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 说好的为人师表呢1v1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苗弱枫是个感性的人,有时会随笔写几行文字,发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今天她写下这样一段话:

你埋下一粒种子,长出一株花,你会欣慰,长出一片花海,你会惊喜,长成独一无二的种类,甚至吞噬其它植物的生存土壤,你会感到恐惧。

半小时后,她悄悄删掉这段话,换上一张自己面带笑容的照片。

傍晚时分,苗弱枫回到傅家——她仍然住在这里,因为大王星的居住区一点也不安全——惊讶地得知傅太易居然邀请她共进晚餐。

菜肴比较寡淡,但是排场不小,长长的桌子,一头坐着主人,一头坐着客人,中间的一大簇鲜花拦住了大部视线,两人可以各自进餐,互不干扰。

苗弱枫倒没觉得有什么特别,默默地喝了几口汤、吃了一点食物,剩下的时间里拿着酒杯在手里轻轻摇晃,想喝又不想喝,心里冒出许多念头用来驱赶无聊,非常成功。

另一头的傅太易终于吃完,擦擦嘴,示意仆人撤走餐具,并且离开餐厅。

苗弱枫已经想好赞美食物的话语,打算就此告辞,傅太易却起身走过来,坐到侧面的一张椅子上,与她中间仍有一椅之隔,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苗小姐,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哦。”苗弱枫有点警惕,她经历过太多类似的事情,某个男人,可能认识很久,一直作为朋友相处,也可能刚刚认识,甚至是第一次见面,突然向她示爱,方式各不相同,但是极少有出新出奇之处。

“你不该写出那些话,太不谨慎,尤其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

“嗯?”苗弱枫发现自己理解有误。

傅太易露出推心置腹的神情,“是的,我看到那段话了。”

“你说那段感想?纯粹是一段胡说八道,写着玩的。”苗弱枫笑道。

“那为什么要删掉呢?”

“因为……我相信每个人都有类似的感觉:有些话存在心里的时候,怎么想怎么好,一旦写出来,却觉得很傻,不堪卒读,必须删掉。”

“苗小姐可能觉得很傻,有人却读出不同的含义来。”

“还能有什么含义?”苗弱枫惊讶地问。

“什么叫‘你会感到恐惧’?”

“看到整个花园都被同一种花占据,但又不是你故意布置的,每个人都会恐惧吧?”

“独立军可能对此另有看法,觉得自己就是那些花。”

“不太可能吧,独立军又不是我种下的。”苗弱枫越发显得不以为然。

傅太易却露出更加严肃的神情,“别当我的话是玩笑,我之所以注意到苗小姐写下的那段话,是因为得到了提醒。”

“提醒?谁的提醒?提醒什么?”

“谁的提醒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对方提醒我,独立军已经有人想到自家头上,觉得苗小姐是在隐讳地表达不满。”

“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古怪想法?”

“因为苗小姐是大王星人,因为独立军正在到处搜捕苗小姐的同胞。”

“可我一直在帮助他们啊。”苗弱枫有点委屈。

“是,人人都知道苗小姐心地善良,专爱帮助弱者,从前的弱者是独立军,现在是大王星人。”

苗弱枫沉默一会,小声道:“我已经删掉了。”

“文字可以删掉,情绪不会。苗小姐,我能问一句吗?你为什么会有‘恐惧’的感觉?”

“我说过了,那只是胡说八道,不代表任何情绪。”苗弱枫有点恼怒地说。

傅太易却没有识趣地闭嘴,而是更正式地说:“请相信我,苗小姐,因为——我跟你有一样的心情。”

“咦?”

“没错,我也觉得埋下错误的种子,看到结果之后,也有一点恐惧。”

“傅市长别开玩笑了,眼看着你就要成为独立军的大人物,有什么可恐惧的?”

“大人物会被搜家?会有一大批客人在我的面前被抓?我不是大人物,我是傀儡。”傅太晚面露怒容,“独立军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但是他们要给我一个下马威,没错,就是下马威,然后再施舍给我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职,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大人物……”

傅太易越说越气,苗弱枫急忙小声道:“傅市长说得太过了,小心……”她胡乱做个手势,表示周围会遭到窃听。

傅太易不怕,“放心,我的屋子,我能掌控得住,在这里说话绝对安全。苗小姐,没必要再隐藏,咱们同病相怜,都是傀儡,都是摆设,独立军需要的时候,就推出来给大家看看,不需要的时候,一扔了之。”

“那又能怎么办?我劝傅市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 说好的为人师表呢1v1

长还是忍一忍吧,像我,一发现自己的话可能遭到误解,立刻删除。有句话怎么说的?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咱们都在独立军的屋檐下,除了忍耐还能怎么办?能被当成傀儡,已经算是不错的待遇,总比被抓起来好吧?”

