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 为什么离婚女人容易日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叶飞,永别了。”药人的眼角流下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当着叶飞的面第一次哭了,真的哭了,药人此刻的伤心程度可想而知,这他妈太伤人了,原来自己在项浩阳眼里什么都不是,原来自己一直都不了解项浩阳,还在叶飞面前瞎逼逼,丢人丢大了。

药人哭了,药人要自杀,这是药人的最后一搏。如果搏对了,能逼的项浩阳现身,如果搏错了无非就是一死,死有何可惧。他不是不怕死,而是对现在的他来说,死了比活着好,起码不用再丢人了,前任魔教教主丢不起这个人。

天空是黑的,星盘密布,空旷的剑神殿中响彻着叶飞急切的呐喊,带着叶飞上山果然是对的,起码死了有个收尸的人,起码黄泉路上不算太寒酸。

药人流泪,一辈子没有流过眼泪的男人老了老了流下泪了,这是有多伤心啊,是有多难过啊,没有什么比让一个骄傲的男人丢掉自恃更令他痛苦的事情了。

“叶飞,我走了,记得替我收尸,逢年过节替我烧纸,不给我烧纸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手捅进脖子的时候药人说出了最后的遗言,泪水在他富有轮廓的脸上纵横,这一刻,他看上去也没有那么难以接近了,看上去一下子老了十岁。

哎,都是命啊。

“临死了还得诅咒我,真是日了狗了。”最后时刻,叶飞终于想起自己还有缩地成寸这一招,拼了命的两腿一蹬,“嗖”消失了,再出现时已来到了药人的面前,趁着手刀还没有完全切开血管,叶飞抱住他的手臂,紧紧抱住,两人一起落地。

“砰!”

“哎呦,我的胳膊,胳膊好疼,腰也快断了。”

“别废话了,脖子没被切断就不错了。”叶飞将一枚极品丹药送入药人嘴里,这是两人出发前炼制的神丹,不一刻功夫,丹药便发挥了作用,伤口结痂血止住了。

药人一巴掌招呼上去:“让我死,让我死,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救我。”

“大黄,你他妈还不过来,你主人要死了!”叶飞知道药人爱面子,这次没死成也得把面子找回来,赶忙挤眉弄眼的呼唤大黄狗,催它过来和自己演戏。

大黄狗眼见着自己终于要脱离苦海了,结果叶飞又把药人给救了回来,气不打一处来本不想理他,不过看到药人眼放凶光,似乎有秋后算账质问它为什么没像叶飞一样全力营救主人的架势,赶忙汪汪叫了两声,跳过来用狗嘴衔住药人的手腕,配合着叶飞演戏。

叶飞真是演技到位,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你不能死啊,不能死啊药人,我们离不开你啊。”一边哭,一边紧紧地抱着药人的手臂,死不松手。

“让我死,让我死,你们让我死……”药人又哭又闹,闹了好久好久,久到叶飞和大黄狗都觉得有些累了,不愿意继续演戏了开始远离他。

“你们让我死啊,让我死啊……”药人感觉到手上力道的减小,眼看这巴掌又要落在自己身上了,眼泪终于有所减少,“咳咳咳,既然你们如此求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活下去吧。”

叶飞给出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好像在说:你是猴子变成的逗比吗。

“你那是什么眼神,你给我解释清楚,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以为我不会死是不是,我要死给你看。”

眼看药人又来劲了,叶飞和大黄狗对望一眼,沉重而无奈的叹了口气,两人走到药人对面,膝盖弯曲向着他跪了下去,遥想当年这一幕曾经出现过数次,今日用来还是得心应手。

“别死了药人,我们离不开你。”

“汪汪!”一人一狗说着违心的话,心里面却要吐了。

药人总算得劲了一些,面色稍稍和缓,伤势也在仙丹的作用下好的差不多了,双手抬起好像是王座上的皇上在发号施令:“算了,看在你们苦苦挽留的份上,我今就不死了。”

