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兄妹男主伪禁欲占有欲强小说 顾教授你睡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抱元守缺,阴阳交泰!

苏乞年没想到,太极真意在汉天子的手中,竟然与气运禁忌交融,并衍生出此等变化,于阴阳交界之地,元缺之间,锁定那遁去的一。

不用想也知道,这太极真意一定是三疯祖师传出去的,看来在洞悉了浩瀚星空之后,这数十年过去,玄黄诸天命放下了诸多门户之见,哪怕是一些传承的根本真意,也拿出来互通有无,只为在玄黄法与星空法之间,开辟出一条新路。

这是……

黑袍圣人心神战栗,同样参悟有气运禁忌的他,此刻分明感到属于自己的命星,似乎在冥冥之中,随着那两颗命星的环绕与转动,有一缕气运之力散溢了出去。

在那两颗转动的命星之间,那阴阳交界之地的曲线,像是可以割裂生死、轮回、一切虚妄与迷雾。

那是……

倏尔,苏乞年眼中有无量光迸溅,在不灭意志的映照下,自那阴阳交界之地,那黑袍圣人命星中散溢而出的气运之力,像是一盏纯白的灯火,不断撕裂黑暗的迷雾,仿佛在循着某种无形的牵连,受到远方母巣的指引,要回归祖地。

不好!

黑袍圣人大吃一惊,这种手段超出了他的预料,眼前这未知的圣人,竟然以未知的手段,震荡他的命星,牵引他的气运,去回归他掘墓人一脉的祖地气运。

祖地气运在何处,毫无疑问,一定是在他掘墓人一脉那几位大人身上,而那几位大人的真身所在,就算是他也不清楚,但眼下,他那一缕气运在循着冥冥之中的感应回归,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些人就能够锁定祖运所在,而几位大人的真身所在之地,也必将曝露。

该死!

他就知道,这些人不是单纯为了来提审他,他宁可自绝,也不愿来日被诸位大人清算,但他很快就发现,一股难言的恐怖气机锁定了他,在战皇殿禁锢了他一身精气神的基础上,进一步锁住了他的战魂,乃至每一缕精神意志,他仿佛听到了铁链拉动的声响,除了有念头生衍,他就像是一具空壳,不能掌控半分力量。

嗡!

随着时间的流逝,汉天子双手划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混沌之地,那纯净阳和的玄黄命星,幽邃冰冷的星空命星,也像是化成了两条首尾相连的阴阳鱼,又好像两条游龙,彼此追逐,两颗命星上,都燃烧起如赤金般鼎盛的气运之火,将那颗灰白色的命星架在阴阳交界之地熬炼。

半炷香,一炷香,半盏茶,一盏茶……

汉天子沉凝的眸光愈发凝重,天子望气术与太极真意交融,衍化至他此刻所能到达的极颠之境,牵引那一缕气运回归祖运,不断撕裂黑暗中的迷雾,然而随着与那祖运愈发临近,冥冥之中,那黑暗愈发浓稠与坚凝,那气运之力蔓延的速度也大为减缓,苏乞年隐约照见了一片无形的铁幕,横亘在虚无中,阻隔一切窥探。

“气运天壁!”

黑袍圣人身为气运之主,自然也察觉到了异样,他嘴角随即泛起了一抹嘲弄之色。

啪!

下一刻,他眼冒金星,半边脸都麻木了,眼珠子更是差点被抽爆,噗的一声,他吐出了半口雪白的牙齿,他状若癫狂,死死地盯住了大元天鹰,目眦欲裂,嘶吼道:“你他娘的又打我!有种不计生死一战!”

啪!

“你他娘……”

啪!

“你他娘……”

啪!

“你……”

啪!

黑袍圣人崩溃了,身为圣人,也曾心坚如铁,观遍人情冷暖,尔虞我诈,在阴暗角落里匍匐滚打过,能够修成圣人,哪一个没有属于自己的传说与故事,但眼下,黑袍圣人撑不住了,有人将他的脸按进了尘土里,对于修成圣人的他,某种意义上,这是比性命更重要的坚守。

“好了,打人不打脸。”景唐女武皇也看不下去了,淡淡道。

大元天鹰看着黑袍圣人,嘴角微微扯动,露出一抹微笑:“我一直都认为,打脸是最痛的,最行之有效的镇压方式。”

黑袍圣人双目通红,在他看来,这就是魔神的微笑,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这个人,

伪兄妹男主伪禁欲占有欲强小说 顾教授你睡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他的心灵遭受了无情的践踏,若是他还能继续活着,此人不死,他再难寸进。

不远处,那位神圣守将却是眸子发亮,盯着大元天鹰看了又看,这简直就是一位天生的行刑者,地牢中那些重犯与死囚,最需要这样的人来给他们正正骨,拿拿筋,顺带讲述一下人间的狂风骤雨与霜刀雪剑。

噗!

