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夜晚一起做的运动 在厨房掀起短裙翘起屁股麻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当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整个城市已经被彻底封锁了起来。

天命组织也不是傻瓜,在发现卡莲逃狱之后,他们就迅速封锁了所有的主要道路,到处追寻踪迹搜捕。当然,天命组织完全没想到对面正摩拳擦掌打算直捣黄龙,还抱着老想法认为他们很可能是趁着机会要逃,于是也是派遣了大批人马出城去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卡莲的踪迹。

“这还真是歪打正着了。”

看着大批士兵气势汹汹的杀出城门,方正倒是呵呵一笑,转头望向身边的卡莲。

“看,大部分人都出城了,这反而更好,起码我们直达总部的时候会少点儿干扰———嗯,也会少死点儿人。”

说道这里时,方正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而卡莲也是摇头不语。她和樱都是这个时代的人,什么战乱之类的东西也没少经历过。像德丽莎那样出生在现代社会的或许还会把伤亡看的多么重要,但是对于卡莲和樱来说,就习惯的多了。

“天命几点上班?时间差不多了吧。”

按照方正的计划,他是要和卡莲两个人直达总部,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发表宣言,就是就直捣黄龙干掉教皇。不过和搞暗杀不同,方正要的是最大化的影响力,所以他要挑一个人最多口最杂的时间才行。只有这样才能够事半功倍,浑水摸鱼。而且,这也最容易把消息传递出去,现在没有了足够的人手防备,天命总部在方正眼中,简直就和不设防的没区别。

但是这里的情况方正并不熟悉,幸运的是卡莲好歹在这里生活了好多年呢,这座城市的情况,她多少还是清楚的。

“时间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都已经出门,准备工作了。”

“很好。”

方正对着樱做了个手势,因为要保护凛的缘故,樱不会和他们一起战斗,因此方正给她的任务是在高塔上监视四周的情况,发现异常就直接敲钟警报。

反正她们也听不懂这里的人在说什么,跟过去也是打酱油的。

“我们走!”

在做好安排布置之后,方正大手一挥,而卡莲则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一身衣服,无奈的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天命总部位于城市的正中央,自然也是气势恢宏的教堂建筑群,前面还有个大广场,看起来颇像是那么回事的样子。当然,因为卡莲越狱的影响,这会儿广场上也到处都是士兵,正在对民众进行检查———不过他们显然并不会认为卡莲有那个本事会杀回来。

所以,当两个全身上下包裹着斗篷的可疑身影出现时,自然也是立刻引起了士兵们的注意。

“喂,你们两个,把斗篷放下,让我看看你们的脸!”

一个小队长指向两人,大声怒吼起来。然而两人却像是对他的话视若无睹般,径直朝着天命教堂的正门走去。

“来人,把他们拦下!!”

这会儿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眼前这两人肯定不正常,于是小队长也是一声令下,很快,全副武装的士兵们立刻上前,气势汹汹的想要拦下两人。

接着就看见走在前面的那个人猛然右手一挥,拿出一杆长枪,接着猛然向前横扫。下一刻那些士兵顿时被砸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倒在地。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毕竟谁也没有想过会有人胆子大到在天命总部外面动手。这会儿那些士兵们也发现不对,急忙抛下了旁边的普通民众,纷纷武器出鞘,把两人包围了起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在这里动手!”

面对士兵们的质问,只见两人站在那里,接着猛然把斗篷一掀!!

随后,卡莲和方正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是你?!”

方正大家不是很熟悉,但是卡莲的话,这里的士兵没有不认识的,这会儿看见她也是吓了一跳,本能的向后退开。同时惊疑不定的相互对视,有点儿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会儿大家都知道卡莲因为背叛天命组织被捕,然后越狱被通缉的事情。

正常人的脑子里,这会儿卡莲肯定是有多远跑多远,或者悄悄躲在哪个角落里去了。

但是这样明目张胆的直接闯到天命总部………她想干嘛?

“卡莲.卡斯兰娜!天命的叛徒!”

这会儿那个队长也反应了过来

两个人夜晚一起做的运动 在厨房掀起短裙翘起屁股麻麻

,接着猛然一挥手。

“来人,给我把她抓起来!”

听到自己长官的命令,那些士兵们也是握紧武器,冲了上去。然后还不等卡莲动手,只见方正冷哼一声,握紧霜之哀伤向着地面一挥。接着一股冰冷的寒风瞬间爆发,将那些士兵直接打飞了出去。

接着两人再次向前,朝着大门走去。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卡莲.卡斯兰娜!”

看到这里,那个队长更是面色铁青。

“你背叛了天命,已经是罪大恶极,现在你居然胆敢攻击天命总部!你是想要罪上加罪吗?!”

“住口!!”

面对他的斥责,卡莲猛然转身,接着她一挥手中的长枪,下一刻,有着天命徽章的旗帜瞬间展开。

“我没有背叛天命,事实上,现任的阿波卡利斯大主教,才是背叛者!”

“什么?!”

听到这里,无论是士兵还是周围看热闹的民众,听到卡莲的说话都是一片哗然。那些民众中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卡莲,但是他们是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女是女武神的。而在民众的认知里,女武神就是天命的走狗。因此当他们看到一个女武神居然和天命的士兵动手打起来的时候,也是颇为诧异的。

这会儿再听到卡莲的说话,顿时好奇心起———不管是什么年代,吃瓜群众的心态都是一样的。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没有胡说八道!天命高层借助赎罪券大肆搜刮民众钱财,表面上说是用于天命的重建。但事实上他们中饱私囊!把这些财富全部吞没!不仅如此,他们还绑架了不少孩子,大教堂下面进行着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我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些,才被天命通缉的。但是我不后悔说出真相,因为这并不是天命的初衷!”