戏演完了,叶飞和大黄狗同时转身,呕吐起来。

“我靠,你们什么意思,你们以为老子不会死是不是,我……”药人还想发飙,没想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蓦然出现在耳边,让本在大吵大闹的他瞬间安静下来,仿佛被石化了。

“你啊,还是那么爱面子。”药人几乎难以置信自己的耳朵,叶飞和大黄狗听到声音也都回过头来,看到了站在药人身后的男人。

看到男人倒三角的眼睛充斥着备懒,叶飞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却不理解为什么直到此刻方才现身。而大黄狗则瞪大了眼睛,一改往日的和善变得极为凶狠,开始对着那个陌生的男人疯狂的咆哮。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本来它懒散的样子和这个男人有点像,突然发起狂来又没那么像了。

药人仿佛石化了一样,极为僵硬缓慢的扭过头,看清对方面容的时候种种复杂的情绪掠上心头,话到嘴边兜转许久方才吐出,第一句话却是:“我在你心里那么不重要吗?你居然看着我死,到我死了之后才出现?”

“呵呵。”可惜回应他的是完全无所谓的声音,“你很无聊诶,水君月。”

“你他妈呵呵是什么意思,项浩阳!”药人暴怒,原地跳起冲过去,揪住了项浩阳的领口。

可惜对方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模样,一边备懒地打着哈欠,一边挖着鼻孔,“这么多年过去了,脾气还是那么暴躁。”

这个年轻的男人就是项浩阳?

叶飞惊呆了。

……

蜀山建派千年,唯一一个被称作天之一仙的男人叫做项浩阳。

天之一仙是什么意思,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一位神仙叫做天之一仙。获得如此殊荣的项浩阳是怎么崛起的?据说,本来项浩阳只是前任蜀山掌门手下弟子之一,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根本没有人在意,甚至一度被当做方栦山上最不成器的弟子,人们后来才知道这是因为项浩阳很懒,名利心淡薄,从不去争取什么也从不表现什么,以至于显得平庸。

唯一一个知道项浩阳真实实力的人是他的师父上阳真人,也就是蜀山第十一代掌门,知徒莫若师,只有上阳真人这个做师父的知道项浩阳的真实实力,知道他资质绝顶,是一个无论什么事情,只需要随便看一眼听一嘴便能尽数学会的超级天才。上阳真人同时知道项浩阳的性格,所以从不管他,容他散漫自由,只是无论出席什么样的场合一定会带着项浩阳,和交好的前辈们见面的时候也一定会非常隆重的介绍他,有一段时间,师兄弟之间甚至传说项浩阳是上阳真人的私生子,被真人知道之后狠狠地打了一顿,打的三个月下不了床。

时光荏苒,本来项浩阳可能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了,以他无争甚至喜欢逃避的性格是无论如何当不了蜀山掌门的,可是命运就是那么爱开玩笑,那一天,被誉为千年最强的魔教教主少年天才水君月,率领魔教大军从昆仑山一路打过来了。水君月年纪轻轻继任魔教教主之位,实力却是空前绝后的强大,放眼蜀山,无论是六峰峰主,还是方栦山弟子,亦或者掌门上阳真人竟然都不是他的对手。

还是上阳真人与六峰峰主联手请动了蜀山第一法阵戮神剑阵才将水君月击退。可不过三个月后,水君月便重整旗鼓,率领大军二度来犯。

水君月当时年纪轻轻,一心想要完成历代魔教教主都没有完成的伟业,要率领魔教击破蜀山的山门,统一九州。他发动了疯狂的进攻,魔教战士们几乎没日没夜的攻打山门,以至于蜀山岌岌可危。

便在此时,上阳真人做了一件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居然只身下山在两军阵前要求和水君月单挑。无论是魔教还是蜀山,几乎当时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对此感到不解,毕竟魔教发动第一波攻势的时候,上阳真人已经不敌,需要借助六峰峰主的力量发动戮神剑阵才能将水君月击退,现在居然主动请战要求单挑,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可能有诈,不过水君月分毫不惧,手持九龙王剑对上了他。魔教教主水君月和蜀山掌门上阳真人当着正邪双方的面展开了一场激战,上阳真人年纪比水君月大了将近三十岁却最终不敌,明明不敌却还坚持要打,结果被水君月打的满身是伤,打的站都站不起来,可仍不放弃的持剑要战。

