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这位‘锦绣公子’为何会出现在云梦大泽之中?

王弃不知,却也有所猜测。

而陆锦对着王弃则是彻底紧张了起来……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跳上了这位自己‘堂弟’的船。

没错,按照陆氏宗族的族谱排序,她应当是王弃的堂姐。

她尴尬而不失礼貌地问:“皇帝陛下鱼龙白服来此戏弄小民,很有意思吗?”

王弃淡淡地看她一眼道:“能在云梦大泽遇到皇姐你,说实话,还蛮有意思的。”

陆锦:“……”

平时最是能言善辩的陆锦已经是短短片刻三次无言以对。

她在王弃面前真的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令她充满了紧迫感。

她说:“陛下难道真要赶尽杀绝吗?我与父王只是想夺回曾经本属于我们的封国……我们隔江而治不行吗?”

王弃莞尔答道:“如今淮南国实际控制的区域已经远超过曾经的淮南王封国了吧?”

“其实你们要是能接受招安,将军队遣散归田而后接受朝廷派遣的国相理政,你们安安心心地做个富贵王爷富贵公主,这淮南国保存下来也不是不可能。”

陆锦闻言神色一冷,语气转为锋锐地说道:“如此一来,我父女岂不是任人鱼肉?”

“若是陛下改变了心意,我父女的性命便被陛下捏在了手心。”

王弃坦然答道:“若非如此,我这个当皇帝的岂不是要被人质疑智慧不足了?”

“不过我可以给你承诺,若是你们父女真的愿意就此放下刀兵重归朝廷,必保你们一生平安。”

冉姣看着试图以言语收服人锦绣公主的王弃,心中明白自己这丈夫终究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并非是对这陆锦有什么念想,而是对这东南之民心存善念。

陆锦微微愕然,她似乎能够感受到王弃的真诚。

可她是个自小习惯了以最大恶意来揣测他人的,所以在稍稍一愣之后还是冷笑道:“口说无凭,我又该如何相信你?”

王弃一声轻叹道:“若你信我,我必不让你失望,若你不信……便也只能罢了。”

随后他也不在这方面多说,转口一问道:“堂姐要去何处?我等下还有要事,将堂姐送到地方了便告辞吧。”

陆锦闻言讶然,她问:“难道陛下不趁此良机将我抓捕吗?”

王弃淡笑一声道:“我要抓你,何须什么良机?”

“本次我非是以大彭皇帝的身份而来,只是来走亲戚的……皇姐在人道事务上虽是与我为敌,但今天我不愿再谈公事了。”

这话语足够霸气,凸显了王弃对自身实力的绝对信心。

而陆锦听了也是微微一滞,感觉到了一种比先前更深重的压力。

王弃是个绝世强者,这一点陆锦在先前的虎牢关下便已经深刻地认知。

那可是千军万马之中啊,王弃甩手就能打出一片白地来,这种威势可不是寻常修士能有的。

事实上在那一刻,陆锦只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上古大能一般。

而理论上,如此绝世强者的承诺其实极具价值,王弃允她富贵闲王,那便是真的保障,可能比什么圣旨都要来得令人安心。

可她明知如此还是拒绝了,因为她不甘心……

她父亲淮南王的毕生梦想就是要夺回自己的封国进而让那长安的天子也感受一下被贬为庶人的感觉……

也是在这种情况下,通幽道找到了她的父亲,一番密谋之后也将还是幼儿的她给带走了。

如今她已经是通幽道的圣女,从小便是在父亲的野心以及通幽道的期望中长大,她已经习惯了野心之下的生活……让她放下一切?

不,她会选择抗争到底!

所以哪怕王弃释放出了真诚善意,她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同时她还猜测王弃来这云梦大泽的目的恐怕和她一样,也是想要获得这云梦大泽中妖王的支持……

她不知这里有龙宫,只是知道这里有一妖王统领着泽中众大妖。

虽然情况不明,可她也是怀着信心来了……她相信这些与人道格格不入的妖类必然会被她说动,参与到淮南国的大军之中。

尤其是……若是那妖王亲自出手,王弃这修真皇帝再强也绝对不会是妖王的对手!

