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她两腿之间3p 英语课代表的胸软软的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毛沃雪几乎立刻就招供了,比当初接受任务时要快得多,甚至比他拉拢进来的“同伙”傅太易还要快。

“别抓我,我全说,史将军拿我夫人作威胁,我没有办法,只能替他们做事,我心里是不愿意的,真的,我考虑好几天才接受,而且我非常高兴能被抓到,这样我就不必再伪装下去。”

傅太易入伙才几个小时,连他劝说苗弱枫的那些话,大都也是从毛沃雪那里学来的,这时却表现得极为强硬,冷冷地说:“求饶没用,即便咱们什么都不做,也不会被独立军放过,认命吧,小雪,咱们就是落入狼群里的羊,叫得越响,被吃掉得越快。”

毛沃雪苦笑道:“大易,别这么说,你可能是自愿的,我真是被迫的……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马君图没理他,坐到傅太易和毛沃雪的对面,向苗弱枫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处理,你不必留在这里。”

虽然对自己的角色不太情愿,苗弱枫却不肯离开,摇头道:“已经熬过无聊的阶段,我要看精彩的部分。”

马君图笑了笑,毛沃雪低头不语,傅太易却生气了,怒道:“苗小姐,你也好意思称自己是大王星人?”

苗弱枫针锋相对,“你呢?投靠史将军的时候想过自己是赵王星人吗?”

傅太易面红耳赤,越发恼羞成怒,“那不一样!我是……我是在挽救赵王星,帮助它恢复正常。”

“你是为了争夺权势,独立军一招手,你就兴高采烈,一扭头,你就投向他们的敌人。我确实称不上模范的大王星人,但我至少没做墙头草。”

马君图补充道:“而且从来没有欺软怕硬,恰恰相反,苗小姐总是站在无辜弱者的一边。”

苗弱枫向马君图露出微笑,感谢他的支持。

傅太易从小到大处处受到谦让,所以不是很擅言辞,恼怒的时候尤其嘴笨,半天想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腾地起身,打算一走了之——这一招通常会将对方吓住,引来道歉与哀求。

今天这一招也有效,却与往常稍有区别。

马君图冷淡地道:“傅先生请留下,事情还没完结呢。”

如果不是经历过晚宴抓人事件,傅太易很可能会不计后果地甩手就走,可那晚的事情对他造成很大影响,胆气比平时小得多,虽然满腔愤怒,却还保存几分理智,原地站了几秒钟,乖乖地坐下,低下头,谁也不肯看。

马君图向毛沃雪道:“说说吧,你还有多少同伙?”

“就是……他一个。”毛沃雪看向傅太易,“我还没来得发展更多下线……”

听到“下线”两个字,傅太易恼怒地看来一眼,他以为自己是做“上线”,毛沃雪没心情哄人,继续道:“我没向大王星透露过任何消息,真的,我现在处于失业状态,也没有消息可以透露。”

毛沃雪挤出一个微笑,却没有得到回应,马君图面无表情,沉默一会,开口道:“再想想。”

“我说的全是实话。”毛沃雪有点着急,“不信的话,可以去问我夫人,她能作证。”

傅太易冷哼一声,“人家还没拿你妻子作威胁呢,你自己倒端出来了。”

毛沃雪只是微微脸红,目光仍然停留在马君图脸上,眼神里全是真诚。

马君图缓缓吸入一口气,“我姓马,叫马君图,君子的君,图谋的图,在独立军安全委员会任职,负责搜集情报与反间谍工作。”

毛沃雪脸色惨白,勉强笑道:“我算不上间谍吧?一点都不专业。”

“我们监视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马君图十几分钟前甚至没听说过毛沃雪的名字,但这不妨碍他说得极为严肃,“遗憾的是,你甚至没将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招供出来。毛先生,实事求是地说,你在拒绝配合,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咱们就没什么可以交谈的了,你需要的人都在外面。”

毛沃雪吓坏了,上半身几乎趴在桌子上,“我没撒谎,大王星可能也招募其他人做耳目,但我不知道是谁,他们没告诉我。”

“那你所谓的‘安排’是怎么回事?”

毛沃雪一愣,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马君图解释道:“苗小姐说想与史将军直接沟通的时候,你说你会‘安排’。”

毛沃雪终于想起来,忍不住左右看了看,想知道监听器藏在哪里,马上收回目光,“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其他人类同伙,真的,但我有一个机器人……上司,嗯,它算是我的上司,想与太空站联系的话,需要找它,包括招募大易和苗小姐,都是这台机器人给我的任务。”

傅太易皱眉道:“一台机器人让你来找我?”