上阳真人的行为感动了蜀山上的所有人,方栦主峰的弟子们纷纷出战,意图代替师父迎战水君月,可惜在王剑九龙的强大威势面前纷纷落败。

师父败了,弟子们也败了,按理说上阳真人就该回过头来返回自己阵营了,或者就该跪地求饶请和了,或者该请求六峰掌门援助了,可是他偏不这样做,他坚持要战,似乎不拼尽最后一点力气,不把全身骨头都战碎了,不到再也拿不起剑的时候就绝不放弃。

水君月懵逼了,因为上阳真人如此疯狂的举动有失一派掌门的风范,上阳真人虽然被称作蜀山历任掌门实力最不济的一个,可是连掌门的威严也不顾及了,未免让人笑掉大牙。

直到上阳真人又被击倒在地,水君月实在看不过去准备走上前补上一剑,结束了他丢人一生的时候,名为项浩阳的男人登场了。

这真是太意外了,不仅因为项浩阳搞笑的长相,更因为他备懒的目光与威严的蜀山主峰格格不入,众人直到此时才想起其实方栦主峰还有一名弟子是没有出战的,或者说即便曾经想到了他,也觉得项浩阳出不出战没什么关系,习惯性的选择忽视他。人们心说,你还出来干嘛啊,方栦主峰就你这一根独苗了,你要再死了,主峰的香

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 为什么离婚女人容易日

火也就断了。

师兄弟们伤势很重,一个个爬不起来。

上阳真人以老迈之躯迎战水君月,战至最后一刻仍不放弃,甚至都拿不起剑了还不愿意向六峰求援,他的精神令人感动,可是行为实在愚蠢,明明可以发动戮神剑阵进行防守的,偏偏冲上去跟对方死磕,若是他死了戮神剑阵便启动不了,蜀山山门被攻破是早晚的事。

在场的所有人,在当时都不理解上阳真人这一番行动的用意,只是觉得他的行为值得感动。

以至于在项浩阳踏足战场的时候,他们甚至觉得无比同情对方,甚至没有责怪项浩阳在师兄弟们全部奔赴战场的时候,自己躲在后面的可耻行为,他们只希望项浩阳赶紧逃,为方栦主峰留下最后一丝香火。

然而,看到项浩阳走出人群,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时候上阳真人露出了笑容,明明快要死了,他却笑了。

但见上阳真人倒在项浩阳的身上心满意足的说:“孩子你来了,蜀山的未来就交给你了。”顺势将象征掌门之位的寿剑星魂递了过去,可是项浩阳没有接。那可是蜀山排名第一的神剑啊,在其他人看来,是方栦主峰的弟子们全部受了伤才最终便宜了他,这样的宝物在前他居然不接,脑子有病还是害怕成为水君月的下一个目标。

众人觉得项浩阳绝对是个孬种,是个怂货,不配做掌门弟子,他们认为项浩阳完全没有责任感,一定是觉得自己是个孬种,没有资格继承掌门之位才没有接过寿剑星魂的。

可是这样的想法没有维持太久,更令他们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上阳真人居然当着众人的面硬把神剑塞到了项浩阳的手中,这等于说硬把掌门的位置推给了对方。

众人真的不能理解,之前那么多优秀又英勇的弟子为了师父死战,上阳真人为什么不适时传剑,反而把神剑交给这么一个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窝囊废呢。

可没想到这还不算完,更更令他们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项浩阳仍未接剑,任凭寿剑星魂落在地上看都不看一眼,仿佛那是一个垃圾,一块敝履,反而将目光落在自己师父的身上,并说出了一句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您这是何苦呢!”

完全摸不到头脑的一句话,上阳真人居然回了:“这是为师给你上的最后一课,你看懂了吗!”

“何苦?”

“为师不想逼你,但也是时候了,你该知道身为一个蜀山人应该怎样去做了,这偌大的蜀山只有交给你,为师才能放心。”

“您这还不是逼我吗?”

