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把警花用春药调教成奶牛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感谢草蛉、恭喜喜发财、dchan168、zlzq月票鼓励)

系统性红斑狼疮,确实是很霸道的一种疾病。即便是已经诊断出来了,它的进展,也让人们捏了一把汗。

在昨天夜里的时候,那位患者就有了血氧饱和度下降的状况。再次复查血常规,不仅仅白细胞计数和血小板计数进一步下降,就连血红蛋白的指数也下降了一些。

紧接着,患者又有了少尿的表现。这就代表着,病症的发展已经累及肾脏。

结合这些情况,就代表着患者目前的症状表现,是重症系统性红斑狼疮,也就是危象的表现。

没有别的办法了,唯一的抢救条件就是送到ICU,随时观察、随时调整。应用的治疗方法,也就是激素冲击治疗。

500毫克的甲泼尼龙,需要连续用三天。

虽然说这样的用药情况对于患者的身体也有很大的风险,但是这能救患者的命,即便是有些副作用,也得接着用。

第二天的时候,患者的脸就整个的肿了起来,称之为肿成猪头样也不为过。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应用了大剂量的激素,也因为她的肾脏出了状况,有了水钠潴留。

可以说,目前的治疗,并没有将这位患者从危险的情况下拖出来,而是病症仍在继续发展。

ICU也给患者的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究竟能不能行,还得接着观察。

对于这位患者,就算是你医术再好,也是白搭。因为不是手术介入就能够解决的问题,所以也只能接着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把警花用春药调教成奶牛

观察。

就得看冲击疗法是否管用,如果500毫克的冲击治疗不管用,接下来就得上一千毫克的来拼一下。

今天呢,就是刘半夏和陈学海来医学院忽悠人的日子。

这个跟上次的那种实习动员会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这次的主题也很清楚,就是聊一聊小儿外科。

别看过来参与的人可能会很多,真正感兴趣的未必有几个。很多的学生,其实都是过来看热闹的。

“欢迎啊,其实我真的希望你们这些在一线工作的尖兵,能够抽出更多的时间来学院演讲。”夏处长笑着说道。

“这就能够让这些孩子们更加清晰的认识到自己从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也能够让他们对未来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规划。”

“夏处长,你要是不嫌我们烦就行。不过这个时间上来讲,真的是有些紧张。这一次其实我们都推迟了将近一个月,在很早以前就想过来呢。”刘半夏说道。

“知道你们忙啊,所以我才说这样的机会很宝贵。”夏处长说道。

“我们医学类院校的学生在就业方面来讲,渠道还是比较窄的,不能够像其余专业的学生可以跨专业。”

“这就让他们在刚刚毕业时的选择变得更加的宝贵,真的选差了,这些年付出的辛苦,可能都会付之东流。”

“去年的就业情况很不错,而且从我们调查之后的反馈结果来看,毕业生从事医学类相关工作的比例很高。”

“其实这类的情况在各个学校都有,也不仅仅是咱们医学院。”陈学海笑着说道。

“不过与国外相比,咱们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咱们大多都是年轻时就开始学医,而国外有一部分人是在中年时才开始学医。”

“医疗环境和就业环境有了很大的不同,再加上现如今医疗体系的一些状况,确实是让很多人有了很大的阻碍。”

“哎……,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不过一直都是这样,医学又跟别的学科有些不同,需要的是经验的累积啊。”夏处长叹了口气。

陈学海受到国外一些思想的影响还是比较大,所以他说话也略显直接了一些。

就他刚刚说的问题,其实也是目前医学界比较诟病的一个情况。但是没办法,不能一杆子打倒所有人。

“学医啊,确实是挺不容易的。在医学院的学习,仅仅是迈进了门槛。工作中的学习,才是一个开始。”刘半夏说道。

“这个过程就要耗费很多的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讲,确实也是蛮辛苦。毕竟不是谁家里都那么富裕,别的小伙伴已经开始赚大钱了,咱们还在努力拼搏呢。”

“有时候高中同学聚会都不好意思参加,前期的差距太大。后期的努力还更加的艰辛,有些愁人啊。”

“那你们今天的演讲也可以提一提,帮孩子们多树立一些信心吧。”夏处长说道。

“只能说尽力,究竟有没有效果,这个事情是真的说不准啊。学医,真的很辛苦。”刘半夏说道。

这也算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风光的背后,那是满目沧桑。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三个人也直接往会场赶。

