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难耐的隔壁女邻居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小说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最坚固的金属,嗯,我那里还有几箱子源质矿石,只要奥妮克希亚给我送来能冶炼它们的工匠,这一条就满足了。

巨龙的肌腱现在也有了。”

在从洛丹伦城离开前往银松森林的夜色里,布莱克在角鹰兽背后拿着一张复杂的武器设计图查看。

他打量着这张图纸上的材料要求,摩挲着下巴说:

“现在就剩下最坚韧的手弩主体用的木料,‘乌鸦卫士’的原胚就能制作出来。正好和那套月夜战甲一起淬火...

唔,等等,还有穆拉丁那回事呢。

找他先把那把剑弄出来,然后三样东西一起淬火。

完美!”

海盗吹了个口哨,心里定下一条计划,又把图纸收起,眯着眼睛思索道:

“等这些东西都齐备了,等我和笨狼以及大熊的野兽盟约再进一步,就该筹备进行荒野试炼了。根据乌龟人的说法,荒野诸神之矛落在了海拉手里。

这一次说不定要杀进冥狱去。

唔,想想都刺激。

但高风险,高回报,挑战最高难度的荒野试炼,一旦通过估计就能直接让我的猎人职业到达精英水准。

三个普通职业都满级之后,就能塑造传奇之力,晋升传奇之境。而且猎手的职业提升,也能让我的守望者职业解锁新的力量。

能不能起飞,就看这一波了。”

他活动了一下手指,眼中闪过一丝对强大的渴望,又很快压抑住这种冲动的想法,拉着角鹰兽的缰绳,在夜下飞行。

稍稍扭头就能看到下方那个巨大的紫罗色大结界。

闪耀着魔力光辉的大结界如一个蛋壳,反扣在达拉然城废墟和洛丹米尔湖上,隔绝了内外的一切联系。

在这深夜时,还能看到下方有些施法者在来来回回的忙碌。

“真是辛苦啊。”

布莱克很敷衍的感慨了一句。

他又往更远处扫了一眼,发现阿克蒙德之前留在达拉然废墟上的巨型法杖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概是那些法师们把它收起来了,想要借此研究一下什么阿古斯的奥秘之类的。

布莱克没打算降下去帮忙,那些法师估计现在都恨死他了。

但在布莱克要走的时候,眼尖的他却通过基尔罗格之眼的翻转锁定,在达拉然巨坑之外,银松森林的一处山丘上,看到了两个家伙的身影。

其中一个很熟悉。

“唔,小猫男大半夜不睡觉,跑到那里干什么?溜猫吗?”

海盗认出了那个人是高阶法师克尔苏加德,

饥渴难耐的隔壁女邻居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小说

他顿时来了兴趣,调转角鹰兽的飞行方向,就往那处山丘飞了过去。

克尔苏加德在干什么呢?

并没有在做坏事啦。

实际上,他这会正在履行六人议会给他的任务呢。

“这本《乌尔之书》是你的导师留下的知识汇聚,作为乌尔大法师唯一的弟子,你有资格继承它,阿鲁高。”

在远离城市废墟的山坡上,肩膀上趴着呼呼大睡的小猫的克尔苏加德语气严肃又冷漠的,将一本用锁链缠起来的黑色厚重魔典,递给了眼前背着法杖,穿着低调但质地考究的法袍的年轻人。

后者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被送到眼前的书,又叹了口气,伸手将这本书接了过来,放在手里摩挲着。

他语气低沉的说:

“其实你们不必把它给我的。

乌尔大师虽说是我名义上的导师,但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教导过我。

在察觉到我脆弱的施法能力后,导师就不怎么愿意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他只是把我当成他的助手使用。

后来他被六人议会驱逐之后,我虽还居住在他的法师塔里,但魔法什么的,都是跟着其他导师学习的。

我觉得我没有资格继承这本记载了乌尔大师心血结晶的召唤之书。

你把它带回去吧,放入大图书馆里,让其他有兴趣的法师们去...呃,大图书馆已经毁掉了。”

说到这里,阿鲁高法师突然明白过来。

他往达拉然巨坑的方向扫了一眼,语气古怪的说:

“六人议会是觉得这本书交给其他人不安全,所以特意把它封印起来,留给我这个施法能力比纸还脆弱的家伙保管吗?

他们要我把这本书带离达拉然,带到吉尔尼斯保管?”

