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犀和他们师傅最新 和老公吵架他总是强要我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送东西这种事情只要是人只要有只要够大方,大都能很擅长,宁为觉得陈总是真的三样全占了,不止有能力还能很慷慨。当然站在陈明才的角度,他大概是不太喜欢散财童子这个称号的,主要是他不年轻了。

“宁博士,不开玩笑,今天给您打电话主要是通知您一声,眼前研究中心已经将三维硅通管芯片制造技术授权给了华夏精密跟华夏第二微电子制造厂进行工业化生产。两家公司目前都已经建成了第一条产线,经过我们的专家组验收合格了,目前两家公司技术部门正在积极的跟一些下游厂商磋商一些射频方面的技术标准问题,很快就会批量化生产,并投入使用。”

“不过前期因为两家公司投资额度还是比较大的,包括购买设备建设产线,您也知道,这产线建设比较昂贵,后续可能还需要一些研发方面的投入,以提高良品率,节省成本,所以短期内可能不会有太多利润能用于分红。不过你放心,等到两家公司开始盈利了,该归属于你的分红不会少。”

……

“哦,这个其实我不介意的,分红什么时候有都无所谓。如果这笔钱真能用于研发,提高产品质量跟生产效率,哪怕一直不分红都无所谓。所以如果陈总觉得不过分的话,只要这两家每年把财报单独给我发一份就好了,如果能用分红权换取监督权,我会更感兴趣。”耐心的听完陈明才的汇报之后,宁为答道。

他对那些乱七八糟的财务数据其实完全没有兴趣。

华为每个财季都会给他发一份财务报表,大概就是统计使用了湍流算法芯片的设备卖了多少台,当季应该给他结多少授权费用,又帮他报了多少税,他从来都没关心过,基本上这些财报都安静的躺在邮箱里,想起来的时候被他批量设置为已读。

这其中除了对华为的信任之外,更主要的是懒。即便算账对于他来说不是难事,但是从繁琐的财报中去翻找各种信息在宁为看来属实浪费时间。

不过对于还没有建立信任关心的公司,宁为觉得拿个监督权也不错。而且这件事情他准备以后交给江同学来做。小江同学是学经济学的,分析财报也算是学以致用,起码多了个锻炼的机会,也能让宁为知道授权给这两家公司用于研发方面的投入到底有多少。

如果真的用于研发了当然没什么好说的。虽然他不太在乎钱,但如果有人用本来属于他的钱捅进自己的口袋里,那样会让他感觉不太爽利。真让他不爽利了可以拿个小本本记下来,有事没事刺上一剑。

对面陈总答的也很干脆:“监督权是应该的,这样回头我就在沟通一下,争取把这个事情写进公司章程。宁教授,你放心,两家公司我们都有参股,每年都会有审计报告的。到时候发给你一份。”

谈好了这件事后,宁为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好的,不过陈总啊,能不能问问咱们那个研发中心建设得怎么样了?怎么一个芯片实验室搞定之后,其他的实验室进度这么慢?上次我还专门过去了一趟,看到好多地方都停工了?”

“哦,这事啊!哎呀,忘了跟你说了。情况是这样的,我们觉得那个位置吧,其实还是做之前的科技园挺好的,地处闹市嘛,人来人往的,不太方便。所以经过商讨,我们决定把实验室向西迁了几十公里,重新换了个新址来建设咱们的人工智能前沿技术中心。”

“这也是从安全的角度考虑。您想想,闹市区一些安全保卫工作还是没法完全放开手脚啊,而且我跟您说,而且那地方寸土寸金的,修起实验室也有些放不开手脚,还不能往地下挖太深,太受限制了。现在的位置我跟您说,那决定是块风水宝地。而且很多实验室都是在地下的,既安全又坚固,各项技术参数还更容易达标,而且绝对不会气闷,通风系统杠杠的!更重要的是周围也没有车来车往的,特别安静。”

“当然因为换了地方,还要三通之后才能开始正式启动建设,所以速度上难免会慢一点,不过质量上你放心。我们极兔工程队不但效率高,质量更是杠杠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样新建一个研发基地,能免去未来搬迁的花费。这些你比我懂,我们经过评估的,很多精密设备安装好后再搬迁又是一笔庞大的费用,能省咱们还是先省下来,对吧?”