对于刘半夏来讲,也是去了几次了,这是熟门熟路。陈学海就更不用说,这里也是他的母校啊。

从后台往前边看了一眼,过来参与的学生确实不少。管是不是真心想了解小儿外科呢,反正这个场面是有了。

“老陈,你先来?”刘半夏问道。

“别介,还是你先来吧。相比较而言,学生们还是更加熟悉你。”陈学海说道。

“得嘞,那我可不客气了啊,今天好不容易想要偷个懒,必须得偷成。”刘半夏说道。

夏处长都乐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把警花用春药调教成奶牛

了,能把偷懒说得这么光明正大的人,刘半夏也是第一位了。

刘半夏拿着话筒,走上讲台,还没等他开口呢,下边就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谢谢、谢谢大家,很开心啊,忽悠完了上一批人,下一批还有这么多等待忽悠的。”刘半夏笑着说道。

“不过我稍稍观察了一下,有好多都是刚上大一的啊。你们跟着凑啥热闹啊,还得好些年以后才会考虑这些问题呢。”

“不过来就来了吧,今天其实也没什么重点,就是我跟老陈闲得无聊了,所以才会过来溜达一圈。”

“闲言少叙,书接正文。刚刚跟夏处长聊天的时候,也再次提起一个老话题,就是说咱们学医的人真的很辛苦。”

“这个事情我在以前过来的时候也说过,确实是真的哭。起五更、爬半夜的,还未必能够有个好成绩。”

“那一本一本的书啊,看着都头大。而且咱们的学年还都比较多,别的小伙伴已经能够赚钱养家,咱们还在跟父母打电话,这个月的生活费该汇过来了。”

“我看到有些人笑了,你还真别笑,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啊。同时呢,这也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因为咱们在这个世界上生活,我们可以谈理想、谈报复,但是在这些之前,我们需要先解决生存问题。”

“如果你饭都吃不上了,你再有理想、有抱负,你有啥用啊?用处真不大,能做的就是及早改行。”

“是不是很残酷?可是这也是我们将来都可能会面对的一个问题。不能一切向钱看,但是我们目前还真就离不开钱。”

“生活啊,往往都是很残酷的。你们现在还没有真正步入社会,所以你们对于一些事情还仅仅是出于听闻的阶段。”

“我讲一个前天发生的例子吧,就是发生在我们急救中心。一位女患者,被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

“在晚上到时候就成为了重症系统性红斑狼疮,直接送进了ICU。姑娘很年轻,这个病也是爱在年轻姑娘的身上发作,所以常被称为‘美人病’。”

“不是要夸我们急救中心的许一诺是如何诊断出来的,而是要谈一谈对这位患者的治疗问题。”

“在通知她的父母需要进ICU治疗的时候,他父母签字很痛苦,不过也说了一句话。得保命,但是能够不浪费钱就最好,家里边不是很富裕。”

“这是人之常情,有了这样的嘱托,我们的ICU在用药的时候就需要仔细衡量。然后就出现了新的问题,针对这位患者呢,家属能够承受的就是冲击疗法。”

“丙种球蛋白啊、血浆置换啊,这些效果更好的,但是价格更高的疗法,他们承受不起。你们想一想,这是这位患者父母的残忍,对她的不关心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半夏稍稍停顿了一下,给下边这些学生们一些考虑的时间。

站在后台的夏处长咧了咧嘴,可是没想到刘半夏给来了这么一个残酷的开场白。

得帮孩子们树立信心啊,你这么来了一下子,会不会让孩子们的价值观都有了变化?

“夏处长,您放心吧,他啊就是喜欢这么绕来绕去的。”陈学海笑着说道。

“哎……,也算是领教过了,不过每次还都是这么的提心吊胆。他说的是真实的案例吧?”夏处长问道。

陈学海点了点头,“确实是真实的,也在我们急救中心引发了大讨论。这也是目前的一个普遍情况,就算是有医保支撑,一些病症的医疗费用也太高了。”

夏处长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看接下来刘半夏怎么往回圆了。

反正这个话题一丢出来,对于下边的学生们触动真的很大。

毕竟还是有好多高年级的学生,他们当然知道冲击疗法可能带来的一些后果。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