“差不多就是这样。”

冷漠的克尔苏加德语气平静的说:

“六人议会得知你要回去家乡发展自己的事业,但以你...嗯,稍有欠缺的施法能力,很难在魔法领域中寻找到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

这本你导师留下的召唤魔典由你保管,一方面是感谢你通过你在家乡的人脉,为我们争取到了影牙城堡的暂时使用权。

这是肯瑞托对你的褒奖。

另一方面,这本书

饥渴难耐的隔壁女邻居 不要添了,我高潮了小说

也能给你带来一些自保以及展示自我的力量。

作为乌尔大师曾经的助手,没有谁比你更了解这本书了。

你也不必担心自己会召唤失控。

六人议会已经在这本书上下了封印,在你的施法能力到达能解开封印的程度之前,那些危险生物的召唤法术不会对你开放。”

“呃,我也不觉得我能解开封印。”

阿鲁高耸了耸肩,这个年轻的法师很快调整好了心态,把乌尔之书丢回自己的行囊,他对克尔苏加德郑重的行了个施法者礼节,说:

“我感谢六人议会对我的信任,我虽能力不足,但也会竭尽全力的保护导师留下的宝贵知识。我会把它带回吉尔尼斯,并隐瞒它的秘密。

在达拉然度过这段艰难时期之后,我会把它送回城市的图书馆中。”

“嗯,肯瑞托会铭记你的奉献,阿鲁高法师。”

克尔苏加德看了一眼天空夜色,说:

“你该启程了,祝你在家乡的生活愉快。”

“再见。”

阿鲁高爽快的笑了笑,对克尔苏加德挥了挥手,表情有些古怪的又看了一眼他肩膀上的小猫猫,转身就朝着山坡之下走去。

那里正有一辆低调的马车在等待他。

从马车上的家徽来看,阿鲁高法师所属的家族在吉尔尼斯的地位应该不一般,也难怪这个施法能力很差劲的家伙,能堂而皇之的加入肯瑞托了。

看来在魔法世界里,钞能力准则也是一样适用的。

“我说,你们把乌尔之书这样的东西,交给一个野心勃勃但能力不足的家伙,似乎不是一件好事吧?”

就在克尔苏加德要带着自己心爱的小猫返回驻地时,一个让他熟悉又厌恶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让高阶法师顿时皱起眉头。

他回头看了一眼。

在身后的树枝阴影中,穿着一套猎装的布莱克正坐在那里,手里抓着一个半满的酒瓶,悬空的双脚还在晃来晃去。

“如果你们迫于糟糕的现状,没办法找到一个合适的藏匿地,我倒是不介意帮你保管那本书,说起来,那本书能被你们找回来,还是托了我的福呢。

结果那本书上的黑暗知识差点害死我。

真的。

就差那么一点点。”

海盗挤着眼睛,煞有介事的抬起手指摆出一个“一丢丢”的姿势。

“达拉然保管着很多危险的东西,乌尔之书和它们相比,其破坏力已经很小了。在达拉然被摧毁的情况下,继续将那些禁忌的知识存放在一起,很容易引来恶意的窥视。

我并不觉得六人议会的处置有问题。”

克尔苏加德冷漠的看着布莱克,他说:

“阿鲁高是我们的一分子,他是个理智的人,不会选择背叛我们。他有自己的野心,但和我们的利益并不冲突。

至于你...

你可比他危险多了。”

“你知道我这么危险,你还敢带着自己的宝贝蛋小猫,一个人面对我?”

布莱克哈哈一笑,左右看了看,又很戏精的抽了抽鼻子,在夜色下轻嗅着,他说:

“唔,我知道了,你不是一个人。周围有个新挖的墓地,你是在自己的‘主场’上,你无所畏惧。”

他唰的一下跳了下来,站在克尔苏加德眼前,往嘴里灌了口酒,朝着高阶法师勾了勾手指,说:

“来,让我看看你的‘亡灵大军’。你这个禁忌魔法的天才,偷学通灵术这么久了,总该弄出一些能让我眼前一亮的东西了吧?”

“我没兴趣向你展示我的内在。”

克尔苏加德护着自己的猫,警惕的后退了一步,他一脸厌恶的说:

“我也没兴趣和你作战。”

“但我有兴趣欺负你啊,小朋友。”

布莱克带着满满的恶意,哈哈笑着遁入阴影,他似乎打定了注意要看看克尔苏加德隐藏起来的力量。

高阶法师被逼得没办法,在阴影中不断探出的手指与拳头的骚扰中,他一边后退,一边咬着牙捏出了一个魔法手印,搭配着隐藏起来的暗影魔力爆发,周围几个新覆土的墓穴中立刻有了怪异的动静。

“好了,停!”

