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乱目录伦7 军婚男主无意中强了女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距离李长海所在的施工项目部以南20公里的北非某国姆哈比国际机场三号跑道停机坪上,一架编号为51196的国际航空公司的FCNB—220-400客机机翼下方的航迹灯依旧闪烁不停,显然飞机上的辅助动力装置并没有停止工作,飞机处在随时能够起飞的应急状态。

没办法,远处隆隆的炮声机场内可谓是清晰可闻,尽管根据国际协议,北非某国的交战双方都承诺会确保外国公民的安全撤离,然而谁又能保证杀红眼的双发会不会一个暴走,把机场给砸个稀巴烂。

这在以往的各类冲突中可是屡见不鲜的,是以负责撤离本国公民的飞机都是全程戒备,随时保持着可以起飞的应急状态。

可这样一来,就让执行此次任务的机组成员不免有些紧张,特别是那些刚入职没多久的空乘小姐姐和小哥哥们,听着远处不断传来的枪炮声,看着机场偶尔出现的混乱,以及机舱内因为机长不断的提醒而产生的紧迫,都让这些年轻人一根神经崩的都快拉断。

“霞姐~~~我们的登机牌不够了!”

就在这时,一位空乘小姐姐急匆匆的跑到乘务长刘霞面前,告诉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刘霞眉头一皱:“怎么搞的?临出发前不是让你们仿佛确认了吗?怎么就不够了?”

“是确认了,可20分钟前走的那架运—18NB运输机,本来按计划只搭载使领馆的工作人员和家属,可没想到临时又多增加了两个工程项目部的施工人员,登机牌一下子就不够了,临时从我们这里借调了一批,所以……”

空乘小姐姐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为了此次将滞留在北非某国的公民安全撤离,在出发前,国内有关部门对企业机构和驻外机关进行了摸底,大致得出一个数字,按照这个数字制定的撤离计划。

即滞留在北非某国的公民凭借着有效公民身份证明,换取登机牌,搭乘包机回国。

可来着之后发放才发现,国内统计的数字远远低于实际规模。

这倒不是说国内有关部门统计出了问题,而是有不少来北非某国经商的商人由于流动性强,自由度高,很难被最终并纳入到统计当中。

是以,原本计划只撤离两千多人,可到了实地一看,居然超过了四千多人。

这就导致之前使领馆印发的登机牌不够用,只能临时借调国内包机上的登机牌,如此后一架的登机牌提供前一架,一架压一架的还算勉强支撑得住。

可如今距离北非某国双方承诺的机场安全使用时间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刘霞所在飞机作为最后一架飞机却没有足够的登机牌怎么办?

然而还没等刘霞把登机牌的事情想明白,一位空乘小哥哥又急匆匆的跑过来:“霞姐……刚过来的这批很多人证件都丢失了……”

刘霞只觉得头脑一阵的眩晕,缺少登机牌就已经让她一个头两个大了,现在居然有人连合法证件都没有,怎么办?

想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刘霞一直记着自己父亲刘纯从小到大教她的这句话。

于是刘霞稳了稳心神:“走,过去看看!”

……

“老子是如假包换的国内湘南人,不信来自给你咬出一捧血,你看看有没有国内人的基因!”王德全对着挡在登机舷梯的两名空乘小哥哥,撸起自己黝黑的隔壁,就要张嘴去咬。

一位空乘小哥哥连忙止住了王德全:“这位先生,您别这样,我们有也是按规定办事儿,之前的几批都是有合法证件的,可你们……”

“没有合法证件就不是国内人了撒~~~~”王德全一听就炸毛了:“我难道不想要证件嘛?TMD大半夜就被一阵枪炮撵得根本来不及拿,我TM装证件的钱包里还装着两万块钱呢……这可是我这几个月的辛苦钱,全TM打水漂了~~~”

说着王德全就流下了眼泪,其他几位同标

与女乱目录伦7 军婚男主无意中强了女主

段的工友闻言也是抹起了眼泪儿,两位空乘小哥哥那见过这阵仗,一下子就慌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就在他们手足无措之际,刘霞赶了过来,两位空乘小哥哥连忙如释重负,立刻将情况跟刘霞简单说了一下。

见到能做主的人来了,躲在人后的李长海这才上前,满脸堆笑着对刘霞诉苦道:“这位领导,您可行行好吧,我们12标段今天凌晨两点就因为双方的交战紧急撤离,除了一身衣服,啥都没带出来,不信您看,我们这百十号人那个大包小包的?”