毛沃雪没看他,继续道:“那是一台智能机器人,会搜集信息,判断某人值得招募,就给我发来消息,我接到的第一件任务就是来找大易,第二件任务是苗小姐……”

“他撒谎。”傅太易怒道,“你当时明明跟我说,是史将军亲自下达命令,要你来与我联系。”

毛沃雪苦着脸说:“大易,那些话才是撒谎,你也不想想,我哪来的资格从史将军……从史良笔那里直接领受任务?苗小姐说她要与史良笔直接沟通,我也是先答应下来,然后向机器人上司请示,能安排就安排,不能安排再找别的借口搪塞过去。”

发现受骗,苗弱枫松了口气,傅太易却更加恼怒,比刚才更甚,因为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沦落到给毛沃雪打下手,举起拳头就要打,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毛沃雪也习惯性地缩成一团,不敢躲避。

马君图冷冷地说:“傅先生请自重,问话的人是我,不是你。”

傅太易将拳头砸在自家餐桌上,扭过身,再不想看毛沃雪一眼。

“说说这位‘机器人上司’,它在哪?怎么联系?”

“在哪我不知道,联系的话,需要……通过我夫人,她会前往一家美容店,指定第二十七号技师做一次左手美甲,只做左手,我猜那是一个暗号,服务员会通知机器人,然后机器人会主动联系我。”

“你和你妻子,是谁招募谁?”

毛沃雪满脸通红,小声道:“是我招募她,也是机器人上司安排的。”

“所以你的第一个任务并不是傅先生。”

毛沃雪脸更红了,“因为她是我妻子,所以没算在任务里面,不是有意撒谎。”

“再仔细想想,尤其是那些你‘无意’隐瞒的事情。”

毛沃雪抬起头来

扒开她两腿之间3p 英语课代表的胸软软的

,沮丧地问:“我会被处决吗?”

“要看你的表现,我只能告诉你,到目前为止,你的表现还不够好。”

毛沃雪几乎要哭出声来,“我……我……对了,那家美容店叫‘清美’,离我家两条街,就位于街口。还有,大王星向我布置任务的时候,主要内容是寻找对独立军不满的人,帮助他们夺取权力,配合大王星施加的压力,推动赵王星尽快投降……”

毛沃雪杂七杂八地说了许多,马君图安静地听着,不说哪些有用,也不说哪些没用。

在几公里以外,枚忘真所谓的一号地址里,她也在和陆林北安静地听取毛沃雪的招供。

“我知道那家美容店,是个高档场所,专为天堂市的富人提供人工服务,拒绝使用机器人,即便是在战争最紧张的时期,它也没有关停,想不到居然被大王星拉拢过去。需要我立刻出发吗?叶子在等我的命令,从二十七号技师那里肯定能问出‘机器人上司’的下落。”

扒开她两腿之间3p 英语课代表的胸软软的

再等等。”

毛沃雪的招供越来越不着边际,陆林北向马君图发送信息,表示可以了,然后向枚忘真道:“找出二十七号技师的身份与住址,不要在店里展开行动。”

“明白,而且我已经找到了。”枚忘真转动自己的微电脑显示器,“清美的资料在网上很全,技师的姓名与图像,还有擅长的技术,全在上面,二十七号叫邬宫丽,她擅长的项目里没有美甲。”

显示器转换内容,枚忘真道:“邬宫丽的资料全在这里,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女孩,大概是被大王星的金钱所收买。”

“嗯。”

“你在担心什么?觉得我和叶子对付不了一名女间谍吗?”

陆林北笑着摇头,“我是觉得链条太清晰、太简单,大王星的这位机器人间谍,似乎不太擅长隐瞒自己。”

“因为它是机器人,对间谍的复杂环境缺少了解。”

“行动吧。”陆林北也想不出再等下去的理由,“随时保持联系。”

“好。”枚忘真起身离开,去找陆叶舟,他们会设计一个方案,在邬宫丽下班的路上将她“诱捕”,然后暗示自己是独立军反间谍调查员,连哄带吓,很快就能问出口供,找到机器人的下落。

这是一桩小任务,枚忘真脑海中针对每一个环节都有现成的备用方案,足以保证不会出现纰漏。

陆林北心中仍存疑惑,坐在椅子上,将双手放在脑后,试图用机器人的思维考虑整件事,为了更加投入,他甚至进入数字世界里待了两秒钟。

就是这两秒钟让他突然明白问题出在哪里,立刻联系枚忘真,“取消行动。”

“怎么了?”枚忘真还没走远,回来之后疑惑地问。

“邬宫丽就是普通的技师,根本不是间谍,毛沃雪的妻子声称要做左手美甲,也不是什么暗号——真正的间谍是美容店的监控系统,这家店不使用机器人,却被机器人暗中掌握。”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