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男主无意中强了女主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小说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躺在温暖的床上两个女生因为一个男生为纽带,轻言细语的聊着天,对此江同学似乎没什么抗拒,大概是因为找回了在寝室里跟姐妹们一起开卧谈会的感觉,只是很快便说完了。

说实话,宁为跟江同学之间的感情经历的确没太多好描述的,即便现在还处于热恋中,但宁为在办公室跟实验室的时间也要远比两人腻在一起的时间多得多。

虽然江晨霜觉得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很有趣,因为宁为总能说一些好像很霸道,但深思又特别有道理的话,但有些话终究是不方便都跟露西·罗恩谈起的。所以其实没一会,最多十来分钟的样子,江同学便将两人在一起的过程说完了。当然对于露西·罗恩那些愤懑的评价,江同学是不太听的。

江晨霜从来都认为两个人的事情不能交给第三方去评判,如果对方一定要评判,她也只是安静的听听,根本不会往心里去。这种浅显而明白的道理,其实懂的人偏偏很少。这个世界从不乏热心人,他们会不厌其烦的告诉你,应该这样做或者那样做,但如果你真的照着他们说的去做了,如果遇到任何不好的事情,你会发现这些人绝对不会为他们的劝导付任何责任,而这种人往往还会被冠以热心肠的好名声。

很多时候人的智慧并不只是在大处见长,生活随处可见的小细节,都能体现一个人的修养跟智慧。毫无疑问,江晨霜其实很有智慧,而且很善于倾听。善于倾听,并不是偏听偏信,而是能安静且不受影响的让对方完成情绪上的宣泄,并会在恰到好处的时候结束某个话题,开启一个新话题……

比如此刻,当露西·罗恩批判完最后一句后,江同学开口问道:“罗恩教授,你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哈佛,来到华夏来任职呢?”

“我以为我们已经算是朋友了,所以请以后不要叫我罗恩教授或者罗恩女士,你应该叫我露西。”

“那……好吧,露西。”躺在沙发上的江同学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

躺在床上的西域美女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现出认真的神色,然后继续说道:“我这次来是学习的。你可能不知道,我读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沉迷于对计算机算法的研究。真的很感恩我的母校还有那位校长,学校里有最好的兴趣班跟导师,让我在高中时就开始接触那些可以用来研究算法的美好知识。”

“大概是因为兴趣,我只用两年就学完了本该在大学学习的内容。为此我其实牺牲了很多。比如,本来我可以成为学校最受欢迎的拉拉队长。好吧,这么说你可能不懂,因为据说华夏的高中没有橄榄球队……,嗯,这么说吧,在我们那里如果能成为拉拉队长,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比成绩好要更酷。”

“当然,牺牲是值得的,我学习了很多我感兴趣的东西,那参加了一些竞赛,而且拿了奖。所以我高二那年就给哈佛跟MIT发了两封申请书,然后很快收到了回信。知道吗?我是那种没有主动去联系……嗯,我们的语言叫做GuidanceCounselor,大概类似于华夏的招生老师吧,但其实负责的东西也不太一样。”

“这位GuidanceCounselor会告诉你如果要申请大学需要做到的一些事情。当然我的履历很完美,而且因为一些高中时获得荣誉,让我很快就收到了哈佛跟MIT抛来的橄榄枝。不过在去学校实地看过之后,我选择了哈佛。因为我更喜欢那种欧式复古高级的美感。是的,选择哈佛是因为那里的建筑风格吸引了我。”

“我在大学也只用了两年就为一种搜索算法做了修正,在一次竞赛上,展示了我的研究,被谷歌看中了,他们用大概百万美元买下了我的成果……当然,这在哈佛其实没什么好炫耀的,因为我有很多同学也有类似的成就。不过也因为这件事我被现在的导师威尔逊教授看中了,所以我提前毕业了,开始跟威尔逊教授攻读博士。”

“对了,我们那里规定跟你们也有所不同,比如选择博士跟硕士是根据学生水平跟个人意愿的。也就是说如果想报考博士是不需要经过硕士阶段的,也不需要什么本硕连读。当然博士作为顶级学位,可能要求会更高一些,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成了哈佛最年轻的女博士。”

