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在她体内进进出出 少妇不戴套直接进入过程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第两百章种魔大法

此时此刻,双眼天池之中。

周凡身上的玄霄神令,忽而连续震动了五下,那这也就意味着叶骁等等弟子,已经开始返回了。

只需两个时辰左右,便能抵达这里。

时间已所剩不多!

周凡先是催动玄霄神令,传过去了暗号,然后就将这被污染的池水,吸入了体内。

有点可惜的是,池水中的三幽之气虽然被镇灭了,但所剩的精纯之力,变的非常稀少,不足那清澈池水的一成。

周凡身形一动,继续向下,短短几瞬,便已至池底。

周凡如履平地一般,向前探索着,四面八方的三幽之气,则是持续涌入他的体内。

“嗯?”忽然间,周凡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

周凡全神戒备,手掌按在剑柄上,缓缓向着那边靠近。

不过多时,周凡的眼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沟壑,与这座峡谷的形状,颇为相似,只是小了许多。

周凡站在边缘,探头一看,双眼顿时急剧一缩。

只见到,在那沟壑的底部,生长着三十多颗三元稻穗,它们高达两三丈,有着一人之宽,散发出来的光芒,已经变为了淡淡的绿金之色,不受三幽之气的丝毫影响。

要知道,当初风星河给周凡的三元稻穗,仅仅只有手臂之长,拇指粗细,可眼下的这些三元稻穗,乃是它们的数十倍之大!

不,这已经可以称之为三元稻树了,底下都可以乘凉!

更为关键的,周凡能够感知到,这些三元道树里面蕴含的气息,仿佛已经返璞归真,有了质的升华!

这里的一颗,绝对抵得上两三百颗普通的三元稻穗!

“发了!”周凡心中怦怦直跳,向前靠近。

突然,他的心中,蓦然炸开了一股惊人的寒意。

他这走进之后,才看到在一颗稻树之下,竟然有着一具完整的尸骸!

尸骸浑身上下的骨骼,呈现为了淡蓝色,散发着一股可怕的威压,尤其是它的双瞳之中,竟然有着两道淡紫色的火焰,正在徐徐抖动。

不仅如此,这具尸骸散发的庞大死气之中,竟然有着另外一道不一样的气息,仿佛这具尸骸已经逆天而行,向死而生!

周凡心神震动,难道说,正是这具尸骸复苏,故而导致了这处机缘之地现世?

这尸骸的一对眼睛,便是导致了这座天池出现了两处清澈泉眼的原因?

“哦呵呵,区区一个开识境巅峰,竟然能来到这里?”忽然间,尸骸站了起来,双瞳中的火焰大涨,发出了奇特的怪笑,响在了周凡的识海。

周凡冷静下来,抱拳道:“晚辈误入此地,打搅了前辈清修,实在是抱歉,晚辈这就离去。”

这具尸骸,神秘无比,暂且还是不要招惹,那些三元稻树还是算了吧。

“想走?笑话!”尸骸冷笑一声,道:“既然送上门来了,那本座就把你练成尸傀!”

这具尸骸,煞气腾腾,话音一落,便结出法印,方圆数十里的池水,顿时剧烈沸腾起来,四周更是响起来了一道道鬼神的哭嚎声。

周凡脸色一变,立马施展出凌霄剑步,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

“开识巅峰的蝼蚁,也想从我手中逃脱?”尸骸轻蔑无比。

轰!

只见到,方圆数十里的池水中,冲出了一尊高达数丈的漆黑身影,犹如传说中的鬼兵鬼将,以着极其惊人的速度,向着周凡冲去。

尸骸负手而立,在看到周凡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小子身上有着重宝,否则绝对无法抵达这里。

虽然他的这一招,也是调动了这里的三幽之气凝成的,但比起寻常三幽之气的侵蚀,可是厉害了几十倍!

哪怕此子身上的重宝不凡,但此子还无法完全发挥,所以定能将此子一举击溃!

