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公主的初次都给谁了 你天生就是让我c的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曹奶奶配合地找出曹国柱的身份证复印件,还有几张一寸照片,都被她好好地,收在自己床底下的宝贝铁箱子里头呢。

曹奶奶说是要跟儿子决裂了,其实她这心里头,还是惦记儿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花小满现在也不想那么多,仔细想想,他二叔虽然自私,至少没跟她爸一样,去当什么莲花圣山的圣夫。

圣夫?山主的丈夫,所以他令娶了?

花小满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有点呆呆的。

家里人一下子走光,就剩下楚淮和花小满一起,陪着曹奶奶。

曹奶奶情绪很不稳定,很担心曹国柱的安全。花小满只能陪着她,不断安慰她。

楚淮不愧是心理医生,用一些心理诱导,顺着曹奶奶的话,也让曹奶奶安心多了。

既然曹国柱在江南市没得罪什么人,估计只有今天的黑衣人,这个黑衣人还给了他二十万,看来应该不会对他不利,否则今天下午两人独处接近一个小时,完全有时间做这些事。

假设那个黑衣人真的是他大哥死而复生,那就更好解释了,说不定是听说有人要抓他,先把他藏起来了?

曹奶奶显然心里有点数,提到那个黑衣人,她的心,还真踏实了不少。

别说楚淮了,就连花小满,都能明显感觉到,曹奶奶竟然不那么担心了。

甚至花小满还故意说:“奶奶,您不是还有个哥哥和弟弟?都是大老板了,天赐集团的办公大楼就在世贸中心那一片,可有气派了。要不然,您跟咱舅爷打打电话,让他们也帮帮忙找找?”

“麻烦人家干啥。”曹奶奶一口拒绝:“你看静静的男朋友是战队的人,可有本事了,他们去找就行了。实在找不到再说。”

我明白了,你是觉得二叔被我爸接引走了,不希望他露面,所以反而不急了吧?否则看您刚才急的发抖的样子,就是没想到,要是花小满提醒,肯定会舍了老脸去求人。

老太太的心思,花小满看破不说破,毕竟作为一个母亲,她为自己孩子着想,那也无可厚非。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阿蒙和林嘉静那边还没消息,倒是刘玉芝,六神无主地跑来了。

“妈,小满,小楚,你们不能不管国柱啊,好好的一个人,咋就没了。”

刘玉芝头发都乱了,到家里就跪在曹奶奶面前嚎哭。

“行了,哭哭啼啼像啥样,家里还有外人呢,去洗把脸,头发梳梳,看你那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人咋了。”

被人咋了?村里头女人要是这样,肯定说都说不清。

刘玉芝也反应过来,哭哭啼啼地去洗脸,走到花小满身边,又喊了一声:

“小满啊,我们怎么说也养了你八年,是条狗都该养熟了。就算我这个二婶对你不好,你二叔对你也没话说吧,你二叔不见了,你好歹出去找找?”

“行,我出去找找。那你陪着奶奶。”花小满有点烦,她不是不想出去找,还不是担心奶奶。

曹奶奶这时候却是异常冷静,当场开骂:

“呸,我家囡囡才不是狗。你想养狗你就去养,我家囡囡你养不起。以前的事儿大家心里有数,就别成天放在嘴巴上。她二叔不见了,小满不比你紧张?啥时候轮到你咋咋呼呼的。

赶紧洗你的脸去,洗了出来跟我们好好说说。小楚你等下把那个阿蒙的电话拨通,让他也听一下,有没有别的线索。”

老太太说的有道理,刘玉芝不敢顶嘴,她早慌了神,还是老太太冷静。

其实看到老太太和小满,刘玉芝紧张慌乱的心,都不自觉的平静了许多,就算大家有很多矛盾,毕竟是一家人,感觉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等她匆匆洗了把脸,头发重新扎了一下,弄的稍微整齐点出来,楚淮已经拨通电话。

也不用曹奶奶问,那边阿蒙就直接问了:

“事情经过讲一下,主要是他失踪前后,都去做了什么,都见了什么人,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好,我们就是去买火车票,火车站买票比过年的时候好多人,还是要排队,我们都排到墙根了。

我们就跟着队伍往前走,还挺顺利的,别看队伍长,半个小时就排到了,我们准备买后天的票。

古代公主的初次都给谁了 你天生就是让我c的

但是人家票务员说,我们当家的身份证有问题,买不了票。

咋能买不了票呢?我的身份证都买到了,我就寻思着等两个人一起,他说不用,先买了我的。

然后工作人员说,让我们先把身份证给解冻了,今天不要急着买票。

这事情咋那么奇怪,俺们当家的也挺仗义,先给我把票买了,还把钱包都让我拿着,他就拿了几个硬币,说是给家里打个电话。

我也累了,就去上了个厕所出来,他不是在电话亭那里排队,咋就没人了?

我当时一下子就慌了,就去找,我看得清楚的很,他前面是个穿黑色夹克的男的,那个男的还没轮到呢,他应该没打完电话。

我就过去问他前后的人,人家都说不知道,后面那个大姐还说,他自己往外走了。

我心里急得很,找也找不到,就去找了火车站的警务同志,还让他们发了广播,喊了我男人的名字,说我在等他。可我等来等去,他就是没回来。”

说着说着,刘玉芝已经支撑不住,捂着脸,泣不成声。

“二婶,先喝杯水吧。”

花小满给递过去一杯温水,刘玉芝接了,原本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倾泻。

“妈,你跟我说句实话,曹国柱他,是不是故意给我买张票,送我回去?他是不是嫌弃我,不想跟我过了?”

刘玉芝把事情前后经过又说了一遍,现在她自己也感觉,像是曹国柱自己走的,不像是被人绑架了。

曹奶奶一听这话,气得拍了她肩膀一下:

“胡说啥呢?我们家老二啥性子,你还不知道?他要是真想甩了你,能把那二十万都给你了?又不是二十块,这么多钱,回老家都能在县城里头买两三套洋房了!给你干啥?自己留着不好?”

喜欢八零兽医能掐会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