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 以茶入药(年龄差H)阅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枔靖觉得,不管是创建一个全新的生命世界,还是建设各自的家园,大家都需要拿出自己最大的热情和实力。

只有共同协作共同付出,才会对这个世界更有成就感,归属感。

在处理完土黄星事情后,她已经开着飞船直接前往天庭了。

因为这次是专程送茹君上仙的,上次她说有事顺便送对方只是托词——拉拢人才嘛,总归需要点表示才行。难道光等人才自个儿找上门巴着求着自己收留吗?

【钟淼:……

燕赤山:……

枔靖:都一家人,一家人说那些干啥,哈哈】

这次不是述职,枔靖不用再去爬登仙梯以及走悬空桥。

顺着茹君上仙的指引径直前往一座天庭边缘的浮空岛,茹君租了一座洞府,每一百年一个租期,还剩十多年。

枔靖留下来喝了杯茶,闲聊两句便借口告辞。

临别时她除了给与茹君上仙其他帮助抵御魔族的神仙一样的报酬,比如供品和神食八折优惠外,还另给了一百万的灵石。

这是拉拢一个人才必须要付出的——在寻常情况可以保持本心不走弯路是大多数普通人都能做到的,但是在极端条件下还能不失本心就非常难得了。她以后想要征服更广阔的世界,仅凭一人之力太有限,所以她需要尽可能拉拢有着坚定信念的志同道合的伙伴才行。

送别茹君上仙,枔靖又开着战利品飞船前往已经物色好的另外的荒星,继续她的拓荒之路。

茹君上仙再次回到阔别将近两年的洞府,此时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都是这段时间在枔土地拐杖空间里温养的结果。

她看得出来枔靖是一个很有野心和抱负的神,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关键是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伙伴。当然要当她伙伴的前提是被她认同才行。

她隐约觉得枔靖想拉拢她,但又有些不确定,毕竟…

她现在实力就相当于一个刚刚飞升的普通仙人,而且本命法器也毁了,想要恢复到鼎盛时期至少要几十年,而温养一件本命法宝时间更长。

简单来说,她没有什么投资价值。

再加上这个枔靖对任何人都那么亲和,所以她吃不准对方只是觉得自己在她小世界里出事生出的愧疚才对她好,还是其他…很没自信。

这次坚持回自己的洞府,她便是想着好好闭关修炼,把实力提升上去再说。若到时候枔土地还需要人手的话……

…………

莘沣神君面色忧愁地回到浮空岛,远远的,那些或是盘坐在石板上或是斜倚仙树上的小神小仙们纷纷好奇地朝他飘了过来:

“这么快就领值回来了?”

“对啊,他们究竟任命你什么职务了,快快说说看?”

“莘沣神君真是好运气啊,才来到天庭一百多年就谋到一个职位,不像我,已经蹉跎两百多年了……”

“我三百多年”

“我五百年还在到处给那些仙家干小工,一会寻个这仙草,一会找那个矿料…连自己修炼的时间都没有,也就勉强应付日常开销而已…”

“唉……”大家跟着叹气。

“对了,快说说任命你什么职务?是某个神座下当值还是仙庭里当个执事?”

莘沣看了眼这些家伙好奇的艳羡的样子,长长叹出一口气,“唉…都不是…”

“你倒是快说啊,究竟任命你什么…真是急死个神了。现在天上地下职位神位就那么多,但是各种神啊仙啊却是像竹笋一样不停往上冒,能有个稳定职位有稳定收入就不错了,你还叹个什么气啊。”

莘沣苦着脸道:“他们…他们让我去当土地公——”

“土地公?土地神?”

“封你为正位神了?”

“虽然神位低微,但也正神啊,而且听说在地方可以直接享受人们供奉的供品,啧啧,那味道…据说和枔靖土地婆的神食一样美味呢…”

“哇,那岂不是又美味又能直接提升修为,很快就能突破初级神体晋级中等神了?啧啧……”

莘沣瞥了刚刚说“枔靖土地婆”那仙君一眼,“没错,就是你刚才口中说的那个枔靖土地婆的…土地公。”

场面顿时静止,众人不由自主吸着气…啧,没想到竟是这样的。

一个仙君皱眉疑惑道:“…天庭为什么会指派你去当她的土地公呢?”