就在这一刻,汉天子嘴角溢血,他一头黑发轻舞,明黄长袍猎猎而动,双手阴阳二气流转,气运之火蒸腾,背脊处不断有龙吟声响起,然而那被牵引的一缕气运之力,却再也无法寸进,像是遭遇了无形的壁障,任凭他以天子望气术催动,以阴阳交界的气运之力轰击

伪兄妹男主伪禁欲占有欲强小说 顾教授你睡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也无法贯穿过去。

这是气运天壁,苏乞年曾经听大师兄讲述过,无论是个人或是势力,自降生或诞生之日起,都拥有着各自的气运,愈是强大的气运,愈是千变万化,气运天壁,就是气运积淀,达到了某种恐怖的境地之后,自然生成的一种壁障,既护持气运根源,也阻隔窥探。

气运,无影无形,万变无定,能够剖开气运之力的器物或者力量,自古以来都不是很多。

苏乞年念动间,意志战刀自神庭中坠落,晶莹无暇的刀身,此刻化作了一道细密的刀光,又好像一根天针,一下没入了虚无中,无声无息,没入那黑袍圣人的一缕气运之力中。

昂!

与此同时,汉天子眼中明黄龙气暴涨,他抬脚迈步,竟化作了一条金色的真龙,如黄金浇铸的龙鳞缠绕着如火的气运,峥嵘龙角如天剑铮鸣,下一刻,他蜿蜒游弋,发出了一道威严的龙吟声,一下冲入了混沌之地。

人龙血脉!

神圣守将一怔,难道除了人龙世家之外,还有游离在外的人龙血脉,那刚阳浩大的真龙威仪,逾千丈的巍峨龙体,宛如山岭一般,哪怕只是观摩,也感受到了一股深重的威严,而在冲入混沌之地中,汉天子所化的真龙,竟循着两颗命星游动,汲取阴阳二气,浇灌一身气运之火。

轰!

即刻,金色的真龙游弋,竟进入了阴阳交界之地,取代了那似可割裂一切的道之曲线。

汉天子,竟化身真龙,以身为阴阳交界,如金铸的真龙之体上,赤金色的气运之火坍塌,全都凝聚在了其龙口中,随着两颗命星转动,阴阳交界之力震荡,循着那遁去的一,一道赤金色的龙炎,粘稠如浆汞,像是裹挟着红尘万丈,万民意志,朝着那冥冥之中的气运天壁轰击而去,撞击在黑袍圣人的那缕气运之力上。

噗!

意志战刀如天针,随着汉天子气运龙炎的轰击,无声间在那气运天壁上刺穿了一道口子,顿时,有淡淡的死亡气息,自那被破开的气运天壁上泄露而出。

黑袍圣人瞳孔剧烈收缩,气运天壁竟然被刺破了,他想要开口,想要勾动己身那缕气运之力,震荡祖运,以惊动诸位大人,却根本难以成行,那恐怖的气机始终锁定着他,镇压一切,除了念头的滋生,他无法掌控一丝精气神。

好浓郁的死亡气息!

哪怕隔着混沌与虚无,那位神圣守将也感到一阵心悸,像是有未知的可怕存在,循着这死亡气息,进入这禁地地牢,在凝视着他,乃至此地的所有人。

苏乞年挑眉,他眼中无量光流溢,顿时将那泄露出来的死亡气息击溃,瞬间净化成虚无,这股死亡气息有些陌生,却又很熟悉。

大荒一隅。

一座经年被黑雾笼罩的深谷,一口黢黑的棺椁,能有山岭一般大小,横亘在不见天日的深谷里,沧桑古拙的气机流转,岁月的气息浓稠,一颗又一颗古朴的大星,环绕着这黢黑的棺椁沉浮,冥冥之中,似乎有亡灵在哀嚎,伴着阵阵凄厉的龙吟声在谷中回荡。

而在这口棺椁上,有一道身影静静盘坐着,通体笼罩在混沌气中,而混沌中星光点点,隐隐交织成一片又一片宏大的星河之象。

此刻,在这口棺椁前,还盘坐着五道幽暗的身影,他们气息全无,像是处在虚幻与真实之间,不可捉摸,连生机都黯淡了,仿佛下一刻就会随风飘散,永寂于世。

倏尔,黢黑的棺椁上,那笼罩在混沌气中的身影睁开了双眼,刹那间,像是有两盏神灯骤然间被点亮了,可怕的光束像是可以刺穿苍宇,击穿星空,又在刹那间敛去,那是一双比墨色还要深沉的眸子,弥漫着灰黑色的死气,那死气中,像是有一条又一条真龙坠落九天,伏尸万里。

“诸位,你们曝露了!”有宏大而冷漠的声音响起。(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第一更送上,接下来应该会有一段大剧情。)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