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免费高清电影 扒开我的乳罩体育课h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枪声响起的瞬间,一脸错愕的莱茵哈德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看到背对着那身影的安森右手猛砸了下桌面,自己就被那张精致的雕花餐桌撞飞了出去。

他先是感到耳畔传来空气的呼啸和陌生人的惊呼,随后便是后背和腹腔之间碰撞挤压的疼痛,犹如冰块灌顶般涌入大脑。

仿佛同时夹在了攻城锤和城门之间的错觉,让从小就因为没有觉醒血脉之力而被迫放弃的莱茵哈德·罗兰眼前一黑,直接昏死过去。

几乎同时,凭借【亡灵迷雾】躲掉了冷枪的安森已经恢复了身形,终于看清了袭击者的身影。

对方穿着身干净的黑色正装,梳着整洁的头发,充斥着惊愕的脸孔透着几分老成的稚嫩,眉宇间还有几分书卷气。

难怪莱茵哈德会认错,长得和艾伦·道恩的确很像,当然除了身高…安森在心底自言自语。

袭击者似乎并不知晓安森是个施法者的情报,从头到脚都透着难以置信,甚至在扣动扳机了愣住了一瞬:

“你?!你怎么会……”

话音未落,一道金红色光柱已经迎面袭来。

咒魔法,【猎杀】。

“啪——啪——啪!”

光柱贯穿了整个餐厅,在连续贯穿了两只高脚玻璃杯后,把酒柜上一瓶提尔皮茨朗姆酒炸得粉碎。

又惊又怒的袭击者灵敏的快速闪躲着,擦边而过的余温在他左肩留下了深可见骨的焦黑色伤口,右手的枪口突然向上举起并快速扣动扳机,但却没有发出声音。

嗯?!

原本打算继续追击的安森强行停下了身体,强行朝和刚刚动势相反的方向滑步闪避,同时向袭击者甩出一道【锐风】。

下一秒,椅子,地板,墙壁上悄无声息的接连出现了六个弹坑,恰好就是他刚刚准备移动的位置。

假如刚刚安森没有后退,几乎没有躲开的可能!

就在对方扣动扳机的瞬间,安森的脑海中同步“看”到冲出枪口的铅弹并未按正常的弹道袭向天花板,而是在空气中掠过一道非常诡异

凌晨三点免费高清电影 扒开我的乳罩体育课h

的弧线袭来;并且无论枪膛,弹道,弹坑都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能够控制物体的弹道和隔绝声响,这家伙是个风骑士…心中了然的安森不慌不忙的调整自己的步伐;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掏出“匕首”左轮,而是拔出了袖间的刺刀,迎面向对方扑去。

连续的判断失误再加上目标不仅没有逃跑,甚至主动向自己发起攻势,袭击者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慌张,下意识向餐厅内部躲避。

淡青色的【锐风】不时的从各个角度向他袭来,但却都没能像刚开始的【猎杀】一样造成伤害;每当快要靠近时便会偏移方向,在周围的桌椅和餐具上留下刀削斧刻的痕迹。

餐厅的空间并不大,袭击者很快退到了靠近窗户的角落;面对已经正面冲上来的安森,他再次将手枪藏在背后,快速扣动扳机。

四颗铅弹这次不再依次,而是有间隔的从不同方向和角度袭来,甚至连速度也不尽相同;唯一的共通之处,就是仍旧悄然无声。

来不及闪躲了…安森面色一冷,咬着烟斗的他像没有觉察到这些攻击一样,继续扑向已经退无可退的袭击者。

虽然在咒魔法达到五阶之后,自己的“异能”已经强化到能看清子弹轨迹,但看得见和跟得上是完全两回事;自己可没有路易·贝尔纳那么恐怖的身体素质,可以靠本能刀劈子弹。

看到目标直线冲了上来,袭击者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但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伴随“啪”的一声响指,金红色的火光从安森嘴角的烟斗里涌出,如同涌动的洪水般向他涌来。

咒魔法,【升腾之火】。

袭击者下意识的还试图闪躲,但立刻觉察到自己已经退到了角落;涌动的火光也似乎变成了某种液体,根本不受气流影响。

熊熊烈火的轰鸣声中,流弹在安森的鬓角和肩膀擦开了几道血痕,但却不知为何,丝毫没有对他的行动构成影响,浑身浴火的他笔直撞向躲无可躲的袭击者。

“轰——!”