不管是按资历还是修为亦或是样貌…莘沣在人才济济的神仙世界都只算中流,不拔尖儿也不垫底……关键是一直都很中庸低调,不冒进也不拉后腿。天庭是怎么就选中他了呢?

另一个神君忧虑地道:“听说曾经有个中等位的战神去当那个土地婆的土地公,那枔靖都没给对方面子,最后让人家差点下不来台…”

有一个冷哼一声:“你那个算什么,听说后来去的那个土地公才倒霉。人家原本是仙家的上君,本来再轮回历劫一次或者再积累一点功绩什么的就能转为真君,没想到去当了她的土地公,两年不到,差点神魂俱灭…”

神魂俱灭,众人一听到这几个字不由得感觉一股寒气倒灌入体,越是修为高深,越是惧怕这种连魂魄也烟消云散。

大家从一开始对莘沣的羡慕变得十分同情,有人拍拍他肩膀:“这是天庭委任的,我看你还是认命吧。”

“唉……”

引来一片惋惜之声,就好像已经看到有一个即将神魂俱灭的灵魂在挣扎。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在那里胡乱嚼什么舌根子,你们光是听别人说,你们究竟知不知道枔靖土地神究竟是什么样的神?”

一道略带不赖烦的低沉嗓音传来,众神转头一看,竟是封门上神,连忙行礼。

据说封门上神经历很多场神魔大战,还去过一些域外秘境,本来可以晋封战神的,相当于有编制,即便不出战也有低保。但是他却不,愣是走自由神明的晋升路线,从初级到中级再到高等神。

他的实力非常了得,在天庭不管正位神法则之神还是根深蒂固的仙家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众人不明白封门上神为什么会到这个偏僻的浮空岛来,但是在对方发话之前都保持恭敬颔首行礼的样子,不敢逾矩。

“不知上神驾临有何事指教?”

莘沣忐忑地问道。

封门上神上下看了眼,道:“我就只是从这里路过而已,听说你被那些家伙指派去当枔土地的土地公了?”

“正是——”

“你可知道枔靖土地神是个怎样的人?”

莘沣抬头看着对方,其余人也纷纷放下手,想起好像这个封门上神前段时间才去帮助枔靖土地神抵御魔族入侵来着。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些从土黄星回来的各路神仙都喜气洋洋,虽然他们自己并没有说究竟赚了多少,但是看他们一回来不是购买材料就是准备闭关,可见是收获颇丰。

可见那个枔靖土地婆并非传言中那么苛刻的神啊…究竟是什么在潜移默化影响他们的思索和判断?

莘沣眼睛一亮,再次拱手一揖:“小神不知,还请上神指点。”

封门上神道:“指点算不上,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就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遇到事情时,只需要把自己带进对方的角色去思考一下,看看自己会如何处理。”

说完,封门上神在大家有些摸不着头脑时,驾着祥云翩然离开。

莘沣若有所思,然后露出豁然开朗的神情来。

当其余神问他那封门上神说的没头没尾的话究竟什么意思时,莘沣微微笑了笑,道:“我大概明白了…我问你们,如果你们刚刚创造出一个新的小世界,但是与你同等的还有几个空着的神位,你们愿意天庭派神明帮你管理那个世界吗?”

众神不约而同,“当然不愿意了…我自己辛辛苦苦创造的,凭什么……”

然后皆恍然大悟…

一个仙君在领悟后再次皱眉疑惑着问:“…可是,天庭说的是振兴神纲,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天道秩序来着。若是抗拒补充神位的话,会不会显得格局太小了?”