“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幸福,因为你知道的,我们发明的算法是最先进的。我的导师威尔逊博士在整个学界的名声很大。他自己主持着一个实验室,实验室内部的项目很多大公司都有注资,所以实验室的设备非常先进。换句话说,那个时候我拥有着全世界最好的资源,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时候我相信自己未来一定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成功最优秀的计算机科学家。”

躺在床上的露西·罗恩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微笑,刚刚跟江同学的讨论激起了她的

军婚男主无意中强了女主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小说

谈性,此时躺在床上絮叨自己的过去,大概是让她找回了曾经最为快乐的回忆。

“当然我在实验室里也同样很受欢迎,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因为我始终相信,我们的团队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我们的研究引领着世界的发展,全世界的人们都会因为我们的努力而受益。真的,那种感觉充实而又有意义,直到,直到前年的STOC大会上,我遇到了你的男朋友。”

“他设计的湍流算法你知道吧?天啊,没人会相信这是一个华夏本科生创造的算法。你不是专门学这个的,所以大概不懂这其中的难度。事实上我们的实验室里本就有一个项目,就是为了能通过算法解决针对互联网信息安全威胁问题。怎么说呢?互联网协议要兼具高效跟安全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如果要追求更高效率的通讯往往就需要牺牲一些安全性,对一些可能造成危险的漏洞视而不见。”

“如果要让两者兼具真的太难了。我们其实也研究出了一些修补协议漏洞的方法。但其实这些方法大都只能在一些对安全性要求较高的安全机构使用。因为这些方法既提升了操作的复杂性更无法完全兼顾效率,最重要的是对使用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放大到互联网,会直接影响到用户的学习成本。”

“我本以为能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优秀了。但湍流算法改变了我的认知。这一算法再不需要提升用户学习跟使用成本,甚至对信息转换效率影响微乎其微的前提下,解决了整个底层协议安全漏洞问题。而那时候,宁还只是个华夏名声不显学校的本科生!”

“真的,宁为在STOC会议上强调自己本科生身份的时候,我真有跑上台抽他两耳光的冲动,太恶心人了!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新的目标。总有一天我要在宁最擅长的方向上超过他。为此我甚至开始重新捡起数学,并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我要拿到数学的博士学位。”

“然而没隔多久,他写了一篇论文,一篇丧心病狂的论文,通过数学基础理论改变了我们对大数据认知的论文。从我的度假被打断,开始研究那篇论文开始,我就知道想要在宁最擅长的方面超越他大概是不可能了。一辈子都不可能了,他已经远远的走在了前面。”

“所以我重新将自己的精力放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我要设计出更好的算法,哪怕是借鉴了他的理论,但起码在应用上,我能追赶上他。你知道的,江,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然后他开发出了三月,我知道自己又失败了。因为我很清楚,任何智能算法,都达不到让我能设计出三月这样的如同奇迹般的人工智能程序。”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情绪陷入低谷,我选择了毕业,以我的水平想要毕业并不难。毕业后我拒绝了谷歌的邀请,因为我知道如果去了谷歌或者微软这样的企业,我这辈子的都不可能再有跟他竞争的机会。而呆在哈佛也许还有希望,比如说不定我会教出另一个天才……”

“直到有一天我的导师突然告诉我,宁为又解决了一个数学方面的世界性难题。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江,就是许多人一直在拼了命一般的追赶某个人,然后某天却突然发现,他那旺盛的精力似乎并不只是专注于一个领域,而是不务正业的在某几个领域反复横跳,你知道那种对于自信的打击有多大吗?”

“真的,哪怕他做出了一个三月升级版,可能对我们自信的打击都没有那么大。说好了大家一起研究人工智能啊,说好了我们要设计算法呀,他却又去解决一个纯数领域的世界性难题。哦,对了,他还顺便设计了一个全新的芯片架构来承载未来的算法!”

“总之,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我有些崩溃了。不止是我,很多我熟识的研究算法的伙伴们都很崩溃,当时我就产生了一个念头。也许我暂时没法追赶了,但是我可以来学习啊!华夏有一位名人,好像就说过这样一句话,叫师什么……师什么来着?就是说要学习别人的经验,然后来强大自己那个意思……”

一直默默倾听的江同学,适时的帮着对面的外籍女教授解释道:“师夷长技以制夷?”

露西·罗恩立刻说道:“对对对,就是这句话。所以你问我为什么要来华夏,来燕北大学做教授?因为我是要来学习的,学习最先进的智能算法理念,直到有一天我能设计出更强大的算法,更强大的人工智能程序!对了,你帮我告诉宁为,我会向他学习,然后打败他!”