刘霞循声看去,果然,李长海身后的施工工人们真就没有拿行李的,这根之前几批大包小包,恨不得把在北非某国的房产都把包带走的情形反差极大。

可没有身份证明怎么能证明是本国公民?更何况就算证明了身份,登机牌又怎么处理?

刘霞皱眉想了一会儿,旋即脸上再次浮现出那职业般的温婉微笑,对着李长海说:“是不是咱们国内的公民,看看会不会唱《歌唱祖国》就行了,在场的工友只要会唱,咱们就直接登机……”

“霞姐,那登机牌……”一位空乘小哥哥提醒。

刘霞笑了笑:“飞机上不是有国庆的时候用作妆饰的小国旗嘛,每人发一面,就算登机牌了!”

说完,转向李长海:“你觉得怎么样?”

“那有什么难的?上小学时就会的东西,一辈子都忘不了!”李长海说着就看向手下的工人们:“来,我起个头,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预备唱!”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

随着李长海起头,王德全等人开始清唱起来,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可唱着唱着,声音就开始嘹亮起来,等唱到一半儿的时候,有些人甚至激动的开始嘶吼。

而机组的空乘小姐姐和小哥哥们,则穿梭其中,将一面面小国旗分发给每张嘴开唱的人。

待所有人都手握一面小国旗,刘霞便大手一挥,李长海带着王德全等人一边唱着《歌唱祖国》一边登上舷梯。

便在这时,一声有些变了调的港台腔突然打破了这份和谐:“等等,等等~~我是国内人,带上我一个……”

话音未落一位梳着地中海发型,带着茶色金丝边眼镜,白白胖胖的中年人跑到刘霞面前:“这位女士您好,我是王凯立,港台人,也是地道的国内人,您看我是不是可以乘坐这班班机回国?”

“我呸!”没等刘霞回话,快到舱门口的李长海便啐了一口:“领导你别信他的,他是我们临近工地的,一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美国人,还笑话我们国内人,说什么国内人就是没有他们美国人高贵,你要不信就问问他,有没有国内证件!”

“没错,他不叫王凯立,而叫皮特王,我们来机场前还嘲笑我们是死了也没人管,不像他,是个地道的美国人,就算在任何地方都能被美国保护,怎么?现在你的美国爹不救你了?巴巴的跑我们这里干嘛?不丢你们美国人的脸嘛?啊~~皮特王?”

