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小东西…叫出来爸爸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挂了法盘,秦陌不禁开始皱眉沉思。

道尘竟然在这个时候买巨型战船,是在释放什么信号呢?

公告天下,他万剑门要开始备战了?

他在该打仗的时候宣布备战,那就是不准备打,而且还要其他门派一起跟风搞战备。

这样一来,所有正道门派都不会轻易出手。

因为道尘就是风向标,他要备战,那么大家都会备战。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跳出来说要到战斗第一线去抵抗外敌,那么这个人就会被当成傻子,甚至会被认为是不识时务,不顾大局的激进分子。

这个战舰订单不管真假,都可以地拖住其他宗门,让大家堂而皇之地坐视魔宗的覆灭。

道尘这一招真的很高明呀。

即使大和族在万户港登陆,但战场却在魔宗。

道尘号令正道群雄严阵以待,密切关注形势,也无可厚非。

没有人会说他勾结大和族,并对魔宗作壁上观,隔岸观火。

道尘也由此站住了道义,揭露他的人就成了别有用心,成了污蔑。

也就是说,秦陌此次来滨州城,一切成果都被道尘轻描带写地化于无形。

最后苗头还会指向自己,说自己别有用心,专递不实言论,最好的最后却是招集那些隐世老怪的柳无心和高沾两位剑圣背锅。

道尘……太难对付了。

他玩的是势,而且势不可挡。

秦陌不得不承认,这一局,自己差不多已经输了,除非邱沛儿去岛国能有所作为,逼大和族自己退兵。否则,道尘的局一旦布完,最后的结局,就是大和族成为代替魔宗的第三大势力,尾大不掉。

甚至……

秦陌不敢再想,道尘虽然善于布局、算计,但正像洛摩天说的,他只适合窝里斗,多抗外敌,他缺乏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寸土不让的决心。

搞不好以后就会割一块地给大和族,然后这事就完了。道尘是不可能拿自己的家底去跟人家拼的。

在这一点上,他真的比不上洛摩天。

秦陌拿出了圣魔令直接联系小柔,他把近来发生的事情跟小柔讲了一下,其中也加入了自己的分析。

“小柔姐,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魔宗此次面临的危机前所未有。如果邪龙教也跟道尘达成协议,那么魔宗会四面楚歌,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小东西…叫出来爸爸

最后正道可能还会补上一刀,事态非常严峻。”

“洛摩天知道这些事吗?”

秦陌摇了摇头,“他他的消息来源有限,虽然早晚都会知道,但会晚上很多。”

小柔沉思了一会说道:“这么说,你是想亲自去岛国联合其他势力给大和族施加压力了?”

“我是有这个想法,但这件事我去并不合适。况且滨州城这边我也得看着。这边战场非常重要,是整盘大棋的关键所在。”

小柔叹了口气道:“那……好吧。大敌当前,魔宗安危要紧,我暂时就不跟洛摩天窝里斗了。你倒是说说看,想让我怎么帮你。”

秦陌道:“现在最好有一位元老级人物出场,由他代表魔宗跟岛国几大势力谈判,必要时可带领魔宗高手帮他们一起攻打大和族的老巢,比大和族回援。但这个人最好是我们的人。”

“你是说,你向洛摩天提出派出特使的计策,但这个特使必须要用我们的人是吗?”

“是的,不仅得是我们的人,他还要在去岛国期间掌控整个部队,即便回来,以后也要受小柔姐你的掌控。”

小柔笑道:“你这个计策很好。但有一点你说错了,不是受我的掌控,而是你的掌控。你才是圣子,是邪龙教的真正的主人。”

秦陌闻言一愣,难道小柔又要诓他?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小东西…叫出来爸爸

只听小柔欣赏地说道:“你终于长大了,我很欣慰。从你今天的言语,我就知道你是真心向着魔宗的,当将来你成为了宗主,也一定能把魔宗发扬光大。”

秦陌不知该怎么说,其实他根本没想当什么宗主,也没有这个兴趣。

“圣子,就按你说的做吧。给我一点时间,我好好物色一下人选。你放心,既能帮助魔宗解除危机,又能为你逐渐私军的事,再难我也会办好。等我几天,我会让菲菲跟你联系。”

“好。”

收回圣魔令,秦陌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本来并没有指望小柔能帮自己,只是想把事情跟小柔说一下,去一去她的戒心,否则,自己这边真帮洛摩天做了几件大事,她没准会派菲菲来刺杀自己。

但现在她又来这么一出,倒好像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她的君子之腹了。

秦陌本想给洛摩天也打个发盘,但小柔让他等几天,那就等吧,且看看小柔怎么布置再说。

一夜无话,秦陌又钓了一晚上的鱼,依旧是一条也没钓到。

他本就是做做样子,给别人看的。其实一直都在静坐修炼。

昨日一条接一条地从水里蹦大鱼,完全是小阮在下面搞鬼,意在给秦陌添一点仙气。

她的确吞了很多鱼,但毕竟肚子的容量有限,不可能把所有鱼一起消化了。

还有很多是被她用丝网罩住的,准备慢慢吃。

如果说冰刃鬼切在水下能帮秦陌造一座冰宫的话,那么小阮在水下却是能帮秦陌编出一层层连刀剑都很划破的大网。这是秦陌得以完成计划的第二个保障。

“我来了。”

韩子羽这次果真是一个人来。虽然小湖四周依旧有他的手下看着,但对秦陌来说,这些人根本不算事。

秦陌缓缓抬起头,淡淡地一笑道:

“嗯!来了就好。过来吧,我们谈谈。”

说着,秦陌一抬手,把鬼切抛了出去。

鬼切此时已经变成一条梭形的小船模样,释放着惊人的寒气,所到之处,水面立刻结成寒冰。

鬼切一路过去,水面接连冻结,便像是一条铺就的地毯,在湖面一荡一荡地,上下起伏。

直到鬼切来到岸边,这寒冰制成的浮桥也就算是铺成了。

鬼切完成任务,嗖了一声,钻回水里,消失不见。

韩子羽被秦陌这一招惊艳到了,不禁心情大好也想秀一把,

于是他便抬脚走上了浮桥。

他的动作看似很慢,但每一脚都踏在空中,距离浮桥不过两寸。

也就是说,韩子羽是在空中缓慢行走,没有接触到冰面。

这一招空中漫步看似简单,实则很难。

因为想飞行不然,可以御剑,也可以御气飞行,但若是在空中用稳健的步伐行走,当世之中还真没几个人能做到。

由此,秦陌也不禁高看了韩子羽几眼。

喜欢当卧底不讲武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