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被歹徒蹂躏惨叫小说 顶着学长的巨大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看着两位小少爷和两位小郡主先后投进谢大人的怀抱,看到谢大人温柔地看着和抚摸他们,周西和周南眼里盛羡慕,但知道那个怀抱再好也不属于她们。

当看到谢大人笑着向她们招手时,她们激动的鼻子酸涩起来,眼里也涌上泪水,想一下扑进那个怀抱。又怕是自己看错了,只得一小步一小步试探着走过去。谢大人真的把她们搂进怀里,还摸了摸她们的包包头。

谢明承温言对她们笑道,“听韩姨的话,快乐地长大,苦日子不会再有了。”

两个小姑娘的眼泪落了下来,吸着鼻子“嗯”了一声。她们想说感激的话,却哽咽着说不出来。

谢明承的笑意更深。

韩莞知道谢明承是听说祭童的事后,格外疼惜做为双胞胎的她们。

他的这个举动,还有他眼里的暖意,让韩莞也感觉到了温暖。从这点看,这个男人是善良有爱心的……

韩莞第一次觉得,谢明承有时候挺君子,还是个暖男。

她的脸有些燥热,赶紧起身去了厨房。

丫头站上高几,把玻璃吊灯点亮,屋里更加明亮起来。

大虎指着那个大木箱子问,“这是爹爹送我们的礼物吗?”

谢明承走过去把箱子打开,给他们分着礼物。大多是给两只虎的笔墨洗砚,各地的特色吃食平均分给三对双胞胎。又拿出几样女孩的玩具,是专门给赵家姐妹买的,拿出两样给了周家姐妹。最后还剩一个洋漆小箱子,孤独地躺在大箱子里。

谢明承给两只虎眨眨眼睛,两只虎便明白这是送给娘亲的了。

赵好儿还想去看小箱子里装了什么,二虎阻止道,“这是我爹爹送娘亲的。”

大虎问,“娘亲会要吗?”又自言自语道,“娘亲跟爹爹说了那么久的话,刚才还跟爹爹笑来着,肯定会要”

两只虎对视一眼,大虎弯腰翘起小屁股把小箱子抱起来,又给二虎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抬着小箱子放去娘亲卧房的桌子上。

那么小的箱子一个人就能抱动,两人一起抬了,有功一起挣,有罚一起挨。

看到两个小子的互动,谢明承非常欣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儿子终于向着老子了。他向卧房看去,里面虽然没有亮灯,但这边的灯光照过去,能隐约看到石青色落地窗帘、铺着丁香色褥子的美人榻、插着蜡梅的粉瓷大花瓶、瓶拔步床的一角、藕粉色绣花罗帐……似乎,连里面的淡淡幽香都飘了出来。

谢明承的身子一下燥热起来,那里也应该是自己的卧房,他本应在那里拥着媳妇入眠,和媳妇……

两个臭小子跑了出来,居然还把门关上,也关上了里面旖旎的春光。

眨眼间两只虎就跑到谢明承面前。

二虎问,“咦,爹爹的脸怎么红了?”

大虎体贴地说,“爹爹热着了?儿子陪你出去吹吹风。”

谢明承耷拉下眼皮看看他们,再一次感叹自己是最悲情的男人和父亲。儿子都这么大了,他还不知道那个是什么滋味,说出去谁相信?

他握紧拳头暗暗发誓,要加快速度……

韩莞带着几个丫头拎来食盒。

厅屋里摆了两桌,谢明承带着两只虎一桌,韩莞带着赵家姐妹一桌。又摆了一张小几,每样菜夹了一些,周家小姐妹在这里吃。

两只虎今天格外兴奋,劝爹爹喝酒,还让爹爹用筷子蘸了酒给他们舔。又怕冷落娘亲,吃几口菜就会跑来韩莞这张桌子,夹娘亲爱吃的菜喂娘亲。

他们去给韩莞献殷勤的时候,谢明承就会肆无忌惮地看向韩莞,看着她笑。

他觉得,今晚的莞莞也格外不同,没有之前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然气息了……

饭后,谢明承提出带两只虎回庄子住。

还悄声说,“和王下晌会去看望老神仙,晚上去谢家庄歇息。”

他更想说点别的,但当着孩子们的面又不敢多说。

韩莞一直觉得青山元君道行高深。和王得到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找她算卦或是商议。

赵家小姐妹也想跟过去住。

韩莞没同意。今天谢家庄没有女主人,让她们去不好。

仙姑殿后殿的一间屋舍里,和王正坐在炕沿跟青山元君低声说着话。

和王见青山元君疲惫了,起身说道,“皇姑祖母歇息,晚辈告辞。”

青山元君“嗯”了一起。

和王出了屋舍,带人去山下的谢家庄子。

小道姑进来服侍青山元君吃完药退出。

屋里没人了,门窗关得紧紧的。

青山元君侧身把炕里边的褥子掀起来,又扒拉几下,炕角出现一条两寸宽三寸长的小格。她从里面取出一把匕首,拿在眼前看着笑,笑着笑着,竟是老泪纵横。她用帕子擦干眼泪,又把匕首放回去,把盖子盖好,再把褥子铺

少妇被歹徒蹂躏惨叫小说 顶着学长的巨大写作业

平。

当她在二十几年前请明弘大师寻到这件邪物后,悄悄扔进炼丹炉里炼了三天三夜,不仅没有炼化,还把炉子烧坏了。

她又请明弘大师去番外的时候把它带出去丢进海里或者江河里。可大师说,这是邪物,只要存在于这个世界,无论丢在哪里,都会被人发现拿出来害人。

化不了也丢不掉,她万分悲伤,不想让这个东西再害人。

明弘大师让她先把这物保管好,等到有缘人来把它带离这个世界。

上次大师走之前,专门去道观跟她说,有缘人已经来到这个世界,把血月交给她即可。

那个有缘人就是星月山庄的韩莞。

青山元君又让悄悄派人打听韩莞的情况。

在她看来,韩莞就是一个普通女子,有一些小本事,怎么能把这东西带离这个世界?后来听说韩莞受狐仙娘娘护佑,狐仙娘娘不仅赐予大梁五彩祥云,还保佑大梁军队大败西元国。便想通了,不是韩莞把邪物带离这个世界,而是通过韩莞的手,把邪物交到狐仙娘娘那里,再由狐仙娘娘带去三界外。

但她还是不敢交给韩莞。怕韩莞经受不住诱惑,也来一次重生,或者让某人重生,那样自己就罪过了。

再看看韩莞的品性吧。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