“三幽之气?”周凡一愣,他刚想催动传送宝器的动作,直接就停了下来。

唰!

漆黑身影,冲入识海,烟消云散。

“呃?”尸骸一愣,什么情况,这都没事?

“这是何等的至宝啊!”尸骸瞬间兴奋起来,他不愧是天命眷顾之人,他这刚刚清醒过来,竟然就有这样的绝世至宝送上门来!

“这一下,我看你怎么挡!”尸骸狂笑一声,法印一结,这次乃是方圆足足几十里的池底,都剧烈沸腾起来。

无数的三幽之气,汇聚起来,竟是演化出来了一尊高达数十丈的漆黑身影,上面还形成了一片片铠甲,宛如军中大帅。

唰!

漆黑身影冲去,然后没有了然后。

周凡隔着远处看着尸骸,尸骸也抬头看着他,四周一片寂静。

空气之中,有股无形气氛,正在蔓延着,似乎有点尴尬。

“小子,你不错!”尸骸率先打破,仍旧是气势如虹,嚣张霸道:“既然你能通过我的考验,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拜入我得麾下,成为我的仆人!我告诉你,能成为我张伐天的仆人,那可是莫大的荣幸,多少人求都求不来!”

张伐天?

周凡嘴角一抽,最近怎么遇到的不是逆天,就是伐天!

周凡看着尸骸,眼里闪过一丝光芒,他本还想着赶紧走,现在倒不急着走了。

这具尸骸,来历神秘,生前必是一尊强者,说不定不弱于剑唯一,甚至是超过剑唯一,那都有可能!

但是,这个张伐天,现在虚弱无比,恐怕只能调用三幽之气,对他进行攻击!

否则的话,以这个张伐天狠辣的手段,刚才发觉三幽之气对自己没什么效果之后,肯定会施展其他强大神通,将他镇压,练成尸傀。

绝不会在这里废话,还扯什么考验。

亦或者说,施展其他的手段,对于张伐天来说,代价太过巨大,不到关键时刻绝不会动用。

周凡缓缓拔剑,深邃的剑意,闪烁而起,淡淡道:“张前辈,我本无意与你为敌,可你却对我下狠手,现在还想收我为仆,实在是欺人太甚!”

“那些三元稻树,我取走一半,今天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若是不行,那就只能冒犯了!”

如果对方实力犹存,周凡不会任何废话,转身就逃,保命要紧。

即便愤怒,那也得强大了再报仇。

无敌之路,虽是要打出无敌之姿,但那并不是痴傻之路,面对高了自己不知多少境界的敌人,必须要审时度势,莽撞只会送死。

眼下,既然这张伐天手段对他无效,又是最虚弱之际,那周凡也不会客气,不能白白受了这气。

当然了,得把握好分寸。

哪怕是面对最为虚弱的强者,也免得逼急了对方,使出什么压箱底的手段。

“哈哈!”张伐天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忍不住狂笑:“区区一个开识境巅峰的蝼蚁,竟然敢过来威胁我?小子,你知不知道本座是谁?本座当年可是最为闪耀的化神!”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伐天内心就不由一阵抽痛,当年要不是跑来这个鬼地方,他还不至于沦落至此。

三人在她体内进进出出 少妇不戴套直接进入过程

也得亏他当初身上带了一件好东西,不然命都没了!

周凡心中微震,神色不变丝毫,道:“那,也是当年。我虽蝼蚁,但也不至于怕一缕意识,一具尸骸!”

“好,好,好,你小子够狂!”张伐天冷笑起来,道:“本座不跟你来虚的,你虽不惧三幽之气,但把本座惹急了,本座哪怕损失重大,也可以对你施展种魔大法,把你识海给强行魔化!”

“现在,本座给你两个选择!”

“一是成为魔尸,二是主动把你身上的宝物交出来,本座今天还饶你一命!”

来威胁他?

不知天高地厚!

张伐天可以笃定,这小子绝对会交出一些宝物!

