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这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丹虹渔,她居然来到了此地,此时没了平时的傲慢和趾高气昂,就像是一个来旅游的平常游客。 左顾右盼的招了招手,叫来了服务员,开始用英语交流,结果服务员不懂,就开始用汉语,“汉语能行吗?”

“汉语可以。”

这才走进了里面,落座了。

“居然是她。”

我刚才心“扑通!”一跳,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整个人都一瞬间被叫醒了一样。

先不说其他的,就说同在一做城市,能够相遇也是莫大的机缘了,没想到,我俩在茫茫世界之中居然相遇。

缘分啊。

我看着她,心中跃跃欲试,却也知道,自己易容改面,她认不出。

可还是想去攀谈攀谈,因为我在此地露脸也无事,就笑了,放下了刀叉和塔尔齐大哥说,“大哥,我遇到了一个熟人,你先吃,我一会儿回来。”

“熟人,好啊,你去把。”

塔尔齐大哥在那拿着刀叉,正在搏斗一样,乐此不疲。

我擦了擦嘴起身,走向了丹虹渔,心中感慨万千,据我知道,她在我杀了高牧之后就立刻脱逃了。

而且还给佟晓静发了短信,示警,说明她不是坏蛋。

此时来到乌伦巴托,恐怕是她来旅游的吧。

我笑了笑,走到了她的桌子旁。

她正在喝水,脸色微微发白,一看就是这段时间一直风餐露宿,这时一抬头看到我,明显一愣,随之点头一笑,“先生,有事。”

“当然有事。”

我坐下了,自顾自的看着她说,“你知道我能遇到你,多么的激动吗?”想直接摘下面具,可此地有人,如果摘下,还不吓死个人才怪。

大变活人啊。

我就想告知身份,去个单独的地方说说,有太多的话想说了。

“??????”

丹虹渔眉头一紧,“你是中国人,看过我的节目是吗?”感觉自己暴漏了,有些警惕。

“??????”

我头有些大,攥住了她的手,看左右无人,说,“我是姜无涯。”手上暗暗一用力,“不要吃惊,我带了人皮面具。”

“什么?!”

丹虹渔明显没听懂。

我翻了个白眼,“我啊,姜无涯,你连我的都认不出了吗?”一想笑了,这面具带上,气质完全变了。

主要是声音也会发生微弱的改变。

她怎么可能认得出。

“来,跟我来。”

拽着她就起身。

她听到了我的话,懵了,“你,你是姜无涯。”声音明显颤动,整个人的眼前都发红,有些眼泪打转。

太激动了。

忙茫茫人海啊,谁敢相信会相遇啊?!

“没错,我就是姜无涯。”

呵呵一笑,我激动的攥进了她的手,拽着她去了卫生间,左右一看,女卫生间没人,立刻带着她闯了进去,关上了隔门,就伸手从耳朵处,把面具摘了,笑呵呵的摊开了双臂,“认出我来了吧。”

“真是你。”

激动的丹虹渔一瞬间热泪盈眶,整个人都颤抖了,死死的抱着我,“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呢,居然真的是你。”

“哗!”“哗!”的哭了。

“我也想你啊。”

我心情同样如此,经历

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了杀人一事后,没想到辗转几千里之外,事隔几个月,我俩能这么相遇,太匪夷所思了。

我抱着她,捧着她的脸,也动容了,“你还好吧。”

我和丹虹渔的关系一直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可以说是互相利用,反正是某种利益关系。

可是现在这一刻,颇为的激动,真诚。

我根本没去想,丹虹渔会报案,会向老书记出卖我,激动的心情,依然在“扑通!”“扑通!”的跳。

这时细细一想也不可能。

我捧着她的脸,吻了过去,格外的激动。

“呜!”“呜!”