烈焰爆炸的声响震撼着整个餐厅,周围的桌椅,酒柜,咖啡桌,沙发,吊灯…或是被点燃,或是被气浪炸得粉碎,随着飘飞的余烬散向周围。

“铛!”

浑身焦黑的袭击者抢在被斩首之前拔出了救命的短剑,挡住了雪亮的刺刀。

但还没有结束…被拦住了刀刃的安森果断抽出“匕首”,暗色的左轮在他手里转了个枪花,攥住枪管,然后猛地砸向袭击者的脑袋。

抡起的枪柄发出震颤空气的呼啸,正被刺刀卡住脖颈的袭击者躲无可躲,掏出左轮,瞄准安森的额头。

“砰——!”

轰鸣的铅弹吹开了安森的头发,被迫收回了右手还未命中的左轮和右手的刺刀,靠着对枪口位置的预判躲过爆头的下场。

但袭击者并未趁机追击,甚至都懒得再回头,直线冲向了最近的餐厅窗户。

暗杀计划已经失败,刚才的爆炸和枪声百分百会引来外面的卫兵;他得趁对方彻底包围整个议会前从这里逃出去!

望着已经近在迟尺的逃生出口,袭击者果断侧身,将左臂肘部对准前方,同时缩起脖子,用手臂保护着头部大部分面积。

可就在碰到窗户的刹那,精致的彩色玻璃并未像焦糖被牙齿上下咬合时那样碎裂,而是变成了又软又韧的牛皮糖,将他竖起的左臂肘部直接陷了进去。

这…袭击者的瞳孔骤缩了下。

“咔嗒。”

清脆的左轮击锤声响起,他猛地回首,瞳孔中倒映着安森·巴赫高高翘起的嘴角…以及嘴角还在冒着青烟的烟斗。

咒魔法,【烟娱家】。

在两人同时被火光覆盖的瞬间,安森果断用烟雾覆盖并伪装了角落里的莱茵哈德,窗户玻璃外加餐厅的正门;也正是因为要维持这个极其损耗精力的咒魔法,才险些被一枪打爆脑袋。

不过和最终的回报相比,这份小小的风险显然是值得的…也许是太过匆忙无暇他顾,袭击者竟然没注意到窗户在爆炸后依然完好无损这个破绽,掉进了这个不怎么精心的陷阱。

“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放下武器主动乞求饶你不死,冒充我书记官的这位阁下。”

目光微冷的安森审视着被烟雾“黏”住的袭击者,缓缓举起“匕首”对准他的脑袋:“我不是个特别有耐心的人…你有六十秒回答我的问题。”

“你的名字,你们的名单,还有是谁指示你们刺杀我的?”

袭击者挣扎着扭过头,原本只附着在他左臂上的烟雾已经开始向他的肩膀蔓延,一点点缠住了他的脖颈和躯干部分;明明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却依然面色冷漠,四目相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倔强。

冷着脸的安森像是没看到一样,非常“遵守约定”的在心底默数倒计时。

六十秒到,他举起匕首左轮,扣下了扳机。

那一刹那,袭击者的嘴角露出些许窃喜;但转瞬间窃喜就变成了错愕,因为声响并不是从左轮枪发出的。

“噗!”

缠绕在袭击者肩膀上的“烟触手”变成了“烟刺刀”,毫无征兆的贯穿了袭击者的肩膀。

“哼呃…呃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在一片狼藉的餐厅内回荡。

面色苍白的袭击者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贯穿他肩膀的“烟刺刀”不仅仅是锋利,上面还附着了大大小小,肉眼不易觉察的弯钩和倒刺,插进了被贯穿后紧绷的肌肉当中,一遍遍重复撕开破裂的伤口。

而他不知道的,是安森让凝聚成刺刀和触手的烟雾拥有了“扩大”感官的属性,让痛感提高一倍。

没办法,熟练度上来的五阶咒法师,就是能在自己的施法范围内随心所欲…安森在心底默默的感慨一句,顺便扣下了扳机。

“砰——!”