至于交出那件重宝,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急,等他彻底复苏以后在抢过来!

“魔化识海?”周凡眉头一挑,化神之境,果然了得,如此虚弱,还有这般手段。

周凡不由淡淡笑了起来:“张前辈,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做。否则的话,你要付出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一半的三元稻树了。”

若是常人,或许会被吓住,可偏偏遇到的是他!

“你小子不相信?”张伐天声音骤冷,四周的池水,再度剧烈沸腾:“你觉得,我堂堂一位最耀眼的化神,会骗你一个区区蝼蚁?小子,我的耐心,那是有限度的!”

周凡无比认真,道:“我当然相信,我没有不信。但是,你也要相信我,你若是这么做了,那……”

没等他把话说完,张伐天彻底听不下去了,爆发出了滚滚怒火,“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本不想用这一招,可是这个蝼蚁,实在是太狂妄了!

在他看来,被这样一位蝼蚁,如此之挑衅,他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今天也要让这小子知道一件事!

化神,不可辱!

哪怕最为虚弱的化神!

“种魔大法!”

张伐天双手结印,一声长啸,尸骸上立马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火焰,勾勒出来了一尊虚幻的身影,带着滔天的魔气,向着周凡冲了过去。

“给我魔化!”

他速度惊人,眨眼间便冲入了周凡的识海。

轰!

就在这一刹那,张伐天的虚幻身影,仿佛遭遇了某种重击一样,直接倒飞而出,重新砸回尸骸之中。

咔嚓咔嚓!

那完整无缺的骨骼之身,瞬间就有着几十根骨骼,齐刷刷断裂开来,声音格外的清脆!

“你的识海……”张伐天的声音,充满了震惊,如果他本体尚在,双眼早就瞪得浑圆,充满不敢置信。

“你……”这时,一道虚幻的身影,从周凡识海内走出,一双美眸俯瞰着张伐天,冰冷如霜:“在求死吗?”

咕咚!

张伐天明明没有肉身,却传出了一道咽口水的声音,那一身残骸,更是在微微打颤。

他可以肯定,眼前这道虚幻身影,曾经必是一位化神境之上的存在,非常的恐怖!

至于恐怖到什么程度,那就不是他能看透的了!

周凡见状,不由叹息一声,道:“张前辈,我好心劝你了,可你偏偏不听!”

张伐天闻言简直想要吐血!

这特么能怪他吗!

区区一个开识巅峰的蝼蚁,对一位化神境的存在,说自己的识海决不能惹,这特么换谁谁都不信啊!

“咳咳,今天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这位前辈和小友,还望两位不要见怪!”张

三人在她体内进进出出 少妇不戴套直接进入过程

伐天反应很迅速,变的十分谦逊:“小友,就按你先前所说,取走一半三元稻树吧,权当做是我的赔礼!”

周凡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张前辈,现在一半可不够了,我得要全部!”

张伐天嘴角一阵抽搐,内心不由暗骂,这个恶劣的兔崽子!

为了让这些三元稻穗成长为稻树,他当初可是耗费了不少心血!

“行,那就全部拿走!”张伐天痛快道,虽然有些肉疼,但该怂的时候就得怂啊。

“那,你我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周凡说完,演化出来了一尊尊法力大手,将那些三元稻树全部连根拔起,收入储物袋。

他现在内心相当满意,有了这一笔收获,他们这次的计划,就已经是赚大了!

“那这位前辈……”张伐天小心翼翼的看着宋玲珑虚身。

她怎么还不回到识海啊?

她悬浮在这里,他压力山大啊!

“你在叫我前辈,我马上废了你!”宋玲珑冷冷道。

“啊,前辈,不不不,仙子大人,我错了!”张伐天急忙说道,心中却忍不住暗骂,女人真特么古怪!

“你和他的恩怨清了,那你打搅我闭关之事,这该如何了解?”宋玲珑淡淡说道。

“啊?”张伐天整个人都傻了,这他娘居然还可以分开来算?

喜欢一仙独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