说道这里,卡莲盯视着四周的士兵。

“天命是为了守护民众,拯救人类而存在。但是现在,阿波卡利斯主教已经背叛了天命的信条与荣誉,因此,我将代表卡斯兰娜家族,将其就地正法!”

“………………………”

听到卡莲的说话,那些士兵们也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确,像方正所言,如果卡莲上来就说要消灭天命组织,那他们肯定就上去拼命了。不管天命做出什么坏事,他们也是天命的一员啊。

但是现在卡莲把打击目标放在阿波卡利斯家族和大主教身上,那么这些士兵就有点儿………不知道该不该上去战斗了。

再说了,正如卡莲所言,卡斯兰娜家族是天命三大家族之一,卡莲要过来废了阿波卡利斯,那也是他们三大家族的事情,和自己这些底层小兵好像没什么关系啊?

方正站在卡莲的身边,一言不发。其实他是有给卡莲准备演讲稿的,后来方正发现卡莲这一演讲就老忘词。所以干脆放弃让她背稿子,直接临场发挥算了,只要牢记几个基本点,剩下的只要卡莲说实话就行。

于是卡莲也是越说越多,她身为天命最强的女武神,天命组织内部那点儿破事自然是了如指掌,这会儿当着民众的面全部抖落了出来,也是让民众无比愤怒。什么三大家族什么天命高层的破事和他们没关系,但是因为赎罪券导致他们的生活变得困苦落魄却是现实,此刻一听那些天命满口仁义道德的主教们居然拿着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花天酒地,这还能忍?!

“闭嘴!给我闭嘴!快把她拿下!!”

这会儿那个队长也是面色铁青,他也知道不能再让卡莲说下去了,急忙大声怒吼,命令自己手下的士兵再次发动进攻。然而这些士兵当然不是方正的对手,他只是轻轻一挥大剑,就直接把那些围上来的士兵彻底驱散。甚至还有几个全身黑衣的家伙试图从中突袭,也被方正毫不留情的直接就地格杀———然后就再也没有人敢继续上来送死了。

这一次方正担任的就是保镖的职责,卡莲作为精神领袖,只要负责说说话然后揍揍大BOSS就行了,至于这些清小兵的活儿就让自己来干嘛。

卡莲也是憋的狠了,这会儿也算是在大庭广众面前痛快的发泄了一番,接着直接转身,伸脚,踹门———然后就走进了教堂里。

当然,教堂里这会儿也是如临大敌,不少精锐士兵和黑袍都在那里堵着———但是在方正面前,这都是挥挥手的事情。虽然他们前仆后继的试图阻挡两人,不过方正只是一挥大剑,就直接将他们击飞了出去。至于那些宁死不从的,就直接被方正变成了冰雕。然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挡在他们的面前了。

“………真让我难以想象。”

握着旗帜,走在通往主教大厅的通道上,卡莲没有了在众人面前的意气风发,而是露出了像是她这个年龄的少女一样的迷茫。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我知道天命组织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但是我当时并没有关心这一切。我只是天命最强的女武神,我为天命而战,我参加了战争———当然,最终那场战争失败了。然后我又回来,这时候我才发现天命似乎变了,变得和我记忆之中不一样了。”

握紧手中的旗帜,卡莲的语气显得有些不安与脆弱。

她或许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明明是民众的守护者,但是大家却痛恨我们,仇视我们,甚至光是看见我们就感到畏惧与害怕———甚至在我的同僚里,也有人认为天命的做法是正确的。那些民众受到天命的保护,所以他们就应该为天命而牺牲一切……………”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方正漫步在走廊上,一面看着四周的墙画,一面开口说道———他可以感应到天命大主教目前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完全没有跑路的意思。不知道是这个大主教已经认命了还是别有图谋,但是对于方正来说都不重要。

“有一个旅行者,在旅行途中遇到了一对男女,女人的丈夫是被枪杀的。而女人也因此痛恨枪支,她发誓要用自己的做法来改变这一切———所以女人决定开始旅行,她决定不带任何武器,就这么走遍整个世界,告诉人们枪支的危害。而那个男人则是她的同伴,他认同女子的想法,便和她一起旅行。”

“然后呢?”

“旅行者向这对男女告别,继续前进———然后她看见了,无数的尸体。”

“哎?”

听到这里,卡莲愣了一下,望向方正。

“尸体?”

“没错,那些试图打劫他们的盗贼,匪徒,强盗的尸体。他们是被男人枪杀的,在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男人杀死了那些威胁她生命安全的人,所以,他们才能够一路旅行,来到这里。”

说完这些,方正望向卡莲。

“你认为,女人如果知道这一点,她会怎么做?她会装作不知道,继续自己的旅行呢?还是选择自杀,来报复男人的背叛?你觉得,那个女人是宁可在旅行途中因为手无寸铁而被杀死,还是像这样在男人的默默守护之下,继续自己那天真单纯的理想之旅?”

“这……………”

听到方正的询问,卡莲忽然心脏开始激烈的跳动,直觉告诉她,方正似乎并不是

两个人夜晚一起做的运动 在厨房掀起短裙翘起屁股麻麻

单纯给她讲一个故事这么简单。

“好了。”

方正回过头,望向前方。

“故事讲完了,我们也该继续做我们的事情了。”

在他们面前的,是紧闭的,富丽堂皇的主教厅大门。

喜欢次元法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