另一个仙君呵呵笑着:“若是无法管理好小世界,让其变得混乱没落,那自然是罪过。可如果有能力管理好就两说了…”

“很明显那个枔靖土地婆属于后者…”

聊着聊着,他们仿佛终于拨开一层不知道因何蒙在大家意识上的迷雾,看清事情的真相。

——天庭有人看不惯枔靖土地婆,故意整她。但是却拿他们这些普通小神小仙开刀!

其实这些道理并不难理解,只是以前并没有触及到自己,懒得去深思熟虑那么多。

想明白后莘沣心中不再惶惑,然后按照规定,坦然赴任。

其余人也逐渐明白其中道理,但是仍旧很好奇莘沣真正去当了那个“土地公”后会怎样。

…………

枔靖有了上一次土黄星的成功例子,这次更是大刀阔斧,对几个距离只在几个光年的荒星同时拓荒!

反正上次拓荒投入的资本已经在新世界成立那一刻全部回本,后来又狠狠从入侵的魔族身上收割一波,现在她的财富将近十个晶,足以支撑几个荒星的开发。

而且有了飞船助力,连推动那些富含资源的小行星都变得更简单了。

首先是一轮陨石冲撞,爆炸,带来初始能量,形成大气层,积累水,氧气等生命必须的物资基础。

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 以茶入药(年龄差H)阅读

然后就是……等待。

所以她在几个荒星之间来回跑还挺合适的,不用干巴巴地等着。在一个荒星“冷却”时去弄下一个,无缝衔接。

叮:枔靖土地婆,玉兰天庭向你的土地公神位委派了一名新的土地公。

叮:莘沣土地公向你发出拜帖,请求降临神位……

两则消息几乎同时传来,枔靖嘴角微微翘起……这个土地公还挺懂规矩的嘛。至少来的时候还跟主位神打个招呼。

小灵不知何时出现在枔靖旁边,看着她面前的请求对话框,叹口气:“看吧,我就说那些家伙肯定会用这种方法来膈应你,这不就来了?”

小辛对这样的事情完全没兴趣,拓荒他又帮不上忙,索性窝在拐杖空间里的灵室中闭关修炼。

钟淼现在很忙……

田原还在继续研究圆环世界碎片,上次只是粗略运用,还没有完全掌控。这种事情,不管老枔做出怎样的反应她都支持。

再则就是燕赤山,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他努力想在拓荒中证明自己的价值,但是好像自己的力量在飞船以及宇宙前太过渺小。

此番,看到枔土地再次被这样的烦恼所困惑,忍不住说道:“…可以直接拒绝接受委派吗?”

小灵道:“当然不行了。怎么说呢,就好比是朝廷委派到地方的一个小村官,就算你现在创建了自己的神职体系,甚至将这个村扩大到一个国家那么大,但你仍旧是这个朝廷下的小官。若是你拒绝就意味着直接脱离出去…那些家伙恐怕就等着我们脱离…上次才创建出生命世界就被那些家伙泄漏消息,若不是魔族一直持怀疑态度而迟迟没有攻来,否则…如果是直接脱离天庭的话,他们恐怕恨不得将附近所有异族都引到这里来,然后就像无边冰水汹涌,顷刻间就能覆灭一个小小火苗……”

燕赤山觉得有些唐突——自己不仅实力跟不上,连认知也脱节了…好在他看到枔土地的表情并不以为意才稍稍放下心来。

枔靖对那些人指派土地公这种事并不放在心上——主动权在自己手上,她担心个毛啊。

但是她非常照顾自己伙伴的感受,敏锐察觉到燕赤山微妙的情绪波动,于是转向他的方向耐心地解释道:“其实赤山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先看看情况,若是对方比较配合的话就适当劝离,不然…那就没有办法了。”她说着说着笑容逐渐扩大,脑海中不由自主想起灵真上君离开时的狼狈样子。

燕赤山和小灵连连点头。

随着枔靖点下确认,面前出现一道淡淡能量波动,然后一个白袍神君翩翩降临。

枔靖正准备看菜下碟,没想到面前白影一闪,那道身影便到了近前,朝她拱手一揖:“小神莘沣受命土地公一职,前来报道。”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