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双龙同入 学长把我拉到他家里那个了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玄真学宫将准备一次公开讲道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飞速扩散开来。

一时间在学宫中的散修们欣喜若狂,他们只觉得自己正经历着无比美好的时代。

甚至于许多小型门派乃至中型门派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都纷纷赶来……他们自身传承有限,对这种事情自然也是十分热衷。

至于什么‘修行知识不扩散原则’,这种事情都是顶尖大仙门操心的,和他们无关。

一些机灵的中小门派都有感觉,总觉得很快大仙门就会介入进来叫停此事了……不过他们依然前来凑热闹,能赚一点是一点的感觉。

甚至许多普通人都听说了这件事,然后这件事不断在对修行好奇并且也想要尝试修行的人中流传……

讲法的时间暂时定在了一个月后,在此期间五神山的众人会为此全力筹备……当然,主要还是为了确保这次大会的时候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弃则是意外地接到了自己老丈人的邀请。

“王弃,龙后她想要邀请你们夫妻来龙宫做客,不知道你什么时间有空?”冉楚通过传讯法术说道。

从传来的声音来看,有些战战兢兢的卑微感觉啊。

王弃意外极了,他问:“青姨怎么忽然想到要叫我和阿姣过去?”

随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那么刘氏阿母呢?”

冉楚那边停顿了一会儿,结果直接就换成了龙后敖青菱的声音道:“那凡人女子愿意来的话也可过来,不过本宫料定她不会愿意来的。”

王弃无语了一下,然后小心地问:“那青姨这次怎么忽然想到要找我们了?”

敖青菱淡淡地说:“不为了你,而是为了你妻子冉姣……她已经成功化龙,那么我云梦龙宫作为此界陆地龙族的宗主,自然要登记造册录入族中。”

王弃就是觉得一阵烦恼,他说:“能否容我先与阿姣分说一二?”

敖青菱微微迟疑便说:“理当如此……这样,她愿意来最好,若是心有顾虑……”

王弃屏气凝神,不知道若是阿姣姐姐不愿意的话是否会开罪这位龙后。

然后就听敖青菱说:“若是她不愿过来……那就只能本宫麻烦一些,再到长安来走一趟吧……你们,可别躲着我啊!”

王弃忽然间觉得有趣极了,他意识到这位龙后或许是因为真龙血脉的关系与人在一起会让人天然地觉得紧张……可实际上她的本性十分温和,并不像人以为的那么强势。

他说:“行吧,我马上去和阿姣商量一下。”

敖青菱似乎很满意王弃的回答,又说:“若是阿姣愿意来,这里也算是她的娘家,你可以将自己的亲友都带来,大家见一面认识一下也好。”

所以,这是‘龙宫版见亲戚’?

为此王弃在应了一声之后就连忙找来了冉姣将这事说了一下。

冉姣当时就紧张了啊……去龙宫做客?

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她第一时间是的反应和王弃一样:“他们叫我去干什么?”

王弃挠了挠头,随后说:“说是因为你已经成功化龙了,而这个世界陆地上生活的龙族都归云梦龙宫管理,需要你去登记造册……当然,

第一次双龙同入 学长把我拉到他家里那个了

顺便走个亲戚认认门之类的也很重要。”

冉姣就觉得很紧张,她一直都想要和自己的父亲割裂,不想再与冉楚有过多交集。

可是真当她冷静下来之后想一想,就能发现其实冉楚已经通过王弃给她带来了许多的帮助。

她若是再想要逃避、割裂其实也是自欺欺人。

她仔细想了一下,认为这是她的人生她的宿命应该要去自己面对,不该在躲在丈夫的身后不敢冒头了。

她说:“只是有一点,我不想让他再打扰阿母……所以这件事我们就不要再告诉阿母了行不行?”

王弃果断点头,那么这事就不要再问刘氏阿母了,直接他们两个去面对就好。

就这么的,他们定好了三日之后去龙宫做客的行程,而后就开始筹备起来。

难得去做客,自然也是需要准备一些礼物的……可是相对于龙宫来说,他们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

王弃琢磨了一下,便有了一个想法。

神鸢师姐那里不是有一些为了构建大彭交通网络而试做的昂贵交通工具吗?直接挑一辆又大又帅气的过去,岂不美哉?

