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这年的阴历三月十五,山上开满了各种花儿,白的,红的,紫色的,一个五颜六色的春天又来临了。

就连小村里,那些树木也繁花簇拥,梨花是那么的洁白无瑕,而桃花,却又是那么的绚丽多彩,就连桐树,也开出了紫色的喇叭花,栋树花,则是紫色的,又细又小………

这满山的花儿,招惹的蜜蜂嗡嗡地叫个不停。

山坡上,又响起了骚情的酸曲儿,

“妹家门前一块田,一荒荒了十八年。

如果不嫌妹妹穷,欢迎哥哥来种田。

……………。”

在这山花烂漫的季节,冰冻了一冬的老龙河,也完全化了冻,也许束缚的太久了,苏醒过来的老龙河,奔腾着,咆哮着,一泻千里。

芦苇荡里,那连绵不断的沼泽地,又有了新的活力,鱼儿们在清清的水里,吐着泡泡。

鹭鸶,这高傲的大长腿仙子,伸展着白色的趐膀,在水面上,芦苇间翩翩起舞。

老德顺又坐上了他的蚱蜢舟,去芦苇荡里下起了丝网。

芦苇荡里的土层啊,终于解冻了,这预示着兰花花家的窑厂,即将开工。

偏偏天公不作美,三月十六这天,红红的太阳不见了,黑竭色的天上,却飘下来了一场桃花雪。

这桃花雪啊,密密匝匝的,铺天盖地地飘下来,冻坏了桃花,砸碎了梨花,那些细细碎碎的枣树花儿,更是砸的七零八落。

所幸的是,那小雪花一落到了地面,就化成了水渍。

村民们只有窝在家里,有的坐在炕上纳鞋底,有的又拿出了冬天盖的后棉被。

而男人们,又聚在了周建国的小卖店里,打起了扑克。

这次,周建国夫妇特别的热情,罕见地拿出了水果糖,瓜籽,让大伙儿随便吃。

老三八看了就很纳闷,“难道日头从西天里出来了,这两口子,不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掏出来,塞到自己口袋里,就觉的吃亏的主,怎么会这样大方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就连癞痢头,这个人人看不起的家伙,从小卖店前走过,周建国也叫住了他,

“大兄弟啊,干甚去啊。”

这出其不意的问候,把瘌痢头吓了一跳。

在他的印象里,周建国见到他,总是冷冰冰的,就连买他家的盐巴也爱理不理的。

也难怪,作为一个穷鬼,这也是情理之中。

“我,我啊,现在老龙河里的水大,我想去河叉子里,阻点儿鱼,改善一下生活。”瘌痢头有点受宠若惊。

“哎呀呀,这雪天路滑,那河汊子呀,又陡,你莫滑下了河了,喂了王八。”

周建国说着,一扭头对大肥婆说,“去,给咱家兄弟拿块腊肉来,年前在咱家粉条店里干了这么久。是的奖赏一下。”

大肥婆就飞快地跑到店里拿了一块,肉,大概有一斤多点,连忙塞给了瘌痢头。

这下,癞痢头更是受宠若惊,他提着肉,傻乎乎地问,

“这真是给我的吗?”

大肥婆笑眯眯地说,“对呀,就是给你的。”

“一分钱都不要。”瘌痢头还是有点不放心。

“一分钱都不要,拿回家吃吧。好好的炒几盘菜,或者包顿饺子。给你的黑老婆吃吧。”周建国也笑眯眯的说。

瘌痢头一听,好像生怕周建国反悔似的,提着那块巴掌大的腊肉,飞也似的朝家里跑走了。

香瓜是个毛头小伙子,他看了就嘻嘻地笑,

“稀奇稀奇真稀奇,老母鸡一眨眼啊,就变成了鸡。这铁公鸡啊,一眨眼也就开始拔毛毛了。”

周建国,这个旮旯村的首富听了,反常的没有板起脸,直着大嗓门儿骂人,而是依然笑眯眯的,

“我说你这孩子啊,那儿有水果糖,还有瓜子儿,去弄点吃吃尝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不敢吃,我怕你要钱。”香瓜又说。

“你看这孩子。把你大伯看得这么小气,吃吧,可劲儿吃,吃完我再给你们拿。”大肥婆也说。

大伙嗑着瓜子儿,吃着水果糖,心里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都美滋滋的,老雷子是人精,他又明知故问,

“大兄弟呀。有事儿你就说。别在心里憋着。不然大伙儿都走了。你这瓜子和花生不是白瞎了吗?”

周建国咳嗽了一下说,“来我这儿玩的,都没有外人。既然这样啊,我就跟大伙儿说了,再过两天就要选村头了。

欢迎,各位父老爷们儿投我一票,等我当选了村长,一定报答各位。”

周建国这一说话,大伙儿才恍然大悟。

原来天上不会掉馅饼,就连这瓜子儿,水果塘,也不是白吃的呀。

“就凭着这一点点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当着新郎面被别人开了苞

水果糖,和几把花生,就想当村头。”老雷子又问。

“好处嘛,还在后边呢,等到天黑了,我跟大伙儿送过去。”周建国说。

正在这个时候,三驴子走了过来,这三驴子,常跟在大丑屁股后面跑,就像大丑的一条小尾巴。

老雷子一挤眼,周建国连忙住了口。

“咋地啦?你们说甚呢?我一走到边儿上,就不吭声了,怕我听到啊。”三驴子大大咧咧的问。

“没有说甚呢,今儿个周建国高兴,他对大伙说,今儿个在这儿打麻将,就不收我打底费了哈。”香瓜说。

香瓜的话,弄得周建国脸一红,他望了一眼大肥婆,咬了咬牙,

“对呀,没错没错。大伙儿长年在我这儿玩耍,年年月月,月月年年的。

既然这样,今天啊,就免费破个例,打底费不收了,让大家尽情的玩个痛快。”

周建国这话一出口,几个赌徒们高兴的直拍桌子。

香瓜说,“行行,今天不玩到深更半夜,我就他妈的不罢休。”

三驴子来买香烟,他把手一伸,豪爽地说,

“给我来三条镰刀牌过滤嘴香烟。”

周建国愣了一下,连忙问他,“你家里来了多少客人呀?要这么多的香烟。”

“不要啰嗦,把香烟拿过来就是,又不是不给你钱。”三驴子说。

周建国连忙拿了三条香烟,递了过去。

三驴子接过了香烟,也不吭声,扭头就走。

“钱呢?你怎么不给钱?”大肥婆在旁边看见了,连忙问。

“钱啊,还会少了你钱?这是村头大丑要的,回头他就把钱给你送过来。”

三驴子说完扭头就走。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