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小雪1—12部分小说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皇宫的喜事接二连三,使得薄姬眉梢都带着笑意。

薄郎君瞧见了,心中对皇上的不满情绪也渐渐地消退了。

阿姊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薄郎君在心里叹了口气。

皇上现在眼里和心里都是他的慎夫人,再也装不下其他了。

慎娘的心却是忐忑不安的。薄郎君给她讲了宫庭争斗的险恶,但也告诉她只有牢牢地抓住皇上的心,那么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了。

皇上会一直宠爱自己么?慎娘的心就像悬在半空中的风筝,不知扯线人下一刻是否会依旧还会拽紧线绳,让自己越飞越高。

皇上看出了慎娘的无助和彷徨,用手握了握她那柔若无骨的手指。

慎娘感受到了皇上的心意。她吸了吸鼻子,伴随着他走上了通往大殿的阶梯。

皇后立在皇上宝座之旁,眼望着自己的夫君牵着别的女人的手满脸含笑地走过来,她心中的酸楚无以言说。

皇上拉着慎娘的手来到宝座前,示意她给皇后施礼。

慎娘给皇后躬身施礼,不敢抬头看她。

皇后赏了她一块玉佩。她也来不及细看,谢过皇后之后,紧张地握在了手里。

薄姬带着薄郎君走进了大殿,皇上和皇后给薄姬施礼。慎娘看着容颜静美的薄姬愣了一下,然后赶紧低头行礼。

薄姬落座之后,皇上和皇后才坐下了。

薄郎君暗示慎娘给薄姬上茶。慎娘这才想起了宫中该有的婚典礼仪,遂照着做了一套。

薄姬见慎娘很懂事,心中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长公主与何媛带着众皇子前来贺喜。慎娘逐一赏赐了他们。

慎娘身边的贴身婢子是姜玉从外面调进皇城的下属。她虽然熟记了两天的宫规,却临场动作略显僵硬和生疏。

还是罗小娘伶俐一些!她跑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来呢?

薄郎君望着大殿门口略显心神不宁。

罗娇娇因不舍怀里刚睡下的孩子,所以晚了一会儿。当她气喘吁吁地赶来时,皇上正带着大家走出大殿,去往宴客厅。

“吃饭倒是来了!”

走在皇后身侧的何媛在心里暗自嘀咕着。

罗娇娇侧身立在一旁,待慎娘走过她身边时,迅速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薄郎君瞧见了,不由得撇了撇嘴。

这种场合也姗姗来迟,真不知她的脑子里成天都装些什么!

罗娇娇不是宫

我的女友小雪1—12部分小说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人,她的言行自然无人管束,所以她心安理得地走在了慎娘的身后,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

皇亲国戚早就等在宴客厅了。他们见太后、皇上和皇后进来了,赶紧躬身行礼。

“都坐吧!”

皇上说着,扶母后坐下了。

大家哪里敢坐,直到皇上和

皇后落座之后,他们才依次坐下了。

慎娘出身歌舞坊,所以在座的皇亲国戚们都轻慢于她。

酒过三巡后,他们的嘴巴就没有把门的了。

皇上怕慎娘难堪,就让罗娇娇带先回凤仪宫。

慎娘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场合,她向太后,皇上和皇后施礼后,被罗娇娇扶着离开了。

凤仪宫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守在凤仪宫的宫人们见他们的新主子来了,赶紧跪伏在地行大礼。

“大家都起来吧!日后在凤仪宫当差都要恪守宫规,谨言慎行,莫要失了本宫的颜面!”

慎娘的这番话,使得罗娇娇对她刮目相看。

她这才知道慎娘表面的沉静和柔弱都是她的一方面。

“奴才们谨记夫人教诲,竭尽全力办好差事!”

宫人们再施礼道。

“各安其职吧!”

慎娘转身进了殿内。

殿里的陈设完全是按着她的喜好布置的,典雅中透着闲适。

内室却是温馨和喜气的,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婚庆气氛。

罗娇娇看到了桌子上的合卺酒,想起了她的阿姊罗田儿与皇上成亲时的情景。

往事历历在目,却已物是人非了。

入夜,一身酒气的皇上被薄郎君扶进了内室。

罗娇娇见了皇上好忙施礼。

“怎么又是你!”

皇上瞪着醉眼看着罗娇娇质问道。她让他想起了他的先王妃罗田儿。

“皇上!臣立刻带她回府,不再碍您的眼!”

薄郎君拉走了皱着眉头望着醉眼朦胧的皇上的罗娇娇。

“松手!又不是我的错!”

罗娇娇用力从薄郎君的手中抽回了手臂。

“是我的错!我低估了皇上对你阿姊的感情。”

薄郎君的话使得罗娇娇明白了皇上为什么会那么说她了。原来皇上的心里还是忘不了自己的阿姊!他也怪可怜的!

罗娇娇的心里不再有怨气了。她静静地跟着薄郎君去了安宁宫的侧殿。

“我阿姊想要一个外甥!”

薄郎君的酒也没少喝。他坐在了罗娇娇和身边搂住了她道。

“这榻是我的!你睡内室!”

罗娇娇将微醉的薄郎君推了起来。

薄郎君不情愿地娶去内室休息了。罗娇娇却半宿没睡着。她岂能不知薄郎君的意思?

薄郎君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但罗娇娇却屡次拒绝了他。

罗娇娇认为他们还没拜堂成亲,不能逾矩。

这都是罗毅调教的好,否则哪个女子会拒绝得了薄郎君的主动示好呢?

薄郎君夜半醒来,便无法入睡了。他从怀里拿出了自己誊抄的姜玉给他的内功心法绢帛看了起来。

按着秋子君那部心法的要求,薄郎君试着

我的女友小雪1—12部分小说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练了起来。他渐渐地入了定,身上的燥热也慢慢地退去,内心变得安宁祥和起来。

过了许久,薄郎君觉得体内气息充盈,遂运行大小周天,让内力在经脉中游走。

黎明的曙光透过窗棱照进了薄郎君内室的地上。他缓缓地睁开双眸,眼中精芒乍现。

一股说不出来的舒畅之感遍布全身。

这个秋子君倒还真有好东西!薄郎君在心里暗自思忖着,脸上透出了一抹笑意。

前来侍奉薄郎君梳洗的姜玉看到了他脸上了表情,便知他的主子练了秋子君给他的那套内功心法。

“秋子君为何没来?”

薄郎君询问姜玉。

“听说他的太子妃与嫡长子之间闹得不甚愉快!他的父王的身子骨也出了问题,一时间走不脱,只派人送了厚礼给皇上道贺!”

“礼单呢?”

薄郎君坐在了矮桌旁拿起了筷子。

“稍后会有人送来!”

姜玉给薄郎君盛了碗稻米粥放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不喊我?”

罗娇娇吸了吸鼻子从榻上下来了。

“姜玉!下次唤罗小娘起床,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薄郎君看着正在给罗娇娇盛饭的姜玉调侃着。

罗娇娇冷不防地夹了一块牛肉塞到了薄郎君的口中,堵住了它的嘴。

“噗!”

刚走到门口的烟儿见状没忍住地轻笑出声。

喜欢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