“小冤家,让你惹这么大的麻烦,因为你,我已经亡命天涯了。”

“别闹。”

“这里不合适,一会儿就有人了,你知道我的身份就好了,先出去,看看有没有人,没人我就出去,回去聊,有好多话想说呢。”

“不行,我想你了。”

“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啊,天天刷微博找你的消息,有人说你被抓到的,我就吓一跳,所幸,都是假新闻。”

“哎呀,我也一样,打听你们的事,你还比较好的,离开了湘西,其他人都在那因为我受罪呢。”

一阵无奈。

丹虹渔叹气说,“你那个女朋友太笨了,我都提前说了,让她出去躲一躲,结果非得不听,怪不得任何人。”

“你怎么跑这来了,这面具又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一把辛酸泪啊,嗯,别在厕所说了,听话,赶紧的出去,看看有没有人,没人,就出去聊。”

“不嘛,不嘛。”

丹虹渔咯咯笑着,在我怀里撒娇。

“不听话了。”

“听话。”

咯咯笑着,擦了擦眼泪,就出去了。

我重新戴上了面具,弄了弄。

丹虹渔便呼喊,“没人了,小冤家,出来把。”

“嗯,嗯。”

出了厕所,结果看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正在那洗手呢,一脸惊讶的看着我,颇为惊叹,怎么出来一个男人。

“我操。”

羞得我满脸通红,跑了出去,看丹虹渔在那笑。

我就明白了,一开始没人,她是等有人了,才让我出来的,“还是那样,死性不改。”

“哎呀。”

咯咯笑着抱住了我的胳膊,看着我的面具说,“你这张脸可是帅死了啊,比你本来那张,要帅的多啊。”

“还是说说吧,你怎么跑这来了吧,我想听听这段时间你都干了什么。”

坐在了座位上。

我对着塔尔齐大哥挥了挥手,示意我还在。

塔尔齐大哥一笑,看了看丹虹渔点了点头,继续吃了。

“那是你朋友啊。”

丹虹渔看了看,“当地的牧民。”

“嗯,很不错的人,我现在住在他家。”

无奈一笑,“逃亡海外啊,你呢,来旅游的吧。”

“哎呀,说来话长,那天你我不是在一起吗?你走

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撞击

后,我就开始担心,想方设法打探你的消息,可根本打探不出来,就在这时,突然传出了消息,你杀了高牧,还有另外六个人,一共七个人,我当时就懵了,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回过神来,立刻开车去了湘北,在那利用准备好的护照坐飞机去了香港,去香港前给你女朋友打的电话,之后就是全世界各地的旅游了。”

丹虹渔拢了拢自己的一头金发,耸了耸肩,“我先去了巴黎,去了米兰,去了纽约,玩腻味了,就又去了南极,这不嘛,刚从南极回来没多长时间,后来一个驴友,推荐说来乌兰巴托,我就来了,今天刚到,吃不惯这里的羊肉,就来了这家西餐厅,没想到遇到了你。”

笑呵呵的掐了掐我的脸蛋,“有缘啊,小冤家。”

“果然有缘,我也是刚到。”

心中畅然,耸了耸肩,“如果不是今天正好过来,你我,有可能相隔永远不得再见了。”我道:“我不可能再以姜无涯的身份出现,你也很有可能不在回湘西,哼哼,这是老天的安排啊。”

“这个安排太好了。”

丹虹渔高兴的乐开了花,问我,“你还没说你的事呢,你怎么杀的人啊,又怎么弄了这张面具到的这啊。”

“我啊,全是泪啊。”

只得把我被抓,法缘,法月的事说了,事无巨细,“当时没有办法,只得杀人逃命,哼哼,这一回,我是亡命天涯,就算在回去,也是更名改姓,不在是姜无涯了。”

“高牧,法月?!那老东西是疯了。”

丹虹渔说,“老东西已经疯了,我有一些消息,说他现在天天骂人,打人,半身不遂之后又中风了一,说一定要找到你。”指了指我,“恨你入骨啊。”

“??????”

喜欢百鬼夜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