听着露西·罗恩的话,江同学有些恍惚。

多么精彩真诚的人啊,而且很可爱的样子。毕竟谁抱着这样的想法还会肆无忌惮的说出来呢?当然,露西·罗恩的话更让江同学知道了,宁为对于这些正儿八经的研究者而言,带来的压力竟然如此之大,竟有如此大的威慑力……

两人几乎天天在一起,看着宁为平时做事经常很不着调的样子,真的很容易便会忽视他的成就呢。

江同学大概也懂了为什么今天柳唯要留在家里睡。

哈,看来她男人真的很招人恨咧,看来柳哥是真怕这位美国女教授大半夜不睡觉把宁为给怎么样了,这份谨慎其实也挺有道理……

大概是本来就喝了很多酒,聊天时攒起的精力很快便也消耗空了。

两个女生又随便聊了几句琐事,然后江同学能感觉到露西·罗恩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没了反应。

又睡着了呢。

借着月光,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女教授,江同学静静的思索了片刻,直到困意袭来,闭上眼睛,进入梦乡。

……

当露西·罗恩再醒来时,窗外已经是艳阳高照,昨天江晨霜睡的地方已经不见了人影,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是八点十三分。床头柜上还很贴心的又摆上了一杯水。

的确有些口渴呢……

喝完水,起床,走进房间内的洗漱室,江同学走时已经给她准备好了洗漱用品,还贴心的留了纸条。

这些小细节让露西·罗恩愈发觉得宁为是真配不上江同学这也秀外慧中的女孩子。

大脑还是有些昏沉沉的,露西·罗恩便索性在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澡,洗去了一身酒气跟颓丧,唯一郁闷的是没有衣服可以换,只能皱着眉头重新穿上昨天的衣物,走出了房间,便看到宁为跟昨天饭局上见到的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正在餐桌上吃早餐。

“早!”心情还算不错的露西·罗恩跟宁为打了声招呼。

“早啊!”

宁为很正常的回了一声,随后开始很鄙夷的吐槽:“下次记得少喝点酒,瞧瞧你,人菜瘾大的。”

好心情顿时没了……

露西·罗恩发现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总能很轻易的就惹得她想要发脾气,尤其是那句“人菜瘾大”。

“呵呵……我拒绝跟某个在酒桌上滴酒未沾的男人讨论喝酒这个话题。”露西·罗恩坐到了宁为对面,开口嘲讽道。

“不是,露西,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我有说喝酒吗?我说的是那些数字游戏啊,真的,真不知道你跟谁学的玩法,小女孩家家的,人菜就算了,这也就是碰到我这样的善人了,你要跟心怀不轨的人玩这游戏来喝酒,两个腰子被人割去烤串了都发现不了……真是的……”

露西·罗恩发誓,如果不是那个一看就很不好对付的男人坐在旁边,她一定会扑上去跟宁为拼命……

这说的是人话吗?这简直是对她智商跟颜值的双重否定……

所以一个试图把自己灌醉的坏人不图她的财,不图她的貌,只图她的腰子?等等腰子是什么?虽然露西·罗恩不太理解,但用来烤串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不想跟你吵!对了,江呢?”露西·罗恩咬牙切齿的问道。

跟让人感觉温暖的江同学比起来,眼前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恶魔。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闲啊,晨霜早上起来准备好早餐就去早读了。她读书很刻苦的,而且在我的建议下,已经准备考研了。这也就是我心善,所以慢慢吃着早餐等你,华夏人的待客之道嘛。不过你要在不起床,估计我也没空等你了。”宁为好整以暇的说道。

虽然露西·罗恩看上去脸色越来越阴晦,但他是不怕的。毕竟在宁为看来,这女人本就有抖M体质,怎么虐都能像打不死的小强那样完美复活那种,人菜瘾大的评价更是他内心对露西最真实的评价。

天才的程度不够高,自视却太高……真悲剧。

“呵呵……”打不过,说不过,露西·罗恩明智的冷笑了两声,没有选择继续跟宁为斗嘴,而是直接拿起了一根桌上碟子里的油条,开始默默的吃起了早餐。

吃完早餐她便打算离开,去京城逛上一圈,了解一下最真实的华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现在已经是燕北大学教授中的一员了,虽然暂时还住在酒店,但宿舍这两天就会安排下来,接下来一段时间她可能都要在京城生活,先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总不会有错的。

可惜了,今天不是周末,不然她还挺想约着江晨霜一起的。

所以保持一个好心情最聪明的做法,就是根本不理会眼前这个男人。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她懒得理宁为,宁为却是一反常态的又开口了:“对了,早上听晨霜说,你让她告诉我,你来华夏的目标是先向我学习,然后打败我?”

