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不可以(糙汉甜宠) 相亲男在车里㖭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许昌雄,他是谁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嚷大叫!”

“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报警,等警察来了,我看到底谁是凶手!”

许昌杰说完便拿出了手机。

“昌杰,你这样是何必呢?”

许昌雄阻止了许昌杰。

很明显,他心虚了。

“怎么,现在心虚了?害怕了?”

“如果是你做的你就现在承认,你这没人性的畜生!”

许昌杰越骂越大声。

“老爸都已经变成这样,是我做又怎么样,不是我做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能恢复过来?”

许昌雄说道。

听到这话,张小凡身体一热,有种想上去给他一拳的感觉。

“混蛋,这种话你都说出口!”

说完,许昌杰抡起拳头就冲了上去。

不过,被许昌雄身边的两人拦了下来。

“别动手!否则后果自负。”

其中一个额头有条疤的青年没有感情的说道。

然后一推,直接把许昌杰推退后了几步。

脚下一拌,要不是张小凡伸手拦住,估计就摔在了地上。

“昌杰,有话好好说,干嘛要动手呢?”

“我今天就是过来看一下老爸而已。”

“我们毕竟是兄弟,对于你刚才的胡言论语,我可以不追究。”

“还有,你手中的东西给我看一下。”

许昌雄的目光都在许昌杰手中的那个小仪器之上。

“你休想,我告诉你,这东西我定会上交给警察,然后给他们来查这事!”

许昌杰拒绝说道。

“那至少给我看一下吧?”

许昌雄一脸阴沉。

“不可能!你马上给我出去!”

许昌杰知道,这东西给了许昌雄他就不可能还回来。

“你们俩,去拿过来。”

许昌雄示意站在旁边的两个男子上去。

很明显,这是要硬抢了。

“昌杰,我毕竟是你大哥,有事得跟我商量。”

许昌雄从口袋掏出了包烟,拿出一支抽了起来。

就好像那些流氓一般。

两个男的,奇装异服,凶神恶煞。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直接朝许昌杰走了过去。

“想硬抢?”

张小凡挡在了两人面前。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

“但我看到你非常的不舒服。”

“马上滚开。”

许昌雄双指夹烟指着张小凡恶狠狠说道。

“小凡,这混蛋没人性的,你毕竟是我老爸友人的家属,万一让你今天在这里受到伤害,我心里就过意不去了。”

许昌杰对张小凡说道。

“许叔,没事,有我在他们不敢怎么样。”

张小凡淡然说道。

“呵呵!一个黄毛小子,说话倒是挺大口气。”

“那东西是你发现的吧?”

许昌雄露出奇特的笑容说道。

“是我发现的。”

张小凡说道。

“那挺牛逼的。”

许昌雄说道。

“许爷爷是我爷爷当年的生死之交,他的事我肯定是会帮忙的。”

“而你是许爷爷的儿子,本身我是需要叫你一声叔的。”

“只可惜,你不配!”

“这东西是不是你放的,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

“但不管你承不承认,亦或者是不是你放的,我都能查出来。”

张小凡说道。

对于许昌杰对许昌雄的评价,张小凡只信一半,毕竟只是听,没有见过,也没有接触过。

可当见到许昌雄之后,就信有八九成了。

并且,张小凡也基本可以确定,那东西就是许昌雄放的。

“哈哈!有意思。”

“看你的样子,是从乡下来的吧?”

“看来,这乡下的娃娃还真有意思,语出惊人啊!”

“说得我都害怕了。”

听完张小凡说的话,许昌雄笑了起来。

在他眼里,张小凡就是一个乡野小子,一个笑话。

“那看在你爷爷和我爸认识的份上,今天我就教你怎么做人。”

“让你体验一下大城市的残酷。”

“把他给我扔出去!”

许昌雄把烟扔在地上后说道。

说完,张小凡面前两个青年就要动手。

奈何,当他们把手放在张小凡肩膀上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

“靠!怎么回事!”

任他两人如何用力,就是纹丝不动。

“弄他!”

拳头说来就来。

砰!

砰!

只见两个人瞬间就飞出了门口。

趴在地上嗷嗷大叫。

许昌雄有些懵,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小凡。

“这...怎么回事?”

张小凡拍了拍肩膀说道:“那东西是你放的吧?”

“不...不是我放的。”

将军,不可以(糙汉甜宠) 相亲男在车里㖭

虽然被张小凡震吓到了,但许昌雄没露出害怕的表情。

语气还是很硬气的。

“你放心,我不会打你,你是许爷爷的儿子,怎么惩罚,等他恢复之后他自会处理。”

张小凡说道。

“恢复之后?”

许昌杰听得很明白。

“小凡,我爸还能恢复?”许昌杰连忙问道。

“嗯,我有办法。”张小凡回答。

“不可能!我可不是三岁孩子,如此严重的脑梗塞怎么可能可以治好。”

许昌雄连忙说道。

许之友的情况,他无比了解。

叫哪个医生都没有用了。

“你不信?”

张小凡说道。

“当然不信!我告诉你,你别想骗我。”

“还有,我警告你,我家的事你别掺和。”

“你别以为打架厉害就以为自己什么事都可以管。”

“有事些,管了会没命!”

后面有人撑腰,许昌雄可不惧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打架厉害乡野小子的张小凡。

“你这威胁,就等同默认了许爷爷的事是你

将军,不可以(糙汉甜宠) 相亲男在车里㖭

做的?”

张小凡说道。

“哼!我说了,是我做又如何,不是我做的又如何,木已成舟。”

许昌雄冷哼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张小凡从包里拿出了银针。

喜欢村野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