“我是身体力行给你上最后一课!阳儿啊,到今天了,算为师求你,别再躲着了,你再不出手蜀山永无振兴之日。”

“可您知道我的性格。”

“为师知道,但你也必须知道自己生是蜀山人,死是蜀山鬼。”就是这最后一句话,终于把项浩阳说动了,让他深深叹息一声,眼中的光芒有些变了。

水君月从始至终没有打扰师徒二人的对话,他看着项浩阳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你是……在山下看到的那个偷懒躲风头的蜀山弟子?”

项浩阳苦笑:“被你认出来了。”

“你这样的人也能当掌门?上阳真人是真的老糊涂了。”

“我是真的不想当这个掌门,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

“啊啊啊啊啊!”当项浩阳亲口说出不想继任掌门之位的时候,上阳真人虚弱的身体忽然暴起,仿佛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的回光返照,大吼大叫地冲向了水君月,被九龙王剑一剑贯穿胸膛。

水君月冷笑,项浩阳傻了,看着师父逐渐倒地的身体在火焰中化成灰烬,他的目光中终于多出了一分凌厉。

“浩阳,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个蜀山的家都要由你来当。为师从未逼你做过任何事,只有这一次,只有这一次,请你看在多年来的师徒情分上,帮帮蜀山吧。”

直到此时,众人才终于明白,上阳真人是用自己的生命逼项浩阳接剑啊。可是他们不明白的是,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究竟有什么能耐值得一代蜀山掌门如此委屈自己,如此煞费苦心,明明他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弟子。

“你师父疯了。”水君月看着化作灰烬的上阳真人,目光之中露出一丝讥诮,“拔剑吧,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哎!”项浩阳深深地叹息一声,随即“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苍穹慢慢闭上了眼睛。

没人知道他此举的用意,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在向师父请罪,都怪他太过自私不愿意介入门派的斗争,所以才让师父惨死当场,才让师兄弟们身受重伤,才逼的师父辛苦导演了一场苦肉计。如果他能不那么慵懒,如果他能早点出手,悲剧就不会上演了。

他很自责,直到此时,追求自由的心和肩负蜀山命运的担子比较起来,才第一次落了下风!他不能让师父死不瞑目,所以这个蜀山的掌门之位,哪怕再不愿意,也必须要接住了,而且要做好。

“滚啊,你不配做上阳真人的弟子,滚啊!”一连串举动无疑引起了山上人的不满,他们看着项浩阳跪在那里,以为他跪的不是上阳真人而是魔教教主水君月,气的破口大骂。

项浩阳却是不为所动,他一向是我行我素不在意身边人目光的,也不在意荣耀和侮辱,他只是想做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管那事情有没有意义,他追求的只是轻松和自由。

可惜,没办法了!轻松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叫骂声中,项浩阳站了起来,随即握住了寿剑星魂的剑柄。

那是被称作正道第一神剑的法器,历代掌门想要得到它的认可都需要经过长时间的闭关,没想到项浩阳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在战场上握住了寿剑的剑柄。随即而来的便是疯狂席卷的气浪,项浩阳和寿剑星魂似乎在进行着激烈的对抗,由此产生的气浪甚至连水君月都要用手抵挡。等到浪潮平息的时候,寿剑星魂已经被这个平平无奇的男人顺利地抓在了手里。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而更令他们震惊的是,项浩阳居然一甩手将这把正道神剑扔了出去,扔到方栦山上插入山石之内。

又要做什么?

他们只见项浩阳向着水君月拱手道:“水兄,在我之前你已经打了很久,想必是累了,我不想占你便宜所以不用寿剑星魂和你打。”众人无不惊愕,仿佛在听天方夜谭,倒地的方栦山师兄弟们全部以异样的目光看着他,感觉是在看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外星人,仿佛重新认识了一样。

水君月却是不屑:“不好意思我不累,既然你不用星魂,那我也不用九龙好了。”

“随你!”项浩阳一推手,海浪般有力的仙风涌起,拖着受伤的师兄弟们回到了山上。

众人在远方重新审视他,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他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小师弟吗?”