在第一个扭曲的手臂从土里惊悚的探出来的时候,布莱克在克尔苏加德眼前现身,做了个“暂停”的动作。

他手里捧着一个记录板,还拿着一支魔法笔,在上面写写画画,身上毫无敌意,表现的就像是一场“魔法考核”一样。

他一边在记录板的纸上写着什么,一边用很专业的语气,说:

“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可以了。

暗影魔力运转非常娴熟,看来不是最近才开始转化魔力性质的,我很怀疑你使用了一些术士的技巧,才把自己的奥术魔力转化到了阴影属性。

又能在不接触的情况下一次唤醒四具尸体,让它们打破墓穴自己爬出来,这毫无疑问已经超过了正常尸体应有的强度。

你用暗影魔力强化了它们。

很好,看来影月氏族传承的通灵术中的‘亡者统御’技巧你已经娴熟掌握了。

我有足够的理由推断出,一次唤醒四具尸体不是你的极限。

真是这方面的天才!

我怀疑耐奥祖和你一样年轻的时候,都做不到这种程度。”

布莱克赞叹了一声,抬起头,看了一眼满脸防备的克尔苏加德,他问到:

“你在睡梦中能听到声音吗?”

“什么声音?你在说什么疯话?”

克尔苏加德抱着怀里的猫,后退着想要离开,他脸上的表情依然冷漠,但眼中那种惊慌的光瞒不过布莱克。

“别装傻!问你话呢。”

海盗嗖的一声用闪烁阻拦在了克尔苏加德离开的道路上。

他扬了扬手里的纸张和文字,说:

“我在考核你的专业水平够不够进入我们纳萨拉斯学院刚刚开始的一项‘机密课题’项目组中,对于你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参与到这样高水平的研究项目里,对你未来的前程绝对大有好处。

年轻人就先不要想着赚钱养家,也不要好高骛远,一步一步向前走,先积累经验和名声,以后就能独立做课题赚钱了。

别斤斤计较眼前利益,要为未来多投资。

你说对不对啊?

现在,告诉我,你能不能听到声音?

我的意思是,来自暗影界的声音,向你许诺传授死亡知识的声音。

还要你做出契约。

在你生前给你知识与力量,但在你死后,你的灵魂要归...呃,应该是祭仪密院所有,成为一名正统的战争巫妖。

没准还会许诺你当个‘死亡男爵’什么的。”

在海盗说完之后,克尔苏加德看向他的眼神就不只是警惕和狐疑,而是带上了一种震惊与无所适从。

显然,布莱克说中了他的心事。

看到他表情的变化,海盗便点了点头,伸手在手中的记录板上写写画画,最后撕下那张纸,递给了眼前的克尔苏加德。

他说:

“很好,死亡之力已经注意到了你的超绝天赋,它们向你发出了召唤,但现在不是响应它的时候,因为你还没有做好准备。

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加入纳萨拉斯学院‘死亡骑士职业体系探究及死亡灵气运用与研究课题组’,如果你同意的话,你可以作为初级研究员在七天之内,前往托尔巴拉德报道。

如果你来的够快,你还会有幸亲眼目睹一位巫妖的升变仪式。这可以给你带来足够多的理论知识和实践可能。

总之,机会难得,不要错过。

哦,对了。

因为是初级研究员的关系,我们不负责提供给你薪水和食宿,这些你都要自己准备。

另外,作为从我们这里学习宝贵知识的求学者,你需要额外缴纳一笔学费,才能加入这个项目组。

别用那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我!

这是为了宝贵知识的付出,代表着你的态度。

而且我听说,夜之子精灵的城市苏拉玛那边也已经开始着手研究死亡骑士职业体系的可行性。”

布莱克摊开双手,语气无奈的对已经听傻了的克尔苏加德说:

“这是两个技艺高超的魔法研究组的隔空斗法,亦是关系到纳萨拉斯学院在魔法界声誉的一场魔法竞争。

坦白的说,以达拉然的施法者们目前的魔法造诣,还没有资格加入这样的竞争里。

你能作为被筛选出的人才,加入这个课题的研究中,真的是一种极大的荣幸。

但我已经不想再强调这个了。

所以,记住了,七天!

如果你迟到了,你就永远失去这个机会了。

来为我们工作的时候,记得带上学费哦。”

“我为你们工作,为你们奉献我的智慧和天赋,然后我为了赢得这份工作,还要在根本没有报酬的情况下,多给你们一笔钱?”

克尔苏加德看着手里笔记优雅大气的“证明信”,他眼神怪异的看着布莱克,说:

“我怎么感觉我像是个正在被你玩弄的傻子?你真的觉得我会接受这个苛刻的条件?”

“你可以拒绝啊,但你会拒绝吗?”

布莱克咧了咧嘴,往达拉然那边指了指,说:

“其他人在那里能学到宝贵的知识,但你在那里只是蹉跎人生,你需要的东西达拉然无法给你,但我们可以。

纳萨拉斯学院欢迎你哟,未来的死亡魔法大师。”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