枪声响起,这次铅弹没有被改变弹道,在袭击者的大腿上开了个血洞——这下他就逃不掉了。

所以他的血脉之力是能够操控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还能控制飞行物体的方向甚至连子弹也可以,但代价是…不能开口说话?

“最后一次警告。”

举着还在冒烟的枪口,安森瞥了眼怀表:“再给你六十秒,不要让我为自己的仁慈和慷慨后悔。”

“仁慈?”

强忍疼痛的袭击者抬起头,冷汗像水一样从他的脸上不住的滴落,嘴角依旧倔强的紧绷着:“安森·巴赫,这一切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收起你那虚伪的仁慈,在真正的恐惧到来前尽可能挣扎吧;当祂降临,那将是你唯一还能拥有的东西!”

他死死地盯着安森的眼睛,颤抖的嘴角癫狂的上扬,右手突然举起左轮,指向自己的太阳穴,打出了最后一发铅弹。

“砰——!”

轰鸣响起,两道枪焰同时在餐厅内绽放。

因为要维持【烟娱家】的缘故,安森的反应比袭击者慢了一步;在击飞右手的枪管之前,铅弹已经贯穿了他的喉咙。

血浆喷涌的同时,袭击者的脸上露出了解脱的微笑。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虽然暗杀失败非常遗憾,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安森·巴赫…永远想象不到等待他的将会是何等……

“咚!”

面色平静的安森突然上前一步,抡起左轮正中袭击者的额头;血浆喷涌的身影顿时倒地昏迷,笑容凝固。

反手解除了烟娱家,安森面色凝重的蹲在濒死的袭击者身侧,右手伸向还在不断潺潺冒血的伤口。

就在快要碰触到肌肤的瞬间,虚握的右手中出现了一根半透明的银色画笔,跟随他手部的动作在伤口周围画了个圈。

咒魔法,【伤口画布】。

这是安森最近才刚刚从《大魔法书》中学会的新魔法,理论上它能将一个被伤口或者被破坏的痕迹,转移到其它位置或活物上。

这个魔法效果肉眼可见,但限制也很多:被转移的伤口必须时刻处于施法范围内,一旦脱离就会失效;同时被施法者必须是无法或放弃反抗的,否则还会产生反制效果。

他要把伤口从袭击者转移到自己身上,营造出对方暗杀几乎成功的假象!

小心翼翼用画笔将伤口的部分圈起…顺着肌肤的角度一点点的摘下…再将伤口慢慢提到半空…确认好位置…慢慢贴合到自己肩膀某个方位合适…不能太深,否则伤的太严重…不能太浅,这可是两个贯穿伤的伤口,太浅看起来会很假……

怎么说呢,虽然魔法本身挺神奇的,但为什么操作过程怎么想都感觉像某个制图软件呢?

捂着左肩上已经开始流血的贯穿伤,内心不停吐槽的安森瞥了眼地上昏死的袭击者,叹息着摇了摇头,转身走到被自己推到角落的桌前,随便拽过一把椅子坐下。

不知道算不算幸运,桌上的苹果塔竟然还完好无损,甚至没有沾染一丁点儿的灰尘;耸了耸右肩膀的安森顺手捡起掉在脚边的朗姆酒,咬掉瓶塞,给自己倒了大半杯。

又过了一分钟,昏迷的莱茵哈德终于苏醒,他艰难的睁开双眼,喘息着让自己尽量清醒,环视了四周然后……

愣住了。

几分钟前还富丽堂皇的餐厅,此刻已经是遍地狼藉,像是被手雷或者三磅炮炸过似的;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烧焦痕迹,却看不到丝毫伤口,西装革履的陌生人躺在一地碎玻璃中间,昏迷不醒。

安森·巴赫正坐在自己面前,一手捂着肩膀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一手还在忙碌的摆弄着酒杯和餐叉,若无其事的喝着朗姆,吃着苹果塔。

“哦,你醒啦?”

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发出的声音,这位准将大人开心的抬起头,用受伤的左臂倒了杯酒,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卫兵们还要再等会儿才能过来,要不先陪我喝一杯?”

喜欢我必将加冕为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