一句话又激起了露西·罗恩的斗志,女人昂起头,盯着对面的男人,反问道:“是啊?怎么,你怕了?”

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用更认真的语气道:“嗯,的确有点怕你学不懂。得让你知道的,以后我挑学生,比较看重智商跟学习的勤奋程度,而不是身材好不好,或者穿衣服漂不漂亮这些的……”

露西·罗恩吃油条的动作僵住了……

柳唯抬头看了女人一眼,因为他感受到了——杀气。

好吧,这么说有些玩笑了,其实也不能说是杀气,而是人的情绪憋屈到一定程度,会不由自主散发出一种气势,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气势并没有什么卵用,但作为一个合格的安保人员,柳唯还是要很认真的做出一些准备,比如防止这女人把她面前乘着粥的碗直接砸到对面宁为的脸上。

有些人的脑袋抗砸,砸一、两下也没人心疼,甚至自己都无所谓,最多去医院包扎一下便好了;有些人的脑袋金贵,一点风险都不能冒,显然宁为属于后者。

让柳唯松了口气的是,这女人忍住了……

“没错,我是来学习的,但我可没说是要跟着你学习的。”

“露西,虽然说这话可能让人觉得我有点自傲了,但是认真的说,如果你不跟我学习,你怎么提高呢?毕竟这个世界最先进的算法思想跟知识在这里。”说着,宁为指了指自己的大脑。

动作很认真,语气很诚恳,露西·罗恩没法反驳,因为人间真实。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你真想学点什么,我是可以教你的。毕竟咱们也认识这么久了,不过你要另外跟咱们研究中心签一份合同,给我做一段时间的助教吧,我们也不把时间定的太长了,先签十年吧。这十年里,你要认真履行一个助教的职责,当然最具体的就是听从我的安排,然后认真学习。”

“虽然博士生的名额不能给你,但我想你也不缺燕北大学博士的名头。但给我当助教最大的好处是,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挑我空闲的时候问我,我都会帮你解答,其实跟在我身边学习没什么不同。就如同你想表达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嘛,要超越我,首先要了解我。”

对面的女人沉默了,片刻后,抬起头,疑惑的问道:“你管十年叫不长?”

“呵……十年很长吗?我的导师,没错,就是田导,大概一个半月前,就是确定我要毕业的时候,给了我一份合同,你猜多少年?”宁为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军婚男主无意中强了女主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小说

,但没有真让她猜,而是叹了口气道:“哎……三十年啊!我的青春……没啦!而且你觉得不花费十年时间沉下心学习,你有把握能超过我?”

露西·罗恩再次沉默,跟三十年比起来十年的确好像不太长,最重要的是,学习十年时间并不是不能接受。

“那我的待遇?”

“待遇?天啊,露西,我愿意教你是看在咱们是熟人甚至勉强能算朋友的原因,你还要提待遇?这样要不得!你又不缺钱,而且我们研究中心其实挺穷的……再说你在燕北大学当教授已经能拿一份工资了,大学里课时不会太多的,中间不会有太多冲突。我甚至都没跟你提学费啊,尤其是你还能被写进教材说不定还能被写进历史,这难道不属于荣耀?比如天才教授的助教!”

这话好像也有道理,露西·罗恩发现她似乎没什么谈条件的余地,乃至于有些后悔昨天让江同学把她的想法说给这个可恶的男人。

“行了,别纠结了,就这么决定吧。等会跟我去研究中心,我让田导给你安排个办公室,对了,把你在华夏的手机号给我,有什么事我会直接叫你。对了,今天正好就有些事情,你知道的,学校要建设一个宁班,我要负责其中的一门课程,这门课程的教材都是我编写的,你先帮我校验一遍,然后跟学校出版社那边对接一下,他们总能有各式各样的问题,以后你来负责跟他们沟通。就这样,准备好新的生活吧,露西。接触久了你会发现,我是位很好说话的老板,真的。”

喜欢科技之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