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娇嫩同时容纳两根巨物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儿子已经好了,张艾娟没有阻止丈夫夜晚送客人,跟了出来,一再向牛小田表示由衷的感谢。

崔岩开着车,刚刚驶离小区不远,却听牛小田急急道:“崔先生,停车,你到后面来,让秀儿来开车。”

好!

崔岩点点头,停下车,将驾驶座让出来,跟牛小田并肩坐在最后排。

就在刚才,牛小田从车内后视镜里观察到,崔岩的额头有黑气浮现,这是即将发生灾祸的标志。

不能让他开车,会出事故的。

而牛小田也认为,崔岩的这场灾祸,很大可能跟自己有关。

尚奇秀发动豪车,笑容满面,因为白狐又去了她的腿上。

“兄弟,是不是张半仙想害我?”

崔岩咬牙问,在商界打拼多年,不免会得罪人。

“咱不了解情况,不好下断言,崔先生自己去查吧!”

牛小田摆摆手,不谈这个话题,笑呵呵问道:“大菊你总该认识吧?”

“哪个大橘?我家养猫,也从来不养这种的。”崔岩不由一愣。

“不是猫,是个女人,好像叫,谭什么菊?”

“谭秋菊!”

“对,就是这个名字。”

“她死了十几年了,兄弟怎么突然问起来了?”崔岩不解。

“你们之间,肯定有事儿。”

牛小田干脆直接挑明了,“折腾小豪的女鬼,就是谭秋菊,她的真正目标,是入侵你的妻子,然后跟你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当然,你妻子性格刚烈,体质也不错,她很难做到,而那段时间小豪捣鼓邪术,正好让她钻了空子。”

崔岩如遭电击,僵在当场,惊愕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使劲搓了几下脸,崔岩正要解释,轿车却猛然加速,尚奇秀油门踩到底,瞬间将车速飚到了极点。

轰隆隆巨响,接连从后方传来,地面开始剧烈颤抖。

崔岩脸色骤变,朝着车窗外看去,惊得脸色一片惨白,身体不由颤抖。

左侧的立交桥,一侧桥面轰然坍塌,同时滚落的,还有七八辆满负荷的大货车,场面异常混乱。

要不是车速快,这辆豪车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娇嫩同时容纳两根巨物

一定会被埋在钢筋水泥之下,被砸成大饼,车内人员的惨状,打上马赛克,也能透出一片骇人的殷红。

又是白狐的功劳!

提前感知到桥面断裂的声音,催促尚奇秀加速开车,才侥幸躲过天降一劫。

重大事故!

牛小田也感到骇然,并不认为这是巧合。

柏寒这伙人的杀人手段,花样百出,只有你不敢想的,没有他们不敢做的。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崔岩强作镇定,解释道:“交通部门的失职,不该让这么多大货车停在上面,单柱立交桥,承受不了这么大的负荷。”

“只怕那些大货车上面,都没有司机吧!”牛小田看似不经意提醒。

崔岩脸色突变,连忙回头张望,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娇嫩同时容纳两根巨物

似乎明白了什么,半晌后抱拳道:“兄弟,多谢救命之恩。”

“客气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倒是借了崔先生的好运。”

牛小田笑着摆手,仔细打量面前的崔岩,额头气色恢复正常,标志着危险已经解除。

尚奇秀的秀额也冒汗了,依然稳稳地开着车,有狐仙,什么都不怕。

更何况,还有牛老大在后方坐镇。

顺利返回天空大酒店,牛小田安排尚奇秀回去休息。

又带着白狐,跟着崔岩,重新回到三十七的楼顶办公室。

崔岩泡了两杯浓咖啡提神,坐下来,放松心情,继续跟牛小田聊天。

今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他对牛小田的本事,深感佩服,难怪如此年轻,就能得到黄平野的赏识。

牛小田跷着腿,叼着烟,滋溜溜品着咖啡,悠然自得地问道:

“崔先生,还是先说说大菊吧,实不相瞒,我把它给抓了,问清楚也好处理。”

“你抓了一只鬼?”

“嘿嘿,没啥,小事一桩,她脑子不好使,表述也不清楚,反反复复就是骂你!”

很惊悚!

崔岩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向后挪了挪凳子,猛喝一口咖啡,这才稳定下来,说出一段陈年往事。

大菊,也就是谭秋菊,是农村老家的邻居。

家中姐妹三人,谭秋菊是老大,村名都叫她大菊,是个持家的好手。

大菊是崔岩小时候最好的玩伴,经常在一起过家家。

有道是,童言无忌,大概五六岁的时候,崔岩曾经发过誓言,等长大了,就娶大菊当老婆。

大菊也发下誓言,将来非小岩不嫁。

那是个月光如水的夜晚,蛐蛐声叫得很响亮,两个孩子拥抱了,还小手指拉勾,一百年都不许变。

后来,崔岩学习成绩优异,顺利考上大学,进入了城市。

大菊却连初中都没念,一直在家务农,照顾家中老人,供两个妹妹读书,以及三头黑白花的奶牛。

在城市生活的崔岩,不但视野变了,审美观也不一样了。

个头一米五,体重一百五的大菊,已经没了童年时的娇憨可爱。

年纪轻轻,即便混在村妇中,居然也是不起眼的存在。

每次见到崔岩,大菊总是很不好意思,低着头,红着脸。

终于有一天,鼓起勇气,给崔岩塞了一封情书,上面的狗爬字迹,需要仔细分辨,才能大致看懂。

谁会把童年的誓言当回事儿。

崔岩并没有回复,此时,他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友。

括弧,并不是现在的妻子。

再往后!

崔岩又有了心仪的女孩子,最终诚心抱得美人归,如愿娶了豪门妻子,举家都搬到了城里。

踩着老泰山的肩头,生意是越做越大。

崔岩爱上了高尔夫,喜欢出众的穿着,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圈。

农村的生活,只残存于回忆的碎片里。

心血来潮时,建个玻璃房看星星什么的。

听说,大菊一直没嫁人,她疯了,嘴里经常叨咕,什么傻老婆等野汉子,负心郎一类的,村里人都嘀咕她被人欺负了,所以才嘟囔着怨妇的话。

而崔岩很清楚,说的就是他。

十几年前,听乡亲们讲,大菊跑进了山里,等找到时,已经死了。

喜欢乡村小术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