李长海话音刚落,王德全就来了个神补刀,利可引起舷梯上的众人是一阵的哄笑。

皮特王是老脸一白,他是万没想到居然跟李长海和王德全这帮人撞在一起,可却又没有任何办法,他如果能达成美国的飞机走,他说死也不会来国内这边。

可问题是美国民航客机在检查他证件时,发现他不过是普通移民绿卡加临时工作签证,并不是正经的美国公民,于是二话不说就把皮特王赶下飞机。

皮特王当然要抗议了,可美国空乘小哥哥可不管那事儿,敢叫嚣就是俩耳光,直接就把皮特王打成虾米,然后就跟丢垃圾一样,拎着就扔出舱外。

无奈之下,皮特王只能跑到国内这边试一试,在他看来亮明自己的港台身份,以国内对港台的崇拜,还得跟供祖宗一样把他安排到头等舱呀。

可没想到,他居然遇到李长海这帮衰星,只能是暗道倒霉,却并未失去信心,毕竟上不上飞机又不是李长海说了算。

但他却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刘霞是什么人。

那可是以前中国腾飞的传奇人物,当年堪称人精,直接把港台搅得血雨腥风的刘纯。

要知道,当年庄建业进军工业燃气轮机时,被几个背靠通用的几个港台商人摆了一道,损失倒不是很大,但却让庄建业很不爽。

单那几个港台的臭鱼烂虾又不值得庄建业伸手搞一下,脏了手不说,关键是也没那个时间,于是庄建业就把这事儿交给了当时担任腾飞动力总经理的刘纯。

刘纯别看平日了笑呵呵的,那这个保温杯,喝着枸杞菊花茶,像个人畜无害的老大爷,实际上这货狠起来真能是能要人命的。

反正刘纯具体的操作旁人不太知晓,只知道那几个在背后使坏的几个港台商人,有两个获罪被捕牢底坐穿,要有三个倾家荡产最后跳楼自杀,还有两个干脆人间蒸发不知所踪。

总之,在刘纯的一系列手段下,在没有港台商人敢做欧美友商的抓手针对中国腾飞了,反倒是纷纷托门路找到刘纯,希望能让他们在国内的生意行个方便。

所以刘霞刚参加工作那会儿,经常能看到港台商人大包小包的拿着礼物拜访他父亲,那种低三下四的劲儿,跟哈巴狗没啥区别,根本就没有社会上所说的盛气凌人,鼻孔瞧人。

正因为如此,刘霞对港台人别说敬畏了,不恶心两句就算职业素养很高了。

是以刘霞也不听皮特王解释,直接伸手:“有效证件!”

皮特王要是能拿出证件,跑美国民航飞机那边干嘛?

只能推脱说:“额……跑得太快,没带出来!”

“没问题……”刘霞点点头,皮特王见状心里不禁冷笑,看到了吧,最后还是没问题,港台人就是港台人,国内的一等人,哪怕加入了美国国籍,那更是上等人中的上等人。

可就在皮特王暗自得意之时,却听刘霞带着职业般的笑容说道:“那就唱一遍《歌唱祖国》吧,无论是谁只要会唱就直接登记!”

“唱一遍……《歌唱祖国》?”

起初皮特王没觉得什么,可话说了一半就变调了,他TM那会唱这首歌,别说《歌唱祖国》了,就是国歌他都不会,毕竟是以美国人自居嘛,怎么可能会这个?

可就在皮特王愣神的功夫,刘霞却起调了:“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皮特王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一个不在调上的跟着唱:“五星……迎……”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胜利……亮~~~~唉,女士,你别走啊,我是如假包换的港台人……”结果皮特王第二句还没唱完,刘霞转身就登上了舷梯,皮特王登时就急了,赶紧喊:“我真是港台人……”

“但你不是中国人!”

刘霞留下一句硬邦邦的话,便不在搭理直跳脚的皮特王,催促李长海等人赶紧登机,很快一群人便上了飞机,然后在刘霞亲自操作下,将机舱门关上,同时也罢皮特王最后离开危险之地的希望彻底关上。

“你个死三八,臭八婆,等下次在遇见,看我怎么收拾你……”

眼见人家不在搭理他,皮特王也就不在装了,干脆跳着脚大骂,可还没等他骂上两句,随着FCNB—220-400客机两台发动机的一阵轰鸣,立刻掀起漫天的尘土,直接把皮特王灌的鼻子嘴巴都是。

直到飞机离开后,皮特王这才缓过来,旋即看着美国和国内的客机陆续起飞,这才满心悲凉的一屁股坐到跑道上,像是个无助的孩子,抹起了眼泪。

“嗨,这有啥好哭的,又不是你一个亚洲人无法离开,我们韩国人,还有那边的日本人……哦,对了,另一边还有一大坨的新德里人不都被留在这儿了?所以你这个港台人不孤单!”这个时候,一位被滞留的韩国人上前用蹩脚的英语安慰着皮特王。

皮特王一听,自己竟然跟这些国家的人并列,更是悲从中来,哭得更大声了……

喜欢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