这个思路可以啊,他顺便再挑一辆合适的改造一下成为自己的‘房车’,那以后不就可以开着‘房车’去自驾游了?

王弃心动了,就立刻行动了起来。

当然,首先还是要搞定老丈人的座驾才行,自己的‘房车’可以这件事完了以后再说。

他到神鸢那里转悠了一圈,直接就顺来了一辆扁圆形态看起来十分‘高科技’的悬浮梭舟。

他进入这扁圆梭舟中看了看……发现这梭舟所用材质果然都很高级,至少在这个时代算是很高级的。

更重要的是在梭舟内部刻用了‘拓空术’,使得这梭舟拥有了一个相对较大的内部空间,可以用来装载足够多的货物。

这被设计出来的时候,其实就是一种平平无奇的‘货车’啊!

可王弃随之就是一通魔改……

原本的傀儡核心还是保留,而王弃则是还以‘花之密语’的方式篆刻了一朵‘虚空汲灵大阵’的‘虚空之花’。

不过他一时半会儿也做不出什么太高级的‘虚空之花’,所以这‘虚空之花’也并非是给这梭舟供给主体能源的,而是用来给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供能的……

就比如说,‘环绕灯带’、‘光影幻阵’之类的东西,再来个‘立体音响’?

总之,让这原本的‘货车’看起来足够高级就行了。

一通折腾,王弃甚至布置了幻音阵,还拉来了教坊司的人来现场录制乐曲……这么录制了十个曲目,就已经过去了两天。

还有一天就要去做客了,王弃只能惋惜的作罢,然后将这件被他改成‘动感音乐型豪华房车’的梭舟直接收入摘星手空间,便与冉姣一同上路了。

这一通瞎折腾,可把教坊司的舞女们‘吓坏了’,还以为她们的玄真皇帝终于想开了要对她们做些什么呢……结果好嘛,她们在期待个什么劲哦。

倒是王弃顺手又将一个任务丢给了小黄和这些教坊司的舞娘、乐师们。

那就是他改造了一个‘留声机’,操作方法教给了小黄,让他在这段时间内多录制一些乐曲来。

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一手……现在紫府了以后时间多了,他得多整些这种‘花活’才行。

夫妻两人收拾好了自己,便赶在最后一天出发往云梦大泽而去。

都是有修为在身的人,当然不用在地面上翻山越岭,只需要侍女紫儿给他们驾云便可。

虽然说敖青菱特意关照了要多带些人来的,可王弃最终还是就带了两个侍女外加阿宝过来凑热闹。

本来王弃是想要将梅梅给散养在建章宫里的,可是挨不住阿宝恳求,他也就只能带上了这头没什么大用的九色鹿。

阿宝一直都很孤单,难得他找到了玩伴,王弃当然愿意成全。

说起来,吸收了那‘石中花’的阿宝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王弃还不得而知,只是觉得这将近一年过去,阿宝的心智明显地有所长进。

这是过去十几年都没有发生的事情……也即是说,这‘石中花’可以让阿宝心智继续成长,最终和正常人一样吗?

王弃觉得其他的都不论,只是这一点对于他来说就是超值的。

一行五人……

嗯,一条寒螭、一条荒古大蛇、一头九色鹿,一只小鬼,最后才是王弃这么个纯正的人……好家伙,他仔细一琢磨,自己身边就没个正经的人!