在她心里,此地云梦大泽恐怕已经成为了淮南国的转机所在。

“皇姐,你欲去哪里?”王弃淡淡地又问了一句。

陆锦眼珠子微微一动,便有些玩笑般地说道:“陛下去哪里,我便也去哪里。”

王弃讶然,随后也没说什么道:“也行,那皇姐只需记得你是我姐姐便行了。”

陆锦讶然,没想到王弃这么好说话……不,应该说是从一开始就一直很好说话!

她反而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静静地呆在船上左右顾盼。

她看到了冉姣,看着那熟悉的面容惊觉道:“这位……是白龙将军吧?”

冉姣对她很是淑女地点点头道:“见过皇姐。”

她学着王弃的称呼来称呼,礼数方面丝毫不差……然而她在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深吸了一口气,胸前瞬间膨胀了两个尺码。

陆锦从这个称呼上就明白了冉姣的身份,可是看着自己面前颇为扎眼的景象,心里面就是好气好气……

虽说她从小就放弃了自己女人的身份,一心为了淮南国的野心而奋斗……可她现在就是忍不了这种挑衅啊!

于是她似是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听闻陛下至今无后,也不知那些朝廷大臣是怎么想的,也不给陛下多选妃嫔传承国祚。”

冉姣瞬间暴怒……好家伙,那‘胸肌’的尺寸瞬间又膨胀了一个尺寸。

陆锦被晃了下眼,还是笑吟吟地说道:“白龙将军不必动怒,刚才陛下说要记得我是他姐姐,我便是以姐姐的身份关心一下弟弟的生活。”

王弃看着胸口急速起伏的阿姣姐姐,不禁莞尔。

随后语气淡泊地说道:“皇姐着相了,我辈修士何须什么血脉传承?领略这天地妙处便是最好了……至于这国祚,自然是有太子和太孙来继承,无妨的。”

陆锦愣愣地看着王弃那洒脱的姿态,一时间也分不清他说的是真是假。

可是冉姣却把陆锦的话听进去了,她的神情渐渐变得纠结了起来……进而对于前往龙宫做客居然没那么抵触了,因为她现在更想要去问一问,龙族该怎么生育后代!

怎么说呢,对于王弃来说陆锦这次可能是立功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脚下的小舟忽然间一震,而后便在睡上骤然加速,如同利箭一般蹿了出去。

这个时候就能看出修为的差距来了。

王弃和紫儿稳稳当当动也没动。

冉姣则是稍稍晃了晃身子,但很快找回重心。

顺便她还扶了一下差点摔倒的陆锦……她现在没心思和这个锦绣公主怄气,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给王弃传宗

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接代的事情。

陆锦惊惶之中有些赧然,她觉得自己好像又一次枉做小人了。

她发现自己的复杂心思在这对心思很简单的夫妻面前竟然有种无地自处的感觉……别人是真的待她以诚,可她却一直在小心算计。

不过她还不是最狼狈的……

最狼狈的是梅梅,她是直接被甩飞了出去!

还是王弃眼疾手快,伸手就拽着了梅梅头顶的鹿角,将她给拉了回来……

“疼!”

就是小姑娘抱着脑袋所在了小舟上蹲了下来……她又要掉眼泪了。

不过这时没人在意她,冉姣感受了一下水下那正带着他们快速移动的庞然大物问:“这是什么意思?”

王弃答道:“应该是知道我们来了,便来接我们进去吧。”

陆锦修为所限,感觉不到水下的存在,似是吃惊但又似有深意地问:“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

王弃答道:“应当是云梦大泽的中心之地。”

陆锦心中就是一震,她知道王弃必然是与这大泽的主人有所联系了。

这让她一下子充满了危机感……原本这云梦大泽就是她心中最重要也是最后的出路……可若是这云梦大泽之中的存在也被王弃率先拉拢过去,那么淮南国和通幽道的情况就糟糕了啊!