……

陈明才在那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宁为发现有些插不上嘴。

当然重点他还是听懂了,那地方还得平整跟三通,说明城市还没开发到那去儿,这可是京城,得多郊的地方才有这种效果?不过话又说回来,未来实验室真的建成了,不谈闹市区方不方便,光是用电都是个大问题,有些设备开启之后

灵犀和他们师傅最新 和老公吵架他总是强要我

耗电量还是挺大的。

而且如果按照他最造钱也是效率最高的规划,旁边还应该有一个大型的超算中心,这就更耗电了。当然所需

灵犀和他们师傅最新 和老公吵架他总是强要我

要的面积也很大。道理宁为也懂,这大概是在他拿出了三维硅通管芯片之后,大家更重视他的计划书了,所以干脆咬了咬牙,照着他最昂贵的那份计划书来构建整个研发中心了。

这就很尴尬了。

因为宁为上交的那份最昂贵的计划书,其实是做好了被毙掉的准备。这是在田导若有若无的暗示下耍的小花招,宁为也觉得很有道理便这么做了。

说白了就是利用人的心理落差,甲方先拿那份昂贵的计划书一看,我勒个去,投入这么大?然后在看第二份明显缩水了一大截的计划书,虽然同样很昂贵,但看到缩减了一大截的费用,通过的概率便大了许多。即便还觉得投入太大,还有第三份投资更少的计划书托底。

其实宁为觉得现在他拥有第三份计划书上那个大型实验室就足够了……

当然这些话,宁为是不方便直接在电话里跟陈明才说的,在陈明才告一段落之后,只能顺着话题应道:“这个,我看行,慢点就慢点吧,质量最重要。”

只是说完之后,宁为又觉得不太对,便补充道:“当然,其实效率也很重要。”

“哈哈,放心吧,宁总,我们也是非常科学的分成了六期工程。第一期工程预计大概还有八、九个月就能完工。放心吧,到时候您就算来这里带研究生,博士生都赶得上。”

“那……行吧。”

“嗯,我就不打搅宁教授做研究了,先挂了。”

“再见,陈总。”

“再见。”

……

挂了电话,宁为闭目养了会神,思考未来。

这样安排其实也挺好,刚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大学教授,他最近的确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教书育人上。本科生嘛,还在打基础的时候,不需要去实验室这么高大上的地方刷经验,起码大一是不需要的。

这些时间还能用来做一些基础性的研究,让他对三月的理解更深,这样未来在为三月做针对性的实验计划时,心里也能更有底。

总之,都挺好。

……

四月的燕北大学其实同样美艳得不可方物,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在这一点宁为很佩服露西·罗恩,因为这女人一周时间以燕北大学校园为背景拍的照片比他在这里呆了一年都多。当然他并不知道当初露西·罗恩选择哈佛,放弃了MIT的邀请,只是单纯因为哈佛的校园比MIT更漂亮。如果知道的话大概就不会觉得这女人很无聊了。

当然,宁为知道这些并不是他会无聊到窥探露西的手机,而是这女人不止喜欢拍照片,更喜欢分享。

脸书、推特上的内容,宁为是看不到的,但还有朋友圈。

是的,露西·罗恩在燕北大学生活的这一周时间,是宁为朋友圈内容最多的一周。大概是身份使然,宁为微信里的好友不多,而且大家似乎都不太喜欢用朋友圈跟身边的朋友分享自己的生活,所以很多时候这里都是没什么内容的。