他们晃晃悠悠地在天上往西南而飞。

京畿地区安全通过,途经益州汉中,那也没什么问题,轻松飘过。

但是在进入荆州地界的时候王弃就感觉不一样了,他看到这荆州南方的天空存在着沉重的业力,忍不住就多看了一眼……

这一眼便是跨越了万水千山,他仿佛看到了无数山中无辜生灵的哀嚎……

他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那必然是淮南国的杀业。

对此他颇为遗憾,只能不动声色地继续南下……

他们很快来到了云梦大泽的范围内。

此时时间尚早,他们看着这波光粼粼的大水泽,都是忍不住生出了‘泛舟游湖’的冲动。

而后他们说做就做,王弃直接落地施展妙法,让地面上快速生长出了一截大木。

他便简单地三两下,以这大木做成小舟,一行人便踏足舟上驶入湖中。

此时正是初春时节,这大泽中应该是刚刚降了雨,烟波浩渺颇有些仙境的感觉。

而且此处灵气逼人,天地元气十分充沛,比之这世上任何仙山都要来得更好……可是天下仙门却没人敢来此处建立山门划地盘。

传承古老的仙门会知道这里其实是云梦龙宫的地盘,而就算是些无名无姓的小势力,也知道此处之中大妖横行十分恐怖。

而王弃这一家人就这么大咧咧地泛舟游湖,这在许多人眼中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王弃随手打造的小舟就这么在大泽之中行驶了一个时辰,忽然听闻岸边有人呼叫。

这大泽并非是全部一处大湖,而是有水洼有沼泽也有岸边的复杂湿地环境。

从高空俯瞰的话,就会发现一路从蜀中流出的大江在这里忽然间找不到明显的河道了,整个都是这么一大片汪洋泽国,直到进了江夏郡界内才再次出现明显河道,并继续奔流向东。

大泽沿岸也有不少村庄存在,毕竟此地丰饶,而泽内大妖受龙宫统辖也不会出来作祟……对于普通人来说,此地倒是难得的避世居所。

此时他们听到岸边有人呼唤,虽然意外但又并不超乎预料,只当是生活在这大泽外围的渔家。

只是当他们转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一个锦衣公子正在岸边抱拳行礼,然后中性的声音一直传递至此……

“学生游历至此,不知这位公子、夫人可否行个方便,捎在下一程?”

王弃因为是要去见老丈人和老婆的‘继母’,所以很是打扮了一番,让自己穿上了一身锦衣华袍仿佛富贵公子。

冉姣也是好好地打扮了一下,让自己表现得淑女了许多……再加上梅梅和紫儿这两个明显的侍女装扮,一副富家公子与夫人游湖的画面就齐活了。

但是这个锦衣公子就很可疑了……王弃不免对其上下打量了一番。

那一身锦衣论材质其实并不比王弃身上的锦衣差,只是在款式上明显属于‘老款’……嗯,不是现在长安流行的那种。

在穿衣上对方明显输了半酬。

在气度上……对方虽然也是风度翩翩显得极有才气,可是王弃富有天下自有一番惊人威势。

这方面王弃当然又赢了!

只是他瞧着瞧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家伙,这位锦衣公子的胸肌有些发达啊,这点他比不了,比不了的……

“你盯着人家胸看什么呢?”旁边的阿姣姐姐表示了不满意,随之又挺了挺自己那傲人的资本,表示自己这方面可以碾压那位‘公子’。

王弃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淡淡地应了一句:“那就自己上来吧。”

他看对方一个‘锦衣公子’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很不正常,对方也是看他这一家子泛舟游湖很不正常……既然双方都觉得对方不正常,那有什么可演的?

王弃这样算得上是直言挑明了。

那锦衣公子错愕之余便‘哈哈’一笑道:“那就叨扰了。”

话音落下,她便脚下一步迈出,踏在水面竟然仿佛绽放朵朵水莲,而后直接踏波跃上了王弃制作的小舟。

然后她抱拳道:“在下通幽道锦绣公子陆锦,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王弃:“……”

就这么不加掩饰的么……还是说,她觉得大家以修行者的身份相交就可以这么大大咧咧的自报家门?

说起来,要不在这里把这姑娘给沉湖里吧?

王弃脑子里转着许多念头,表面上则是抱拳客套:“原来是锦绣公子,久仰大名……在下五神山摘星公子王弃。”

陆锦:“……”

这次轮到她无语了……好家伙,当她没研究过那位大彭玄真皇帝的师承与来历吗?

可能就是因为王弃太坦然,她反而有些不确信。

“王弃……这个名字好像与大彭当今皇帝早前的名字一样呢。”

她试探了一句。

王弃大咧咧地答道:“没错,那就是我了。”

陆锦:“……”

好家伙,她此时心里除了‘好家伙’就没别的词了!

讲真的,她一开始压根就没想到自己在云梦泽中竟然会遇到这位还上了这位的船……等等,更重要的是,这一国之君乱跑到这种两国交界的地方干什么啊?!

陆锦凌乱了……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