只有上阳真人的妻子,他们的师娘忍着泪说道:“你们不了解他,那孩子是个天才!”

“项浩阳是个天才?”众人仿佛在听天方夜谭,不过看师娘含泪的表情又不像做伪,只能认认真真地继续听下去。

“你们不必怀疑,那孩子是个彻头彻尾的天才,不说前无古人,一定后无来者。老头子向他传道,他只需听上一遍,便能融会贯通,自行修演,甚至能够进行精准推测。记得老头子曾经说过了,他将《道经》第三卷传给浩阳的时候,他居然只听了前半部分便将后面半部《道经》自己推测出来了,内容与原文八九不离十,当时都把他惊呆了,以为是在别的地方偷偷学过,可到了学习《道经》第四卷的时候也是如此,要知道《道经》乃是神书,越到后面文字越是精深,越是难以修炼,普通人想要完全读懂其意就需要一两年的时间,能够融会贯通又需要很多年,甚至一辈子都无法做到,而浩阳他居然听了前半部分自行推导出了后半部分,简直就是旷古奇才,天下无双。

老头子早就知道他非常聪明,但直到此时才知道他聪明至此。老头子总是暗暗的观察浩阳,发现这孩子听着琴声便能手写琴谱;看到神兽解封,便能自述解封诀;寻常剑法在他手里能使出变幻莫测的招式,因为他不止擅长学习,更擅长推演,看一知三,看五知十。他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因为这世上实在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倒他,以至于整天寂寞无聊。他没有朋友,因为实在没有人配得上做他的朋友,他努力在人前保持寻常,因为太不寻常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

入山的第十个年头,老头子曾和浩阳真刀真枪的较量过一次。没想到剑招比不上他,甚至连仙力储备也远远落在浩阳之下。当天回来的时候,老头子就无比兴奋的对我说,蜀山振兴有望了,振兴有望了。

不过他同时说到,浩阳那孩子对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提不起兴趣,想要把他束缚在无聊的掌门之位上基本上不可能,只有想想别的法子了。

从那时候开始,老头子已将他当成了接班人培养,拼命地对他好并且从不要求回报,也从不逼他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浩阳那孩子除了在老头子面前比较放得开,愿

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 为什么离婚女人容易日

意显露真实实力,在别人那里都不愿意这样做,就是怕惹麻烦,他特别喜欢自由,不愿意被各种各样的麻烦束缚了,可能就是因为太怕麻烦了,所以学什么都一遍就会,不会纠缠在学习的麻烦里。”

听了师母的叙述,众人这才知道平平无奇的小师弟原来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天才,也终于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出席各种重要场合都带着他了,原来早已将他当做未来掌门培养。

想想项浩阳刚才的举动,举手之间压服寿剑星魂,以雄浑仙力形成仙风拖着他们上到山崖,这都不是寻常仙人能够做到的,甚至蜀山历代掌门都做不到,而项浩阳本身如此年轻,他未来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天啊,原来自己身边一直隐藏着一个超级天才。这么说来,项浩阳和水君月的这一战,便是两个少年天才之间的决战喽,蜀山有救了?”

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上阳真人要当着正邪双方的面上演一出苦肉计,一是要给项浩阳上最后一课,让他知道该怎么做这个掌门;二是要以这种方式逼迫项浩阳不能再怕麻烦,要勇敢地接过掌门之位,为一派之兴盛奋斗和努力。

上阳真人用心之深值得赞叹,大公无私、舍己为人的大义更是蜀山门人的楷模,当上阳真人倒在九龙剑下的时候,项浩阳这个被师母称为超级天才的人再也没有理由拒绝掌门之位了,如果他再拒绝,就是对不起师父这些年的栽培之恩。

他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真实实力,开始为蜀山出头了。

后来的事情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了,项浩阳当着正邪双方的面和水君月战成“平手”,又大破魔教十长老联手,水君月知道项浩阳故意给他留了面子,心中羞愤只能领着魔教大军退兵,两个天才少年的恩怨纠葛由此拉开序幕。

