们现在过去,就是搏命。

那么,真的要搏一搏吗?

二皇子寝宫里,二皇子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走。”

“皇子殿下,真的要去吗?”

“为什么不呢?”

二皇子的决断,同样在其他皇子皇女的住所里发生着。

在这一刻,他们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决断。

“吾等身为皇族子嗣,皇族有难,陛下危险,吾等自然责无旁贷。”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欲望,这几乎是必然的。

没有欲望的人,也没有办法走到如今的这一步。

但这些皇族子弟的心中,也不仅仅是拥有欲望。

作为皇族,他们也有着皇族的骄傲,这种骄傲,在这个时候就会化为热血。

一腔皇族之血,足以燃尽一切。

稽查部的广播,在帝都的各处响起。

惊醒了所有人。

“稽查部严正通告,使徒级怪异正在威胁皇宫,请所有有志之士,以及所有皇族子弟,前往皇宫支援。

这或许是决战,或许不是,请各位皇族子弟,做好自己分内之事。”

稽查部的提醒,已经有些晚了。

在这条通告传达之前,其实大部分的皇族子弟,已经赶往了皇宫。

望着天空中的末日圆盘,他们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

皇宫之中,阳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末日圆盘,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些赞许。

“想不到,在我离开之后,你可以如此之快的掌握它。

吕落,你果然才是真正的天选之子。”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吕落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闲聊的兴趣,在他说话的时候,无数的触手已经将整个皇宫的撑起。

巨大的口器和尖刺捆绑住了这座宏伟的宫殿。

将其向天空拖去。

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十分可怕,就像是末日的使者,抓住了整个皇宫一样。

“那是什么?”稽查部成员已经看到了天空中的触手。

整个皇宫拔地而起,这个过程,不是一两座宫殿,而是整个皇宫。

比山峰还要粗大的触手,将皇宫卷起。

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拖着皇宫,向天空中升去。

看着这让人惊恐的一幕,很多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对方想要做什么?毁掉整个皇宫吗?

在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这个笼罩皇宫之人,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轰隆!

卷住皇宫的那几条触手中,最粗壮的几条,已经开始收紧。

它们的力量实在太过于强大,以至于皇宫的防御阵法都无法与之匹敌。

皇宫在巨大的触手下被肢解。

对方,真的要把皇宫彻底毁灭!

武夜姬看着天空中的触手,作为吕落的**,以及长期合作,修炼的女人。

她当然知道这些触手一定是吕落的手笔。

可吕落到底在干什么?

他这种人,怎么会做出毁灭皇宫的选择?

“吕落……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你到底怎么回事?”

有着同样想法的人,可不止是她一个,张长明,武邑,还有那些认识吕落,了解吕落能力的人。

此时心中都产生了同样的疑问。

吕落,到底在做什么?

他到底在做什么?

喜欢末日圆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