陆锦担心自己‘露出马脚’,连忙准备转移注意力。

她四处看了看,这才是仔细打量了一下王弃的随从。

紫儿很寻常,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可爱侍女。

可是蹲在小舟末端哭泣的梅梅就很显眼了……那头顶精致的鹿角,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人该有的。

而更令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的是,她在这小鹿妖的身边看到了一只身上存在着精纯阳气的灵体!

这次不用她刻意找话题转移注意力了,因为她本身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

王弃看到了便说道:“那侍女叫梅梅,当年遇到她母亲的时候,人一定要把这孩子塞到我身边。”

“盛情难却,再加上我也不缺她一口吃的,便带在身边当侍女了。”

“至于这小鬼……他是我儿时的玩伴,当年巫蛊之祸中替我而死,而死后依然不愿离开我……我便带他在身边,只求他能永远快乐。”

陆锦愣了。

妹妹在她眼里就是个寻常的‘小鹿妖’,可是相比之下,同样擅长御鬼的通幽道眼中,阿宝就是个奇迹一般的存在了!

身上没有一丝阴邪鬼气反而是充满了精纯阳气,能够在阳光下自由活动,也是神情灵动仿佛活人一般……

她忍不住就问:“要造就这等灵鬼,应当靡费颇大吧?”

王弃摇摇头道:“靡费什么的倒还好,关键就是要看机缘。”

陆锦沉默了……机缘这种东西的理解有很多,而她的理解则是,王弃用了数不清的天材地宝才将自己儿时的玩伴培育成了这个样子。

只是这一件事,她就知道了王弃身上的一个弱点……那就是重感情。

她不由得目光闪烁了起来,心中琢磨着该如何将这弱点给利用起来。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想出些什么呢,就感觉脚下的小舟一下减速……而后,面前的水面上骤然间有十几个巨大的鼓包出现。

水泡纷纷破开,一颗颗巨大无比的蛇头从这水下升起。

一时间,亘古蛮荒的气息在水面上回荡起来。

“荒古大蛇,一共十八头荒古大蛇!”

陆锦面色凝重地说道。

她看了看王弃,似乎是以眼神在问这是什么情况。

王弃没有任何回应,却见先前看起来很普通的可爱侍女紫儿忽然张嘴以清亮的声音喊道:“小姐和姑爷来了,你们还不迎接?”

十八头荒古大蛇竟然立刻慢慢垂下了它们那看起来狰狞丑陋的巨大蛇头,拱起的蛇颈两两拼在一起,看起来倒像是九道心形的拱门呢。

陆锦心情紧张地看着这一幕……这种看起来十分残忍强大的蛮荒生物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在这种压力之下她甚至没有余力去思考任何事情。

可是另一方面呢,王弃看着这群荒古大蛇形成的心形拱门可不会有任何惊惶,还觉得很浪漫……

他哈哈笑着就搂着同样目露新奇的冉姣道:“阿姣,你看这壮不壮观?”

冉姣笑着点头道:“也不知他们怎么想的,要排这一出。”

紫儿则是捂嘴笑着道:“小姐您不知道,这肯定是老爷在想办法讨好您啊!”

“现在您觉得有趣,大家的努力就没有白费了呢。”

冉姣稍稍有些尴尬不想继续笑了,她还想要端着自己的架子呢……不过看到大家都很用心地在逗自己开心,她想了想也就不破坏气氛了。

于是温和地继续笑了笑道:“是啊,这很有趣。”

她终究是个善良的人,尤其是在与王弃在一起以后。

这一个温和的笑容,立刻就让她多了一份温婉与贤淑,充满了善良女子的美丽与美好。

陆锦就不一样了,她是全程震得头皮发麻,连思考的能力都要没有了。

可是这还没完,因为在荒古大蛇之后,那水面上依然热闹非凡。

不但是

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有大鱼不断跃出水面,还有千鸥飞舞徘徊。

仿佛整个云梦大泽都在这一瞬‘活’了过来……这都是在欢迎他们的!

王弃都觉得惊讶极了,他也没想到冉楚和敖青菱对这件事情竟然会这么上心……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