之后数十年,正邪大战屡屡开启,项浩阳从不杀生,每每以妙到毫巅的手法破敌,成为百万魔众的一块心病,更成为了魔教教主水君月的一块心病,被正道人士冠之以天之一仙的称号。

所谓天之一仙,便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下第一神仙。

项浩阳就是如此的一个人,怕麻烦爱自由但是拥有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顶天资,叶飞在他面前都是逊色的,毕竟叶飞不可能听了《道经》前半段,便能自行领悟后半段出来。

这样一个绝顶的男人重新出现在药人的面前,而且是在药人一心寻死但没有死成之后,药人揪住他的领口气的嘴唇一直发抖,“老子死的时候你不出来,老子死不成了你跑出来恶心我,故意的是吧!”

项浩阳嘿嘿的笑,笑的像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弱智,可能真正的天才都是大智若愚的吧。

“好好的昆仑你不呆,偏偏来蜀山寻死觅活,有病啊。”没想到出口出奇的不留情面,项浩阳像是在逗弄邻居家的小弟弟。

“我去,你他娘的还有理了!”药人勃然大怒,抬起拳头就要打他的脸,没想到项浩阳仍旧不躲不闪,倒三角的眼睛斜觑着他,像是一眼将他看穿。

“身上的诅咒明明已经好了,还回来做什么!”语气第一次严厉起来。

药人被他凌厉的眼神逼的退却,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重重地叹了口气:“你知道我受了多少的苦!”

“你还想让世人受多少的苦!”项浩阳反问,他的话每一句都很精炼,却都直戳要害让人无法反驳。

“你!”

“水君月我已经忍够你了,能不能不要总来烦我!”

“烦你?原来在你眼里我一直是在烦你是吗。”

“是啊,就像顽皮的孩子吵着闹着央求父亲陪他玩,好无聊啊!”

“太伤人了。”这句话是叶飞说的,他感觉项浩阳的话确实太伤人了,直戳药人的痛点。其实药人心里一直都在纠结于此,纠结于自己在项浩阳心里的位置,现在被对方直接点了出来,恐怕会因此心灰意冷吧。也直到此时,叶飞才深刻理解到传说和现实是不一样的,传说中项浩阳和水君月是一对双生子,两人相爱相杀相知相惜,带领蜀山和昆仑两派激斗数十年,并在不断交战的过程中推动两派重回巅峰。可是现实却是,水君月从来没有战胜过项浩阳,甚至从来没有和项浩阳打成平手,两人的战斗一直是项浩阳占有压倒性优势的,几乎是想怎么摆弄水君月就怎么摆弄水君月,甚至由此给水君月留下了心理阴影,让水君月的眼睛失去了色彩,只能看到他项浩阳一个人。而到了真正见面的时候才知道,项浩阳的眼里并没有他水君月,现实未免太过残忍了。

如此看来,无涯道祖和青山道祖当年的真相也不会是传说中的那样,其中一定隐藏着很多很多的秘密。

视线中,当项浩阳说出了对于药人不断纠缠感到厌烦之后,药人眼中的神采消退了,无力地倒了下去像是一滩烂泥,堆在地上可能再也站不起了吧,他的心境、目标全都毁了!

……

同一时间,方栦山后山结界之中,项浩阳站在山石上用力挖着鼻孔。

青牛上仙脚踩祥云,牛眼之中除了映照出眼前的项浩阳,还有着剑神殿上正在发生的事,大惊失色地道:“一人两分,分身之术!你也领悟了逆转乾坤之道术了?”

“很难吗!”项浩阳无所谓的说,别人眼中难以跨越的事到了他这里却轻而易举。

“什么时候做到的?”

“不喜欢一直被人盯着,所以就弄个分身玩玩。”

“原来你一直知道我的存在。”

“没日没夜的被你盯着好烦的,整天守在剑神殿里也好烦的,所以搞了几个分身出来,这样一来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啦。”

“果然社会的进步都是由懒人推动的。”

“哈哈哈,承蒙夸奖。”

“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分身喽?”

“正在山下玩呢,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

“你如此逆天改命的行为,天道为什么没有实施制裁?”