现在这位西方美女改变了一切。

当然,宁为觉得这其实也可以原谅,毕竟从西边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看到曾经的皇家园林,能发现美其实也正常。重要的是,这女人能肆无忌惮的发朋友圈还不屏蔽他,是因为交代给她的任务都做完了。

抛开成见再看这女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宁为知道田导也加了这女人的微信,只是不知道田导每天会不会看着女人到处嘚瑟的照片。

……

田言真其实不太看微信的,即便是看了,大概也就是简单的扫一眼。

本来,以他现在的地位甚至每年能在研究中心呆的时间都不会太长,基本上每年都有太多的会议要参加,只是有了宁为这个学生之后,他呆在学校的办公室里的时间便长了些。

怎么说呢,其实学生过于优秀了,对导师来说也是一种压力。

当然这个过于要求其实很高,田言真本以为大概没人能达到,但很头疼的是,宁为就是这么一个过于优秀的学生。这让田言真真切的感觉到了压力。

就好像这周他本来受邀去墨尔本参加一个数学联合会的会议,但他婉拒了,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正在看一些论文。宁为的成功让他觉得自己再努力一把,说不定还能让自己的成就更进一步。他将目光放到了研究无穷维流形这个方向上。

这大概是受了宁为的影响。其实研究无穷维流行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一个数学家如果把目光放到无穷维上就会发现这里存在着有限维上根本看不到的美妙数学结构。

而且无穷维函数空间恰好跟田言真之前的研究相契合。事实上很多数学家研究无穷维函数空间的动机本就来自于偏微分方程。因为解的存在唯一性需要用到各种先验估计,而进行估计用到的范数,自然存在于诸如Sobolev空间或者宁为空间之类的函数空间之上。

其研究结果还能跟量子场论相结合,这又能引申出一个很经典的问题,有没有一个有限维上根本看不见的,只生活在无限维上的数学结构?

非常玄妙的问题,许多人总是震惊与数学家的脑洞。

殊不知这些如同开脑洞般的问题跟随之得到的研究成果,往往能给许多研究应用的科学家以启发,从而设计一些有针对性的实验,来验证这些理论并推动科学向前发展。

比如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双缝干涉实验,当初科学家做这个实验的目的只是为了物理理论界的争端,光到底是波还是粒子,结果却导出了量子物理最重要的两个概念叠加态跟测量所导致的坍塌。

确定这个选题田言真也是有梦想的,他想证明在无穷维上拥有独特的数学结构,也许在不就的未来这个理论就能在统计物理中建立一组新的模型。

当然有这个底气还是因为有宁为这样一个好学生。现在宁为已经毕业了,等他先找到方向之后,就可以邀请宁为一起加入这个课题的研究,如果成功了哪怕是主要贡献者给宁为都无所谓,换句话说新的构型命名时,可以让宁为的名字放在前面。嗯,宁田构型,听起来也不错。

此刻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杯冒着冉冉热气的茶水,不过他的全副精力都放在论文上,着实没有时间去关注能让他精力更为充沛的咖啡因饮料。

到了他这个年纪跟地位,还能将身心全部投入的去学习已经很难得了,无法要求更多。

然而桌上的手机却很不适时的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很烦,但田言真毕竟不是宁为,很多官方赋予的身份让他不能如同宁为那般任何时候都敢任性的将手机调成静音,有得便必然有失。

放弃了纯粹的学者身份,就意味着必然要牺牲掉一些研究的时间去处理一些行政事务。从这一点上看宁为是很聪明的。比如他对任何与研究无助的职位跟事情,都是能推则推,充分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跟力来为自己节省时间。