“我是没有办法,苗小姐不同,其实你可以前往太空站。”

苗弱枫笑道:“可以是可以,但我当初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一大群朋友被史将军屠杀或是投入监狱,而且,我也没想到史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 说好的为人师表呢1v1

将军反应会这么激烈,连我父亲的面子都不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其实还有办法。”

苗弱枫微微皱眉,“傅市长说话越来越奇怪,好像……在暗示什么。”

“我只问一句,苗小姐后悔了吗?”

“后悔什么?”

“后悔当初的选择。”

苗弱枫沉默多时,“不能说是后悔,无论如何我都会帮助那些朋友,但是如果能有重来一遍的机会,我会更谨慎些,采取迂回的手段,避免直接触怒史将军,我现在明白了,父亲的影响力也有穷尽的时候。没办法,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独立军总不至于因为我发了几句感想,就将我抓起来吧?”

“史将军个性刚强,易触怒,但是也容易原谅他人,尤其是像苗小姐这样的人物,史将军从来不会真的怀恨在心。”

“你又不是史将军,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苗弱枫笑着摇摇头,站起身,准备告辞。

“稍等,苗小姐,我要向你介绍一位朋友。”

苗弱枫脸色微沉,“这只是咱们之间的交谈,傅市长为什么……”

话未说完,有人推门而入,满面含春,大步走来,“抱歉,全是我的错,与大易无关,他对苗小姐敬若神明。”

苗弱枫对这张脸略有印象,正在努力回忆,对方已经来到面前,自我介绍道:“我姓毛,叫毛沃雪,在第一光业任职,曾经在元旦晚会上与苗小姐见过几次……”

“我想来了,是毛先生,你没跟着史将军去往太空站吗?”

说起这件事,毛沃雪收起笑容,先向傅太易微鞠一躬,然后坐到两人中间的那张椅子上,“史将军亲自邀请我去太空站,说我虽然是赵王星籍,却是实实在在的大王星人,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我拒绝了邀请。”

“为什么?毛先生觉得大王星在赵王星没有前途了?”

“恰恰相反,我坚定认为赵王星的未来仍然属于、只能属于大王星,而且我认为,这也是赵王星最好的结局。现在的反抗都是徒劳的,除了增加无谓的伤亡与两星之间的隔阂,没有任何意义。”

苗弱枫警惕地看着毛沃雪,“你给史将军做间谍?”

毛沃雪微笑道:“是我主动要求做史将军在地面的耳目,这项任务大王星人做不了,必须是我这样的赵王星人。”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是大王星人,帮不了你。”苗弱枫越发警惕,还有一些不安。

“苗小姐很快就将进入外交委员会,能为两星之间的沟通做出巨大贡献。”

“第一,我还没有得到确切通知,第二,就算进入外交委员会,我也只是担任荣誉职位,与傅市长一样,是个摆设。”

“苗小姐朋友众多,哪怕只是担任虚职,也能起到重要作用。”

傅太易轻咳一声,毛沃雪补充道:“大易更是深受独立军普通成员的爱戴,他在宴会上受到的羞辱,已经激起不少人的怒火。独立军的头目们想将两位当成摆设,但他们太单纯,不明白权力不止源自职位,还有形象与名望,在这两方面,苗小姐与大易远远超过独立军内的所有人,包括谢将军。”

苗弱枫微笑一下,低头不语。

毛沃雪也不催促,扭头与傅太易小声交谈。

几分钟后,苗弱枫抬起头,“毛先生能联系到史将军?”

“当然。”毛沃雪马上回道。

“先说清楚,别想让我出卖独立军,那里有我的许多朋友,而我是不会出卖朋友的。”

“苗小姐的重情重义,史将军和我都很清楚,而且非常敬佩,苗小姐进入外交委员会之后,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促进两星的友谊,尽快让一切恢复正常,我相信,这也是苗小姐的愿望。”

“这是我的愿望,但我必须先与史将军交谈,不是不相信毛先生,而是……有些话只能对史将军说。”

“我会安排,就在这一两天内。”

“我希望是在一两个小时以内。”

“这有点困难,但是……”毛沃雪笑了笑,“为了表示诚意,我会尽量安排……”

餐厅的门又被推开,进来一名陌生人,傅太易一愣,想不明白为什么仆人没先来通报一声,毛沃雪则是大吃一惊,神情立变,看一眼陌生人,又看一眼苗弱枫。

“这么容易?”马君图问。

苗弱枫轻耸下肩,没显出得意与高兴,“告诉陆林北,以后不要再让我做这种事。”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