“这个……你猜!”

“猜不到,真的猜不到。”

“我说天道被我杀了你信不信。”

“什么!”

“开玩笑,开玩笑的,别那么认真。”

“吓我一跳。”

“想要知道为什么会降下天罚,便要知道逆转乾坤之道术究竟是什么,究竟从哪来的,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才知道天罚为什么降临。”

“逆转乾坤之道术是从哪来的我很清楚,毕竟当年是我陪着无涯一起上山。”

“可惜你了解的也不全面,更多的我也不便多说,只能告诉你,除了你了解的获得逆转乾坤之道术的方法之外,还有其他方法也能得到这种神奇的力量,而天道要惩罚的,只是你知道的那种获得逆转乾坤之道术的方法。”

“真的?”

“哈哈,其实还有别的原因啦。”

“就知道你在忽悠我。”

“也不是啦,我说的是真的,只不过那是原因之一。”

“那你倒是把其他原因说说看。”

“逆转乾坤本身是改变法则的力量,如果改变法则让自己不存在,那掌管九州的天道不就找不到你了吗。”

“让自己不存在?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好吧,你果然是个天才,只怕无涯、青山都不如你。”

“别夸我,我会害羞的。”

“如此说来,我长久的谋划都白费喽?”

“你的计划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你的计划干扰到我的生活,就忍不了了。”

“你的性格未免太奇怪了。”

“我只是怕麻烦,仅此而已。”

“你想怎样。”

“想要彻底断绝了和凡尘的一切联系,从此隐居起来。”

“你要做缩头乌龟?连蜀山都不管了?那可是上阳真人用命换来的啊。”

“我尽力了,尽力就好,未来的事需要年轻人去做。”

“如此说来,你要把我和水君月一起了结了哦?”

“尽力而为吧,留在山上的两个分身就是用来终结你们的手段,能做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其他的分身将永远不在于九州大地上出现,我没有死的秘密将会永远不为人知。”

“你还真是处心积虑啊。”

“谁让师父用命托孤呢,总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我觉得上阳真人是真的死不瞑目了。”

“师父我了解,他也不希望蜀山一定要灭了魔教,因为他认为两派维持某种意义的平衡,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灭世终将发生,便在这一代。”

“与我无关,我也管不了,毕竟还有天了。”

“可我怎么觉得,你的实力已经逼近于天了?”

“不可能!天道是无敌的,因为所有法则的最终制定者都是他,如果我俩同时改变法则的话,最后成功的一定是天道,因为他拥有着最终的决定权。”

“原来如此。”

“嘻嘻!”

“看来你已经算准了一切。”

“有的时候不得不动动脑筋,毕竟越怕麻烦麻烦越多。”

“来吧,让我看看区区一个分身的实力能有多少。”

“如你所愿。”

……

有关情商、智商谁更重要的讨论由来已久,现今社会过度强调情商的重要性,殊不知所谓的情商都是面临社会现实做出的妥协适应,只有智商的高低才能决定人与人之间的最终差距,能够改变世界的,都是智商绝顶的那一类人,便是所谓的天才。

如果说方白羽、叶飞是千万人中出现一个的天才,那么项浩阳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顶天才。看似都是天才,其实差距之大难以估量,就好像你学《道经》,越往后越难理解,天才也是一样的,天才之上的天才,他与天才的差距隔了日月青山。

项浩阳的天资究竟有多高,在水君月的眼里,项浩阳与他对战从未用过全力。而在青牛上仙眼里,项浩阳不知已经分出了多少个分身,而他只用其中的两个分身分别去解决水君月和自己这两个的历史遗留问题,可见项浩阳现在的实力已经直逼天道了。

有一句话听上去有些残酷但确实是真的,天才的世界里没有你,你也永远无法理解天才的世界是怎样的,你只能被动接受,仅此而已。

区区一个分身站在青牛上仙的面前令它如临大敌,如果不是青牛上仙能看万里之外的事物的话,它永远不会知道眼前的仅仅是一个分身而已,它也就不会觉得如此绝望。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