然而让田言真颇为气恼的,这通打断了他思绪的电话并不是找他的。

“田,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

“哈,好久不见,我过得还不错,米歇尔,怎么有什么事吗?”田言真漫不经心的问道。

“嘿,想来你肯定过得不错。如果我能有一个向宁那样的学生,我会每天心情都很开朗。的确有些事情找你,首先要恭喜你跟你的学生宁,这一届图灵奖的得主已经确定了,就是你的哪位学生,宁。这个消息大概半小时后就会在官网公布,但你知道的,处于对获奖者的尊重,组委会一般会提前那么一点点跟获奖者分享。”

“但是现在遇到一个问题,图灵奖组委会那边是有宁的联系方式的。但是他们给宁发去了邮件没有回应,而且电话号码肯定是正确的,但也打不通,你知道的,米奇是我的朋友,所以他希望给你打个电话,由你帮助评委会通知你的学生这个好消息。当然,如果宁能回个电话,跟委员会做一些交流就更完美了。我把那边的联系电话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这事就拜托你了!”

对面的话让田言真有片刻的失神,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虽然说宁为能拿图灵奖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突然以这种方式知道消息,依然让他感觉很新奇。

对方电话打不通的原因他自然是知道的,很早开始宁为就将自己的手机设置了通讯白名单,所以不在宁为通讯录内的电话号码,自然是打不通的。更别提这家伙有事没事还可能将手机设置成勿扰模式。

至于邮箱……

显然宁为并没有养成每天瞅一眼邮箱的好习惯,哪怕是工作邮箱。之前他还会经常跟宁为发邮件,现在已经基本杜绝了这种国外习以为常的交流模式,主要还是微信跟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米歇尔,我这就通知他这个好消息。谢谢你了。”田刚在心底叹了口气,但依然用热情洋溢的语气道了声谢。

图灵奖啊……评审委员会因为到了需要跟宁为联系的时间无法联系上他,竟然兜兜转转让另外的人联系上了自己,这怕是有些憋屈了。

想到前年还有人打电话来说可以推荐宁为拿图灵奖时,自己还小激动了些。只是没想到当时宁为拒绝了那些要求,也不过推迟了一年拿到了这个奖项,这让田言真甚至感到有些意兴阑珊。

这奖,好像也没之前自己想象中那么值钱啊。

“好的,那谢谢你啊,田。”

“不客气,应该的。”

……

挂了电话,田言真看了眼摆在桌前的论文,推到一边,拿起手机,翻到宁为的名字,想了想,却没有拨出去,而是继续在号码簿开始翻找,然后找到了姚老,这次按下通话键时,非常的快捷有力。

“喂……”

“老姚啊,好消息,刚刚有人电话打到我这里,要通知宁为他已经确定能拿到今年的图灵奖,大概过不了一会,官网就会公布了!普天同庆的好消息啊!”

“嗯……知道了……等等,这种事不应该都是提前通知本人吗?为什么会找到你?”

“哎,他们联系不上宁为那孩子啊。邮件不回,估计根本没看吧,手机也打不通,你知道的,宁为那孩子对于陌生电话都是一刀切直接杜绝的,这不,消息都快要公布了,组委会那边还死活联系不上宁为,只有求到我了,我这个导师,当的真是身心俱疲啊。”

“哦……”电话对面很平和的应了声,随后平静道:“演完了吗?没有的话,赶紧继续,完了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哈哈,差不多得了,我又不是那种喜欢招人恨的人,今天我请大家吃饭,有空吗?”

“没有,再见!”

“嘟嘟嘟……”

“呵……瞧这一个个,都是小气吧啦的。”

……

“宁为,你在哪呢?”

“就在办公室呢,有事吗?田导?”

“真有点事,是你过来一趟,还是我过去一趟?”

“那您等我十分钟,我过去吧。”

“行,我在办公室等你。”

……

“宁为,啊,通知你一个好消息,你是今年的图灵奖获得者了!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棒?”

“额?您怎么知道的?”

“你说呢?人家组委会联系不上你,恭贺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

“这个……田总啊,那他们肯定觉得很荣幸吧?”

“嗯……”

喜欢科技之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